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广告了,找个地方去画画

老苗撕营销 2022-01-15 12:14

多年前的夏天,某车站的书摊前,徘徊着一个年轻人。

囊中羞涩的他,正在犹豫着买哪本书:一本是画集,一本是那种教你如何一夜暴富的成功学。

一番挣扎后,他买下了那本成功学,然后迅速离开,像做了负心事一样,不敢再看那本画集一眼。

他太需求挣钱了。

多年后,他说那时候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在上海有一套房子,兜里有十万块钱。

 

“在寻找富婆包养没成功之后”(他的自谑语),他走上了广告的道路。

但他可能真的不喜欢做广告:

他的公司叫做策划公司,叫过营销机构,叫做战略咨询公司,唯独没有叫过“广告公司”;

他经常表现的性格暴躁或者举止极端;

他把杯子扔向在标题里写了一个错别字的员工;

他把自己关在巨大的会议室里拍桌子和大喊;

他甚至在微博上自责过从事这个行业。

 

中国的广告界,他一直是个异类。

“不讲价不比稿只给一个方案”,现在被很多“有尊严”的广告公司引为准则。

但请不要忘记,这份尊严,就是他为行业挣来的。

 

狂放的背后,是他海量作品和案例的成功,而成功的背后,是他的才华、勤奋、偏执以及犀利的洞察。

他被称为“中国广告第一人”、“中国营销第一人”、“中国策划第一人”。

电视时代,央视广告黄金段有一半广告片出自他手,上百企业家把他称为“生命中的贵人”。

巨大的成功当然伴随着巨大的争议,甚至有人以鄙视他为荣。但在他的嘴里和笔下,从来没说过任何一个同行任何一句坏话。这是一个总能记住别人好的人。

他一度有个宿愿:把自己的工作方法论形成理论以传世。

 

但他总归没有放下当年在火车站被自己抛弃的那本画集。

先是在工作之余,以收藏字画为乐,乃至成了中国最有名的收藏家之一。多年后,觉得不过瘾终于又拿起了画笔。

拿起画笔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跟他交流的话题,已经不仅仅是广告、营销、企业经营那些“俗事”。

讲字画,讲哲学,有一次还聊了很久的量子力学和天体物理。

拿起画笔的他淡定从容得让人诧异,当我带着一群兄弟去公司找他求教时,居然看到欢迎屏上温暖的打着“欢迎老苗兄弟常回家看看”。

 

对于画作,我一窍不通,身边有懂行的兄弟说,他的画真的越来越好了。

我想肯定是,否则以他对自己的苛刻,绝不会办一场大张旗鼓的画展。

但这个世界总归是太吵了,他一定想找一个更加适合画画的地方。

于是他正了正帽子,背上画架走了,跟谁都没打招呼。

这个慧黠的家伙一定在想:“你们被耍了,男人,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