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李焕英”收获成功后,张小斐都在做什么?

世界时装之苑ELLE 2021-11-26 16:42


成为“李焕英”,她等待了14年,但处事性格方方面面,她依然还是那个张小斐。她不爱许大愿,不喜说大词,也不想活成励志典型,高低起伏从她这儿说出来,总是淡淡的,克制、冷静、诚恳。她直面自己的犹豫、困惑、忐忑和欲望,带着面向未来的野心、勇气和快乐,一步一个脚印。


世界时装之苑ELLEWonderWomen特刊
西装外套、黑色宽腰封  均为Lanvin

秋天的上海,天空湛蓝。张小斐会在开工路上对着一大朵飘过的白云畅想:假装在云端滑了个雪。

她喜欢滑雪,最初是贪靓,这是门看上去很酷的运动,又能穿得很漂亮。上手后则爱上了速度感带来的专注:“滑雪很放松,也很解压。当你专注于当下的时候,会觉得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了。而且我觉得某种情况下,滑雪跟人生挺像的,如果你想学会一个新动作,练的公里数不到,就总是会摔跤。”


你也可以在ELLE007收听完整版封面故事。



“李焕英”巨大的成功之后,所有的人都在问,张小斐在做什么?她没有拍电影,没有拍电视剧,也没有上综艺,只是偶尔参加一些活动,有的和电影有关,有的和时尚有关,但也并不太多。

很多人为她操心,担心她错过了乘势而上的最佳时机;也有很多人劝她,爱惜羽毛、坚守初心。所有的选择背后都有一个未知的悬崖,留待张小斐本人去探索和面对。张小斐说:“我也很纠结,我也要放弃很多去面对不确定性。我不知道自己的放弃是否正确,因为这是一个很快速的时代。可是每次扪心自问的时候,我总觉得,现在这样子做了,心里会更安定一点。”

白色高领衬衣 Messential
花卉束腰外套 Acne Studios
白色皮质过膝靴 Tony Bianco

张小斐的表达始终是克制而冷静的,看上去宠辱不惊,但她自己说:“不是克制,我不是一个特别愿意在生活中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的人,即使心里可能已经翻涌了。我虽然让自己放慢脚步,但内心不可能这么淡定,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作品,想和更多好的演员、团队去合作。”张小斐坦言,“李焕英”火了之后,找她的许多角色都是演“妈妈”,如果只是简单的重复,对她自己、对观众都是一种偷懒。“我心里对‘好’的定义,它应该是一个让我充满表演欲望的角色,或者它是一个直击人心的好故事,或者它是一个好的团队在做。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更加审慎一点,参与到一个更好的项目里去。”

束腰斗篷式风衣  JW Anderson from Lane Crawford


在不确定中前进,出于当下对自己的了解,也出于面向未来的野心和勇气。“三十几岁,肯定有自己固有的一些人生观、价值观,包括朋友圈,你知道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最舒服。但是你内心需要什么?如果还想去争取的话,就要让自己达到更好的状态。我觉得任何成长都会让你脱离舒适,但是你要让自己处在一种状态——你对它有欲望。”

在这个变动的时代里,如何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张小斐笑着说:“我觉得我的眼睛永远能看到更好的东西,希望自己还会更好,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吸引力更大一些。”


滑雪学换刃的时候,张小斐曾经卡刃飞起,“摔得挺狠的,也很危险,差点放弃了。后来朋友把我带到更厉害的中级道上,突然开窍了一样。我想,其实有时候稍微勇敢一点,事情都能过去。”

在做演员这件事情上,“我好像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张小斐说,她的想法很简单,“我擅长做这件事情,也喜欢做这件事情,做下去就代表着还有希望。”

难过的时候也是有的,“每次看到好电影心潮澎湃,电影结束的时候,我都有一种感觉,像是一种病,就是上不来气的那种症状。我当然想过,自己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能演这样一个角色,还有没有希望?曾经也觉得,也许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缎面西装、缎面蕾丝长裤、白色针织披风 均为Peter Do
黑色方头及踝短靴 Dymonlatry
黑金层叠水晶焰火耳坠 Midnight Opera House

在《青春同学会》里,张小斐北电的班主任曾经给她写过一封信,大意是:你不要着急,老天爷欠你一个机会。“这话挺让人脸红的。整体来说,我还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我也足够感激这种幸运,好像挫折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甚至还变成了人生中很宝贵的一种财富。但我也觉得不应该感谢这些挫折,我只是足够幸运,是幸运这件事情让它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成长过程中对张小斐影响最大的首先是妈妈,“我妈妈是一个看上去不那么有主意,却很坚韧的女性。她也是一个看上去很柔弱,但实际上很勇敢的人。”能够坚持到今天被观众看到,张小斐也感谢自己,“我也挺勇敢的,做了一些改变自己人生的决定。”


西装外套、高腰西裤、白色尖头高跟鞋、黑色宽腰封

均为Lanvin


还在中央民族大学学舞蹈的时候,张小斐就在心里埋下了想考电影学院的种子。“我比其他同学都更爱看电影,哪怕每天很累的时候也会找同学去看。”张小斐偷偷把这个心思告诉了最好的朋友,但交待她不准说出去,因为万一考不上,很丢人。“一直在民院的大操场上遛着弯,看着月亮,想着考电影学院的场景,印在了我脑子里。”

