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前女友偷逃税被罚6555万,网红主播们「税」不安稳

陆家嘴午餐 2021-11-26 12:37


编者按


大家午安,文章开始前,先跟大家说件事。


因为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如果不点『在看』或者没有『星标』,可能就看不到我们的推送了!如果不想错过每一天午间“陆家嘴午餐”的精彩财经资讯,请记得点击上方蓝字“陆家嘴午餐”,然后再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再次谢谢您的关注!


今年税务监管重拳不断,前有郑爽、张恒分别被罚2.99亿、3227万,如今这股税务监管风暴也从文娱明星吹到了网络主播行业。王思聪的网红前女友雪梨、网络主播林珊珊因偷逃税款,被罚款6555.31万元、2767.25万元。明星、网红主播这些高收入群体习惯通过改变收入性质、寻找税收洼地避税,雪梨、林珊珊之后还有更多的网红主播在补税路上。


作者:刘霞

编辑:邢昀

源自:豹变(ID:baobiannews)


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不可避免,死亡和税收。”


尽管偷逃税已触碰了国家法律红线,但总有人在金钱的诱惑下以身试法。从刘晓庆到范冰冰,再到郑爽、张恒,明星偷逃税被查在最近十几年里反复上演。如今这股“查税风”又从明星吹到了网络主播行业。


日前,王思聪的网红前女友雪梨、网络主播林珊珊因偷逃税款,被监管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被爆出偷逃税后,雪梨、林珊珊的淘宝页面下涌入不少粉丝留言,“我想要平台封杀这个逃税人”。11月22日晚间,雪梨、林珊珊先后发布致歉信,称忙于业务,忽视了专业财税知识的学习,“为了进一步完善合规,将暂停直播间直播”。


从明星到网络主播,接二连三被曝出的“天文数字”税款不断挑动着公众的好奇心,明星、网红主播这些高收入群体的“钱袋子”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01

“偷逃税”的路上也是好闺蜜


“下次再提到我的时候,不要再说我是谁的前女友了,请称呼我‘百亿身价’女老板。”


2021年8月26日,雪梨直播两周年时搞了第二届粉丝节,在脱口秀中她用一段霸气发言重新界定自己的身份。


雪梨/视觉中国


雪梨本名朱宸慧,最早走红“出圈”是因为和王思聪恋爱,一路当模特、开淘宝店、做网红、自创品牌、搞MCN机构,成为女老板。2019年雪梨开始直播带货,到2021年,她成为TOP3的淘宝大主播,仅次于薇娅、李佳琦。那场粉丝节直播结束,雪梨直播间涨了40多万粉。


流量的背后金钱涌动。虽然不是最早搞直播的网红,但是雪梨很擅长吃互联网流量红利,2015年,与王思聪的恋情曝光,让雪梨的淘宝店猛涨数百万粉丝。凭借电商平台的积累叠加社交媒体的流量,第一次试水直播带货,雪梨首秀战绩便达到6100万元。2020年双11期间,雪梨带货25亿元。


不过粉丝节过后一个多月,国家税务总局称,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此后,有网友爆料称,雪梨背后公司因税务问题被调查,目前还未出正式调查结果,双11期间还能补交税款。雪梨团队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情况并不属实。


如今看来,传言并不一定都是假的。


11月22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部门披露,网络主播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款,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该消息一出,立马登顶微博热搜榜。


雪梨和其他带货主播不同的是,大多数带货主播是给老板打工,而雪梨是为自己工作。


2016年10月,宸帆电商成立,雪梨为董事长兼CEO。官网显示,宸帆电商是一家网红孵化电商平台,宸帆电商旗下拥有超过350位红人,全网粉丝覆盖超4亿,其中排在头部的就是雪梨和林珊珊。


目前雪梨在淘宝直播中拥有3319.6万粉丝,林珊珊拥有1014.9万粉丝。


雪梨和林珊珊既是老板、员工关系,也是好朋友。两人过去常在社交平台晒照片,被网友惊叹,越来越像双胞胎。


林珊珊是2015年正式和宸帆签约,2019年8月开启直播带货之路,首秀销售成绩达到1860万元,目前近一年直播带货GMV近20亿元。


如今林珊珊是宸帆的CMO,据宸帆电商官网显示,林珊珊全网粉丝覆盖超2000万,旗下服饰、零食、美妆等多品类自主品牌2019年GMV破8亿元,2019年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近年,随着直播电商兴起,网红主播行业发展迅猛。《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1.2万亿,三年后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9万亿。直播行业生态圈也逐步完善。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 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


雪梨一手打造的宸帆电商,也在直播风口中受到资本青睐,这家公司一共获得过3轮融资。今年3月、4月,宸帆电商连续获得B轮、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兰馨亚洲与众源资本。


除了给第三方品牌带货,雪梨及其公司主播更多的是为自己公司旗下的自主品牌带货,利用直播实现“自产自销”。


目前,宸帆电商自营15个时尚品牌,,包括XUELI女装、雪梨生活、033 online warehouse、初礼Firstgive、plusmall、Jumping Cat等,覆盖女装、童装、运动、生活家居等品类。


今年8月,雪梨曾在采访中透露,宸帆在品牌电商板块的年销售额在50亿元左右。2020年双11期间,宸帆电商总GMV超31亿元。


就在半个月前,南方都市报还曾报道,主播雪梨的直播团队成员孙某因贪污300万元被开除,且被移交公安部门进行刑事拘留。据悉,这是目前直播电商行业公开的首起员工腐败案件。


