训练3天哭着逃跑,做电竞选手有多难?

南都周刊 2021-11-26 11:58
如果想把打游戏当饭吃,天赋是入场券,刻苦、好胜心、大局观,缺一不可。

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 詹丹晴
编辑 | 杨文瑾


当全网为EDG战队夺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狂欢时,当电竞项目将首次作为比赛正式项目,出现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的消息传出时,连不曾关注电竞的人都忍不住对此产生好奇。

其实,早在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列为第78个体育项目,2019年4月,人社部向社会公布的13个新职业信息中就包含了“电子竞技员”。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电竞选手的工作就是打打游戏吗?他们职业生涯的终点和归处又是哪里?

天赋是入场券

在小义面前,曾经有两条路,一条是按部就班地考试、升学,一条是专职打游戏。

小义今年19岁。四年前,小义跟同学一起在宿舍玩手游王者荣耀时,仅仅只是觉得好玩、有趣,慢慢地,他发现,他经常位列游戏内排行榜的第一名。

2018年,经朋友介绍,一家次级联赛电竞俱乐部向小义伸出橄榄枝。当时他的父母并不支持,但知道说服不了小义,便决定给他一段时间去尝试,“如果打得好就继续,打不好就回去上学。”

小义没有辜负期望,2020年,他与队友一起为DYG战队夺得了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下称KPL,为国内王者荣耀最顶级赛事)秋季赛的总冠军,并被评为总决赛MVP。


曾拿下穿越火线世界总决赛冠军的田丰,在加入电竞俱乐部之前玩这款游戏已经有3年。因为发挥出色,他被职业选手邀请去打线下比赛,从此开始走上职业电竞道路。不同于小义,田丰当年获得了家里的支持,他说,父母很尊重自己的想法。

“玩得好”是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的基本条件。深圳DYG俱乐部的主教练指尖向南都周刊记者介绍称,DYG拥有自己的青训分部,它类似于演艺公司的星探,会在各个游戏榜单上物色有潜力的路人王。

像英雄联盟、王者荣耀都是MOBA(多人在线竞技游戏)类游戏,比的是团战,被选中的路人王还要经过多轮考核,包括线上、线下游戏技能的试训,以及团队意识、为人处事上的测试。

除了青训部主动出手外,一些电竞俱乐部还会开放简历投递渠道,或是在行业内部交流群内发布招募信息。不过,指尖透露,这种方式的成功率并不高,“100个投简历的人,能成功来线下试训的,可能就只有几个,主要是他们简历中描述的游戏水平可能有水份。”

想要达到电竞俱乐部要求的游戏水准并不容易。曾做过半职业电竞选手、担任过领队教练的Tidal告诉记者,即使是经过专业电竞培训的学生,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比例也很低,“主要是水平不够。很多所谓想要打职业的孩子,其实天赋是完全不够的,只是拿打电竞作为借口,来逃避学习。”

深圳DYG俱乐部负责人严经理对此深有同感,他告诉记者,“电竞职业选手跟演员、运动员很类似,要看老天爷赏不赏你这碗饭吃。我们不可能通过工厂的模式去复制出C罗、梅西,他们本身的天赋就占了很大的比例,后天再通过一些科学的培训,才能成长到更高的高度。”


高强度训练很多人受不了

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后,小义明显感觉到,跟以前业余打打游戏很不相同。

平时的训练日,小义会在每天13点开始训练到17点,在吃完晚饭、稍作休息后,19点会继续训练到22:30左右。结束统一的训练后,小义还会去刷王者荣耀的rank榜单,直到23点、24点。有比赛的日子,小义会直接到场馆热身。通常,每周都会有一场比赛,比赛多半在周末。

小义在训练中。(受访者供图)

小义很难统计出一年打了多少场比赛,休假的时间又有多少。但,这是多数职业选手的日常。

田丰回忆自己的训练日子也是如此。“电竞选手想要拿奖,赢下比赛,首先天赋是一定要有的,再加上后期的努力才会成功。”田丰说,“我觉得自己一直比较努力,从打职业开始态度都是在的。”他甚至因为长期坐在电脑前“练枪”而有点驼背。


拥有天赋又刻苦努力的田丰,在职业生涯里拿了两个世界冠军,数次拿到亚军、季军;还取得过一次国内联赛冠军,亚军则有四次。“最满意的还是参加世界比赛夺冠,算是为国争光吧。”田丰笑着说。