最终还是破釜沉舟了,张小斐做了在家人眼里最叛逆的决定,“在当时的各种条件来看,那是特别大的一次冒险,如果考不上,之前所有努力得来的东西都浪费了。”张小斐指的是武警文工团——一份在家人看来稳定的好工作。她是这样形容自己的,“ 整体来说,我是一个温和善意的人,性格上也愿意首先表达善意。但内心也有倔强和鲜少表现出来的叛逆。有一点矛盾,虽然在演喜剧,但有时也很悲伤。”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在张小斐看来,纯粹为了逗人笑的喜剧诚然也存在,但还是要分类型,没有绝对。“不过能让人记住的一定是有共鸣的,而不是让你笑完就抛诸脑后的故事。从这一点上来说,能带来共鸣的往往还是一些情感上的东西,只是通过喜剧的方式表达出来了而已。”

漆皮翻领西装外套、蓝色缎面抹胸上衣、亮面金属链条手提袋 均为Lanvin

作为演员,某种程度上从痛苦中汲取养分,感受痛苦、超越痛苦,再用自己的敏感转化为表演,将情绪传达给观众,哭或者笑。关于痛苦和悲伤,张小斐说:“大部分的演员都敏感,敏感的人在生活中吸收快乐和感知悲伤的程度都会很高。”认识痛苦深刻,快乐的感受力也强,“生活中所有的小事都会让我快乐:吃一顿好吃的,买了一个好看的杯子,听到一首好听的歌,今天空气里的味道突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夏天,家人喊我回家吃饭时空气里的那个味道。或者,纯粹因为觉得今天自己很好看。”

都说能演得好喜剧的人,没什么不能演的。张小斐说:“逗人笑比逗人哭难多了,有时候我也觉得可以演喜剧是件挺厉害的事情,这件事也不用太谦虚。”认真来说,如果在一个现实主义题材里承担喜剧的角色,需要思考“喜感的东西如何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来,但又不突兀”,如果是在一个喜剧类型的作品里,“往往一开始就决定了要怎么演,观众对你也有约定俗成的期待,如何让观众认可你的表演方式?很难,真的很难。所以我觉得能演喜剧挺有成就感的。”

格纹束腰大衣、黑色尖头高跟鞋、豹纹拼接皮革手套
均为Lanvin

张小斐看上去总是淡定而松弛,我们问她,你失控过吗?她说:“人活着本来就是要体验喜怒哀乐,经历悲欢离合,没有办法365天永远情绪温和的。夜深人静时,多少会有情绪上来的时候,这样的时候虽然不多,但这不见得是一个坏事,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释放,让它慢慢过去就好了。”如果时间没有让情绪过去呢?“那就看一看那些非常有智慧的人是怎么做的吧。我最近在抖音刷到了马斯克妈妈的自传《人生由我》,我以为她是那种一帆风顺的人生,没想到她的经历那么丰富,生命力是那么顽强。如果有时候你觉得过不去了,可以看看那些拥有强大内心的人的故事。”

但张小斐也觉得,有时候不必强迫自己事事都如此正面积极,“不用把自己框得那么严格,开心最重要,人生就该多姿多彩。”


Q
&
A

ELLE:你如何看待自由?
张小斐:没有绝对的自由。我觉得终极的自由就是一种自洽,在自己的规则里享受自由,达到一种舒适的状态,这我还在寻找。

ELLE:现代人普遍焦虑,你如何看待焦虑?
张小斐:我算是有一点点焦虑体质的,平时睡眠很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每天会睡够八个小时。但如果明天有重场戏,我就会有些焦虑,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件事儿。不过我的焦虑大部分是因为一些具体的事情,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种督促我往前走的情绪。我甚至觉得偶尔小小的焦虑代表着你对这件事情的重视,跟焦虑相处好,它会让你变得更好。

印花斗篷外套 Jil Sander from Lane Crawford
缎面拼接蕾丝长裤 Peter Do
方头中跟凉鞋 Lanvin
金属圆环耳环 Missoma

ELLE:在你看来,什么样的人/品质可以定义为非凡?
张小斐:在我心中,我的妈妈有非凡的一面,她温柔、坚韧、勇敢。还有Jeanne Lanvin女士,她拥有非凡的远见卓识,她的大胆、无畏、好奇心和创造力,让我看到女性力量的卓越不凡,还有母爱的美好。

ELLE:八个月来,你觉得自己变了吗?
张小斐:内心更强大了(笑)。我以前会在乎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的反馈,现在我更在乎那些爱我的人反馈过来的情绪,而忽视那些你无法改变的、无法控制的负面情绪。在这一点上,我获得了一种“关注应该关注的事”的能力。





摄影:黎晓亮ALEXVI(ASTUDIO)

造型:LVLU

化妆:王亚飞 

发型:张凡BON

采访:万喜

编辑:KIKO

美术:彭燕子 

制片:SISSI CHEN

摄影助理:姜雨达、孙山林 

时装助理:BAI LIZ

影棚及器材:GEEK
微信设计:Zhang Yan
微信排版:Xiao Wen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