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扫毒:努力向消费者推荐合法大麻……网友:“官方贩毒”?

共青团中央 2022-01-15 17:43
来源: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综合整理自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ID:hqsbwx)、微博@中国历史研究院、@人民网、@新华社、上海市禁毒科普教育馆官网、《文史杂志》

美式“扫毒”,藏何居心?

最近,有媒体报道了一则“美式扫毒”新闻。近日,洛杉矶市开展了一次打击非法大麻的行动,对许多未按要求登记交税的大麻种植者、分销商进行了清剿,并准备通过对非法大麻的严厉罚款提案。按照新提案,凡是未经有关机构批准私自种植和销售大麻,将从被查处当日开始,按每天3万美元的金额进行罚款,直到整改完毕。


然而美国此番清剿行动,目的可不是禁毒。行动负责人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开展了一系列的行动,来保护和促进合法大麻的销售增长。监管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他们在本周二已经研究了对合法大麻的保护方案,接下来会出台一系列措施向消费者推荐合法大麻。

针对本次“扫毒”行动的目的,这位负责人还大言不惭地补充道:“考虑到非法大麻已经在许多地区扩散,为了打击非法大麻,监管机构会想办法铺开合法大麻的销路,进入更多原本没设立销售点、此前被非法大麻占据的社区。

看到这里,网友们终于明白了这位“扫毒”行动负责人的“高情商”发言背后的用意:大麻依旧可以卖,但必须由“自己人”来卖。

“官方贩毒”可行吗?

近年来,很多大麻合法化的拥护者声称,类似美国洛杉矶的“大麻官营”制度可以遏制犯罪,把非法市场上流向毒贩的收入收归公有。但从美国和加拿大近年来的大麻合法化、非罪化后的实际效果看,这些设想基本都落空了。

2018年10月17日,加拿大大麻合法化正式生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表示,此举的目的在于“通过政府对销售渠道的规管,有效防范青少年滥用大麻,同时亦遏制犯罪组织获取不法收入。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2019年,由加拿大魁北克省政府经营的合法大麻商店SQDC在其第一个财政年度亏损高达490万加元,这笔成本最终由魁北克省的公共财政支付,需要纳税人来买单。


为什么合法化大麻反而给国家带来了巨额亏损?大量媒体报道给出了答案:非法大麻无需交税,甚至会盗窃水、电等公共资源进行生产,导致成本远低于合法大麻,因此很快就能占领当地大部分市场份额。因此,这位美国“扫毒”行动负责人急切的心情,也就不是这般难以理解了。

难道大麻合法化的拥护者们所鼓吹的“毒品官营”,就没有一个“盈利的“正面”典型吗?答案是还真有,那就是蒋介石时期的国民政府。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为了展现“新政气象”,国民政府继续在中央及各地设立禁烟查缉机关,显示与鸦片烟毒“斗争”的决心。和“美式扫毒”异曲同工的是,国民政府的禁烟机关是专门负责征收鸦片税的,也就是所谓“寓禁于征”。政府“合法”地垄断鸦片贸易,每年可带来2亿元烟税收入。南京政府公开承认,用于“剿共”的军费开支大部分来源于鸦片税收。

蒋介石(左)与杜月笙(右)

身为国民政府“领袖”的蒋介石,自身就是鸦片贩卖的既得利益者,甚至私人应酬也从中开支。上海滩黑社会头目兼蒋介石密友杜月笙,就是他在民间的鸦片合伙人。1933年,杜月笙得到南京政府禁烟局的授权,将查处罚没的鸦片提纯为吗啡或海洛因。这项业务得到了蒋介石的许可。杜月笙的毒品加工厂位于上海南市太平弄,其背后是一整个贩毒利益集团,成员包括张啸林、吴铁城和宋子文,既有黑帮大佬,又有国民政府高官,可谓是官匪勾结、黑白通吃。

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政府对毒品“寓禁于征”,以“肃毒”的名义捞取特税,筹饷裕款,中饱私囊,最终导致国内毒潮横溢、民众苦不堪言。1930年,民国的鸦片产量就为惊人的一万两千吨,约等于当时其余国家总产值的7倍。20世纪30年代,全国吸毒人员的数量达到惊人的8000万(比1909年翻了两番),占总人口的16.8%。彼时的民国,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产毒、制毒、吸毒第一大国。

“大麻成瘾性有限?”

