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死穴。

风茕子 2022-01-15 07:00

1,
女儿送进去幼儿园没多久,卓琴就在菜鸟驿站找了个活,她本来也是坐不住的人。工作,孩子,家务,卓琴忙得团团转,她适应得很快,毕竟也没有享过什么清闲福。
 
当老公跟她提离婚的时候,卓琴是震惊的。妞妞这个时候才刚上幼儿园大班,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婚姻其实早就危楼百尺,岌岌可危。
 
不回家,不管孩子,不关心妻子,这些在外人看来很不正常的事情,在卓琴这里是常态,一直都是这么过的,她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离婚这个事情对她来讲太陌生了,卓琴整整震惊了两天才反应过来,对方要离婚,要跟她分开,要彻底从这个家庭脱离出去。
 
事实上卓琴这么多年没有觉得委屈过,结婚生子就是要担负起责任的,责任就意味着牺牲,哪有人结婚生孩子还能像单身一样潇洒自在。
 
直到离婚协议就那么展展地铺在面前,她才悲从中来。
 
她有对不起男人么?没有。念他挣钱不容易,要养房子养孩子,她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生孩子的时候她差点疼死也不愿意剖腹,因为顺产便宜,恢复还快。生完孩子他舍不得他妈过来辛苦,她便一个人担负起一个新生命的全部。身体稍微好一些,她批发了纸尿裤来卖,挣点奶粉钱,顺带着孩子尿不湿也有了。她在这个家庭兢兢业业,里里外外,她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不签字。
 
她从来没有违逆过男人,但这次不行,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这么小就没有爸爸。
 
卓琴坚决不签字,拖了一个月,男人的态度忽然好转起来。卓琴有天下班回家,男人难得地去接了孩子,卓琴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
 
他终究还是明白过来她跟孩子存在的意义,他愿意低头,她还能说什么呢,卓琴那天在厨房洗碗,内心的喜悦跟洗洁精一起冒着幸福的泡泡。
 
两天后男人告诉卓琴,单位要来家里回访,让卓琴准备一下。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卓琴请了一天假,将家里收拾得利利索索,孩子也打扮得漂漂亮亮,还特意去超市买了平时舍不得吃的芒果跟草莓。
 
单位的人进门时直夸男人有福气,找了个这么贤惠的老婆,顺带着问了问卓琴男人在家的表现。
 
“我们家老人身体不好,我生孩子这些年,多亏我老公照顾。”卓琴笑眯眯的,讲得跟真的一样。
 
这场戏演得很好。卓琴后来才知道,男人这些年铁了心要脱离现状,上班间隙一直在努力备考事业单位,前不久他通过面试,面试过后他第一时间跟卓琴谈离婚,得知事业单位还有个家庭回访环节,他又回头示好,哄骗着卓琴给他演了这场戏。
 
等男人正式入职后,卓琴彻底成了没用的棋子,卓琴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男人跟他的白月光复合了,那是他之前触碰不到的理想,这些年两个人为了在一起卯足了劲,男人考上事业编的时候,女人也考取了当地公务员,两人并驾齐驱琴瑟和鸣,比翼双飞志同道合。
 
卓琴彻底死了心。
 
小时候看铡美案,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陈世美。卓琴书念得不多,却深深懂得男人在一无所长的时候,找老婆只是完成任务罢了,他们只有在发达了,才会去找一个真正喜欢的人。卓琴结婚的时候,是真心爱他、仰慕他的,可男人眼里很少有笑容,卓琴知道自己配不上他,虽然她是村里长得最好看的,这也是她唯一的资本。男人有文化有想法,只是家境不行拖了后腿。卓琴知道自己算得上高攀,所以为爱奉献,任劳任怨,没有说过一句不中听的话。
 
即使他是块石头,这么多年也该捂热了吧。失败的婚姻无情地证明,石头可能会被捂热,男人的心,不行。
 
2, 
离婚的时候男人把房子给了卓琴。女儿是卓琴的命,女儿的抚养权他象征性地争了争,也一并给了卓琴。男人每个月给卓琴还房贷的钱,卓琴在菜鸟驿站挣的钱,够她跟女儿日常开销。卓琴离婚前过的也是这种日子,只不过身份由原来的寂寞主妇变成了现在的单亲妈妈。
 
