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业做职业马拉松俱乐部,在中国能正常运营起来吗?

懒熊体育 2022-01-15 21:00


“你一会儿不要太快,上次就是跑太快爆掉了!”易居集团CEO丁祖昱在易居马拉松俱乐部(以下简称易居)全马测试赛前嘱咐一位女跑者,“爆掉”指过早透支体力,后程速度迅速下降。全马最好成绩早已破3的丁祖昱,如今已抵得上半个教练。(延展阅读:丁祖昱:最能跑马的上市公司CEO

 

这一天也是他创立易居马拉松俱乐部三周年庆典的日子,但同一天还有更重要的事。12月4日,中国田径协会(以下简称田协)与易居马拉松俱乐部在上海宣布共建田径国家队。田协将和易居共同完成包含男女中跑、长跑、马拉松和竞走等多个项目的国家队建设,备战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这次共建不单是中国田径的一个重要变化,也是俱乐部发展的重要节点。


成立三年的易居,作为中国马拉松运动员市场化培养模式的实践者,为中国长跑贡献了一个独特的样本。


 

做中国的实业团

 

2014年,跑步突然火了,在房地产行业这项运动成为“通用语言”,在万科郁亮和毛大庆等地产跑圈代言人的影响下,易居CEO丁祖昱也一头扎进跑圈。他并不是玩票,2016年的芝加哥马拉松就跑进了3小时。后来,丁祖昱开始在自己跑的同时推动别人跑,在公司建跑团还不过瘾,2018年还发起易居马拉松俱乐部,那是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马拉松俱乐部。


“我们想要探索一条由企业创办、由职业体育和竞技体育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丁祖昱如是回顾初衷。

 

从这个角度看,易居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俱乐部建立之初参考的是日本实业团模式。实业团是日本企业建立的吸纳体育人才的团体,很多体育项目都有实业团组织,其中比较兴旺的就是长跑实业团。


在日本,几乎没有纯粹的职业跑步运动员,但日本学校的跑步培养体系比较完善,从小学到大学有着完整的上升衔接体系,保证学生一直能在学校俱乐部训练,而承接学校培训体系的就是实业团。日本的长跑人才一般有两种发展路径,一是在高中崭露头角后直接进入实业团,更主流的选择是在大学毕业后进入实业团。他们进入实业团后通常边训练边上班,不单是运动员也是企业的员工,运动员退役后通常会以员工或者实业团教练的身份继续留在企业。


学校+实业团的模式是日本长跑人才培养的主流模式,在东京奥运会获得第六名的日本马拉松名将大迫杰,在离开日本赴美训练前就是日清实业团的成员。

 

对运动员来说,实业团解决了生计问题,同时也为退役后的职业生涯做铺垫;对企业来说,可以借由运动员在跑步赛事的露出,宣传公司品牌,因此实业团也是一种双赢的模式。


▲箱根驿传这样的大赛中,涌现出的跑步人才是各企业实业团的争夺对象。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虽然易居参考了实业团模式,但中日田径环境不同,作业不能完全“照抄”,比如在运动员的“组织”问题上,中国就有特殊的国情,易居只能自己摸索。

 

刚成立时,易居签了一批优秀的长跑运动员,其中大多是体制内退役运动员,还有少量业余精英跑者。在训练一段时间后,一些运动员的成绩有了提高,所以省队又纷纷把运动员“请”回去,运动员的训练和比赛,实际仍然由省队管理,运动员只是比赛服上有易居的logo,这让易居在很多时候更像是赞助商。


▲易居为那些没有注册在省市运动队的运动员提供了经济和训练上的支持,这也是社会俱乐部存在的重要意义。

 

从运动员的角度看,他们大多数更愿意待在熟悉稳定的体制内,或是选择不受任何管理,完全“自由”地训练和比赛。“面对俱乐部这一在国内新兴的组织,许多运动员仍然觉得有太多不确定性。”俱乐部运营总监、前长跑运动员顾怡雯解释道。


面对这种情况,易居一方面完善俱乐部管理模式,创造更加人性化、更有积极性和吸引力的平台,另一方面也在和田协、各省市队等官方力量加强协同,让他们为自己背书。2019年中国田协与易居签约,易居成为了田协合作伙伴,这次宣布共建田径国家队就是和田协合作的深化。