除了“西方国家纷纷将大麻合法化”以外,那些大麻的支持者们还有一套经典“论据”:大麻成瘾性低,对人体健康影响相当有限。

这张图表经常被引用,作为大麻“低危害性”的证据之一

这张各种成瘾性物质的图表,内容的确来源于科学研究。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科学研究应当与时俱进,而非裹足不前——这张多年前的图表,已经无法真实地反映当前市面上大麻的“效果”了。

农业技术的发展进步,在解决了无数人的温饱问题的同时,也令许许多多的“专家”们动了歪心思,在这些“专家”的“不懈努力”和“苦心研究”下,今天市面上流行的大麻早已毒性升级——它们中的四氢大麻酚(造成大麻成瘾性和对健康损害作用的主要成分,简称“THC”)含量已经是当年制表时所检测的大麻的数倍乃至数十倍,其成瘾性和对健康的损害作用也早已今非昔比。

而且更可怕的是,为了促进销量,一些毒贩和生产厂家还推出了各种全新的大麻制品。例如加拿大的一家公司便推出了一款大麻饮料,该款饮料中含有10mg四氢大麻酚THC,达到了加拿大法律所允许的最高含量。而这还仅仅是“合法”范围内的产物,至于各路“绝命毒师”们推出的非法产物究竟会有多可怕,更是难以想象。

而在成瘾性和对健康的损害作用之外,大麻还有着极强的致幻性。只要对幻觉稍有了解,大家都会意识到致幻性的可怕。实际上,在国内外,因为大麻的致幻性所导致的悲剧不胜枚举,而“嗨”过大麻后所造成的惨烈车祸,便是其中最为常见的一种。


毒不绝,战不止!
禁毒,绝无商量余地

1840年的鸦片战争,西方殖民者以毒品鸦片为先锋,敲开了我们的国门,令中华民族陷入了长达百年的屈辱与痛苦。

“虎门销烟”,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十幅浮雕中的第一幅

建国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广大人民警察、人民解放军与其他战线的工作人员们,更是为了禁绝毒品付出了巨大的辛苦与牺牲。一座座烈士的墓碑,是他们用鲜血写给人民和国家的誓言。

2021年12月4日夜,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殡仪馆内,肖娟(化名)趴在灵柩上,努力想和另一半靠得更近一些。她的眼泪啪嗒落在玻璃棺盖上:“东哥,快起来,我给你做好吃的!”快满三岁的儿子看着哭泣的妈妈,还有躺在玻璃棺里的爸爸,张着小嘴喊着:“爸爸抱抱,爸爸抱抱……”



躺在棺椁里的,是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执法调查队副队长蔡晓东。12月4日,他在边境一线抓捕毒贩过程中,与持枪毒贩殊死搏斗,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他倒下的地方,就是他守护了一辈子的国境线,身后是密密匝匝的热带雨林,还有那无言的界碑。


蔡晓东更多的战友们,选择了隐姓埋名,面对穷凶极恶的毒贩,他们毫不退缩、舍命相搏。一张张打满马赛克的照片、一个个无言的背影,是缉毒英雄们对使命的回答。


毒品是一道刻在中华民族肌体上的伤疤,每当我们看向这道伤疤,都会提醒我们这个民族曾经因此遭受过多少苦难与屈辱。为了中华民族的苦痛历史,也为了那些牺牲烈士的鲜血,我们决不能向毒品低头,决不能听信任何“毒品合法化”的妄言!

来来来!看过来,你心目中的“理想之城”是什么样子?你心目中适合青年发展的城市是什么样子?动动小手指,写下你的城市愿景吧~


编  辑丨元 夕
校  对丨韩焱琳
校  审丨孙小千
值班编委丨连李生
点亮“在看”,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毒品合法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