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五万月薪,30岁的我成为了一个穷演员

浪潮工作室 2022-01-15 12:26


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


一个曾经站上过时代风口的人,在她30岁那年,选择去学表演。


故事的前后呈现出极大的反差。30岁之前,她是最早开拓外卖行业的那批人,靠运营数据能够清晰地给出门店解决方案,月入至少三五万。而决定做戏剧之后,她很难找到适合30岁以上女演员的角色,交不上五险一金,最艰难时,每个月只能赚一两千块钱。


整个过程中,她不断犹豫,动摇,谴责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甚至一度放弃戏剧。但也始终不甘,希冀,想方设法站在舞台上。去年年底,她开始尝试脱口秀,讲开放麦,还准备买两个剧本去演喜剧,看能不能报名下一季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她说,“我不该离舞台太远”。


以下是话剧演员吕东雪的自述: 




30岁转行学表演



学表演之前,我做过很多工作,收入都还可以。


我大学学设计,最早在影楼实习,每个月能赚四五千,赶上五一国庆赚得更多,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我就不问家里要钱了。


毕业以后,我做过设计,待过事业单位,后来在一家餐饮公司做了四五年运营。


那四五年我算是刚好踩在时代风口上了。当时外卖还很少见,大多数餐饮品牌都不重视,但我觉得这事儿有前景,以后外卖一定是刚需,我们老板就让我试试看。那会儿虽然我不懂外卖,但别人也不懂,大家就都自己摸索。


我们做出来的效果很不错。四五年时间,公司在平台内已经是大品牌了,有很多流量扶持。我自己也摸索出一套数据公式,比如你做一个店,你的店有多少员工,在什么位置,每天卖到多少钱能回本,基本上开半个月我就知道,你这个店要不要留。


那时候,我每个月差不多能赚三五万,多的时候可能会更多。 


我做餐饮运营时的一些工作文件


这份工作给了我很多成就感。公司这块业务是我一手做起来的,想找个懂行的人很难,所以也慢慢越来越离不开我。身边人只要想开店,也一定会来问我。我之前看到有人说,人的自我价值就是被别人需要,是这样子的。


但我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怀疑,我真的要做一辈子餐饮吗?


餐饮运营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假设有人在你店里吃出一根头发,你就要立刻去解决这个事情,如果这事儿在你评论区挂两天,那营业额肯定会很受影响。你必须时刻盯着门店的数据反馈,它像是把你囚禁在了这个地方,让你动弹不得。


这份工作也是很局限的。它有很完整的一套数据理论来支撑你的判断,你看到数据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然后给出解决方案,基本不需要思考。我想如果我未来几十年都要做这样一件事情,那太枯燥了,太死板了。


而且,我心里差不多清楚,这份工作的天花板在哪。我们同行业的,后来要么找个上市的餐饮公司做高层,要么自己开店当老板,做工厂。这就是大家最终的归宿,我一眼就能望到头。


这些选择可能对有些人来说很好,但我真的不想做。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一定不想干什么,我不想再做餐饮了,我够了。 


统计门店数据的表格


那时候我二十八九岁,转行还来得及。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点点把各个门店的,包括各种人事物的情况,很细致地交代给下属,来找一个人完全替代我。


刚好也是那段时间,我去看了几部舞台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什么的。我坐在第一二排,演员离我的距离很近。他们传达给我的那种喜怒哀乐,直接就打到了我的内心,那种戏剧的张力,是很多影视作品没办法传达到位的。


我当时就想,如果我站在舞台中央,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也想去试试看。


刚好我身边有朋友在报考我现在这个学校,我就跟他一起报了那个考前培训机构,交接完工作以后,去培训了几个月。我当时想行就行,不行就算了。至少我努力了,还学了表演,学了声乐,学了形体,就当自己的一个体验了。


没想到真的考上了。 



年龄,体重,舞台



我读的是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的戏剧表演专业,全日制一年,那年我刚好30岁。


我们学四门功课,声乐、台词、形体和表演,形体课对我来说是最难的。声乐、台词、表演我都可以去努力一下,但一个30岁的,没有任何基本功的人去伸腿压筋,我的生理年龄在那里了,很多事情是无法跨越的。


我们每星期有一节形体课,上课的时候,我就在那没有任何技巧地拉筋,压腿,劈叉。毫不夸张地说,我每上完一次形体课,就得休息一个星期,腿还疼着呢,下个星期的形体课就又来了,特别痛苦。


体重也是个大问题。学表演之前,我大概有150斤,太胖了,但很多角色要求你必须苗条。


市面上所有代餐粉我都吃过,但减肥真的没有捷径,就只有挨饿和运动,这两项加在一起最有效果。我记得好多人说,减肥的时候,饿了就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我后来发现这纯属放屁,那是你不饿。当你饿极了的时候,你根本睡不着。


我减肥的时候,是一边哭一边挨饿,我同学他们看到了特别惊讶,问我:人居然真的可以饿哭吗?


