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一代“广告狂人”叶茂中因病去世

广电头条 2022-01-15 16:57
中国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和品牌管理专家,叶茂中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兼董事长叶茂中,不幸于2022年1月13日在上海因病去世。“地球人都知道”、“30岁的人60岁的心脏,60岁的人30岁的心脏”“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等多则脍炙人口的广告语,都出自叶茂中之手。


来源:CMNC—广电头条
综合自中国基金报、《中国民航》等

中国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和品牌管理专家叶茂中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兼董事长叶茂中,不幸于2022年1月13日在上海因病去世,年仅54岁。



公开资料显示,叶茂中是江苏泰州人,为中央电视台广告策略顾问、清华大学特聘教授、中国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和品牌管理专家、叶茂中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兼董事长。


他曾在1989年,拍摄了“一杆进六球”的春兰空调广告,这则广告一炮打响,他便从此走上广告之路。


叶茂中1989年进入广告圈,后创立广告公司。1997年,叶茂中在北京创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陆续服务了“圣象地板”、“北极绒保暖内衣”、“真功夫快餐”、“大红鹰”、“柒牌男装”、“雅客V9”、“361度”、“红金龙”、“蚁力神”等多个品牌,使这些品牌的知名度和销售业绩得到极大的提升。其中真功夫快餐从东莞几家小店6年达到全国直营店464家,成为本土快餐第一品牌。



叶茂中曾策划的部分项目:真功夫/雅客/好孩子/飘柔/汰渍/三一重工/蒙牛/伊利/圣象地板/爱华仕/金徽酒/八马/长城汽车/长城润滑油/361°/仁和药业/舒肤佳/银鹭/舒雅内衣/公牛安全插座/鸿兴源/美尔雅/七彩云南/赶集网/乌江榨菜/双汇/天下农庄/三全食品/燕京啤酒/红星美凯龙/健将/相宜本草/珀莱雅/爱尚非蛋糕/美的空调/保兰德/心相印/盘江集团/贵天下/红蜻蜓/N+a/安踏/稻花香/雨润/神舟电脑/金六福/WNQ/健威家具/钱江摩托/王守义/涌鑫集团。


叶茂中所策划撰写的广告语“地球人都知道”、“30岁的人60岁的心脏,60岁的人30岁的心脏”等都成为社会上的流行语,“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被评为中国广告十大流行语。


此外,多则脍炙人口的广告语,也都出自叶茂中之手。例如恒源祥的“恒源祥,羊羊羊。” “一年逛两次海澜之家!海澜之家,男人的衣柜!”“赶集网,啥都有!”“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蓝瓶的钙,好喝的钙。”“累了困了,喝东鹏特饮。”


叶茂中除了是一位著名策划人之外,也是一位著名的收藏家、画家。


叶茂中将财富换成了3000多件艺术藏品,收藏了大量近现代名家作品和当代油画雕塑版画。包括中国近现代大师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黄宾虹、赵无极等以及当代艺术蔡国强、李象群等人的作品,其收藏的近现代书画作品之丰富,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称“当下国内无几人可比”。


写生中的叶茂中

叶茂中的收藏源于他对绘画的喜爱。4岁时父亲随手在香烟壳背面画的一条船,萌发了叶茂中对绘画的兴趣,读小学后开始攒钱买连环画、临摹连环画,至中学时,已经能帮着学校美术老师给山水画、花鸟画上色。中学毕业后,叶茂中考入泰州当地的文化馆,师从傅抱石的学生吴骏圣,18岁考入江苏省戏剧学校舞台美术专业,师从傅抱石的学生邰启佑。


青年时的叶茂中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丘挺在叶茂中画展的开幕研讨会上表示,“从叶先生的绘画的呈现可以看到,不管是临摹傅抱石苍劲的笔墨,还是临摹牧溪的微茫悠远,都在寻求远的诉求,是对世俗超越的考量,通过山水来逃离这个纷繁的世界,获得心灵的引渡。”


艺术家周春芽评论称,“叶先生的创作特质其实有很多的艺术家是缺乏的,他的心很净,感觉除了画画,没有其他过多的杂质。”


叶茂中的个人微博已于去年6月停更。


对于叶茂中先生逝世的消息,不少网友表示叹息。“搞营销的没有不知道叶茂中的,他可以称得上是营销策划行业的一代宗师,曾缔造了许多传奇的营销案例。”



还有人表示,“叶茂中是在我大学广告学课程里被写进教科书的人。感觉一个时代悄然远去,前辈们纷纷走远,只留下落寞的舞台,空旷的观众席。”


“巨星陨落的都是一代传奇。David Kennedy,林俊明,叶茂中。天堂需要广告人。”


一路走好!

