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开年满城尽带“虚拟人”,谁在卡位这一风口?

TMT新观察 2022-01-15 09:55


文|经济观察报记者  

任晓宁 冯庆艳 实习记者 冯雨

正读高中的学生吴芜谈恋爱了,她的男朋友是一个虚拟人。当她把这个秘密告诉父亲时,听了上半句,正要发火的父亲,在听了下半句后,就立刻变淡定了。“因为这没有现实性,”她的父亲说。

这不是梦幻,而是现实。一大波虚拟人已经赶到或正在路上,不仅以虚拟恋人的身份,更多参与到大众的工作和生活之中。

AIYA艾雅便是其中之一。她身高165CM、体重48KG,穿着新潮酷炫,长相靓丽,看起来很英姿飒爽。她是一个天蝎座的虚拟品牌官,于2021年12月30日入职百信银行。百信银行首席战略官陈龙强说,AIYA艾雅的人设是财商超群的银行小姐姐。“近期AIYA艾雅还将在抖音上做一场虚拟直播,也会和真人进行连麦。这个尝试是需要勇气的。”陈龙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同样是虚拟人,崔筱盼比AIYA艾雅早入职企业快一年了,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庞,五官精致,长发披肩。虽然外表温婉,但她是性格火爆的白羊座。工作职责是财务催收,十几万名万科员工,每个人都有可能收到她的提醒邮件。

2021年2月,崔筱盼入职万科集团,直到当年12月底,不少看到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朋友圈的万科员工才知道,同在公司内部系统里,有座位号、有工号,还有自己手机号码的财务部同事崔筱盼,不是真人,是虚拟人。


“珍惜和真人同事内卷的日子吧,他们至少还是个人”。这是崔筱盼拿下2021年度最佳新人奖之后,网友的惊叹。入职10个月,经崔筱盼提醒的单据,处理的响应程度是传统IT系统提示的7倍,她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

表现那么出色,靠的是崔筱盼以有温度的方式与同事沟通。她就像财务部的一个真人同事,请你帮个忙尽早回款,这与一封来自系统群发的邮件,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最初,崔筱盼负责预付应收发票与款项回收事项提醒工作,随着不断学习进步,她所掌握的算法不断增加,目前还负责业务证照的上载与管理、员工社保公积金信息维护等工作的提醒和提示。”万科集团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崔筱盼诞生于人工智能小冰框架,小冰公司首席运营官徐元春,见证着她从诞生到成长的全过程。徐元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除了崔筱盼,最近几个月,小冰还给多个公司提供了虚拟人员工,本来计划年后再对外公布的,没想到崔筱盼在年前就吸引了较高关注度。现在,崔筱盼有一张技术生成的面容,以及智能交互系统,未来不排除会有更立体的形象。如果需要,崔筱盼也可以唱歌、画画、作诗,小冰公司准备了创造虚拟人各种各样的能力模块。

人设不会崩塌,还能不断进行后期改进,这是AIYA艾雅入职百信银行担任虚拟品牌官的一大原因。去年初开始,陈龙强团队就对这个虚拟IP酝酿,到中期的设计、开发,到最近推出来,前后花了差不多10个月的时间。陈龙强坦言,难度不比生一个小孩容易。“技术上有自研和外部采买两部分,”陈龙强称。AIYA艾雅是超写实的虚拟数字人,需要建模、驱动、渲染等多方面软件的支撑,然后进行骨骼绑定,把模型驱动起来。“从数字人生成到内容生产这一步是目前应用的主要难题,但我们还是坚持要做,”陈龙强说,“不做的话就是纸片人儿。未来VR/XR更成熟了,银行服务和虚拟数字人也会进入⋯⋯应用场景和想象力会更大。”

