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拆卸时装(三) | J E CAI:用理性包裹感性

iWeekly周末画报 2022-01-15 19:01

“现在的时尚太快了。”蔡佳恩在电话那头感叹道。两个月前,他在上海时装周的发布了个人品牌J E CAI的首个系列,而后回到了伦敦,我们这次的对话也只能通过互联网实现。


J E CAI“模块化第一章”系列上海时装周秀场

(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诚然,如今除了各大品牌按季节发布的成衣系列外,穿插其中的还有度假系列和高级定制,以及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限定和联名款。当作为看客的我们刚从春夏时装周里缓过神来,设计师们就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下个季度的新品,这中间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从寻找灵感、绘制草图、确定供应商到制衣,全程环环紧扣,仅在数月时间内,秋冬时装周又来了。“快”和“新”一直是时尚行业的代名词,尽管这个庞大的产业始终走在前沿,映射着当代文化的特征,但当它运转的速度超过了其负荷程度时,一切就不尽如人意了。


在Raf Simons与Miuccia Prada的对谈中,Prada女士直言不讳:“‘新’是每个设计师的噩梦,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Virgil Abloh在Louis Vuitton担任创意总监期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一周八次的国际飞行,所有的设计工作都不得不通过两部手机和通信软件WhatsApp完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曾经的Karl Lagerfeld一年内要为Fendi、Chanel和自己的品牌设计20多个截然不同的系列,几乎从未停下来过......行业现状引发了蔡佳恩的思考,他不想跟着时装周的步伐走,他试图打破成衣以“季”为单位的发布节奏,“于是我想到了以‘模块化’的方式来呈现服装。



如若要将一件衣服模块化,它必然是可拆卸的,“对我而言,可拆卸更像是一种方法论。”为了将想法付诸实践,在伦敦时装学院和皇家艺术学院深造期间,他尝试以西方的思维模式去解读中国古典哲学的内涵,在J E CAI的蓝图中,原本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识形态找到了交会点,“中国艺术像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格外强调内在的和谐与统一。”千年前,老子曾在《道德经》中提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观点,“道”是一个形而上学的概念,却也是自然更迭、生命往复的源动力,万物都要经历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


受此启发,蔡佳恩开创了“规则算法的模块化系统”(AlgorithmicMofularSystem,以下简写为AMS),由(1)“系统”(system)、(10)“主体”(base layer)、(100)“零件”(components)和(1000)“额外零件”(extra components)构成,“在同一系统(1)中,只要在主体(10)上利用拼接的方式将零件(10)和额外零件(100)组合起来,就可以产生近乎无限的可能性,服装就能变得个性化。”他向我解释道。


J E CAI品牌logo


就像蔡佳恩所强调的那样,他并没有遵循时尚界的惯例,而是将首个系列定名为“模块化第一章”。从上衣、裤装、裙子到鞋履,我们可以清晰看到不同块面的拼接线:几乎每一件上衣的袖笼处都以拉链衔接,拆下后即可与系统里的其他上衣相组合;从连衣裙的腰线到裙摆处,蔡佳恩以同尺寸的间隔缝上了扣子,垂坠的裙摆搭配硬朗的西装,一种刚柔相济的美呼之欲出;鞋子更是可以从高筒拆解为低筒......


在我们的惯有认知中,时装是感性化的,它们由人制造、为人所穿,既承载了我们的喜怒哀乐,也曾跟随穿戴者出现在嘈杂的街道、拥挤的剧场或觥筹交错的社交宴会中,“我想用一个理性的框架框住感性的事物,可拆卸难道只属于功能性服装吗?高级时装又为尝不可?”他反问道。不仅如此,他还想借此打破公众对女性着装的刻板印象,“用‘AMS’的思维模式去做男装是顺理成章的,但我们想要打造一种摆脱了男性凝视的女性形象,她们拥有千万种可能性。


J E CAI“模块化第一章”系列上海时装周秀场后台


如果说悉麓重构了可拆卸时装的逻辑,那么蔡佳恩则拓展了它的边界——以汽车为例,即使品牌相同,不同车型的配件也无法相互替换使用,而在如滑雪服和登山服一类的机能服装中,可拆卸的功能也仅停留在一件单品上。但在蔡佳恩的“AMS”系统里,可拆卸的范围被扩大了。“正因如此,它的制作成本更高,每一步都需要精密的计算,一旦有数据出错,一切就要推翻重来。”无疑,蔡佳恩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开拓者,他逻辑清晰、手法利落,但即使是那些曾走在时代最前沿的先锋设计师,都要经历市场的考验。


“我们的服装在2022年3月份才上市,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又向我坦言:“在订货会期间,有买手曾反馈我们的概念不易理解,和客户的沟通成本较大。”而这也是蔡佳恩认同的问题所在,对于一个品牌而言,与外界的“沟通”至关重要,如何更为直观地呈现J ECAI的“AMS”系统,成为了摆在蔡佳恩面前的挑战。


J E CAI首个系列“模块化第一章”第一号造型解析


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蔡佳恩完成了两个突破,其一是将时装模块化,其二去除了季节性的限制。他野心勃勃,一边一丝不苟地雕琢产品,一边为穿着者制造情感上的触动,他设计的服装给予了穿着者“定制化”的体验,实现了人本主义和可持续层面的跃进,“我们带来的改变不仅停留于时装层面。”这种可拆卸的模块化时装改变了传统的“wholesale”销售模式,可以将服装以零件的形式售卖。而在意识层面上,设计师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随之改变,“你控制了美学,但你的消费者又可以再造美学。”最后,“AMS”系统的诞生,本就是一种对传统的挑战。


如若纵览艺术史和时装史,每当一个新的流派或一种新的风格出现时,总会被公众视作“异端”,从最初的惊愕,到被动接受,继而主动欣赏、认可新事物的价值,其间总有一个漫长且曲折的过程。但蔡佳恩并不担心,他坚定地告诉我:“在未来,可拆卸时装必然会成为趋势。”





从Shie Lyu到J E CAI,可持续时装的轮廓正逐渐清晰。曾经,这一概念从工业领域萌生,在后现代时期与解构主义相遇,今天又在新一代中国设计师手中焕发新生。21世纪的我们正处于后全球化时代的变革期,以及技术升级的前沿。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持续不断的震荡,触发了我们对过去的怀念,也开启了我们对未来的想象。实际上,从人类诞生以来,我们就从未停止过描摹未来,在漫威电影《钢铁侠》中,Tony Stark拥有无数件铠甲,只要按下按钮,它们就可以在数秒内完整组装,任意部件都可以被拆卸、重建,近乎完全符合我们对未来的预期。


未来总是比当下进步的,它会修正历史中的过错,弥补人类社会的不完美,就像可拆卸时装一样,它让一件衣服不止于一种固定的形态,让穿戴这件事更为高效、便捷和多元化,让时尚更为轻松与灵活。这样看来,在悉麓和蔡佳恩的设计中,未来已经到来。





采访、撰文 蔡雨彤

编辑 Mark Liu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