但后来我真的瘦下来了。大概三四个月,我瘦了十七八斤,虽然后来反弹了一点,但整体的基数变小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参演话剧时,剧组成员一起围读剧本


其实,在学表演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内心是不坚定的,我不会把表演当成终身发展的事业,也没有那么强的得失心。学习特别痛苦的时候,我甚至会谴责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一个选择?看戏就看戏,干嘛非得要站在舞台上?


但因为一次汇报演出,我才真正确定,这个东西是我想要的。


每个学期,我们都有汇报演出。我当时选了一个非常经典的戏《青蛇》。戏里有一句台词,“我浑身都是腰”。但我的形体真的太差了,不像个蛇,是一坨。


正常的话,我们汇报了一个作业,老师说你哪哪不好,下次去改,再来汇报这个作业。我演完以后,老师直接说:你换一个。他说我形体也不好,什么也不好,干嘛非要这么难为自己。


但我又很喜欢这个戏。青蛇就是我很向往成为的一个人,敢爱敢恨,敢为自己的爱情去负责任。我就一定要演这个戏。


我拉着我的搭档排练了无数遍,别人已经汇报了好多个作业,我们就跟《青蛇》死磕。


《青蛇》的演出现场


之前,每次上台前,我都特别紧张,心里很忐忑。但到这个戏最后一次汇报的时候,我第一次特别迫切地想要站在台上。


那场戏最后,是一个临别的片段,我站在台上,清晰地感受到台下观众因为你的哭而哭,因为你的笑而笑。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没有办法形容,但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一种东西。


我开始确定自己要站在舞台上,我一定要这样表现(自己)。 



钱,钱,钱



准备辞职的时候,我对自己之后的开销有个规划。我的学费、生活费要多少钱,毕业之后,如果有断档期的话,我要预留多少钱。还有生老病死,或者家里出现别的情况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存了笔钱。


但是真正上学的时候,我每天看着这笔钱一点点消耗,内心还是很焦灼的。生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社交问题、学习问题、减肥问题,最终都会被归结到经济问题上面。


因为省钱,我闹出了好多尴尬的事情。当时我为了限制开销,把花呗调到了一个固定的额度。但有次我想请一个很照顾我的姐姐吃饭。买单的时候,因为我的花呗额度到上限了,服务员扫码收款,钱没有刷过去。等我把额度调高以后,那个姐姐已经买好单了。这个事情办得太难看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好意思去找那个姐姐。


围读剧本的时候


我真正进入这个行业以后,才知道话剧演员的工资有多低。最顶级的话剧演员,一个月底薪六七千,所有费用都拿到手,一个月也就一万多块钱。而这算是工资的天花板了。


我有个朋友,科班出身,在有明星场的大剧组,不敢给自己交五险一金。去年九十月份,他演了很多场,每个月都收入一万多,我就劝他先上个社保,把五险一金交上了。他跟我说,你看着一万多,交完房租不剩多少,下个月就演两场,钱更少,社保可能就续不上。


疫情让我们处境变得更难了。我们的工资是按天算的,排练的话一二百一次,演出的话会更高,一场戏五六百。但因为疫情,很多戏最后只演两三场,很有可能折腾了一个多月,最后只拿到几千块钱。就算我天天在家做饭,除去最基本的交通费、电话费,没有其他开支了,也很难光靠演戏养活自己。


我身边很多人转行了。我曾经开玩笑跟别人说,你知道最早一批去演剧本杀的话剧演员是为了什么吗?都是奔着五险一金去的。但内行人都知道,这真不是开玩笑。很多转行的人,做短视频,做密室逃脱,你会发现随便做点什么,都比这个行业赚钱。 