小冰做虚拟人已经8年了,不过,之前几年,小冰公司虚拟人,主要还是小冰这个18岁少女,去年,小冰公司同时推出了崔筱盼、夏语冰、N小黑、N小白等多个近期引发热议的虚拟人。今年年初,踩中了虚拟人这波热点。“虚拟人,作为最容易与当前的商业形态,对接的‘元宇宙’概念,已然成为2022年的热点。”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崔丽丽看到,虚拟人主要通过一种引领先进技术和潮流的姿态,进入到大众生活。从日本的初音未来,到B站的洛天依,早前的虚拟偶像还存在于二次元人物的层面。在元宇宙作为一个火热的投资概念被提出后,虚拟偶像或人物,以可以与真人以假乱真的图像或图片形象,横空出世。最多的出现在时尚、娱乐、消费等领域。

崔丽丽发现,影响比较大的则是在内容领域,比如柳夜熙,还有虚拟人脱口秀,阿里巴巴的虚拟员工AYAYI,再有从2021年双十一开始,进入到带货领域的带货虚拟人。“目前,可以提供带货类的虚拟人构建服务的企业订单,已经排满2022年一整年。”

应用热潮催生了更多制作公司诞生。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导沈阳调研发现,2020年,中国大概有10家左右虚拟人的制作公司,2021年的10月、11月份,调研到的虚拟人公司大概200家,“一年之内增了差不多20倍。”

对于2022年开年热潮,徐元春并不意外,但也有点惊喜。不意外,是因为水到渠成。虚拟人背后,有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计算机语音技术、计算机视觉技术,甚至人工智能内容生成技术,这些技术都有了突破。惊喜,是因为虚拟人的应用场景一下子变大了,各行各业都表达出了对于虚拟人的热忱。

出乎徐元春预料的是,最近有不少公司CEO找过来,想定制自己的虚拟人。作为公司老板,CEO们要讲企业文化、产品,介绍各种各样的东西,但老板又很忙,怎么办?如果有了虚拟人,输入文本,老板想说什么就自动生成视频。

虚拟人的概念并不新鲜,但出现真假难辨的虚拟人,大多是自去年开始崛起的。去年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黄仁勋一段十几秒的视频,让人分不清是真人还是假人。徐元春告诉记者,去年有一个很大的技术突破,就是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以前,传统的CG技术生成的虚拟人大多是一张僵硬的脸,眨巴眼睛或动嘴巴,现在,虚拟人可以像真人一样有表情。

技术提升后,虚拟人的成本不再高不可攀。徐元春向记者形容说,你就这么坐着,我拍30分钟你的视频,再过7天,就可以制作出你的虚拟人。虚拟人可以用你的语气,你的面孔,你的表情,展现一段你在讲话的视频,仿若孪生。当然,如果想要更丰富的场景,比如像电视一样有不同镜头切换,或加入直播推流,还需要更复杂的技术。

虚拟人已经商业落地。“其实在商业的环境里,你让一个客户接受一个免费的服务,是非常难的,他们反而会担心不持久。“徐元春说。

小冰虚拟人的费用,按照年度收费,大约相当于招聘了一个新员工。


小冰的虚拟人家族与真实人类越来越像,另一条虚拟人赛道上,以A-SOUL为代表的虚拟主播二次元风格越来越明显。

“我们现在追星或者喜欢一个爱豆,可能是一个真实的人。未来5到10年,大量网红将被虚拟人所取代。随着人工智能进一步发展,虚拟人跟人之间相似性越来越高,有一部分特质超过人的情况下,虚拟偶像会发展的非常迅速,”沈阳对记者在内的媒体坦言。

苗头正在显现。去年12月31日,A-SOUL女团成员嘉然在达到百万粉丝时,放出了粉丝福利。这段视频福利有7分44秒的时长,记录了嘉然贪吃的一天。最后3分钟,她还跳了一段舞,动作流畅,不似往年在晚会上看到的僵硬机器人舞蹈,像真人在跳舞一样唯美。

