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美国枪支暴力再泛滥,在美留学生心惊胆战一整年|《财经》特别报道

财经杂志 2022-01-15 18:36

这些枪击事件背后反映的是经历过新冠肺炎疫情后的美国社会问题,从种族、贫富差距、犯罪、警察执法到政治极化

2021年4月13日,四万朵白色绢花被摆放在国会大厦与华盛顿纪念碑之间的国家广场草坪上,以纪念在全美枪击事件中丧生的人们。图/新华


文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2年1月1日,美国芝加哥警察局发布统计数据,该市在过去一年内发生797次谋杀案、3561次枪击案,这还不包括在高速公路上的犯罪案件。芝加哥发生的谋杀案比其他高犯罪率城市(例如纽约和洛杉矶)多出近300件,成为美国犯罪率最高城市。


对于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父母,2021年也是心惊胆战的一年。1月,30岁芝加哥大学博士生范轶然坐在停车场的汽车里等待正在看牙医的女友时,成为歹徒疯狂扫射的第一个受害者;11月9日,刚从芝加哥大学金融经济研究硕士学位毕业的留学生郑少雄在学校附近的海德公园遭遇抢劫,后被枪杀。“妈妈生平第一次出国不是去旅游观光、不是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更不是参加你的婚礼庆典,而是参加你的葬礼⋯⋯”郑少雄母亲李蓉在追悼会上哀伤地告白。


尽管整个城市内没有一家枪支售卖店,但是严重的枪支走私让芝加哥成为近些年非法枪支最为泛滥的城市。2021年,芝加哥警方从街道上没收了1.2万支枪,远高于美国其他城市。


成为这些非法枪支受害者的不只两名中国留学生,还包括执勤中的芝加哥警察。2021年7月,同是来自芝加哥大学的20岁学生路易斯,在回家的地铁绿线上被流弹击中后身亡;8月7日,29岁的芝加哥警察法兰奇(Ella French)和同事在拦车盘查时遭到枪击,头部中弹的法兰奇不幸身亡,她的同伴则是眼睛、肩膀和头部各中一枪,一颗子弹卡在脑中,经过抢救后得以保命。


这些枪击事件背后反映的是经历过新冠疫情后的美国社会问题,从种族、贫富差距、犯罪、警察执法到政治极化。接二连三的枪击案导致亚裔族群对非洲裔产生排斥心理,讽刺的是,遭遇枪击的受害者中,非洲裔比例仍为最高。


系统性崩溃

2021年11月10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芝加哥大学的留学生们悼念枪击案中遇难的中国留学生郑少雄。图/人民视觉


尽管枪支的自由流通导致高犯罪率和频繁发生的大规模扫射案,但这些案件背后却有更深层的社会原因。


持续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社会普遍滋生对亚裔的仇恨心理。执法人员和亚裔团体的统计数据都显示,自美国疫情暴发以来,亚裔受到攻击的比例明显增加。部分人员认为,前总统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屡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导致美国社会将面对疫情的挫败情绪转嫁到亚裔身上。


加州州立大学圣伯纳迪诺分校对美国16个大城市的警方数据进行分析后显示,2020年“仇恨犯罪” 全国下降7%,但是在亚洲社区中却增加了150%。日本上智大学的美国族群专家广田秀孝对《财经》记者指出,这些问题都是来自无知,所有问题的来源是“白人至上”主义,美国社会应首先“承认这个问题的存在”。


芝加哥多个传统非洲裔社区被长期忽视,系统性崩溃多年,这也是该市连续两年枪击案以外的盗窃抢劫等案件大幅攀升的根本原因之一。


以抢劫并谋杀郑少雄的18岁嫌犯斯潘(Alton Spann)为例,2021年11月9日下午1点多,他和两个同伴开着偷来的黑色福特野马,看见手上拿着笔记本电脑、正从学校走路回家的郑少雄,斯潘拿枪下车要求郑少雄把“所有东西”都交给他,没想到郑少雄拒绝了,挣扎之后试着逃跑,于是斯潘开枪打中郑少雄的胸部。现场一名目击者看到郑少雄倒下后,试着帮忙抢救,但是郑少雄被送到附近芝加哥大学附属医院后抢救无效,最终身亡。


斯潘在作案后将郑少雄的iPhone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拿去手机店变卖,只换了100美元。“为了100美元,给郑先生和家人带来悲伤。”芝加哥市警察局局长布朗(David Brown)在谈及此案时说。“被害人没有做任何应该被枪击、甚至被杀死的举动⋯⋯我们希望斯潘被处以最重的刑罚。”斯潘最终被控一项一级谋杀重罪、一项持枪抢劫重罪和两项非法使用武器重罪。美国伊利诺伊州库克郡巡回法院作出禁止其保释的决定。