为了赚钱,我开始做自媒体


我原本想着,可以为梦想发电。我自己选的,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就行。


最后是我妈给我整破防了。


有一天,她看我做的自媒体,很多视频里,我总是穿一件红色的睡衣,她就觉得我很久没有买衣服了。她说给我点钱,让我去买几件衣服。当时我没看微信,没有立马回复,我妈还担心伤到我的自尊,特别小心翼翼地措辞,说她基金赚了,觉得好久没给我买衣服了,想给我买件衣服。


你知道我30多岁了,我妈都已经退休了,还要担心我有没有新衣服穿,生活费够不够,我怎么好意思呢?那时候我就决定,先不找戏了,先好好赚钱。 



留在舞台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这件事情,一边找戏,一边考虑放弃。


我排练的同时,也在做自媒体。最开始我在今日头条上发视频,发一个视频,平台给我100块。我想着做都做了,就把这些视频同步发到B站,账号慢慢就做起来了。B站做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我就可以跟朋友一起去接活赚钱了。


当时我又想要戏,又想要钱,心是非常游离的。


除了钱以外,年龄是个很客观的限制。即便戏里是个30岁的角色,他们也希望是个20岁的人来演,你30岁去演,形体肯定是不到位的,很多动作我做得就是不如年轻人。何况我半路出家,基本算个末流话剧演员,接戏很难。


演出现场的照片


我是个比较理性的人,不会像那种文章标题里写的,为了梦想,为了光荣,就要如何如何。


去年上半年,我做自媒体,赚钱赚得很舒服。钱真的很有用,比如你现在有个负面情绪,没钱只能一个人想,想三天,还是解决不了,但有钱你可能一顿酒就解决了。有钱真的让人很快乐。


但我有时候还是会不甘心。


那会儿我看一个有明星演的戏剧。第一两场的时候,他合作的那些演员,演得都贼拉垮。但是几十场下来,现在都演得很好。我觉得演员一定要站在舞台上,稳定地让自己去练习,戏才能出来。


我演过的沉浸式戏剧


有一次,我跟一个制作人去吃饭,说自己当年那么努力学戏,吃了那么多苦,最后居然还是回去做运营了,特别不甘心。她让我把这些写成独白剧,她刚好在做一个戏剧节,说第二天就帮我把节目报上去。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通宵写完了本子。那其实是我为了戏剧做的最不理智的一件事情,当时刚好五六月份,撞上了618,广告特别多,但我为了排练这个戏,把所有广告都拒了。可惜这个戏最后因为排期和审查的原因,没有演成。


但它给我内心撬开了一个小口。我想我们这些做戏的人,有没有更多的出路。


我觉得,戏剧的未来一定是喜剧。之前我和我朋友开玩笑的时候,说疫情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需求,然后人们发现自己真的不需要戏剧。现实就是这样的。除了我们干这行的人,哪个观众会说,剧场好久没开门了,啥时候能开门看场戏呢?很少。很多戏的受众是很有限的。


但喜剧不一样,男女老少都能去看,你看开心麻花商业运作得多好。 


我第一次讲开放麦


前段时间,我在尝试说脱口秀,但我讲得还不太行。话剧和脱口秀的吐字方式很不一样,话剧要求说话有逻辑重音,重音放到不同的位置,表达出来的意思都是不一样的。但脱口秀要你像日常一样说话。话剧的腔调会让观众觉得离你很远。但这是一个现阶段可实现的,能让我站在舞台上的方式,我在努力调整自己说话的感觉。


我现在经济状况没那么难了,还准备去买两个本子,演喜剧。本子真的不便宜,我买一个本子得做多少广告。这话说出去,人家都会觉得,这演员赚了多少钱,能自己买本子。


但我觉得,我不该离舞台太远。 



作者 | 何晓山




在人们的印象中,婚礼总是热闹的,大概越热闹越好。


记录下亲朋好友喜悦的那一刻 —— 抱着这样的初衷,摄影师雷宝珠拍下了三个乡村女孩的婚礼。


而她也看见,风光之外,新娘们的神色偶有疲惫。对她们来说,婚礼也是奔波、喧闹、一些牺牲掉的浪漫构想。


关注「看客inSight」,回复“婚礼”,看看她在乡村婚礼上的细微观察,和那些超越婚礼仪式的事。


你已选中了添加链接的内容


网易文创签约中国冰雪,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中国冰雪文创合作伙伴,更多项目欢迎咨询






网易文创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信编辑 | 解牛呦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浪潮工作室长期招聘作者,稿费千字300到800


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