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闪辞”,前任多次被罢免,瑞典首相遭遇“就业难”

环球人物 2021-11-26 13:57

安德松能否在29日的投票中胜出,有舆论认为,女性身份将是她再次胜选的“筹码”。


|者:羽林郎

|编辑:二水

|编审:劳灵格



就职、辞职、被提名,瑞典社民党主席玛格达莱娜·安德松在这两天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当地时间11月24日,安德松在当选瑞典首位女首相七个半小时后,连庆功晚宴都没赶上就宣布辞职,让无数参加投票的瑞典人大跌眼镜。更富戏剧性的是,到了第二天,她再次被提名为首相候选人,投票将于29日举行。


一波三折的首相选举,让许多人都措手不及,以至于不少媒体才发出祝贺当选稿件,又不得不宣布其辞职的消息。

安德松的“闪辞”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更让外界不禁好奇,一向被认为是“世界最安全国家”的瑞典,究竟发生了什么?




被盟友“放鸽子”


当地时间11月24日,现年54岁的安德松在瑞典议会成员掌声中,面带微笑走上主席台,与刚刚宣布她成为瑞典首相的议长握手。


安德松的执政盟友,瑞典左翼党党魁诺西骄傲表示,自己从未想到瑞典会有一名女首相。她满怀希望地说道,“希望这(女性担任政府首脑)会成为我女儿这代人生活中的常态。”


然而,议会中一片和气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


七个半小时后,安德松还没来得及以新任首相的身份面见瑞典国王,就因为联合执政的绿党退出执政联盟,宣布辞职。随后,她这样解释自己的辞职理由,“对我个人来讲,这是一个事关尊重的问题。但我也不想带领一个因合法性被质疑而缩手缩脚的政府。”




根据瑞典宪法,在多个党派组成联合政府的情况下,如果有一个政党离开联合政府,那么该届政府就应下台,议会将对新提名的首相候选人进行投票。


执政联盟的破裂,与西方政治中的一个常见“政治火药桶”有关:政府预算案。

为保住社民党的执政地位,安德松以在社会与环保政策上的大幅度妥协为代价,与多个政党组成执政联盟。她当选首相的同一天,国会举行2022年政府预算投票,社民党提出的预算案没有通过,反而被民主党支持的右翼预算案取而代之。


刚上任就遇到如此挫折,安德松仍表现出妥协的姿态,愿意在右翼政党们提出的预算案基础上推行相关政策。令她想不到的是,结盟的绿党并不同意使用右翼政党们的预算案。他们甚至不给安德松考虑的余地,直接宣布退出联合执政联盟。如此一来,联合政府只得解散,右翼政党的政府预算就无法执行。


被盟友“放鸽子”的安德松,只得黯然辞职,在首相府大门前折戟。



没有人能“吵赢”她


2013年,瑞典媒体《经济学家》曾问过安德松这样一个问题,“您认为自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吗?”她微笑着回答道:“我是一个游泳健将,喜欢在所有事情上取胜。”



这个回答,是对安德松对自己过往最好的诠释。她曾是一名专业游泳运动员,少年求学阶段从未间断过训练,每周训练9次,还两次在瑞典全国青少年锦标赛上夺得冠军。


安德松曾形容自己是一个“漂亮、勤奋的女人”。她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亲是一名统计学教授。受其影响,安德松对经济学很有兴趣,大学就读瑞典名校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后来又到维也纳高等研究院和哈佛大学深造。


尽管对经济学十分着迷,但安德松没有继续走学术路线,而是选择进入政坛。其实,她在16岁时就加入社民党的青年联盟,专注于党内事务,并成为乌普萨拉分部的主席。从1996年开始,安德松先后担任瑞典税务局副局长、财政部国务秘书、首相办公室规划主任和首相办公室政治顾问等要职。

