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两家医院停业整顿 患者和医生决定上网求助

偶尔治愈 2022-01-15 15:31



1 月 13 日,家住西安的李立看到了一份由西安市卫健委发布的通告,其中对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做出停业整顿三个月的处理。


李立的妻子如今孕 37 周,一直都在西安高新医院产检,医院停业整顿,这意味着,下个月预产期的她不知将往何处生产。


与停诊通告同时发出的,还有一份《高新区两所医院停诊期间保障群众正常就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其中提到对婴幼儿、孕产妇、血液透析、肿瘤患者等分流安置。



《高新区两所医院停诊期间保障群众正常就医工作方案》

图源:西安市卫健委


这则消息在李立妻子所在的孕妇群炸开水花,这个群里有 270 多人,都是 2 月份将在西安高新医院生产的妈妈们。根据《方案》,有五家定点医院被指定保障高新区孕产妇。


需要做产检或者即将面临生产的准妈妈们打了一天的电话,有的定点医院已经打不通电话。一位需要做四维彩超的孕妇联系了十几家医院,有的无人接听,有的拒绝了她,理由是需要提前约,而目前检查已经约满。


1 月 13 日和 14 日两天,不仅仅是孕产妇,包括肿瘤患者、需要血液透析的患者都在网上发出求助信息。


「惩罚的是医院,但为什么我们也要为此买单?要一遍遍去打电话沟通,只为了找到一家能接收自己的医院」,一位打了一天电话的孕妇满是疲惫。


长期关注新冠疫情的科普大 V 庄时利和就此事评价,「医院不是普通场所,病人不是货架上的商品,不是把超市关了之后挪到其他超市上的货架一样卖,病人背后是一整套医疗保障系统。简单的停诊医院,受影响最直接的就是患者。」


截止发稿前,「偶尔治愈」联系到的两家医院的孕产妇、癌症等特殊患者,一些已经被分流医院接收,一些被主诊医生口头告知,可以继续在原医院进行产检或住院接受放化疗。


李立说,「 14 日上午确实有孕妇看到这个消息,去高新医院做产检,但医院说,没有官方红头文件,还是没有做成」。



一直拨电话的患者们


事情是从 1 月 13 日开始发酵的。


在西安市卫健委对两家医院发布停诊通告之后,摆在两家医院患者面前的问题是,「我们可以去哪里?」


陆希的母亲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出现多种药物耐药,病程不断推进。2020 年,母亲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开始治疗。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医院入院检查和调整治疗方案。1 月 15 日原本是母亲继续入院治疗的日子


「癌症晚期需要根据既往治疗情况结合复查结果,不断调整方案。所有的病历和资料都在这个医院,不是说换一家就能继续治疗的。」


「并不是换一家医院就那么简单」,对于怀孕 28 周的陈甜也是类似的问题。在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产检之前,她曾去过其他三甲医院检查。从排队候诊,到排队检查,等取药,都不断地在「等」,作为孕妇,「即使累也忍着」。


她和其他一些孕妇选择一家私立医院生产的原因再简单不过,「离家近,人少,累了有地方休息,服务相对好一些。」


相比其他没有打通电话的孕妇,李立妻子眼前的路看起来是畅通的。


他们有两个选择。根据社区提供的名单一个个电话拨过去,其中一个定点医院告诉李立,生产时联系社区,由社区安排出行。群里其他孕妇转述的消息又让他不自在,「群里有人说,她的同事今天刚在一个定点医院生产,无痛没打上,睡在走道里。我老婆生产的年纪不算小,原本是希望减少她的痛苦」。


原本妻子计划生产的高新医院离家车程 3.5 公里。五家定点医院中,最近的一家 8.4 公里,最远的 21.7 公里。


李立家距离下列地点的大致车程:

西安高新医院:3.5 公里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13.6 公里 

长安医院:15.3 公里

西安市人民医院(西安市第四医院)大差市院区:11.7 公里

西安市人民医院(西安市第四医院)航天城院区:21.7 公里

西北妇女儿童医院曲江院区:18.7 公里

西北妇女儿童医院后宰门院区:11.4 公里

陕西省人民医院:8.4 公里

兵器工业五二一医院:10.6 公里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0.6 公里

图源:「偶尔治愈」绘制


夫妻俩试图联系其他医疗资源和环境同高新医院差不多的私立医院,打通其中一家,距离家 15 公里。得到的回复是,「生产的时候可以来,但你们在管控区,而且这是跨区,你自己来不行,得自己联系疾控,让他们送你来。」


「我们其实算是好的,没有基础疾病。但怀孕到生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许多产妇的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有的胎位不正,有的羊水少,有高血压,有糖尿病。原本的医院,主治大夫都研究评估过每个人的生产方式,现在随便换一家医院,告诉你,你要生了,120 拉来就行,作为产妇和家属,我们真的能放心吗?」



发微博的医生说可以继续手术


在社交网络上,不断有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对分流方案提出疑问。


比如危急重症患者一直长期住院,一旦转院,其他大夫未必能及时了解情况。「万一,转运过程中出现问题怎么办?谁来负责?」


还有人提到,原本老人在高新医院透析,离家近,家人上下班也可以顺便接送。一旦去了其他医院,路程远,很难接送按时透析。


还有一些更细碎的担心,去新医院是否还需要重新检查,「会不会再折腾一遍?病人未必受得了。」


随着外界对此事讨论发酵,调整方案在患者和医生中流传开来。


1 月 13 日晚间,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科主任郭树忠发布微博,称 117 位小耳畸形患者急需二期手术,但自己被「禁刀」。14 日上午,郭树忠称,自己接到通知,上级批准,患儿可以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接受手术。


