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缝铺乐团乐玲珑们出圈了,《中国潮音》时代叙事的力量

音乐财经 2022-01-15 20:33


一档以民族乐器为魂,潮流音乐为技的音综节目,如何理清线索庞杂的国潮内容,在跨界合作的过程中,贡献一场场出圈的品质演出,达到科普、推歌和推人等多方共赢的目的?


2022年1月14日,《中国潮音》第一季年度盛典终于到了揭开悬念的时刻,在最终投票环节,年度最佳国潮音乐人诞生。


“以超过40%的投票率,摘得这个最佳头衔的就是——裁缝铺乐团”,乐府令张亚东为裁缝铺乐团“颁奖”。裁缝铺乐团卢笛在舞台上感叹道,“太多的水词就不聊了……我第一次我们的实验成功了,我们继续2.0,3.0,4.0,我们未来做得越来越好。”


在节目中乐府令张亚东对选手们说:“欢迎你们成为了第一代潮音新乐府,你们也有了一个职衔,乐府丞。在潮音新乐府里,用你们的影响力,号召更多音乐人加入国潮音乐的阵营,为第二季《中国潮音》发现更多优秀人才,更重要的是,我们也真诚邀请你们加入第二季《中国潮音》的创作,在台前幕后继续帮助《中国潮音》走得更远更好。”


确实,在由酷狗音乐、优酷视频联合出品,外星人电解质水独家冠名的国潮音乐竞演真人秀《中国潮音》的舞台上,很多选手都贡献了不错的出圈舞台,裁缝铺乐团更是贡献了《新梅花三弄》《漫步人生路》《想着你》《登高》《千面》等多场出圈舞台。作为一支主打中国传统民族乐器与其他音乐融合的独立纯音乐乐团,裁缝铺乐团能在这档“神仙打架”的节目中,一路杀到决赛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裁缝铺乐团舞台《千面》


在决赛中,乐玲珑和毛不易合作演出李叔同名篇《送别》,笛子、颤音琴和毛不易的空灵之声融为一体,如泣如诉;薛之谦、鬼卞演绎一首《火星人来过》,国风说唱结合流行音乐重新诠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五组潮音音乐人和乐府令合作的演出曲目,竞争激烈。


而当晚鬼卞、张尕怂、蒋亮、裁缝铺乐团和乐玲珑共同创作演唱的原创歌曲《潮音起》,融入了中国大鼓、琵琶、古琴、扬琴与吉他、小提琴、大提琴等,更充分地诠释了《中国潮音》节目的品质与调性。


在第一季中,来自全国各地41组不同类型的音乐人搭配组合,贡献了无数“名场面”。民族乐器轮番上阵,阮琴、大鼓、竹笛、古筝、编钟、唢呐、尺八、芦笙、天琴等,每一场改编都融合了电音、国风、流行、民乐、民谣、说唱、戏曲、摇滚等各种音乐元素,共同演绎了这个时代“国乐潮音崛起”的盛况。


多首歌曲登陆酷狗TOP500榜,其中《新梅花三弄》《阳光彩虹小白马》更斩获酷狗飙升榜TOP1。


在这档由音乐流媒体平台和视频平台联手的打造节目中,民族乐器、非遗音乐文化、东方审美,以更潮流化的音乐表演形式呈现出来,得到了Z世代年轻人的追捧,更在大众中普及了各种音乐小知识。


在音综赛道竞争已经极度“内卷”的背景下,《中国潮音》却凭借其独特的定位脱颖而出。当裁缝铺乐团乐玲珑们出圈,打造一档品质音乐综艺的关键之处是什么?平台对产业链的思考和布局如何通过一档节目落地,实现多方共赢?


