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毒实验室:宁做坏蛋,不当蠢才

今日防务观察 2021-11-26 19:32

文 | 蒋校长

非知名铁血网创始人,五道口男子技校辍学,军品材料砖家;微胖界军宅戴表,懒癌强迫症晚期;女军迷之友(自认),战忽局临时工。


11月16日,美国公共卫生局向外界证实了一则消息:

宾夕法尼亚州,药企默沙东进行疫苗研究的实验室冷柜中,发现了被标记有天花病毒的冷冻瓶。

美国疾控中心(CDC)和联邦调查局(FBI)很快介入调查,在实验室中一共发现了15个病毒药瓶,其中5个是天花,还有10个是“牛痘”,即“牛的天花”。

更恐怖的是:没人知道这些天花病毒是怎么来的。

当然,在FBI经过调查之后确定,这几个瓶子里并没有活体病毒。

要知道,天花是人类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彻底消灭的病毒。

1979年12月,世卫组织宣布天花病毒正式被消灭。与此同时达成协议,除了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和俄罗斯国家病毒学和生物技术研究中心,全世界其他实验室中的天花病毒也必须被销毁。

把天花病毒交给这两个国家,自然是出于对这两个大国科研实力和管理水平的绝对信任。

又过了一段时间,世卫组织担心,要是这两个大国万一出了岔子,或者是把天花拿出来做生物武器呢?毕竟官宣天花被彻底消灭之后,已经没有人再打疫苗了,所以天花一旦泄漏,就是巨大的灾难。

因此从1986年起,世卫组织就建议销毁实验室中所有的天花病毒。一直拖到2002年,世卫组织才最终改口,可以以研究为目的保留少量病毒。

但病毒保存在美国人的实验室里,真的能令世界人民放心吗?

除了笼罩在这次新冠疫情之上的德特里克堡阴云,泄漏病毒这事美国实在是干了太多次了。

有太多潜伏在暗处的魔鬼,都在伺机利用美国的病毒实验室完成攻击。

01.

2001年,911事件刚刚结束一周后。

ABC、CBS、NBC等多家知名媒体公司旗下的职员,都出现了炭疽感染。

美国公共卫生局介入了调查,但完全没有头绪,只能认定为这是孤立的炭疽感染事件。

第一个去世的是佛罗里达的罗伯特·斯蒂文斯,在一家名叫《太阳报》的小型报社工作,官方给出的说法是,斯蒂文斯生前多次到树林中徒步旅行并喝过溪水,这是他感染的主要原因,群众并不需要为此恐慌。

但感染的人数还在陆续增加,并且都是主流媒体的工作人员。

就在专家们毫无头绪的时候,新的感染者出现了,华盛顿邮件分拣中心的两名邮递员也被查出来感染炭疽。

顺着信件这条线索,CDC检查了多家主流媒体的来信,在两封匿名信中,发现了棕色的不明颗粒。

那是致命的炭疽杆菌。

信是感染源,但究竟是谁发动的这场炭疽袭击?

FBI也迅速介入了调查,发现炭疽信件的收件人姓名,大多数都是911恐袭事件的深度报道者,并且白宫也有两封信件被检测出了炭疽杆菌。

收件人分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而且这两封信里的病原更危险,是高纯度几乎完全由炭疽孢子组成的干燥粉末,一旦不慎打开,弥漫在空气中被吸入,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大规模感染。

吓得白宫马上停止了邮件投递,大家放假回家,工作人员开始消杀。

02.

在携带炭疽的信件中的表述几乎相同,都是:01年9月11日,美国该死,以色列该死,真主至大。

信中的内容再结合第一轮收到炭疽信的大多是911的深度报道者,这很容易让人们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朱迪斯·米勒,在炭疽爆发一个月之后出版了一本新书《细菌:生物武器于美国的秘密战争》,书中提到伊拉克可能是炭疽攻击的凶手。

很快,又有线人匿名向ABC爆料,在寄给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污染信件中发现了一种添加剂,而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能生产这种添加剂,其中一个,就是伊拉克。

