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来自二十世纪的作品,拥有“代表人类未来的发言权”!

后浪 2021-11-26 13:47
科幻作品发展至今已经百花齐放,但早在20世纪中后期,科幻漫画就拥有超前于时代的想象力。

法国科幻漫画对科幻电影的深刻影响,对关注科幻的人来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它们还直接或间接地催生了大量影视剧、小说、音乐、话剧和游戏等文艺作品。


△法国科幻漫画杂志《金属狂啸》

 

“赛博朋克之父”威廉·吉布森(小说《神经漫游者》作者)曾说:“所有风格被归结为‘赛博朋克’的人类艺术作品,都受到这一系列漫画的影响。”我们都欠这些法国漫画家一笔债。”

他所说的,就是曾服务于著名的法国科幻漫画杂志《金属狂啸》(也称《金属咆哮》)的一批法国漫画家。

 

△《金属狂啸》之父(从左至右):贝尔纳·法卡斯、让-皮埃尔·迪奥内、菲利普·德吕耶、墨比斯。


据说,当“赛博朋克”科幻电影的标志性作品《银翼杀手》上映之后,遭到了来自《金属狂哮》多篇文章声讨,认为其剽窃了墨比斯的作品。法国科幻漫画对后世科幻作品的影响可见一斑。

滑动围观这一历史(原文刊载于1982年《金属咆哮》杂志第79期) 

《时间遇难者》这部作品,由这一时代的两位法国科幻漫画先驱共同创作:出道即巅峰的保罗·吉永和被天才想象力眷顾的让-克劳德·福雷。




 △让-克劳德·福雷(Jean-ClaudeForest,1930—1998),保罗·吉永(Paul Gillon,1926—2011)   


在《时间遇难者》的前言中,墨比斯盛赞保罗·吉永:“代表人类未来的发言权……的确,这种权利是触手可及、不可剥夺的……当然还需要写作或者绘画的天赋,以及坚定不移的意志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本书作者保罗·吉永拥有以上所有品质!”



《时间遇难者》系列始于1964年,至今共有十册。起初,是保罗·吉永为皮埃尔·拉扎雷夫 ( Pierre Lazareff,法国新闻界的传奇人物,ELLE 杂志的创始人) 创办的新漫画周报Chouchou所作。


第一、二卷于1974年在《法兰西晚报》上刊登,同年阿歇特出版社(Hachette)以双色形式出版,而从第五册起,《时间遇难者》便一直刊登在《金属狂哮》上。


《时间遇难者》可被视为法国漫画中科幻系列的参考或基准之一。2008年9月由格雷钠(Glénat)出版社再版。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后浪漫注:后浪出版的《时间遇难者》为《沉睡之星》《死亡巨鳗》《迷宫陷阱》《食人宇宙》四册合一版本


  以下是来自保罗·吉永的采访中对这一作品的介绍:



这一系列是如何诞生的?
我很久以前就想做一个科幻系列,福雷也知道。我们曾为《法兰西晚报》提出一个项目,但皮埃尔·拉扎雷夫反对。

多年来,我一直执导连载漫画《希望街道13号》(13rue de l'Espoir始于1959年),而团队不想让我停笔。

然后,有一天,我的编剧让-克劳德·福雷与电影编剧雷莫·弗兰(Rémo Forlani)被任命为新漫画周报Chouchou的主编。
 

△《Chouchou》创办于1964年,它可被称为是当时图像艺术运动的孵化器,促使许多类型的漫画诞生。

 

△《时间遇难者》最初刊登于《Chouchou》杂志

 

他寄给我一个法国科幻作家皮埃尔·维尔森(Pierre Versins)设计的剧本,但我并不喜欢。我请求福雷,让他亲自给我写个故事。他问我有没有想法,我就提出了一个:一对在时间和空间中遇难但无法走到一起的男女

我们在电话中讨论出了剧情的前几页,它们便形成了后续的《时间遇难者》。

 


一个伟大的概念,是纯科幻的构想

 如果我可以这样讲,那这是一对被“规划”或被“编程”的情侣,他们走到一起并相爱。但是他们拒绝了对方,他们拒绝进入系统。福雷的想法很棒,这个系列非常受欢迎。

由于周刊属于阿歇特出版公司,他们决定前两册制作成双色版本,每册印35,000份。他们卖掉了所有报纸,但第三册和第四册只售出了20,000份。

我们拿出了合同,其中规定至少印制35,000份。他们被迫向我们支付剩余15,000 份的版权费用,但这也中断了我们的合作。
 




后浪漫注:法国国民漫画《时间遇难者》系列始于1964年,1974年出版了双色版。34年后再版,在尊重原版系列精神的前提下,新颜色带来一些现代感,犹如调色盘在宇宙中被打翻......