乐玲珑、冯满天合作舞台《滚滚红尘》


国潮品质音综:

民乐之魂,西乐之技


在决赛中,张亚东拿着中阮上台和村长蒋亮一起表演,他用吉他的方式演奏中阮,刚学了几天,很快他就会学会真正地弹中阮,手中的乐器正是来自前不久出现在《中国潮音》舞台上演出的中阮大师冯满天。


在《中国潮音》第七期的舞台上,冯满天以创新的手法演奏一曲《泪蛋蛋落在沙嵩嵩林》,在传统技法基础上,冯老师将中阮与爵士、摇滚、布鲁斯等西方元素进行高度结合,成功打造了一首超越时空的现代音乐作品。


“年度最佳国潮音乐人”裁缝铺乐团除了在决赛中演绎《登高》,将杜甫的《登高》和李白的《将进酒》两首诗词融入歌词里,唱出诗人洒脱、大气磅礴之势,舞台圈粉无数。在此之前,裁缝铺乐团还先后在《中国潮音》贡献了《新梅花三弄》《漫步人生路》《想着你》《千面》等出圈的舞台。


如上表所示,这档节目立足于中国传统元素,大量的民族乐器以舞台主角的形式出现,成为当代潮流审美的表达,具有如下特点:


融合趋势,国乐之美融合了潮流音乐元素,无论是当下备受年轻人追捧的摇滚、说唱、电音,还是世界音乐元素,音乐人跨界合作信手拈来,真正地体现了音乐的多样化之美。


真情实感,土地里长来的音乐表达打动人心,无论是陕北民歌,还是西非音乐,都扎进了听者的心,音乐里藏着爱、温暖与人生哲思。


传播东方美学,无论是乐器演奏、唱腔技艺、歌曲创作,还是服装造型、配饰、舞台舞美以及乐府令手中的扇子,处处展现出东方审美的”美“与“潮”。


事实上,由于国潮的概念很广,在如何呈现节目内容和编排上,以及如何平衡各类型音乐人在跨界合作中的分歧、争执和沟通,对于节目组来说,复杂程度会比其他类型音综节目要大得多。


我们也可看出《中国潮音》节目组在这个过程中,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最终呈现出这样一台台精彩的演出。


PANDA组合舞台《嗡嘿呀》


“国潮+年轻人”,

多方共赢


从整个音乐综艺赛道来看,2021年确实处于小年,竞争十分激烈。而且,全年50多档音乐综艺,很多品类被深挖多年,“内容池”也已接近枯竭。


如何打开新局面?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1年11月,《中国潮音》面世,区别于市面上去年所有被寄予厚望的音乐综艺节目所瞄准的赛道,《中国潮音》节目定位清晰,希望解决市面上缺乏差异化和稀缺性竞争的内容。


当然,从结果看,这也是为什么行至年末,《中国潮音》能凭借差异化杀出一条血路的原因。


张尕怂舞台《没有黄河我活不下》


从宏观环境来看,国风国潮崛起,Z世代的文化自信是这档品质节目成功的底气。


一方面,以方锦龙为代表的一批国乐演奏家相继出圈,河南卫视打造的《唐宫夜宴》走红;另一方面,家居、美妆、汉服、文创产品等消费品赛道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趋势,国风文化正处于更好的时代,背后是以国家力量所铸牢的全方位民族文化自信。


从垂类音乐的发展来看,国风音乐的市场份额一直在稳步上升。而根据2020年艾媒咨询一份调研数据显示,华语音乐用户对华语音乐综艺题材的偏好中,44.5%的用户偏好国风题材,42.3%的用户偏好唱作题材,31.8%的用户偏好乐队题材,说唱题材占比30%。


从内容池来看,此次参加《中国潮音》的41组音乐人,背景各异,尽管大众知名度不高,但都是各自领域内的佼佼者。



《中国潮音》聚集了这么多优秀的青年音乐人和团队,体现了这一档节目的号召力。同时,行业对于这档节目的积极反馈,也说明了一大批待挖掘的宝藏音乐人需要一档音乐综艺节目“被看见”。


从行业新血的角度来看,土家族音乐人阿弗娄、纳西族少女凌西、朝鲜族音乐组合PANDA、广西族唱作人红狼白云等都来自于地方,从小的生活里就融入了家乡土地里的音乐血液,在成长路上逐渐打开国际视野,在音乐审美上亦极具先锋、实验性或艺术性,玩转方言音乐、民族音乐与民谣、摇滚、说唱及电子。