如此严重的事情,媒体的猜测自然不能算数。

很快,CIA拿到了机密证据。

部署在伊拉克国内的线人拉菲德·艾哈迈德·阿尔万·贾纳比报告说,伊拉克确实有大规模生产生物武器的工厂,自己在工厂里做监督工作,并且目睹了相关流程。

实际上这个贾纳比就是个大骗子,这完全是他瞎编出来的,他最早想把这份“情报”卖给德国情报局,但德国的特工一听就知道他是在扯犊子,根本不买账。

过了一年多之后,他和CIA接触上了,当时整个美国的舆论声音都是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武器,贾纳比顺其自然地就赢得了CIA的信任。

然后这个假消息一层层地从CIA传到了五角大楼,传到白宫,传到副总统切尼和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里。

最后在联合国大会上,鲍威尔拿出来一管洗衣粉,言之凿凿地说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武器。

“就这一小管炭疽,就能让在场的几百人失去生命。”

最后美军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之后,CIA派出一个1400人的调查团,把伊拉克各个军事基地翻了个底朝天,结果毛都没找到。

调查团团长凯伊只能承认:我们确实是搞错了。

从头到尾,伊拉克都是无辜的替罪羊。

03.

当情绪压过理智,仇恨盖过判断之后,真相也就越来越遥远。

很少有人注意到,FBI的调查结果已经查明了投毒炭疽的编号“RMR-1029”。

RMR-1029,对应的是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中的一个菌株亚型,安姆斯菌株,这一菌株最早来自得克萨斯一头牛的身上,后来在德特里克堡培养多代之后,被分到了全美至少15个实验室还有6个海外研究所。

也就是说,炭疽攻击的最大嫌犯来自美国本土。

FBI表示,对这次炭疽事件的调查,是其历史上规模最大、也最复杂的一次调查。

花费超过250万美元征集线索,调查工作时长超过6万小时,调查共审问了来自六个大洲的9000余人,进行了67次搜索和600多次传讯,依然一无所获。

到第七年的时候,FBI将目光锁定在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炭疽专家、RMR-1029毒株的第一负责人——布鲁斯·埃文斯身上。

埃文斯在德特里克堡的主要工作就是培育炭疽,并为军方研制防护面具及疫苗,他有两项炭疽技术专利并发表了44篇相关论文。

2003年,埃文斯因为帮助军方解决炭疽疫苗相关的技术问题,获得了国防部授予的杰出民政服务奖。

在埃文斯发表的论文中,他经常引用这场炭疽攻击来论证其研究的必要性,同时还为FBI提供了多次技术帮助。

看起来,这样德高望重的科学家没有动机发动炭疽攻击。

但FBI从一封邮件中发现了端倪。

当时埃文斯在德特里克堡内的陆军传染病研究所里,正在研究新一代炭疽疫苗。但研究到一半的时候,军方没钱了。

他在2000年6月28日的电子邮件中写到,“很明显,政府会把炭疽疫苗项目停掉,我们可能会失业。”

更大的嫌疑是,在攻击发生前的两个月里,埃文斯经常深夜还独自呆在实验室,比他之前一年加在一起的时间都多,当时炭疽疫苗项目因为缺乏资金已经进展十分缓慢,他在实验室里忙着干什么呢?

就在FBI即将对他启动调查的时候,埃文斯服用安眠药自杀,一个月之后,FBI宣布埃文斯为炭疽攻击案唯一嫌犯。他死了,这桩案子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至此,炭疽攻击案件宣告结案。

04.

炭疽攻击案最大的疑点是,国会收到的高纯度炭疽孢子粉末,至少需要将近上千小时的培养和提纯。

埃文斯是怎么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同时还能把炭疽粉末带出实验室的?

