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造车」,赛力斯让路

未来汽车Daily 2022-01-15 10:00

小康贴紧华为步伐。


来源:视觉中国

编者按

面对华为参与度更高的AITO品牌问界M5,小康与华为合作的首款车赛力斯SF5出现了暂停生产、暂停接单,并逐步从华为店面撤下的危险局面。由于经营情况不佳又想要与华为成为深入合作的伙伴,小康股份只能放弃表现差强人意的赛力斯SF5,将有限的产能押注在新推出的问界M5身上。一边是华为承诺把和华为深入合作的伙伴,打造成盈利能力最好的车企,另一边是扑朔迷离的小康股份,出让话语权或许是小康最好的选择

作者 | 《财经天下》周刊 洪晗琪

编辑 | 冒诗阳

来源 | AI财经社(ID:aicjnews)




1

赛力斯与华为合作的首款车型SF5

淡出华为店面



新年伊始,不少赛力斯SF5的准车主却慌了神。近日,有车主在汽车社区反映,自己已经支付定金的赛力斯SF5,还未交付就面临着车型停产的尴尬局面。
让车主们起疑的原因,是在华为智选门店中,赛力斯SF5已不再接受预定,无论是销售还是营销的“C位”,都在被另一款产品占据,即华为参与度更高的AITO品牌首款产品问界M5。
2021年12月,赛力斯与华为合作推出高端纯电动品牌AITO。在同月底的华为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AITO品牌及首款量产车型问界M5压轴发布,华为余承东用接近60分钟的篇幅,介绍了这款新车。AITO品牌对外宣称是华为与小康股份旗下的金康赛力斯共同打造,但产品、品牌均由华为主导。
余承东称,这是“华为推出的四轮智能终端”,是一款“与百万豪华相媲美”的车型。新车共推出三款车型,补贴后预售价为25万元-32万元。
在华为门店的销售话术中,“华为主导开发车型”成为了产品核心卖点之一。《财经天下》周刊走访发现,北京地区多家华为体验店内不见赛力斯SF5的身影,被摆在店内显眼位置的车型,的确已更换为AITO问界M5。
一位华为门店销售人员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赛力斯SF5华为智选已经暂停销售,“因为(春)节前的交付量已经全部售完,考虑到交付问题已经关闭预定通道了”。至于春节后是否会重新接受预定,该名销售人员称并未接到相关通知。
让出“C位”的不只是销售渠道,还有产能。另一家华为门店销售人员透露,由于问界M5已经上市,“公司产能有限,需要把生产线让给第二代车型”,即问界M5。相比于赛力斯SF5,AITO问界M5售价更高,从产品开发到技术支持,华为的参与度也更高。
在上述销售看来,尽管问界M5的售价相对于SF5上调3万元左右,但产品力已然升级,在续航里程、智能配置及交互体验上均有所升级,“这已经是第二代产品了,(相比SF5)产品力肯定更强,在制造工艺上也更成熟”。
地处北京东三环的一家华为智选体验店中,《财经天下》周刊走访发现,AITO品牌的巨幅海报张贴在门店所在商场的外立面上,原先属于SF5车型的展位区,现在停放的是一辆银白色的问界M5。除了问界M5车尾处的“金康赛力斯”字眼,“赛力斯”的相关品牌标识在门店内已无处可觅。
此外,华为官方商城也不见赛力斯的车型销售信息。进入华为商城,一级页面处是显眼的“AITO汽车”,赛力斯SF5则仅保留新车试驾预约服务。
在华为门店的销售话术中,“华为主导开发车型”成为了产品核心卖点之一,销售人员称“从开启预售到现在,问界M5全国的订单量已经达到6000多辆。”
相比于华为深度参与的问界M5,赛力斯SF5则是金康赛力斯与华为初次合作的载体,但在华为参与之前,赛力斯品牌、SF5产品已然存在,由金康赛力斯主导开发。直到2021年4月19日,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在上海车展期间上市,搭载华为电驱系统和HUAWEI HiCar部分功能,新车共推出两款配置,售价区间为21.68万元-24.68万元。
相比起华为“插件”,这场合作带给赛力斯更大的权益,是可以进驻华为销售渠道,成为华为“卖车”后的首款产品。
如今,新主角变成了问界M5。根据规划,自2022年1月20日起,问界M5将在全国118个城市、500家华为门店开启预约试驾及预定,预计今年2月底启动交付。
早在AITO品牌推出之时,关于赛力斯将沦为华为代工厂的争议已经传出。对于“代工厂”的争议,赛力斯母公司小康股份2021年12月31日回应称,“赛力斯是华为的长期合作伙伴,并非代工厂”。


2

小康、金康,是不是代工厂?