汤哲明:叶茂中其画其人


叶茂中是个传奇,至少在没认识他之前,我一直这么认为。

不说其他脍炙人口的日用产品,资深烟民如我大约不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黄鹤楼,这就是其策划的杰作之一。黄鹤楼在晋身中国价格一二数的名烟之前,谁能想到曾属一家面临困境的企业……中国营销策划第一人的称呼,于叶茂中而言,绝非浪得虚名。

老叶虽凭借营销策划名满天下,天下却不知道另一个叶茂中,一个徜徉于笔墨与艺术世界,如同上古岩穴上士的叶茂中。

我开始了解老叶,是在八年前的一次拍卖会上。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帮助朵云轩征集到一件蒋介石为其爱将张震手书的《横扫千军》,写得霸悍开张,气势撼人,且底价极低。我兄汤哲东亦好字画收藏,乃极力推荐。当即还约定五十万以下归我,以上归他,买到手为止。


当时近代名人的书法远未达到今日的热度,价格甚至不逮普通画家所书。而这股近代名人书法热潮的最终形成,跟朵云轩此场中的这件蒋介石以及后一场孙中山书法天价的出现,有非常直接的关系。

正是因为近代名人书法当时处于低位,让我觉得拿下此件作品当是十拿九稳,渠料拍后老兄来电,颇为丧气,称被叶茂中二百三十万抢去了,自己跟他对上眼了,不好意思争了。我急问叶茂中何人?云是毛毛(刘益谦)朋友。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不免暗赞其眼光:二百三十万,也算创下了当时蒋介石书法的纪录。

这是我了解老叶的开始,后来才知道他在营销领域的显赫地位,更惊悉他还是近现代字画收藏的大家。

老叶的收藏,以傅抱石、徐悲鸿、黄宾虹等近代大师为主,在圈子里非常知名。多年前北方某著名拍卖公司上拍的黄宾虹一件天价名作《南高峰小景》,曾经激战被他收入囊中,令他一时声名大噪。


真正与老叶相识,是在大伙跟毛毛的一次聚会上。

当时,叶茂中头戴一顶别着五角星的帽子,帽沿压得很低,手臂健壮,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他话不多,给人的感觉非常酷。他的形象,让我这个资深健身爱好者顿时有了亲近感。最有趣的是一言不合,他就叫来自己酷得从不搭理人的大胡子司机给毛毛表演俯卧撑,一做居然还没完没了……那画面,顿时让大家欢乐起来,特别符合毛毛爱搞怪的口味。后来才知道,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被他要求健身,几乎每人都是内行。一同出差在机场登机前,他会要求员工挨个做俯卧撑,让人听后忍俊不住。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此公虽有点神神叨叨,人却非常有趣,心想大概是他做策划的职业习惯吧。

再后来,偶然见到毛毛在朋友圈里转发过他的画作,让我这个笔墨圈滚了几十年的小老炮着实吃了一惊。老叶不但画得专业,而且从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中我能看出,他在师承上有着明确的选择,或者说是清晰的见解。换句话说,叶茂中绝不是随意抹几笔抒写性情的玩家。说得直白点,他其实是个有着勃勃野心,意欲会心先贤的画家。


我确定他是同道中人,得缘便与他聊起画来。谁料这一聊,便充分领略了老叶亦正亦邪的表象下,那颗结结实实的野心。他与我说知自己体会的笔墨之难,更是入木三分。我觉得没有类似曾入虎穴、全力相搏的经历,断难说出此话。而这,其实也就被他浓缩成俩字:绝望!

这实在也戳到了我这个同有数十年学画经历的人的痛点,因而我相信老叶作画,因其特殊的际遇与状态,早已脱离了一般画家博人眼球、成名成家的羁绊,而与历史上诸多在山林田园里深藏功与名的岩穴之士一样,兀自享受着从独个面对古人到血战古人,再到会心古人的过程。这是一个从独沧然而涕下再到欲说还休、欲罢不能的过程,此间的苦痛、酸爽、快意与极乐,千百年来就只能如青灯面壁者一般孤独地去体味,诚然难以为外人道,犹夏虫不可语冰。

此时的我,再不觉得他是那个老神哉哉的酷哥,而是苦哈哈地与震烁古今的画坛先贤作绝望搏斗的我辈中人。


大凡在笔墨世界有过深刻历练的人,绝不会没有如此的感受。因而素来对绕开笔墨、做点素描“效果”的国画同行,我也从不高看。我说老叶作画远离了功利,是为了满足他与生俱来的野心,岂其妄言?这样的过程,与其说是享受,不如说是煎熬,最终却能脱化如同登仙。当然,这还不是老叶野心的全部。

叶茂中的野心,远不止在傅抱石画格中用力,而是进此远追石涛、八大,并上溯元人王蒙,这是一根完整的链条。

因四王等正统派画家笔笔古人的不越雷池,振发了石涛、八大从我手写我口的角度掀起的艺术洪流。自元人以下的笔墨传统,至此有如遭遇前路大石的巨瀑,顿时被扯成正统派与野逸派两道,飞流激射直下,挂到了近代,挂到了让老叶心仪的傅抱石……

老叶是泰州人,江苏水墨画自建国后受傅抱石影响极大,特别是山水画家,泰半乞灵于傅氏笔墨的狂逸萧散,颇有“关陕之士摹范宽、齐鲁之士摹营邱”的遗韵。老叶也不例外,在藏界他非但以收藏傅画知名,画上自然也于抱石皴心印极深。


老叶之于抱石皴法,已然熟练到堪能乱真。我曾以他画的局部示于业内人士,多误以为纯系傅家笔墨。

抱石皴之要,是融合了石涛与南宋禅画的笔墨,又借鉴了日本画的晕染,独用散锋,以乱而成章、狂中见理胜。其要旨,更在于深润酣畅中求浑沦苍茫。

我的理解,散锋并不难,胆量而已,然而散锋纷乱能粗鲁求笔、狂怪求理,撷其大要,取其意到,于聚散疏密中见蹊径虚实,终而绝处逢生、出人意表,却谓难上难,足称斩关手!仅靠胆量又曷能臻此?