要知道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可是世界上最富有盛名(臭名昭著)的P4实验室。

生物实验室一共有四个分级。

P1,研究的微生物和人类健康疾病无关;

P2,研究的微生物所引起的人类疾病不严重且可治愈;

P3,研究的微生物所引起的人类疾病严重且可治愈;

P4,研究的微生物所引起的人类疾病严重且不可治愈。

比如炭疽、埃博拉、HIV、以及天花病毒,都只能在P4实验室中研究。

而P4实验室安全管理中最重要的一项,不是做好人体防护措施,而是防止微生物扩散。

做好人体防护措施,保护的是实验人员,而防止微生物扩散,保护的是整座城市甚至是全人类,所以P4级别的生物实验室,必须要有严密的设备和完善的制度,将病原体锁死在实验室里,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我们不知道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是什么样子,但在我们武汉的P4实验室内,想要到达核心区,一共有10道门,而且内层的七道门是互锁的,一道门的检查没完成、没关好,下一道门肯定打不开。

▲武汉P4生物实验室

至于进出实验室的内外更衣室、检查区、过滤区、缓冲区、消毒区,这些都是最基础的标配了。

所以埃文斯那批高纯度的炭疽粉末是怎么带出去的?

从病原体培育仓到走出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大门,不知道有多少道检查程序和关卡,他是怎么获得一路绿灯的?

这意味着德特里克堡的内部管理已经松散到一定程度了。

德特里克堡都这样,其他实验室的安防又能做成什么样子?

2005年,新泽西一个生物实验室的三只小白鼠逃走,带走了一身鼠疫耶尔森菌。

实验室里的人一会儿说老鼠其实没丢,一会儿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已经死了,最后又是个不了了之。

2008年,路易斯安那州的一个实验室管理不当,实验室里的牛感染了布鲁氏菌,最后这批牛竟然还被送到了老百姓的餐桌上。

2011年,达格伟武器试验场搞丢了一小瓶VX神经毒剂,2017年又丢了1.5毫升。

从2006年到2013年,全美实验室中爆发过1500起严重的实验室事故,其中涉及的致命病原体包括SARS、MERS、埃博拉、炭疽、冠状病毒等等。

最危险的是2014年,犹他州的一个实验室,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没有灭活的炭疽病毒送往100多个实验室,其中包括9个境外国家的实验室。

最离谱的也是这一年,美国食药监管理局(FDA)搬家的时候,在冷藏室的一大堆纸箱子后面,发现了上百瓶来路不明的病毒样本,其中6瓶是天花病毒。没人知道这六瓶天花是哪来的。

一顿调查后才发现,1979年宣布天花消灭,1980年最后一名患者被治愈,实验室的人一看,天花也没啥好研究的了,抓紧换项目干别的事吧。

结果这六瓶天花病毒压根没人管,被随意丢在角落里过了三十多年。而且其中一个瓶子还出现了破损的现象,幸亏没有病毒泄漏。

05.

实验室面临风险和事故,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关键就在于,每一次事故出现时,是否能利用现有的设施和流程把风险降到最低,并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但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显然做不到这一点,而出现严重的泄露事故之后,美国政府为了安抚公众情绪,甚至还会包庇实验室。

2002年,布什政府签发《公共卫生安全和生物恐怖防范应对法》,为了保护生物实验室的研究成果和科研人员信息,州政府无权掌握实验室内科研活动,同时事故出现后也无权调查。

出于保密而放松了监管,美国现在的实验室安全管理更多的都是凭自觉。

一方面在暗搓搓地推进生化武器的研究,在全世界部署高危生物实验室;另一方面自己实验室安全管理漏洞百出,病原体泄露事故和内部工作人员投毒案件频发。

▲美国在全球的生物实验室

没人知道里面在研究什么

为什么世卫组织的新冠溯源工作美国人那么不配合,现在可算是知道原因了。

有些时候,让别人知道自己蠢,比让别人知道自己坏更没面子。


自1895年美国GDP正式超越英国之后,美国由此开启了世界范围内名副其实的“第一经济强国”之路。然而从十几年前开始,这种持续了百余年的“美国增长”开始被无情打破!一个庞然大物的崛起,彻底使得美国曾引以为傲的优势逐步的化为了狗屁......关注铁血网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复兴”查看详情。



他威震华夏,被千年供奉,这个中国历史上最“拉风”的男人,死因却至今成谜!
中美签20年大单,不止冬季采暖这么简单!
基建救不了美利坚
遗体成赚钱工具遭当众解剖,这就是公知吹嘘的美国尊重老兵?
大佬发家史:49年败退香港的国军残兵,竟干起了这个勾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