驿站的人同情卓琴,老实本分的女人在婚姻感情里是永远是吃不完的亏。女人们撺掇着给卓琴介绍对象,心疼她孤儿寡母太辛苦。
 
卓琴不拒绝,女人不可能一直飘着,没有男人的女人就像浮萍一样,虽然有个房子,终究也算不上是个家。卓琴年纪轻,生得好看,人又温柔勤快,对她有意思的男人不少。男人们约着她吃饭唱歌,吃着唱着就开始手脚不老实。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卓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男人们的世界是这样的,他们不跟你谈未来,不跟你讲爱情,他们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就能摸来蹭去的,认定让她吃口饭开个嗓,就能让她心甘情愿跟自己睡个觉。
 
卓琴对这种事情觉得厌倦,再提及相亲,变得不那么上心。
 
徐晓飞那天来菜鸟驿站找卓琴的时候,卓琴很久没想起来这个人。经过徐晓飞一番详细解说,卓琴记起来有一次相亲,她刚坐下,对面的男人电话就响了,男人出去外面接电话,似乎是有很着急的事情,隔着玻璃冲卓琴挥了挥手就不见了,导致卓琴从头到尾没能记住徐晓飞的脸。
 
徐晓飞解释说那天单位临时来了两大车货,要他抓紧回去卸,那批货赶得紧,实在是来不及跟卓琴细说。他解释得有点着急,额头上密密麻麻布了一层汗。
 
卓琴看得有点心动,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么在意过她的感受。
 
徐晓飞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洋娃娃:“听说你有一个女儿,这个是专门给她挑的。”
 
那是个巴掌大的娃娃。卓琴接过来,娃娃做得很精致,带着一顶米黄色的宽檐帽,帽子上有波点的蝴蝶结。身上的衣服做工很好,娃娃领,小洋裙,脚上的小靴子还可以脱下来。
 
卓琴感激地将娃娃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妞妞多需要这么一个娃娃,长这么大从来没人给她买过这么好看的小东西。
 
卓琴几乎就在那一刻,忘记了男人们给她带来的耻辱。她觉得徐晓飞跟那些男的不一样,她相了那么多次亲,只有徐晓飞惦记着她珍如生命的女儿。
 
徐晓飞是外地人,在一个物流公司做装卸工,干的是苦力活,挣得是辛苦钱。卓琴去看过一次,徐晓飞光着膀子,成袋的货物将他肩膀压得变了形。长期体力劳动,徐晓飞身上的肌肉很是壮硕,乌黑黝亮地在汗水里反着光,卓琴看得心酸。女人到底还是想要一个家的,她开始替他操心,不知他吃得好不好,衣服洗得干不干净?

卓琴提出去徐晓飞住的地方看看,徐晓飞很不好意思。

徐晓飞跟几个男人合租在一个20平的房间,高低床。门一开,各种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要不,你搬我那里吧。”卓琴皱着眉头看向徐晓飞。说完她又觉得自己失态,哪有女人邀请一个男人去自己家里住的。
 
“还是算了,我糙惯了,怕去了影响你们娘儿俩。”徐晓飞连连摆手。那憨厚的样子,让卓琴忍不住微笑,他看上去,在感情上,特别有保障。
 
“那你以后有脏衣服可以拿去我家里洗,还有,以后我做饭会给你带一份,你中午休息的时候过来拿。”

3, 
徐晓飞休息的时候会帮卓琴一起带妞妞。妞妞对这个叔叔一点都不排斥,骑在徐晓飞脖子上乐呵呵地吹泡泡,五彩斑斓的泡泡在风里赛跑,徐晓飞架着妞妞飞奔着追上去用头撞破,那些画面都很美。
 
