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历史研究】弟从兄业?四个国家中学校和专业选择的同胞溢出效应

量化历史研究 2022-01-15 08:59

本文为“量化历史研究”第 584篇推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要不要读大学?读哪所学校?读什么专业?这些都是每个人的人生中需要回答的重要问题,也是经济学家长期关注的热门话题。例如,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三位获得者,David Card、Joshua D. Angrist和Guido W. Imbens,就都对教育问题有过大量深入的研究。而由Altmejd、 Barrios-Fernández、 Drlje等九位作者共同撰写并发表在2021年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的论文,则深入探讨了在教育选择问题上家庭内部亲兄弟姐妹间的溢出效应(sibling spillovers)。


作者们收集了来自智利、克罗地亚、瑞典和美国四个国家的大学入学数据,并将这些个体数据和他们的家庭状况相匹配,从而得到这些家庭中兄姊(older siblings,同父母的兄弟姐妹中年纪较长的成员)在高中毕业后的学校、专业选择情况以及他们的弟妹(younger siblings,同父母的兄弟姐妹中年纪较小的成员)后来的教育选择情况,以此来作为分析的主要样本。


这四个国家在国家特征(如GDP、人口、基尼系数等)和教育系统特征(是否收取学费、如何提供学费资助、申请模式)上都有很大的差异。具体而言,与中国的高考制度类似,智利、瑞典和克罗地亚的大学录取规则是先由学生统一填报志愿学校和专业,再由学校根据学业成绩和志愿顺序择优录取。美国则是采用分散式的录取方法:学生针对不同大学分别进行申请;SAT成绩这类学业表现,仅作为学校录取的参考而非唯一衡量标准。

 

智利、克罗地亚和瑞典使用的集中录取规则存在被大学录取与否的清晰分数线,而美国分散化的申请制导致不存在清晰的录取分界。为此,作者特意选取了美国21所虽未公开、却事实上存在录取学生的最低SAT分数要求的大学(16所公立,5所私立)作为样本。如图1所示,这些国家的学生在分数线上下的大学录取率和注册率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学校录取和学生最终到校注册之间存在差值,因为并不是所有学生都会在被录取后选择接受录取并到校正式注册)。由于存在录取分数线这样一个天然的断点,文章利用断点回归(Regression Discontinuity)作为因果识别的策略。

图1  智利、克罗地亚、瑞典和美国的学生在大学分数线上下的录取和注册概率


文章关心的问题在于,兄姊的教育选择是否会对其弟妹未来的教育选择产生影响。因为在分数线上下的学生在能力上存在较小的差异,因此是否过了分数线就成为了一个准自然实验,能够帮助规避那些同样影响学生成绩但无法识别的潜在因素。作者首先考察了兄姊的学校选择是否会使得其弟妹未来进行学校选择时选择同样的学校。图2展示了智利、克罗地亚和瑞典的断点回归结果。可以看到,弟妹的确会追随自己的兄姊进入同样的学校。图3展示了美国的断点回归结果,与其他三国的结果类似,弟妹会以更高的概率申请进入和自己的兄姊相同的学校;除此之外,即便没有进入同样的学校,这些年幼的弟妹也会有较高的进入四年制大学的概率。

图2  智利、克罗地亚和瑞典的弟妹选择与其兄姊相同的目标学校作为第一志愿的录取概率、总录取概率和注册概率


图3  美国的弟妹选择与其兄姊相同的目标学校的录取概率、注册概率和在其他任意四年制大学注册的概率


文章进一步考察了弟妹的学校-专业组合是否会受到其兄姊教育选择的影响,其结果与仅考虑学校选择时类似,也存在明显的追随兄姊选择的情况。但是,如果单独考虑专业选择的情况,断点回归结果就变得不显著了。如图4所示,智利、克罗地亚和瑞典三国样本中弟妹的专业选择与其兄姊相同的概率在分数线上下并没有的显著变化,这表明兄姊对弟妹专业选择的影响仅局限于他们都在同一个学校的情况。利用兄姊的第二志愿作为反事实估计的分析表明,这种教育选择的溢出效应并不会因为兄姊选择了预期收入更低、同僚质量更差以及毕业后第一年工作留存率更低的学校或学校-专业组合而消失。但如果兄姊没有完成大学教育,这种溢出效应则会消失。

图4  智利、克罗地亚和瑞典的弟妹选择与其兄姊相同的目标专业的第一志愿录取、总录取和注册概率


文章最后分析了这种兄弟姐妹间的教育选择溢出效应背后的三个潜在机制:成本、个体偏好和选择概率。异质性的检验结果排除了观察到的兄弟姐妹溢出效应是因为成本考量或是因选择学校概率的变化所驱动。文章支持个体偏好机制的解释,但无法完美地识别兄姊是否通过改变了弟妹的偏好或认知来影响他们的教育选择。


总而言之,四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所发现的一致结果,表明兄姊的教育经历对弟妹的教育选择的影响是因果关系,而不是由环境和制度因素所驱动。这种稳定的家庭内部的溢出效应渠道一方面会放大因教育经历差异导致的不平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可以利用这一家庭内部网络放大通过改善个人教育所产生的社会影响。这对改善家庭收入、缩小社会不平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具有重要意义。



文献来源: Adam Altmejd, Andrés Barrios-Fernández, Marin Drlje, Joshua Goodman, Michael Hurwitz, Dejan Kovac, Christine Mulhern, Christopher Neilson, Jonathan Smith, O Brother, Where Start Thou? Sibling Spillovers on College and Major Choice in Four Countrie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ume 136, Issue 3, August 2021, Pages 1831–1886.


原文链接: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由陈志武(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原耶鲁大学教授)及其团队——林展(中国人民大学)、熊金武(中国政法大学)、何石军(武汉大学)、蒋勤(上海交通大学)、彭雪梅(中山大学)等人负责。向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量化历史研究经典、前沿文献。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我们也诚邀八方学人发送电邮建言献策。邮箱: lianghualishi@163.com。


轮值主编:蒋    勤         责任编辑:彭雪梅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