上世纪90年代,瑞典出现经济危机,安德松被迫满脸堆笑去美国华尔街找银行家们借钱,至今让她难忘。也许是从那时起,她意识到,瑞典人不能再被钱掐脖子。


2014年,安德松被时任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任命为财政部长。从那以后,她展现出改革家的一面,敢公开批评社民党推出的政策不合理,认为政府一味靠福利政策帮助低收入群体的做法是错误的。她多次主张应该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教育机会,从而帮助他们提高收入,并解决年轻人的高失业率问题。



·与前首相勒文一起站在社民党标志前的安德松(左)。


身为女性,安德松在瑞典政坛的能量也不容小觑。


在议会辩论会上,她向来言辞犀利、不拐弯抹角,被称作“政坛推土机”。她曾称右翼政党成员是不关心人民生计的“小资产阶级”,有些社民党成员因提出提高财产税,被她讥讽为不懂得经济的“经济学家”。不过,瑞典媒体倒是很欣赏这位“铁娘子”,评价她“非常称职”。


瑞典政治编辑安德斯·林德伯格对英国《卫报》表示,安德松的辩论方式酷似默克尔,会在讨论问题时讲到所有的政策细节,很少有人能赢她。这也让许多精英政治学家或经济学教授很害怕和她辩论。


除此之外,安德松还做过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理事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理事会成员。在欧盟组织里,安德松以捍卫财政紧缩而出名。去年5月,瑞典加入奥地利、丹麦和荷兰的行列,成为“节俭四国”。


“铁娘子”能否卷土重来?


当选首相后,安德松比过去更强硬了。


此次受盟友牵连,刚摸到首相座位扶手的安德松就被迫辞职,自然对盟友绿党颇为不满。据《卫报》报道,她在辞职后对媒体强调,自己未来的目标是组织一个由社民党单独执政的政府。


不过,安德松的这一目标在眼下可能很难实现。




作为一个多党制君主立宪国家,瑞典共有8个主要政党,大体上可分为左翼与右翼两大集团。


社民党成立于1889年,在欧洲诸社民党中成立得不算最早,但却最早执政。它从20世纪初起即开始参政,1932年之后长期一党执政,在75年中单独执政长达65年。


近年来,在经济危机和难民危机的双重冲击下,社民党的支持率大幅下跌,右翼政党开始在瑞典政坛抬头。


移民问题一直是社民党的一大软肋。在早些年爆发的移民危机中,社民党政府从人道主义角度接收了大量北非和中东难民,但由于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以及缺乏相关配套政策,大量难民处于失业和居无定所的状态,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没能解决好移民问题的社民党,引发了民众的不满。


与此同时,瑞典国内反对接纳难民的声音显著提升,甚至形成一股政治力量,极右翼政党民主党的崛起就是这一潮流的体现。2010年,民主党首次获得瑞典国会席位,并成为社民党在议会中的死对头。



·瑞典右翼政党民主党党魁马蒂斯·卡尔森。


在2018年的大选上,不少选民将选票投给了民主党,社民党最终依靠和其它政党组成中左翼联盟才得以勉强维持执政地位。


多党组合执政导致组建稳定政府的难度加大,更让瑞典的政治和社会逐步走向多元化和分裂。看守政府首相勒文在执政7年间就曾多次遭到不信任投票而被罢免,后又重新出任首相。


安德松能否在29日的投票中胜出,有舆论认为,女性身份将是她再次胜选的“筹码”。


迄今为止,瑞典是北欧国家中唯一一个没有出过女性政府首脑的国家。勒文辞职后,外界纷纷猜测其继任者可能会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女性。从选举角度说,身为女性的安德松也更容易帮助所在政党争取女性选票。


媒体分析认为,安德松的“闪辞”并不是谢幕,在瑞典分裂的政坛上,左翼和中间派政党正在对崛起的极右翼势力加强防守。此种情况下,“闪辞”可能只是她未来“王者归来”的序幕而已。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