事实上,对于自己开发的首款产品,金康赛力斯官方并不愿轻易放弃,如今SF5正在退回金康赛力斯自有销售渠道。
赛力斯官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赛力斯SF5华为智选版仍可接受预定,消费者可通过赛力斯官网下单。不过,如果想要线下看车,“北京地区消费者只能前往赛力斯五方用户中心”。据官方资料,五方用户中心是赛力斯在北京地区的唯一一家自有销售门店。
对于“赛力斯SF5停产”传闻,赛力斯方面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复。1月5日,赛力斯发布《给赛力斯SF5用户的一封信》,称“赛力斯SF5会继续接受用户订单,用户下单后,我们将及时安排专人跟进协助交付”。
事实上,金康赛力斯内部也同样存在“沦为代工厂”的警惕。
据接近华为方面的消息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华为早在2020年即筹备推出高端汽车品牌,“现有的赛力斯SF5并不能满足华为对于汽车领域的野心和预期”。
而在赛力斯,对同华为深度合作的态度同样分明。“张正萍曾经想保持自己的主导权”,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但将金康赛力斯的“灵魂”交给华为,由小康股份掌权人张兴海直接推动。
张正萍是小康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张兴海之子,2015年金康赛力斯创立时由他掌舵。从公司设立、推出赛力斯品牌,到SF5这款产品,背后是赛力斯母公司重庆小康工业集团(下称小康股份)曾希望借汽车行业电动化、智能化变局实现逆袭,同时也是80后“车二代”张正萍的野心。
小康股份2016年6月上市,靠与国企东风公司合作,生产低价乘用车、“面包车”立足,在汽车行业中名不见经传。2017年1月,金康新能源获得国家发改委关于其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的批复;2018年10月,金康新能源获得工信部核准,正式获得新车公告准入许可,成为第9家获得造车资质车企。
为了扩大赛力斯品牌的声浪,张正萍最初采取了以硅谷作为研发中心,试图以海外背景为品牌进行背书。2016年初,由张正萍主导的金康新能源在美国硅谷推出子公司SF MOTORS,即赛力斯前身,主打高端电动汽车。
2017年10月,小康股份宣布与特斯拉的创始人之一、曾担任特斯拉首任CEO的马丁·艾伯哈德合作。
为了达成这笔合作,小康股份花费不菲,旗下美国全资子公司出资3300万美元收购马丁创办企业100%的股权。公开资料显示,马丁·艾伯哈德所创办的企业名为InEvit,2017年合并报表总资产40.23万美元,净资产为-39.11万美元。
在完成一系列资产收购和“镀金”后,2018年底,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金康新能源智能工厂启动试生产,并在第二年4月份正式投产,年产能规模为10万辆,首款量产车型正是SF5。同年,SF MOTORS还推出另一款SUV产品SF7。
按照张正萍当时的预期,美国收购工厂叠加金康新能源重庆工厂,SF MOTORS年产能将达到20万辆规模,并在未来3至5年内,也就是2021年至2023年期间实现满产。
现实来得更为骨感。2019年,当国内造车新势力面临产品交付难、融资难困境之时,SF MOTORS在美国市场的发展之路同样不顺。
这一年,张正萍决定放弃美国业务回归国内市场,以赛力斯之名继续活动。原定于2019年第三季度进行交付的赛力斯SF5,最终交付日期延期至2020年7月,而技术路线也从增程式、纯电动双技术路线,变为仅保留增程式技术版本。
事实上,在华为进入之前,赛力斯SF5的销量表现可以用惨淡来形容,2020年7月至2021年4月,赛力斯SF5的月销量峰值为300辆,期间更是长达数月销量不足100辆。同样采取增程式技术路线的理想ONE,同时期月交付量则从2400辆爬坡至6000余辆。