老叶是深谙此中三昧的,他作抱石皴,散笔已是熟能生巧、游刃有余,难得的是他并未就此止步,这就足证他的野心。

老叶上溯石涛,说明他已不满足于一家成法,而是要追溯抱石皴的理路之源。他最终追到了王蒙,追到了山水笔墨浑沦苍茫的始祖。


事实上,无论是石谷、麓台,还是苦瓜、髡残,其求苍茫浑沦,皆得益并也都来源于黄鹤山樵。老叶于王叔明处用力,确实是探到了源头。自王蒙发其端,从沈文到文敏、四王,从四僧到抱石、大千,班班相望,皆以一家画格以证其源。这似乎是个轮回,却为世人留下了面目各异、精彩分呈的一部山水画史。

老叶的努力与野心,就是在会心先贤的同时贡献自己的理解。一部山水画史,也是因历代画家的这些努力,终于丰富深厚起来。这恰恰是老叶绝望求画的意义,更满足了他追根溯源、始露全身的野心。

艺术说穿了,无非情与理的相生相杀,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四王画偏于理,石涛、八大直至近代傅抱石,则偏于情。这情当然非是男女情爱,而是指重视感觉,不为理性所缚。然其真正的妙处,则在于情终能与理合,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类自古追求的,不也正是这永恒的主题?不过因各人拿捏的不同,化作了思想史上纷繁的流派,顺道成就了艺术的意义。

老叶画上的路线,与他的性格正相契合。

不拘法度而终能合乎法度,超以象外而能得其寰中,历来是中国文化的追求。有没有法度,有时确乎不重要,但不合于法中之理,却也终无意义。老叶的绝望,其实便根源于此。在画面上,理性派与感性派有着明显的不同,但至终极,却又殊途同归,只能说这是实现方式的差异。而这差异,便是实现者的个性。古人云画如其人,看多看久了,自然知道,画怎会不如其人?


老叶近年的兴趣转向了写生,我知道他已掌握了笔墨的基本规律,试图借造化来彻底打通自己与古人之间日益稀薄的隔阂。他的画面,开始兼取黄宾虹、吴冠中绘画的意绪,也表明了他的趣味所在,痴心未改。而这种趣味,跟他的收藏理念,同调也同步。

通过闲聊,我了解了老叶小时候的经历和他少时对艺术的憧憬。那是一个孩子脑海里自幼五色斑斓的梦想,是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不断丰满起来的野心,促动了他在事业上的成功,更化作了自己实实在在的收藏,最终圆满了他眼前的画面……

聊到欢愉处,我们相约一同出外写生,却不料他病了。

毛毛一直希望他办个画展,我知道他想再做多些磨砺,不欲过早亮相,故一拖再拖。而我的希望,就是他尽快好起来。我在西南已经趟出了一条既险且美的体观造化之路,等着他一同来践行我们饱看饫游的约定……

叶茂中画作:

叶茂中,《夏山图》,纸本设色,方严题诗堂,诗堂:21x50cm,画心:51×70cm,2015


叶茂中,《水阁清话》,纸本设色,129×32cm,2016


叶茂中,《江山无尽》,纸本设色,刘益谦题引首,引首:35×138cm,画心:35×543cm,2013


叶茂中,《春暖花开》,纸本油画棒,32×24cm,2014


叶茂中,《沃田纵横晨光移》,纸本设色,45×34cm,2020


叶茂中,《眼前春色为谁浓》,纸本设色,95×68cm,2020


叶茂中,《堂前燕》,纸本设色,45×34cm,2020

叶茂中,《花溪羡鱼》,纸本水墨,45×34cm,2018


叶茂中,《野藤明珠》,纸本水墨,45×34cm,2018


叶茂中,《鱼戏莲叶间》,纸本水墨,45×34cm,2018


叶茂中,《春词》,纸本设色,44.5×23.5cm,2020


叶茂中,《钟馗摇扇》,纸本设色,45×34cm,2020


叶茂中,《风雨归帆》,纸本水墨,41.5×117.5cm,2015


叶茂中,《坐忘清景曛》,纸本设色,15×28cm,2020


叶茂中,《烟树苍茫两过客》,纸本设色,34×45cm,2020


叶茂中,《半片浮云翳日光》,纸本设色,34×45cm,2020


叶茂中,《风雨归渔》,绢本设色,25×16cm,2019


叶茂中,《雪夜风饕》,纸本设色,45×34cm,20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