刚刚拿下冠军的EDG战队同样如此。EDG电子竞技俱乐部总经理兼总教练姬星告诉记者,EDG英雄联盟分部的队员,每天14点要准时到训练室开始一天的训练,17-19点吃晚饭,让队医帮忙调理身体,19点继续训练到晚上23点,接着就是加练,或是个人自由训练时间,一般到夜里2点或3点。

很多年轻选手无法适应如此高强度的训练。Tidal透露,意在培养新选手的青训营、夏令营,训练章程几乎和职业选手相同,“有很多高中生、大学生基本坚持不了3天,然后就流着泪背着包跟爸妈回学校认认真真上学。离开青训营、夏令营的人比例挺高的,我们都称自己是新时代的‘戒网瘾中心’。”

指尖也遇到过这样的队员,这个队员很有天赋,读书读烦了就想打游戏赚钱,可是打着打着遇到了瓶颈,就觉得好难啊,为什么自己要受这种罪,于是选择回家好好读书。

指尖说,“很多电竞选手年纪比较小,对职业选手是一份工作的概念不是特别清楚。他们以为职业选手只要打打游戏就能赚钱,还会有曝光度,是非常幸福、轻松的工作。等他们真正进入这一行后,才发现每一行都有困难、辛苦的地方。很多年轻选手的心态变化很快,一天一个样,没有给自己定长远的目标。”

小义告诉记者,“业余选手是带着爱好去玩游戏的,不需要很规范、系统,不需要在游戏里严格要求自己,职业选手不一样,会在每一场游戏、每一场比赛中都严格要求自己,争取发挥到极致。”

事实上,游戏玩得好的人未必愿意成为一名电竞选手。在他们面前,还有另一条路——做主播。

严经理坦承,在招募选手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直播平台,做游戏主播不用受日日高强度训练的苦。因此,他说:“想做职业选手,要拥有一个最基础的条件,就是对荣誉和高度有着基本的渴求,否则进到电竞职业的圈子会很不适应,因为你要付出、牺牲的东西其实蛮多的。

除了训练辛苦外,职业电竞选手还容易落下一些职业病。常年坐在电脑前“练枪”的选手可能会驼背,有些选手还会有近视、腰椎间盘突出、肩膀肌肉损伤、腱鞘炎等病状。

因为选手入行早,年龄小,有些电竞俱乐部还会给选手开展素质教育。在严经理看来,好的俱乐部要担负起育人的责任,“比如教练就不光要懂游戏,还要有自己的原则,选手很可能会在俱乐部待上3年、4年,这段时间他的三观逐渐成型,但选手能接触的只有这个圈子,你给他带来怎样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这就非常重要。” 

前段时间,DYG俱乐部成立了团支部,加强对选手的党建教育。而在11月23日,EDG战队的元老明凯宣誓入党,成为首位正式入党的英雄联盟电竞选手,领誓人正是总教练姬星。
 
有选手训练一段时间就直接被淘汰

比赛是职业电竞选手的日常工作,也是获得职业荣誉的主要方式。每个主流电竞项目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比赛,选手的实力、等级决定了他们可以够到的比赛门槛各不相同。

以EDG刚刚拿下全球冠军的电竞项目英雄联盟为例,英雄联盟主要有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下称“L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下称“LDL”)以及杯赛性质的德玛西亚杯。其中,LPL为国内英雄联盟最顶级赛事,这是战队获得全球总决赛入场券的必经战役,共有17支战队参与,能够参加这一比赛的是第一梯队的选手,而参加LDL则是第二梯队的选手。

一般,职业选手会从青训营打到LDL,再到LPL,也有个别表现优异的,会直接从青训营跳到LPL。选手等级的升降并非固定不变的,还会依据选手现阶段的能力、状态重新调整。而升级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因人而异。

姬星告诉记者,EDG战队的队员中,有只训练了几个月就登入顶级联赛赛场的,也有训练了一年多才登上赛场的,还有一部分选手训练一段时间以后就直接被淘汰掉。

每款游戏对选手的要求不一样,Tidal指出,像英雄联盟是5V5的团队合作游戏,涉及的难点是,每个人对玩游戏的理解各不相同,它很考验团队配合、战术安排。而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2对选手自身的反应、手速、意识、战略战术,要求则相当地高。


除了技术外,专注于电竞职业发展联盟的曜石网络科技公司执行总裁郑欣指出,等级相同的选手基本技能都相差不远,比赛更多的是在考验选手心态的调整,以及作为职业运动员的基本素养,是智商和情商的体现。“心态会受到赛程影响,一直胜利时气势会越打越高,但是逆势的时候,你可能更需要这种气势,需要冷静地找出对方的破绽,需要互相的博弈,比赛60%都是靠心理战。”