随着直播行业的兴盛,网红主播们也迎来了他们的“黄金时代”。今年双11首日预售,李佳琦最终直播销售额107亿,薇娅83亿元,第三名雪梨9亿元。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也试图收紧,填补对这些高收入人群税收征管空白、加强这类人群的税收征管力度。


02

一大波主播正在补税路上


“6555.31万元、2767.25万元”,这仅仅是两个网红主播的补税罚款。对此,微博网友感叹道:“网红真挣钱,一度怀疑他们跟我们用的不是同一种货币。”


今年10月,“网红主播补税600多万”冲上热搜,郑州金水区税务局追征一网红600多万元税款,截至目前,这名纳税人分15笔结清了税款,共补交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合计662.44万元。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直播网红、带货主播等新兴业态层出不穷,这些新生领域更容易突破地域限制,没有直接对应的税法约束条款,也成为税款偷逃的重灾区。


2021年,国税总局明确对网红、主播的税务监管趋严。


9月18日,国税总局发布通知,提出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此次通知特意提到了“网络主播群体”,税务征管收紧从明星延伸到网络主播等行业。


实际上,在直播兴起后,从游戏主播、秀场主播,到带货主播,大家收入来源众多,打赏收入、广告收入、坑位费+佣金提成、商演收入,平台与主播们的关系复杂,这些都加大了税务监管难度。


2017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曾披露过一起主播偷税漏税事件,大概是公众视野下第一次注意到直播这种新兴业态的税务问题。


在这起主播偷税漏税事件中,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主播的收入高达3.9亿元,却没有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事件曝光后引起不小轰动,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朝阳区地税局表示,税务部门今后还会加强对网红名人所在经纪公司的监督与检查。


两个月后,北京地税局召集包括陌陌、映客在内的多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正是网络直播平台的个税自查情况。


当时有媒体援引北京税务部门相关人士的采访,2017年1-5月,申报个税人数超过1000人的直播平台只有5家;申报个税人数小于10人的有21家,其中零申报的有6家。而在补缴6000万元外,北京市税务部门要求其他多家直播平台补交税款,补交税款接近8000万元。


而2021年这一轮网络主播的查税潮也不会止于雪梨、林珊珊,一大波主播正在补税的路上。


杭州市税务局称,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虎牙主播最近也被爆出陷入“补税潮”中,一份根据虎牙主播近两年的礼物流水统计出的“补税名单”也流传出来,有的需要补缴达近千万。有主播表示需要靠卖房卖车筹钱。


03

个人工作室、税收洼地成税务避风港


通过梳理明星和网红偷漏税的案例,可以发现,明星、网红的偷漏税操作有部分手法非常相似,比如成立个人独资企业性质的工作室,精选注册地。


此次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布的信息显示,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


林珊珊


改变个人收入性质,将劳务所得转为经营所得,为什么要这么操作?


根据税法,抛开税收优惠政策,如果以工资薪金或者劳务所得方式纳税,将会面临45%的最高边际税率(2019年个税法修订前个人劳务最高边际税率40%),而个人独资企业是按照经营所得征收个税,目前个人取得的经营所得适用5%—35%超额累进税率。


这其中不仅仅是税率的下降,更重要的是以个人身份纳税的缴税基数是“收入”,而以个人工作室身份纳税的缴税基数是“利润”。“收入”性质的转变,为纳税人带来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此外,精选注册地、滥用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也成了各路明星、网红的偷逃税手段。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双11过后,头部主播李佳琦、薇娅大部分税收核定都在“税收洼地”——上海崇明岛。据悉在园区注册个人独资企业可申请核定征收,同时也享受退税政策。


不少地方的核定征收率集中在0.5%—3%。在一些上海崇明岛的税务筹划广告中可以看到,“成立个人独资,申请核定征收,其中企业所得税全免,个人所得税低至0.5%,综合税负低至1.6%,可有效节税96%”等表述。


核定征收税款有其不准确的缺陷,这一定程度上让明星、网红主播们钻了空子。


而且对明星、网红工作室实行核定征收,并不符合核定征收的适用范围。


核定征收原本是适用于那些纳税人的会计账簿不健全,资料残缺难以查账,或者其他原因难以准确确定纳税人应纳税额的情况。但是一般而言,明星、网红作为高收入群体有能力聘请专业人士进行财务管理。


国税总局9月发布的通知中提出,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在一定程度上及时堵住了明星工作室想要通过核定征收偷逃税的漏洞。


值得注意的是,税务部门在检查中发现,雪梨、林珊珊在偷逃税过程中都有同一个帮手——李志强,他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


企查查数据显示,李志强是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持股比例为3.99%。今年9月的公开报道显示,李志强是宸帆电商首席战略官。目前,税务部门已依法对李志强进行立案检查,将依法另行处理。


据《北京商报》报道,这位逃税帮手是财务出身,曾任职安永,还曾是深圳市有棵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棵树”)董秘兼首席财务官,而有棵树正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子公司。


从范冰冰、郑爽,再到现在的网红主播,一波接着一波的“查税潮”无不透露着一个信号:未来高收入者偷逃税会越来越难。


作者:刘霞

编辑:邢昀

来源:豹变(ID:baobiannews)


版权声明:「陆家嘴午餐」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社会时政类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敬请原作者添加LJZ2228微信联系。谢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