他们越来越像幸福的一家三口。
 
徐晓飞搬进来的那天,卓琴做了一桌菜。妞妞在饭桌上显摆着唱歌,两个大人爱意满满地给她打着节拍。饭后卓琴哄妞妞睡觉,哄完出来,徐晓飞已经将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卓琴默默地看着他臂膀隆起的肌肉,心里重新涌起荷尔蒙。
 
同居的日子里,日夜都好,卓琴一度以为自己会余生停驻在这里。
 
两个月后要操心妞妞上小学的事。片区的小学不行,卓琴想托人给妞妞换学校。徐晓飞觉得没有必要,小学嘛,哪里上都一样,小学的东西很简单,跟学校比,孩子自身的学习能力更重要。他认为卓琴想转去的那家小学,好是好,附近家里条件好的,有点权势的都往那送,现在小学老师都很现实,那不得眼里都是条件好的孩子,妞妞即使进去了,说不好得被区别对待,不如上个普通学校靠谱。
 
卓琴不这么认为,自己就这么一个孩子,成不成总得试一试。
 
说起来简单,试起来难,思来想去,卓琴给前夫打电话,问他有没有熟人可以办这个事情。
 
前夫后来见过几次妞妞,顺带着认识了徐晓飞。见识了妞妞跟徐晓飞的相处,他对徐晓飞并没有什么敌意,依旧心甘情愿地按时帮卓琴还房贷。男人本来也不是什么绝情之辈,就像陈世美,他当年对秦香莲和孩子也是心里有愧的吧。
 
前夫没有这方面的路子,倒是前夫那个志同道合的老婆,认识一个教育局刚退下来的老领导。前夫把老领导的电话给卓琴时,卓琴对前夫跟那个女人都没有那么憎恨了。
 
4,
卓琴花大价钱买了鹿茸去拜访那个领导。听说是那个女人介绍来的,老头还给卓琴倒水。
 
卓琴受宠若惊地坐在老领导的大房子里,默默感叹关系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比跑断一万条腿都带劲。
 
卓琴大概说了下妞妞的情况,顺带着把自己讲得很辛苦,试图博取一些老领导的同情心。
 
听卓琴一句一句讲完,老领导摘了老花镜,用眼镜布擦拭着镜片对卓琴表示了肯定:“你一个人养个孩子确实不容易。”
 
卓琴说:“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女人不都这样,最后都败在自己身上掉下的这块肉上。”
 
老头把眼睛戴好:“你现在还单着?”
 
卓琴卡顿了一下,老头见状又说:“也是,年纪轻轻的,总归是要找个好人家的。”
 
“哪有那么容易。”卓琴说:“离婚后的女人本来就难找,何况我还带个孩子。”
 
老头定定地看了卓琴一眼说:“你的事情我记下了。我给你联系联系,但话说到前面,能不能成我不敢打包票。”

“您能帮这个忙就已经很感谢了。”卓琴站起来,腰几乎要弯到45度:“您以后有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别的我做不了,洗个衣裳做个饭还成。妞妞上小学的事情,要花多少钱您给我个实底,我现在就回去凑。”
 
老头摇着头笑:“女人啊女人啊… …”
 
卓琴下楼时拎走了领导家的垃圾。

她心思雀跃着回到家,徐晓飞正在换衣服,浑身臭汗。见卓琴进来,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卓琴说事情确实难办,人是找着了,能不能办得成,还难说得很。
 
晚上睡觉前卓琴看见自己的粉色牙刷插在徐晓飞牙缸里,徐晓飞说自己的牙刷早上被妞妞给掉马桶里了,不得已借用了下卓琴的牙刷。
 
卓琴看着那把牙刷,迟迟送不进嘴里去。

徐晓飞好是好,但卓琴总觉得缺点什么。同是农村出身,他身上有太多与她相似的地方,土,能吃苦,姿态低……但是这些,也是卓琴在灵魂深处想要摒弃的东西。

5, 
卓琴一有空就往老领导家跑,老领导的衣服,她一件一件精心手洗,路上买的菜被她精心做成各种美食,老领导换下来的内裤袜子,她也不避嫌,照洗不误。就这么跑了小半年,九月份开学的时候,妞妞的名字出现在那家小学的招生名单上。