嘉然出道于2020年11月,现在是B站百万UP主,一年时间,粉丝就有了145万。

她的另外4个队友们,也都是50多万粉丝的大UP主。她们发视频的速度很快,平均隔两三天,就有新视频出现,平时还会做直播,和粉丝互动。虽然人物外观是很明显的二次元风格,但拟人化程度越来越高。她们或高冷,或卖萌,或羞涩,或御姐,每个虚拟主播都有鲜明突出的特征。而且吃不胖,不会塌房,看起来比真人偶像更完美。

小冉是虚拟主播的粉丝。她喜欢和虚拟主播互动,看着她们参加综艺,固定生日直播。她喜欢的主播在面部表情和动作流畅度上,还不能跟A-SOUL媲美,有技术上的梯队差。但她觉得,技术好肯定锦上添花,但技术不是第一要义,虚拟主播最重要的还是人设和人格。

与初代虚拟偶像洛天依、初音未来等完全由技术生成不同,最近一年流行的虚拟主播,背后有真人在表演。圈内称之为“中之人”,类似于特摄片中的皮套演员。喜欢虚拟主播的用户,对此心知肚明,他们也不在乎这层皮,“会有一种约定俗成的默认。我知道背后有真人,但我喜欢的是作为虚拟主播的你,我愿意用我的身份和你的人设交流,也不会追究你和你的皮落差很大。”小冉告诉记者。

以A-SOUL为代表的虚拟主播,当下主要靠直播打赏,以及广告代言获得收入。B站旗下虚拟女团泠鸢,在站内粉丝突破300多万,累计视频播放量高达1.2亿+,在微博、网易云也拥有百万粉丝。去年7月,泠鸢成为“领克05PHEV新车主”。同在去年7月,特步体育官宣泠鸢成为其品牌推荐官。去年10月,泠鸢又成为康师傅乌龙茶品牌推荐官,以定制产品与直播的形式进行商务合作和宣传营销。

对此,中国传媒大学大数据挖掘与社会计算中心高级研究员、投资人张丽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虚拟数字人以网红、主播的“虚拟艺人”形式出现,并走“虚拟偶像”路线,开始代言企业品牌、产品,是当前商业化路径的一个常规选择。

虚拟主播是当前商业化成绩最好的虚拟人之一。根据国盛证券研究所发布的数据,2021年11月B站虚拟主播营收,当月虚拟主播总收入达到了5466万元,付费人数达到了25.5万人。位居第一位的虚拟主播“珈乐Carol”(A-SOUL女团成员之一)创下了单月214万元的收入。其中,一场维持4小时的生日派对直播创下了单场189万元的的收入。

去年6月,B站董事长陈睿宣布,B站已经有3.24万名虚拟主播,这是B站第一次公布虚拟主播数量,一年时间内,B站虚拟主播直播弹幕互动量5.6亿,同比增长100%。国盛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去年6月,B站上的虚拟主播数量增长了将近7倍。

“当前,中国虚拟数字人的商业化主要是依托游戏、视频平台,以及企业应用APP展开。虚拟人唱歌、跳舞、脱口秀、演戏、走秀、拍硬照、直播带货等都开始拥有众多受众。”张丽锦说,而未来虚拟数字人,老师、导游、陪伴等,也将随着消费需求及消费习惯养成,而逐步发展。

虚拟偶像为什么先火?京东科技智能客户服务产品部人机交互技术总监陈蒙认为,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想到小时候曾着迷过迪士尼、变形金刚、奥特曼的玩具,某种程度这也是一种虚拟偶像。“更何况最新的这些虚拟偶像,外形更漂亮完美,符合所有男性女性的幻想,又没有绯闻,不会生病死去,”他对记者说,“造型百变,演唱会上换100套衣服都没问题,甚至在唱功跳舞方面,能做到真人做不到的。”另外就是,技术层面的突破了。

清晰的商业化路径也是原因之一。陈蒙告诉记者,行业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虚拟偶像主要收入来源于版权、广告代言、演唱会,其中最主要的来源是版权,占比约达60%,版权的收入包括创作音乐、出演影视作品、制作周边衍生品等;其次为广告代言,包括各种品牌代言活动和电商带货活动等,占比约为30-35%;最低的是演唱会,占比只有5%-10%。