事实上,能真正走到最顶级赛事的选手依然是少数。很多选手只能在第二梯队比赛,甚至当替补。

“这种选手其实很多。俱乐部内部对选手也有一个基础的了解和划分。我们用不了的选手就是用不了,你只能当替补,除非你哪天突然开窍,让我们很惊艳,我们会让你来主力队伍这边试一试,效果不错你才能打主力。” Tidal说。

不同等级的选手收入天差地别。Tidal透露,大部分职业电竞选手的月基本工资在六千元到两万多元不等,“而LPL俱乐部的职业选手,除了基本工资外,还有直播合约、代言等等,年薪几百万元、上千万元,也很正常。”

退役在25岁到来

但是,留给职业选手去拿下冠军、走到最高位置的时间并不多,他们的职业寿命非常短。郑欣指出,“职业选手的最佳训练年龄是18岁左右,职业巅峰期在20-22岁,退役则是25岁前。”这个观点得到多位业内人士的认同。这也意味着作为职业选手,时间非常宝贵。

目前担任主教练的指尖,曾经也是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曾与所在战队拿下2016年王者冠军杯,但是在战队训练氛围不佳、训练不够规范时,指尖选择了逃避和放弃,浪费了半年时间,后来又意志不坚定地选择退役。“退役后半年我一直想回到比赛,但是因为王者荣耀联盟规定,退役选手永久不能复出,所以当时很后悔。”

教练指尖在比赛现场指导队员。(受访者供图)

原本有机会到一线俱乐部效力的Tidal听从父亲建议,选择了上大学。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很后悔,他已经没有机会再上场打职业比赛了。在大学读完景观设计专业后,Tidal回到电竞行业,希望能带出一支在世界舞台夺冠的队伍。

退役后,指尖曾担任官方赛事的解说嘉宾,也做过游戏直播,后来还是回到俱乐部担任教练。指尖认为,现在电竞的产业链比较广,退役后可以转型做主教练、领队教练,或担任电竞教育的教师岗位。“但这要看个人能力,如果在打职业比赛时曾走到比较高的位置,转型是容易的。如果踏入这个职业后一直默默无闻,或者是半路被淘汰,后续的发展会有一些影响。”

Tidal则直言,电竞跟传统体育项目一样,俱乐部培养选手的目的是为了打比赛,让他能在电竞项目上走得很远,并不会掺杂其他东西,这也意味着,俱乐部一般也不会发展选手电竞以外的才能。“打职业比赛的选手,年龄很小,没有什么学历,转型基本就只有几条路,直播、解说、赛训组教练、分析师等等,想要跨行业转型很难。很多选手打不了比赛就回去上学,有些年纪比较大的,还可能会去做陪练、陪玩,赚了钱再投资其他行业。”

针对电竞选手学历较低的问题,2019年6月,腾讯电竞联手超竞电竞学院和七煌共同建立腾讯电竞奖学金计划,计划在未来三年投入600万元,资助退役选手完成学业,首批合作的高校有广州体育学院、北京邮电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根据腾讯电竞官方的数据,截至2020年8月,已经有29名选手被录取。

此外,今年6月,腾讯电竞和直播平台虎牙展开合作,为退役后的选手提供发展规划和能力培训,也为选手们提供再就业的机会。

早在2019年,人社部就统计过,当年的电竞职业选手已经有10万人,而选手们的退役时间较早,目前对他们的再培训、再教育的力度是否能够满足需求,仍然是个问题。

小义有时候也会后悔没有上大学,但有时候他又想:“后悔也没有用,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一门心思把眼前的东西做好。”小义还年轻,暂时也没有考虑退役方面的问题,他的目标是在王者荣耀比赛中拿个大满贯。

曾经拿下世界冠军的田丰直到27岁才退役,那时他已经明显感到自己精力跟不上了。退役后,田丰转到电竞俱乐部的幕后工作。当记者问及作为冠军退役有何不同,田丰表示,“电竞选手拿冠军退役的人太多了,我跟他们的发展都差不多,有的已经转行,有的还在这个圈子里。”

尽管要早早面对退役转型问题,在田丰看来,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有光明的未来。“现在电竞行业有国家支持,很多家长的观点也有所改变,打职业比赛都有工资,赢了比赛还有奖金。不像以前工资都没有,赢比赛奖金都不高。现在这个行业也是崛起了,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END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