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被禁言,2万亿真的能救生育吗?

陆家嘴午餐 2022-01-15 14:25


编者按


文章开始前,先跟大家说件事。


因为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如果不点『在看』或者没有『星标』,可能就看不到我们的推送了!如果不想错过每一天午间“陆家嘴午餐”的精彩财经资讯,请记得点击上方蓝字“陆家嘴午餐”,然后再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再次谢谢您的关注!


源自:丁辰灵(ID:ding_chenling)


任泽平被微博和微信禁言两周,大概率跟他前两天的2万亿印钞救生育的言论有关。我在微博就这个问题写了两篇,跟我猜测的类似,即任泽平这样本身已经有很大社会影响力的网红经济学家乱带节奏是很要命的。

 

从微博评论和网络上舆论发酵可以看出,的确有一部分老百姓是想过美国那种发钱生活的,所以当任泽平等人把这个节奏带起来之后,就会把压力扔给政府,如果不发钱,似乎就是政府舍不得。

 

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本身就是反对三胎生育政策的,那就顺带着就任泽平的2万亿谬误借题发挥,除了指责印钞无法解决生育问题后,通过合理化低生育率是社会发达后的必然产物来给老百姓洗脑,来否定生育政策调整的必要性。

 

这种由于公共舆论失控带来的对普通老百姓错误的引导只会给解决生育问题帮倒忙,我们今天就要集中谈一下任泽平的2万亿央行无锚印钞,谬误究竟在哪?


 

货币政策不能替代财政政策

 

今天中国的一批经济学家都深受西方的现代货币主义(MMT)的毒害,都主张以货币政策取代财政政策。

 

如果事情都那么容易,那么雍正也不用反腐了,也不用搞什么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了,多铸造铜钱不就完了?

 

没有实体财富对应的“印钞”会爆掉,这现在已经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因为今天货币是信用货币,本质上来说,货币其实是一张欠条,中国拥有32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实际上就是拥有了包括美国在内的32000亿美元的欠条,归根到底是美国买中国东西太多,但是没有足够的货品卖给中国(或者不想卖),于是印了欠条给中国。

 

欠条这个东西终究会爆掉,取决于什么时候会爆,比如宋朝的时候四川的交子很快就爆了,因为交子是“铁币”的欠条,大家都去挤兑铁币,交子就爆掉了。美国当初因为黄金被法国不断的用美元这个欠条换走,才赖账脱离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尼克松1971年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才延续了美帝国的信用。

 

美国今天的经济学家鼓吹搞MMT,鼓吹无锚印钞,鼓吹给老百姓发钱,归根到底赌的是中国有海量的产能,但实际上现在这套理论在美国现在的实践操作中也不好用了,即现在美国高企的通胀,这背后就跟中国要对美国“去依附”,不愿意廉价再提供产品有关,也跟中国把篱笆扎牢,不让超发的美元涌入中国洗劫财富有关。

 

中国要靠自己的货币信用在全球找到可转嫁的对象,那至少也要十年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不可能。现在的任何扩表带来的只是国内的泡沫和通胀,而恰好美元进入紧缩阶段,正恨不得国内搞宽松,从而可以收割一把。

 

任泽平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梁建章,号召要用5%的GDP来促进生育。5%是什么概念?中国一年中央财政占总GDP的比例是多少?真的是张嘴就来,中国军费一年占GDP总量才1.3%,看看印度美国哪个比例不比我们高?但看看我们军队发展的速度,装备更新的速度。我们这个国家,从来都是一分钱扳成两分钱花。

 

我一直支持生育放开,也对梁建章过去的工作表示敬意,但我反对他们现在动不动开口要印几万亿这种做法,还认为不会引起通胀,真的不知道是哪门子经济学。


 

钱不是万能的

 

鼓励生育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并不是单独印钞,或者国家补助就能解决的。这牵涉到的包括观念的改变,包括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体制的改变,比如大城市大力建设保障房廉租房,给最底层的老百姓进行兜底,比如把乡村建设成不比城市差,让更多人以后居住在城市群都市圈边缘的乡村和小城镇,比如教育双减的落实,国家对于人才选拔机制教育体制的一些改革,医疗资源的下沉等等。

 

生育这个问题,我认为国家在财政上终将是要补贴的,但这不应该是生育政策的重点,日本也补贴,俄罗斯也补贴,新加坡也补贴,但都不管用。归根到底还是体制,日本,新加坡是依附在美国制度下的依附国,是美国资本收割链条中的一分子,其普通老百姓跳不出这个大坑,补贴当然没什么用。


俄罗斯是寡头经济,底层人的日子也很难过。我们要解决生育这个问题,归根到底是我们对西方资本,西方经济规则的“去依附”,把财富留在自己国内,而不是一味出口,拿自己廉价的资源劳动力输出补贴给外国。这是个正在干的系统大工程,但不能给老百姓形成是国家在求着你生的观念。


一味用金钱驱动的害处就是老百姓认为生孩子是国家的事,不是自己的事。那么补贴加码多少才满意?可以说,永远不满意,钱谁嫌多对不对?欧洲有一堆穆斯林难民,不就是以多生孩子拿政府补贴干脆不工作。


所以鼓励生育,最终是落到家庭重归社会最小单位这一主体,全社会对此有共识了,而不是今天这样天天过自由主义,消费至死这样的生活,国家再进行适当补助,保障房等政策那才是锦上添花的,而不是任泽平这样本末倒置,把社会引导到为钱而生孩子这样危险的境地。

 