3

小康紧靠华为



一面是金康赛力斯发展不顺,一面是背后小康股份的经营情况开始受到挑战。
2018年8月,小康股份高管提出,由于资金紧张急需新的财务投资人,于是小康股份高管与国企东风公司相关负责人见面寻求合作。
9月底,小康股份提出与东风公司交易,计划把双方合资公司东风小康50%的股权给予小康股份,100%并入上市公司,同时,小康股份把上市公司的股权给予东风公司,东风公司对小康股份的持股比例将从7%左右提升到30%以上,以此解决资金问题。
“新造车”业务上,张兴海也需要其他解决方案。如同小康股份当年借力东风汽车集团发展微型面包车,在新能源汽车赛道,金康新能源试图靠上进入智能汽车领域的华为。
2020年11月前后,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加速布局,同年11月17日,原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副总裁余海坤加入小康股份,开始负责赛力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后,小康股份与华为合作的传闻不胫而走。
立竿见影的是小康股份的股价,2020年11月20日开始当周涨幅达到近50%。2021年4月下旬,华为在上海车展展出了搭载华为内核的赛力斯SF5,并宣布将在华为渠道售卖这款车。随后,小康股份股价进入快车道,从30元每股的区间,最高至2021年7月盘中突破80元每股,总市值一度突破千亿人民币。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车企,一度在A股整车公司中市值接近广汽、长安,排名第六。
产品销量上,华为的加入,的确为赛力斯及小康股份带来更多的曝光度。小康股份方面曾表示,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上市两天,订单量即突破3000辆。去年6月,赛力斯SF5交付量攀升至约1100辆。
不过,“疯狂”并没有持续太久。2021年12月底,华为发布新车AITO问界M5后,小康股价已从70元以上区间回落至1月13日收盘时的46.6元每股,总市值跌去近40%。
此外,华为“流量”在汽车行业的变现能力,并未持续支撑起销量。公开数据显示,赛力斯SF5去年4月到8月的销量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507辆、715辆。赛力斯SF5销量表现不佳,这被视为SF5惨遭抛弃的主要原因之一。


4

小康股份能否“跟上”?



虽然赛力斯SF5遇冷,但华为在卖车这件事上却热情不减。
2021年5月,在推出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不久之后,余承东曾表示,华为内部已经定下2022年销售30万辆的年度目标。据21世纪经济报道,1月9日在连线媒体采访时,余承东再次强调了“30万辆”年销量的指标。
年销量30万辆是何级别?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造车新势力前三强的年销量规模均未超过10万辆。依靠赛力斯SF5,显然难以达成这一目标。
在余承东的规划里,华为2022年将用1000家华为门店来卖车,“假设每个店每月可以卖30台,月销量便能够达到3万台”。而30万辆年销量一旦达成,“合作车企一年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
对于今年的30万辆年销量目标,余承东对于华为体系颇有自信,认为现阶段无论是华为的品牌营销能力、零售渠道能力还是产品竞争力,都足以支撑起这一销量预期。当然也面临压力,来源则指向产品爬坡阶段、供应链风险等带来的产能供应问题。
小康股份能否产能跟上,成为了余承东眼里的关键。
眼下,小康股份正将有限的产能押注在了新推出的问界M5身上。今年1月1日,小康股份创始人张兴海发表公司内部信,表示“2022年伊始,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举全赛力斯之力、全集团之力确保问界M5的高质量海量交付”。在张兴海看来,这是赛力斯的立足之战、荣誉之战,更是小康集团发展的转型之战、破局之战。
而赛力斯SF5,则处于无暇被顾及的境地。尽管赛力斯汽车官方表示目前赛力斯SF5处于定单开放状态,但购买渠道并不流畅。日前,《财经天下》周刊通过赛力斯官方给定的途径联系赛力斯五方用户中心,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赛力斯SF5与问界M5所依托的金康新能源重庆两江工厂,规划年产能在10万辆级别。在业内人士看来,现阶段赛力斯产能无法跟上,很有可能是赛力斯的整车生产标准需要与“华为标准”进行磨合。
事实上,从赛力斯SF5到AITO品牌,华为在与赛力斯的合作中,渗透力及话语权都在提升。据小康股份内部人士介绍,AITO品牌从研发、制造到销售服务各个环节,华为都进行了深度参与。
从产品角度来看,在赛力斯华为智选SF5阶段,华为仅提供电驱动、智能座舱领域的技术支持,对于AITO品牌,余承东曾如此介绍,“问界M5是华为消费者业务工业设计团队和软件设计团队帮助设计的”。
金康新能源所属的小康股份最新季度财报,也透露出公司在生产线改造上的投入。据小康股份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公司归母净利润为亏损6.02亿元。亏损原因,则是由于“新能源智能工厂投入较大,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营销费用及开发支出摊销增加”。
“我们的目标是把和华为深入合作的伙伴,打造成盈利能力最好的车企”,这是华为给合作车企的承诺。相比起财大气粗的上汽集团,小康股份在“出卖灵魂”与否的问题上,或许并没有太多回旋余地。

TODAY

今日话题

你认为小康股份产能能否跟上呢?

评论区留言参与互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