他进一步分析称,虚拟偶像爆发,从消费媒体、娱乐产业开始,更容易抓人眼球,也更容易变现,双赢;另一方面,品牌代言的影响面、受众面也比较大,很容易塑造科技感的感受。相比于真人,虚拟偶像没有缺点,也不会出现人设崩塌,不会出现公关危机,可以拥有众多技能;第三个原因,可能是虚拟数字人的代言费用也比较低一点(相比真人)。


如果说去年,虚拟人还只是小圈子内的小众喜好,2022年开年前后,虚拟人遍地开花,出现了一种满城尽是虚拟人的热潮。

2021年12月,京东云与江南农商银行合作,推出业务办理类数字人“言犀VTM数字员工”。同月29日,做商场的上海百联股份推出虚拟偶像Gina。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上,以邓丽君为原型的虚拟人与周深合唱了《小城故事》。2022年1月1日,湖南卫视启动了常驻虚拟主持人小漾。快手推出了电商虚拟主播“关小芳”,就连做汽车的吉利,也在近日推出了虚拟形象。

作为虚拟偶像的粉丝,小冉对一些新虚拟人有点不以为然,“他们只想蹭元宇宙的流量热度,这是一个很好的营销契机。”

去年10月31日,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在抖音诞生,一夜涨粉百万。孵化柳夜熙的公司创壹科技创始人谢多盛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柳夜熙的爆红,50%是因为元宇宙的概念热度。

无论是噱头还是蹭热点,自柳夜熙之后,这条赛道正越来越火。

百度是入场公司之一。去年12月27日,百度上线数字人平台“曦灵”,为各行业提供多种数字人生成和内容生产服务。

曦灵的代表作虚拟人龚俊,是明星龚俊的数字孪生虚拟人。龚俊数字人有过多次露面,也与粉丝互动做直播。不过,在拟人度上,仍能看出卡通风格,与真人本人贴合度仍待改进。

百度智能云AI人机交互实验室负责人李士岩告诉记者,虚拟人这个赛道,已从萌芽期和探索期,进入到发展期。“我们由原来只做金融,做供应商,现在增加了广电客户,互联网娱乐客户,他们也纷纷都来找到我们,甚至一些品牌商也想做虚拟代言人。从自身感觉来看,虚拟人已经远远超出了2019年的状态。”

张丽锦透露,中国传媒大学今年1月底将推出首份《中国虚拟数字人影响力年度发展报告》,其中,将虚拟数字人分为了三类:虚拟偶像(歌手、网红、演员,以及明星的虚拟分身)、虚拟主播(应用于媒体、直播中的)、企业IP(如哈啤的哈酱、屈臣氏的屈晨曦、百信银行的AIYA等)。而随着虚拟数字人应用场景的拓展,这些分类会增加,例如虚拟客服就是一个很大的应用类别,“真人虚拟分身”也是一个海量的市场。

“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陈蒙认为,在社交媒体、游戏、零售、金融、交通、教育等领域都将出现各式各样的虚拟数字人,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在数字人应用落地方面,言犀除了应用于江南银行数字柜员、虚拟数字人直播之外,还在政务、金融、交通、物流、零售、制造业等多个行业落地,助力不同行业实现服务和营销的数智化转型。

他表示,元宇宙中将充满数字人,数字人将颠覆我们对于社交媒体、游戏的体验方式(例如基于各种增强现实的第二人生),颠覆人们的购物消费方式(虚拟导购),无处不在,就像空气和水一样离不开。“试想你的车里有虚拟数字人,你的手机里有虚拟数字人,你的家里有数字人,商场、地铁、餐厅都有,并且这些数字人还特智能,猜你所想,答你所问,还能主动关心你。”他说,当然,AI的道德伦理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