郭树忠发布消息后两个小时,陆希也告诉「偶尔治愈」,接到西安医学国际中心的通知,原来的化疗放疗病人可以继续住院。


郭树忠发布的两条微博

图源:微博@郭树忠教授


14 日晚间,一份落款为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停业整顿办公室的文件在网上流传,其中称,为保障部分患者连续诊疗和特殊诊疗的需求,正在统计后期收治或接诊的患者。符合条件的患者包括:血透患者(仅限在我院固定血透的患者)、肿瘤放化疗患者(仅限于已在我院接受治疗,且仍需后续治疗的患者),严禁接诊新患者。


其中还称,若有急危重症(若不实施急救行为,会出现生命危险或致残、致畸)患者可以正常收治,但严禁电话预约此类患者。


文件没有盖章。「偶尔治愈」通过接近医院的消息人士求证文件的真实性,对方称,文件确实存在,「内部通知,不对外」,但因为外部舆情,「下周有没有调整不好说」。



两家医院停诊意味着什么


两家医院为何会被停诊?


被停诊的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两家医院的停诊,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应?


1 月 2 日,西安一名患者因突发心脏病,但因来自中风险地区,没有做核酸无法入院,被医院拒诊后,错过最佳抢救时间,不幸逝世。(心绞痛患者被拒诊 8 小时离世)


1 月 4 日,一位怀孕 8 个月的孕妇因突发腹痛,被送往医院,但因核酸报告超时无法入院,在院门口等待两小时后流产。(西安「孕妇流产」事件相关责任人被处理)


这两家医院分别是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和高新医院,这才有了 13 日的西安卫健委的处罚。


根据公开文件,两家医院同属一个医疗集团,均为民营三甲。也是高新区仅有的两家三甲医院,分别于 2002 年和 2019 年开诊。


根据高新区管委会 2021 年 8 月信息,辖区人口已经超过 110 万人。


据 1 月 14 日西安高新区辖区内医疗机构开诊情况,五家医院中,这两家医院还未被剔除。


当地人告诉「偶尔治愈」,这两家医院虽然属于民营医院,但优质医生资源不少,「也能走医保」,「至少对于附近居民来说,算是就医首选」。


根据两家医院的官网数据,高新医院的床位 1500 张,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床位 5000 多张。一旦停诊,意味着相当一部分比例的床位将受到影响。


据《2020 年西安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简报》,截至 2020 年末,全市医院共有床位 74386 张,800 张床位以上的医院有 26 个。


此外,根据信达证券 2020 年发布的《国际医学(000516)公司深度报告》,其中提及,2019 年,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开诊之前,高新医院床位常年超负荷运行,2019 年门急诊人次突破 100 万,住院手术人数 3 万多人次,病床使用率 106.09 %。


庄时利和告诉「偶尔治愈」,对三甲医院进行 3 个月的停诊确属先例。根据一些法律规定,如果医院出现过错,是可以予以处罚,比如处罚医生或者领导层。


「但在疫情的特殊关头,贸然关停医院,本质是在处罚老百姓。」



被影响的居民和医生们


停诊初期,有人提出,「关停民营医院影响并不大,大家都喜欢去公立医院」的说法。


数据显示,西安共有公立医院 127 个,民营医院 238 个,2020 年,公立医院的诊疗人次 3100 多万人次,民营医院诊疗 739 万人次;公立医院的医师日均担负诊疗 5.9 人次和住院 1.8 床日,民营医院医师日均担负 4.1 人次和住院 1.7 床日。


两家医院停诊三个月,对于住在附近居民的影响未可估量。


郭培住在丈八街道,距离高新医院三四公里。距离近、方便,家里小孩多,他就医一般首选这里。


但根据小区分流方案,一旦有就医需求,他和家人能去的医院,「要么距离很远,要么本身医疗资源已经很紧张」。


 郭培所在的区域医疗资源配置。据他反映,两家医院停诊,自己所在的高新区丈八街道和鱼化寨街道核心区域已经没有大型医院运转。

图源:受访者提供


在西安卫健委 13 日发布的方案中,提及发挥社区医院的力量,并给每一个街道配备一个急救车组。


「我们这个街道有 40 万人,配备一个急救车组。有说法是,一辆救护车,一位医生一位担架员一个司机。但资源配置上合理吗?」


2020 年,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发布的《关于印发进一步完善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指导意见的通知》中提到,按照每 3 万人口配置一辆救护车,城市地区服务半径不超过 5 公里。


「我想知道,如果出现需要紧急抢救的患者,救护车是把人拉去最近的高新医院,还是去分流医院?」


一位西安孕妇也提到,在抗疫的压力下,社区医院对于分流的病人是否有能力接收?


「我前几天去建档,社区医院很多都去抗疫一线了,只有两个医生在办公室」。


偶尔治愈通过消息人士了解到,目前两家医院的医生一些还在抗疫一线,一些已经接到通知,未来三个月将在科室进行业务学习。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李立、陆希、陈甜、郭培均为化名 )



撰文:苏惟楚 师捷

监制:李晨

首图来源:IC photo



 Tips 


如果您有与医疗健康相关的线索

或与疾病、衰老、死亡有关经历

欢迎投稿给我们

邮箱:features@dxy.c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