阿弗娄舞台《致美丽的你》


真实的华语乐坛正处于成长期,青年音乐人在各自的领域正默默发光,只是还需要打开大众知名度。《中国潮音》就为极具才华与天赋的青年音乐人提供了这个舞台。对于年轻音乐人来说,他们可以在节目中不断跨界,在尝试传统与潮流融合的过程中,带来技惊四座的舞台表演作品,继而出圈,积累大众认知度。


而无论是节目编排、曲目的选择还是舞台的表演,在磨合内容的过程中,尽管会有很多小插曲和小意外,但最终目的是“磨”出好音乐。在结果的呈现上,《中国潮音》也成为最适合他们展示音乐才华与人格魅力的窗口。


裁缝铺、唐伯虎、萧敬腾合作舞台《新梅花三弄》


多方保驾护航,

国潮音乐的时代叙事


“上优酷看《中国潮音》,上酷狗听中国潮音”。


这一次,《中国潮音》联合出品方为酷狗音乐和优酷,背后是音乐流媒体平台和视频平台的强强联手。此前音乐平台参与音综节目,更多地还是在音源版权合作上。


从当下音视频传播的变化来看,音乐与视频之间是相互助力、成就彼此的角色,共同满足年轻一代乐迷的音乐娱乐消费需求。


从优酷的角度来看,制作《中国潮音》的背后,植根于“国潮”的大势所趋,这个时候做这个题材是非常适合的。优酷UP工作室总监、《中国潮音》总监制孟庆光表示:“国潮不是一个音乐门类,它是一个文化和精神气质上的表达。”


从国风产业链来看,酷狗音乐深耕国风十多年,酷狗音乐的国风国潮垂类上的布局,涵盖了国内最全的曲库/厂牌合作、签约最多的国风音乐人、参与举办线下大型国风音乐标杆性活动。


对于一档音乐节目来说,选手是核心,很多音综都受困于缺选手的问题,2021年一些音乐节目也因选手池不够而出现中途换赛道的情况。


但《中国潮音》却是“神仙打架”,作为国民级音乐平台,酷狗音乐一定程度上也确保了节目组可以“穷尽天下”,网罗到一批不为大众所知,但实力出色的一批国潮音乐人,合力一起做好节目,梳理清楚“国潮”音乐庞杂脉络下的呈现方式,把节目做得扎实、好看。


李延亮、宋宇宁合作舞台《白露》


从互联网音乐平台的优势来看,酷狗音乐在海量用户、版权积累、音乐黑科技和大数据方面的优势明显,尤其是一直以来服务酷狗音乐人的经验。从站内热曲/爆款歌曲的预测机制、一系列潜质音乐人选拔机制与一站式扶持计划,可以帮助非遗文化和民族音乐链接年轻人,更好的实现传承,走向大众化破圈。


总的来说,一档音乐综艺节目的成功有“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能否“推歌”及“推人”出圈某种程度上也有着“运气”一说,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但打造一档品质音乐综艺,结果却是可衡量可确定的。


对于《中国潮音》节目来说,在推歌方面,改编歌曲融合中国元素和当今时代潮流特色,让经典歌曲焕发新机,创造当今时代被观众喜欢的佳作。在推人方面,乐玲珑、裁缝铺乐团等大咖走向台前,在节目中展现出惊人的技艺和人格魅力。


每一个时代,都有独属于自己叙事方式,音乐是记录时代的声音,记录着当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文化传承和生活方式。国潮音乐的崛起,本身有着强烈的时代使命感,国风国潮的魅力,也在同样激发音乐人、音乐平台和视频平台不断创新的生命力与活力。




选秀和竞演之外,音乐综艺还有何种可能?
音乐慢综艺或将成为2022年音综节目模式改革的关键一环。
音综集体扑街,22年各平台进入冷静期
2021年进入音综小年,既没有爆款歌曲诞生,也没有把人推出来,不再是平台打造爆款的主力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