上高中的吴芜,找了个虚拟恋人。在沈阳看来,Z世代的年轻人们越来越适应于网络生活,他们对虚拟人有非常广泛的技术需求。

对于虚拟人热潮,徐元春也提醒,不应该只是噱头。比如有的公司宣布做了一个虚拟人,当公司的品牌大使,找一家3D建模公司捏一个卡通人物,或是在楼顶放了一张海报,并不能真正产生价值。虚拟人应该在真实场景存在,真正在人类社会中产生价值。

小冰公司做了8年虚拟人,未来,即使热潮褪去,徐元春说,也会接着做。他说,今天虚拟人业务的发展方向,其实已经能看到了,“路就在前方。”


“虚拟数字人的崛起,是一个时代的开端,”张丽锦认为,这场竞争不仅比拼技术、资金、规模,更比拼速度、生态、人才筹备。

陈龙强坦言,虚拟人虽然很热,但真正制作并落地的并不多,这多数受制于技术和成本,并未达到大规模铺开的地步。以《速度与激情7》为例,男演员保罗·沃克在未完成拍摄的情况下遭遇车祸意外身亡,为了完成影片拍摄,导演组找到世界最好的特效公司,通过渲染方式“重生”出一个虚拟人保罗,从而完成拍摄,为此渲染费用高达5000万美金。

2020年,小冰开始小规模商业化试水,当年收入超1亿元。2020年7月,小冰从微软分拆,独立发展,之后商业模式灵活了。

拥有834万粉丝的柳夜熙,仍处在烧钱吸粉阶段。去年10月至今,柳夜熙一共发布了6条短视频,其中3条是预告。短视频都不长,均在4分钟以内,但成本较高。谢多盛提到,柳夜熙仅前期投入,半年时间,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绝对远超百万。

柳夜熙的制作模式仍是3D建模+动作捕捉+后期渲染,按照惯例,前期基础模型需要2到3个月时间,耗费40万元左右,后期渲染还需要100多万元。3D建模模式下,视频往往都是一次性的,制作新视频还需要再来一遍,因此成本较高。

相比投入,虚拟人收入方面有很大距离。即使虚拟偶像是虚拟人收入最高的类别之一,有调查显示,愿意为虚拟偶像花费 500元以上的人群占比6.3%,意愿仍比较低。

对于虚拟人从业者,他们期待的仍是未来。量子位智库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其中,以企业服务为形式的2B2C服务有巨大的机会,这个也就是与产业融合,提供解决方案的发展模式。”陈蒙告诉记者。

在虚拟环境里总需要交互的载体,无论是完全虚拟的,还是未来,我们以数字分身进入元宇宙,虚拟数字人是重要的交互载体。这个赛道,陈龙强看到三种公司会有更多机会。第一个属于生态卡位,美国的Meta公司、中国的腾讯、百度都在布局。比如腾讯有游戏、社交等等,天然具有优势。第二个技术卡位,比如Nvidia公司,通过布局GPU+AI+Oniverse虚拟引擎等,更偏底层技术,最近国内也涌现了一批创业公司出来。第三个就是内容卡位,主要是结合场景应用,游戏、虚拟偶像、虚拟主播是商业化最早的场景,电商、在线教育、企业虚拟员工等也在试水,这些领域会倒逼产业生态更加完善。

热度加持下,徐元春觉得,今年虚拟人发展速度肯定会变快,“大家更容易去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新的技术和新的事物。”现在,他认为,虚拟人已经在轨道上了,需要加速往前冲刺奔跑,“找来的人很多,等着我们把事情一个个做完。”

同时,虚拟人仍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尽管入场者众多,但从我想做,到我能做,是一个长期投入过程。虚拟人盘子在做大,热度在递增。热潮褪去后,还有多少虚拟人能真正提供价值,或是留下名姓,留住粉丝,仍是未知数。(应采访对象要求,吴芜、小冉为化名)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注:本文由经济观察报TMT新闻部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标注作者及公众号。
没看够,还想看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