从普通老百姓角度,更加切实的是要解决生育中的实际的问题,比如实际的托儿问题。而解决托儿问题并不完全是货币化可以解决的,一方面各地方财力不同,另外解决三岁以前托儿方式也应该允许各地有各地的方式和策略。比如成都某社区就采取了12个妈妈志愿轮流托儿的做法,这让托育费用可以降到近乎于零。

 

无论各地是如何解决,归根到底是解决为人父母生育养育的问题。有很多问题不是简单增加产假就能解决的,因为越是增加产假,可能反而造成对女性工作和事业中面临不利的局面,毕竟大多数的私人民营企业都是在国家的产业链下游,是非常惨烈的市场竞争,所以重要的是做好3岁前的托育,无论是企业还是地方还是社区如何筹措资源,但不能把生育以牺牲女性的独立为代价。

 

更何况,中国大多数家庭的经济状况,也不允许只有一个人就业就能养家,所以营造生育友好型社会,让普通老百姓可以工作养育两不误,减少无效加班和社交的风气。

 

这些问题都不是用发钱和印钞就能解决的,钱不是万能的,最大的懒政就是试图用钱解决一切,人心坏了,是多少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宋朝以下,逐渐放弃基层,之后比如运军粮到前线,都是通过让私人运,官方发盐引。最终的结果就是国家就失去了基层的动员能力,明末的时候,山西商人变着法儿的给满清输送物资,朝廷失去了国家自上而下的资源调动能力,只能党争扯皮。



应该如何补贴?

 

即便是建立生育补助基金,最多是通过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筹措资金,而不是任泽平等人鼓吹的央行无锚印钞。

 

发国债和央行印钞当然有区别的,一个是财政政策,一个是货币政策。中国不能学美国去年那样,央行成为最后兜底人,财政没钱了就让央行印。

 

而且从老百姓的感受上也完全不同,比如央行印钞,大家一起通胀,对于普通老百姓感觉就是大家都一样。但是如果发行国债,你的邻居既生了孩子又买了国债,相当于又拿到补贴,又拿到国债利息,这个账很好算,普通老百姓马上就明白你不生孩子实际上就是在帮邻居家养孩子,帮邻居家理财致富。

 

只有触动普通人在个体利益思考的,才会触发他们的行动,不然,有几个人会关心央行在干什么事情,降准,麻辣粉对普通人有什么意义?

 

此外,任泽平动不动拿2万亿有点吓人,完全没有一个过渡。真实的国家政策改革都是选择某一个时间点进行执行,比如已经生孩子的家庭恐怕很难被补贴,更多补贴的是未来的生育,生一个算一个。

 

现在生育数已经降到了1000万,假设1000万个新生儿,一年补贴一万,那也就是1000亿,那相比较2万亿,大家是不是能接受多了?财政也不会多付多少负担。北京上海的城市居民可能觉得1万块算不了什么?但1万块对于乡村对于小城市可是一笔不小的钱。总理不是说过吗,中国6亿人月均收入也就不到1000元。

 

那么到了第二年,又有新的1000万人出生的时候,财政负担也就是2000亿,假设连续补贴10年,10年后也就是负担1万亿。但是10年后的GDP已经到了200万亿,1万亿只占0.5%,这样算下来是不是完全可负担?

 

如果我们把目标定为10年后,生育补贴占GDP比例从0.5%上升到任泽平现在说的的2%,那意味着还有更大的财政空间可以进行激励使用。而这些额外的财政空间可以用来鼓励结婚,家庭减税,三胎额外补助等,不管怎么说,真的要执行补贴生育计划,大家一看是循序渐进的,而不是一次性吓人2万亿来稀释老百姓的财富,当然就容易接受的多。


 

结语:

 

归根到底,没有财政纪律,一味发钱,不断降低利息,是欧美央行转移危机到全球的手段,也是其货币和国家逐渐失去信用的过程。中国是否要走这一条路,是值得打问号的?

 

中国的确可以走这一条“资本主义”之路,最终的结果就是跟发达国家一样,低生育率,老龄化,然后货币利率为零,靠寅吃卯粮解决问题,然后社会一个个变成要不是日本式的躺平,要不就是美国现在的零元购,上街抢东西,然后法律修改了合理化这些底层的抢东西需求,不然底层就活不下去,造成各种乱象,国将不国。

 

但是中国也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即最终达成人口替代率2.1,人口形成良性的世代替换,老龄化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和逆转,最终中国的利率无需降到零利率负利率,而是仍然维持一定的利率,这样可以维持自己信用,用自己的真实国家信用来吸引来自全球的财富。

 

那时候全球的资本就像追逐今天美国一样来追逐中国,但区别在于,过去放在美国的全球资本追逐的都是虚拟经济金融市场的获利,定期发生湮灭财富的金融危机。而未来放在中国的资本可以享受到的是真实财富的增长,虽然慢,但不太会发生系统性的金融危机。

 

分辨这些经济学家发出的各种噪音,归根到底要学会政治经济学,理解顶层设计的思路,真实经济财富的增长需要的是科技创新带来的第二曲线,而不是靠杠杆和负债。

 

但凡那些鼓励现在印钞解决问题的经济学家,但凡那些鼓吹中国可以多负债的经济学家,都可以拉黑了。我会建议大家好好读一读十年前的那个名作《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读完了,各位再跟这些经济学家比比,各位自己会有答案,你的认知也会提升一大截。


来源:丁辰灵(ID:ding_chenling)


版权声明:「陆家嘴午餐」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社会时政类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敬请原作者添加LJZ2228微信联系。谢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