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邦女郎”这种词,请叫我“女邦德”

VOGUE 2021-11-26 14:36



眼看2021就要结束了,如果要票选“2021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荧幕造型”,《007: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中的Paloma想必可以榜上有名。





这个仅仅出场了10分钟的角色可太惊艳了。


她佩戴着总重达139克拉的Chopard萧邦高级珠宝、穿着Michael Lo Sordo高开衩礼服裙和Aquazzura银色高跟鞋就打倒了坏人。





深V吊带开衩裙与华丽珠宝再搭配上Long bob发型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疤面煞星(Scarface)》中的米歇尔·菲佛(Michelle Pfeiffer)。




《疤面煞星》(Scarface)

1983



这部1983年上映的电影,直到今天依然在为时尚圈带来灵感。


安娜·德·阿玛斯(Ana de Armas)——Paloma的扮演者——在《007:无暇赴死》的伦敦全球首映礼上再次致敬了Michelle Pfeiffer的这一经典造型。这件深V天鹅绒礼服来自Louis Vuitton,礼服上极具特色的肩带由Louis Vuitton特别为Ana定制。





“她是一名来自古巴的中央情报局特工,她的造型需要穿着礼服,佩戴高级珠宝。这是她任务所需,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这位33岁的古巴裔女演员在与VOGUE的采访中这样为我们介绍到她在《007:无暇赴死》中的角色造型,“相信我,我不想在伦敦寒冷的天气里穿着礼服和高跟鞋!”





尽管如此,Ana还是强调,她与戏服设计师的合作对于她从内心开始塑造角色至关重要。“我觉得戏服的制作是整个过程中我最喜欢的部分之一,”她说,“就像任何人一样,通过穿着,一个角色会告诉你很多他们的故事,提供给你很多信息。我的意思是,这可能并不总是符合你的个人品味,但你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做对角色来说最好的事情。”


对于一个专业的演员来说,付出所有努力的前提就是如此简单直接——“做对角色来说最好的事情”









1988年,Ana出生于古巴首都哈瓦那,在一个叫做北圣克鲁斯的小镇长大。在Ana的成长过程中,家里是没有网络和DVD机的,导致她对古巴外的流行文化知之甚少。


青少年时期,她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就是去邻居家看好莱坞电影,然后在镜子前背诵和练习电影中演员的对白。就这样,12岁的Ana下定决心未来要成为一名演员。


2002年,14岁的Ana成功地通过了古巴国立戏剧学校的面试,之后的四年间,她每天搭乘公共汽车往返于北圣克鲁斯和位于哈瓦那的学校学习表演。


直到18岁,Ana通过外祖父母获得了西班牙国籍,于是她搬到了西班牙马德里,开始追求自己的演艺事业。


来到马德里的Ana,很快便通过在热门青春惊悚剧《寄宿学校疑云》Carolina一角在西班牙走红。



《寄宿学校疑云》



2014年,Ana在经纪人的鼓励下搬到了洛杉矶,决定进军好莱坞。


因为几乎不会说英语,初入好莱坞的Ana不得不一切从零开始。在早期试镜中,她经常“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银翼杀手2049》



由于不想局限于扮演专门为拉丁裔女演员编写的角色,Ana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脱产学习英语,最终获得了与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合作的机会。


之后,仅用了短短三年,Ana就在好莱坞迎来了自己的突破。



西班牙版《VOGUE》

2020年4月刊

摄影:Thomas Whiteside



2017年,Ana凭借在科幻电影《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中扮演虚拟人Joi一角成名,并入围第44届土星奖最佳女配角奖。2019年,Ana更是凭借在悬疑电影《利刃出鞘(Knives Out)》中的出色表演,获得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能够在好莱坞闯出一片天地,Ana凭借的当然不仅仅是出众的外貌。


就拿这次来说,为了能够在《007:无暇赴死》中呈现最完美的十分钟出场,Ana每天要进行10小时的密集体能训练,为此Ana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瘀青。





在007系列电影中,邦女郎向来都是美艳迷人的代名词。


但在这部《007:无暇赴死》中,戏服设计师Suttirat Larlarb明确表示不希望电影中的女性因穿着而被当作花瓶,在与VOGUE的一次采访中,她说:“我们希望让她们穿得像自己。”





“Paloma的任务需要参加一个晚宴,所以她穿了一件Michael Lo Sordo的海军蓝色晚礼服,佩带着钻石。我想每个人都会同意穿着这件礼服的她太美了,但她也必须要能够战斗,”谈及Ana这个角色造型时,Suttirat Larlarb告诉我们,“我们本可以用漂亮的靴子搭配连体裤,但因为她是最有能力的新兵,她能做到James能做到的任何事——在穿着高跟鞋和优雅礼服裙的前提下”,“每当我和特技部门合作拍电影时,女演员们总是被要求穿着细高跟鞋完成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技动作,而男演员们则会过来说他们的(平底)靴子太紧了。”





在一次与CNN采访中,Ana强调道:“我认为这部电影是关于‘女邦德(Bond women)’的,而不是‘邦女郎(Bond girls)’。她们技艺高超,强大而有力量,并且用她们自己的方式将这些魅力展现了出来。她们和邦德是肩并肩的伙伴关系······时代变了,我认为这部电影也反映了这一点。”





这在电影中的另一个女性角色——Lashauna Lynch扮演的新任“007”Nomi——身上同样体现了出来,她在整部电影中绝大部分戏份都是打戏,和邦德一样。


在Nomi的造型中,我们看到了许多时髦单品,比如Tom Ford夹克、Isabel Marant的镂空上衣以及Loewe的灯笼裤等。





这样时髦而又美丽的女性,有着不输给邦德的战斗能力。


“这一部007电影最让人激动的点在于你能看到女性角色的改变,”在与英国版 VOGUE 主编 Edward Enninful 的一次聊天中,Ana 再次提到了这一点,“她们不再只是穿着漂亮的裙子等待被营救的女孩”,“大多数时候,反而是她们救了邦德”。


是的,时代已经改变,我们不再需要“邦女郎”。正如“邦德”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女性演员们值得更好的角色,她们应该拥有和邦德一样优秀的女性角色。





编辑:KL

美术:罗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