在斯潘抢劫郑少雄的区域附近的海德公园,2021年因枪击丧命的受害者高达17人,而两年前这一数字仅为6人。但是以芝加哥全市来看,西边哈里森区(Harrison)2019年和2021年发生枪击案分别是303次和464次;南边的恩格尔伍德区(Englewood)则从2019年的173次攀升到2021年的325次。恩格尔伍德发生枪击案的频率相当于每周就有一个小孩死在枪下。2022年1月3日深夜,一名12岁的儿童坐在家中床上时,被房间内的人用手枪击中胸部,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截至发稿,本案仍在调查中,警方尚未公布嫌犯姓名。


根据芝加哥大学犯罪实验室的研究,在芝加哥发现的枪支60%来自伊利诺伊州以外的枪支售卖店,其中印第安纳州、密西西比州和威斯康星州为主要来源。2021年4月芝加哥市政府控告印第安纳州北部的枪支售卖店Westforth Sports ,这家枪支售卖店出售的枪支大量流入芝加哥,且多年来不断被美国烟酒枪炮及爆炸物管理局(ATF)警告,却从未被吊销执照或处罚。


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在2021年7月底正式宣布,在美国五大城市——芝加哥、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和华盛顿特区——推动清除非法走私枪支。


失控的牛仔文化 


尽管全美犯罪率大幅攀升,但是对拥枪人士,这并不是阻止他们合法拥枪的理由。


政治光谱偏右的政治人物为了讨好白人选民,通过操控族群议题夸大非洲裔带来的社会威胁,在联邦和地方层级通过法律一再扩大美国公民的拥枪权益。


佐治亚州议员马乔丽(Marjorie Taylor Greene)甚至在2021年中举办抽奖,赠送价值2900美元的AR-15半自动步枪。为了换取拥枪选民的支持,部分州一再修改法律,甚至形成了买枪比投票更容易的现象。


“现在到超市,也能看到别的顾客带着枪,就像看西部牛仔电影一样!”威斯康星州的退休教授贾根(Chris Gargan)尽管自己拥有四把枪,但是他对于在超市看到其他顾客带枪采购日用品也感到不习惯。 


威斯康星州是美国打猎州之一,为了打猎并保护自己的农场不受野生动物干扰,该州四分之三的居民都拥有枪支,进入冬天麋鹿打猎季,每天都能听到枪声作响。但是对大部分的农户来说,枪是用于打猎和射击练习,把枪带出自己的住所和练习场则是另一个法律问题和个人选择。


在美国联邦法律最原始的认知中,拥枪人士只能在个人居住范围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使用枪支,不过近几年来,以中西部地区为主的州陆续允许拥枪人士把枪带到公共场所。贾根对《财经》记者介绍,在共和党州长主政下的威斯康星州不断通过法律让拥枪和在公共场所携带枪支更容易,越到郊区越是如此。


威斯康星州宪法允许居民在不需申请任何许可的情况下公开持枪,但是隐蔽持枪则要求持枪居民申请许可,相较之下,部分州对无论是公开和隐蔽持枪到公共场所持保留态度。


贾根回忆称,一个黑人警察朋友曾告诉自己,商场一整片停车场“70%的车上都放了枪”。他不可思议地发出“这怎么可能”的疑问,他强调,“我不会把枪带出自己的房子以外,我没理由这么做,我在我的社区不会感到威胁。” 


允许隐蔽持枪的场所在2014年到2017年间成为威斯康星州的争论焦点,省会城市麦迪逊公共运输系统在2005年通过规定,禁止乘客隐蔽持枪,但在2014年执行规定时被携枪团体告上法院,最后2017年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决议,乘客搭乘公车享有隐蔽携枪的权利。


在一般居民中,搜集枪支和打游戏一样被视为休闲爱好。贾根认识的一对夫妇搜集了40多把枪,打猎的时候用长管猎枪,专门打靶时用射击运动枪,射击和搜集枪支在当地“被当作是时尚的消遣”。


如果持枪者都在适当的场所使用长管步枪,危险性相对可控,问题是枪支制造商大量生产和促销的短管半自动步枪,这些枪支带来的危险级别完全是另一个层次。贾根指出,像AR-15这种短管步枪不适合打猎,远距离射击的准确性相对低,这种枪型是“战斗型”武器,“为什么越来越多人被允许携带军用级枪支?没有人要猎杀他们⋯⋯人们能拥有这样的武器并且随身携带到处走,这件事本身就很疯狂”。


考量到安全性,美国联邦政府部门曾经要求生产商停止制造AR-15这种短管突击步枪,但是制造商至今仍忽略这一要求。


拥枪文化和氛围导致控枪非常困难,任何提出类似想法的政治人物在中西部州几乎不可能当选,或者一旦在任时提出类似修法议案,下次选举几乎一定落选。“这些(爱枪)人士,只要听到自己权益可能受损,投票时其他议题都管不上。”贾根对《财经》记者指出。


随着美国政治陷入极化,共和党政治人物不断制造民主党将夺走他们枪支的恐惧,借此换取支持,贾根认为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毕竟没有哪个政治人物敢修法,把枪支从大街上清理干净”。




责编 | 要琢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