老领导没有问卓琴要钱,他说卓琴辛苦了半年,就当是抵了工钱。卓琴感激不尽,尽管她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卓琴日日进出老领导的家,隔壁四邻见状都问她是不是领导请来的保姆,卓琴不作答,众人再问,她便回答:“这得问老领导才行。”
 
妞妞在小学适应得很好。每天上学,卓琴能看到老师们总是让她站到第一个,学校有什么事情,老师们跟她沟通的时候总是很客气。她带妞妞过来老领导家里,老领导对这个小丫头也是疼爱倍加,在小区里见到人,大家都客气又热情地跟妞妞打招呼。
 
卓琴知道这一切,都是沾了老领导的光。妞妞在幼儿园的时候,是没有这个待遇的,在自己小区,妞妞也不是个受人欢迎的孩子。大人如果没用,出去连孩子都不受待见,每每想起来,卓琴就心酸。
 
6,
卓琴对徐晓飞慢慢冷淡起来。抱怨他回到家鞋子乱放,袜子乱扔,而且无论怎么洗,身上总是臭烘烘的。
 
徐晓飞一开始不接茬,一忍再忍。卓琴有一天抱怨徐晓飞菜炒咸了,徐晓飞说难吃你自己没长手?没个公主命还生出来公主病了。卓琴说你做个饭怎么了?你住着我的房子,你不该做个饭吗?
 
戳到徐晓飞痛处,徐晓飞急红了眼:“是我要来?当初不是你让我来的?不是你眼巴巴求着我来睡你的?”
 
刀来剑往,卓琴杀红了眼,指着门让徐晓飞滚。
 
妞妞在餐桌上吓得哇哇哭,卓琴跟徐晓飞从来没有红过脸,也没有吵得这么大声过。
 
“你是死了么?妞妞哭成这样你不会哄一哄?”
 
“我哄个鬼,她又不是我闺女。”徐晓飞匆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大晚上摔门离去。
 
卓琴并没有因为妞妞入学就停止往老领导家里跑,她依旧兢兢业业伺候着老领导,妞妞放假的时候带着妞妞一起去,老领导教妞妞练毛笔字,妞妞歪歪扭扭写了个静,墨汁蹭得到处都是。一老一小乐呵呵的。
 
卓琴在洗手间搓洗老领导的袜子,那袜子很厚实,针线非常密,有一种老年人专属的坚硬。卓琴想起还是小姑娘的那会儿,总是觉得感情是第一位的。等有了孩子才发现,不管男的女的,大家结婚都挑长得高的帅的,白的美的,家里有钱有权的。这是一件多明智的事情。有钱有权,确实能让下一代在起跑线上减少障碍,那些所谓的情情爱爱,屁事不顶。
 
人总要往高处走,不能一辈子待在低阶层里。此刻她一丁点都不再恨前夫了,她想终有一日徐晓飞也不会再恨她。人越往后活,越不会再把“耻辱”当回事,而是顺从现实的命运。卓琴自知无法像“那个女人”一样凭自己的实力考个公务员什么的,但她的长处在于长得不错,对于老年人来说又还算年轻,还有吃苦耐劳加持,何不以此一搏?
 
至于可能有人说闲话,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谁疼我孩子,谁对我孩子有用,我就跟谁。卓琴想着,手里的泡泡越搓越多,彩虹一样地发出光来。
 
如众多女人一样,卓琴已经明白了自己年轻时的死穴是爱情,年岁渐长的死穴是孩子,既然是逃不脱的命,那就在这个小命格里挣扎出一条缝隙,即是她的小天地。


————————

作者:匿名
责任编辑:阿又

————————

 

长摁二维码打赏作者


-END-


▼点击图片进入团购

年底最后清仓,79元买1送1!舒适不空杯的果冻内衣


青梅精这次玩大了 比年度装还优惠



直降230元!年底清仓牛皮马丁靴,顺丰包邮!


点击下方名片可关注我

▼点“阅读原文 进入铺子查看我的订单,购选更多商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