△保罗·吉永和让-皮埃尔·迪奥内

 

到了金属狂啸。
是的,这是一场漫画革命!我绝对要参加这次冒险。我稍微了解一点墨比斯、德吕耶、迪奥内。我与迪奥内会面,他立即告诉我:“没问题。”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很亲密的朋友。

我们从阿歇特那里获得了前四册的版权,在福雷的同意下,我们将它们卖给了《金属狂啸》,后者成了我的新家庭。


△《金属狂啸》杂志封面

 


从第五册开始,福雷不再与我合作该系列。
是的,这是一个困扰我们多年的问题。由于出版商的变化,福雷想借此更改权益的分配。然而,我们是剧本的共同作者,而且我还是图像的作者。我们曾应他的要求签订了一份合同,其中明确规定了这种合作模式。

作为剧本的共同作者和绘图的作者,我有两部分收入。我拥有70%的权益,而福雷拥有30%的权益。当阿歇特出版社放弃制作后续系列时,还有当我发现它有可能由人形联盟社(Humanoïdes Associés)出版时,他告诉我他不会同意这种发行方式。

然而合同规定,如果另一方想退出,合著者中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单独继续,在三年的缓冲期中,另外一方可以改变主意。最终,福雷退出了,而我一个人继续创作续集。

我给这个故事加了一个更戏剧化的转折,以至于他指责了我。他本人并不总是很坚定,而我能想到一些非常好的点子,比如死亡之河,还有玛拉传给克里斯托弗的疾病,它将他们分开却又把他们联系起来,这些主意都是我的。

 

△保罗·吉永在他家的院子里,拍摄于2008年7月。


这是一部标志它时代的作品,一个传奇。





事实上,所有这些都是传奇。我获得了安古兰漫画节“终身成就奖”,当时我在很多漫画节上获奖。

 

但故事还是结束了。

是的,当《金属咆哮》被与我相处不太融洽的法布里斯·吉热(Fabrice Giger)收购时,它就结束了。也正是那时,我离开人联社。


乔治·沃林斯基(Georges Wolinski Wolinski)在同一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成为漫画杂志《草原的回声》(Echo des Savanes)的主编。


他委托我做另一个科幻系列。但不幸的是,乔治不久后就离开了我们,克劳德·马焦里(Claude Maggiori)接手了他的工作。


当我把剧本带给他看时,后者读了剧本后拒绝了我,并说“它看起来像罗杰·瓦迪姆!”(Roger Vadim,法国电影导演、编剧,代表作均在视觉上追求华丽,并带有一定情色元素。)

 

△1956年Roger Vadim的导演处女作《上帝创造女人》把碧姬·芭铎一举捧红。(图片来源于网络)

 

几天后,他给我打了十行字:“女主人公在地球上,是和机器人一起的唯一幸存者。她能自己挑逗自己。”我给他回电话,问他我们如何讨论这个脚本。

他回答说:“我没有想法,你拿这个写你想写的吧!”这就是后来的《幸存者》(La Survivante),之后格雷纳出版社也再版了。

 




 

点击即可拥有


访谈部分翻译:孙一点儿

访谈内容来源

https://www.actuabd.com/Paul-Gillon-C-est-un-couple-qui-est-programme-pour-se-rejoindre-et-s-aimer


参考资料:

[1] 陶朗歌《法国漫画小史》

https://mp.weixin.qq.com/s/bvvsW0DjHG8L2mGbI9ZmPg

[2] 机核网《杂志考古丨《咆哮金属》恶评《银翼杀手》事件》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1518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