 

事实上,这种官方机构提供政策和人才支持、社会力量提供资源支持,国家队和俱乐部队的资源和人员班子高度共享的共建模式,在其他体育项目早已有之,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冰球。中国冰球协会曾和多支俱乐部共建,这种俱乐部也成了介于普通俱乐部和国家队的一种居间形态。

 

田协和易居的合作类似,易居目前是田协唯一的共建伙伴。在训练资源方面,田协将为俱乐部的运动员提供便利训练条件,让俱乐部运动员和国家队一起训练,田协还会为俱乐部安排国外训练和比赛资源。

 

除了训练资源共享,国家队和俱乐部还共享总教练。去年易居聘请传奇教练李犁担任总教练,李犁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后去美国发展,在美执教30多年,获得美国奥委会“年度全国最佳田径教练”,还带出著名中长跑选手伯纳德·拉加特。而此次共建发布会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李犁被任命为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国家中长跑项目总教练,李犁自此也成了国家队和俱乐部的双料总教头,等于把李犁这个体制外教练召进国家队,这也代表了中国田径的一种革新。


▲李犁已经成了国家队和易居俱乐部的双料总教练。

 

这些和官方的联动,无疑提升了俱乐部对高水平运动员的吸引力。目前俱乐部的运动员管理制度也是不断摸索和调和的中国特色。目前相当一部分俱乐部运动员,都拥有体制内和俱乐部的双重身份,这种并行不悖得到了制度的保障。


在2020年中国田协发布的《中国田径协会运动员注册与交流管理实施细则》第七条中规定:“高等院校、俱乐部可与省、直辖市进行双重注册。”另外,俱乐部很多顶尖签约运动员都有主带教练,这些教练在队员加入易居前就在指导他们训练,教练和运动员之间形成了某种共生关系,这种关系也被带到俱乐部,教练和易居之间更多是一种合作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

 

小步快走的商业化

 

虽然易居并不指望俱乐部短期内盈利,目前投入也远大于收入,但一个俱乐部想要做得长久,商业化仍是规定动作。

 

在4日的活动上,易居与耐克进行了顶级合作伙伴的签约仪式,而此前耐克就是易居的合作伙伴。另外俱乐部还有官方指定运动耳机韶音、官方指定运动营养品营SIS等赞助商。

 

加上赞助,俱乐部目前的商业化是“四管齐下”:其中一个方向是运动员经纪,现在易居的运动员都已经和俱乐部签署协议,俱乐部拥有运动员的商业开发权;同时俱乐部还在争取大众跑步人群,开发了跑步训练营产品,易居马拉松训练营目前已经开出了第二期。另外俱乐部还在为一些省市专业队代培运动员。

 

易居的商业化仍处于摸索阶段,跑步俱乐部想增收还需要大环境成熟,尤其是赛事平台的搭建。

 

实业团驿传是和箱根驿传齐名的日本跑步年度大赛,由日本实业团田径联合会主办,以实业团也就是俱乐部为单位参赛。因为影响力巨大,赛事的商业价值也水涨船高,参与其中的俱乐部自然能分享其中的商业收益,但中国目前还缺乏实业团驿传这样以俱乐部为参赛单位的赛事平台。

 

自2019年7月《关于征集中国马拉松俱乐部相关情况的通知》发布后,中国田协对马拉松俱乐部的建设尤为重视,田协多次表示要建立中国马拉松俱乐部联赛。而在中国田协“十四五”田径项目发展规划的“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将马拉松产业的规模从2019年的948亿元,增加到2025年的1500亿元。这些消息对易居这样的社会俱乐部来说无疑是个利好。


 

在竞技方面,易居“野心”不小,俱乐部提出在巴黎奥运会挺进马拉松前八的目标。这种野心并不是没有根据,俱乐部目前的人才储备相当厚实,奥运竞走冠军刘虹、年轻实力派——徐州奥运选拔赛冠军彭建华、“马拉松一姐”李芷萱、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同时也是女子10000米冠军张德顺和全运会女子5000米女子3000米障碍双料冠军张新艳等都在列。除此之外,以李犁为总教练的团队,也正在培养新一批精英运动员。

 

无论巴黎冲八的目标能否完成,易居本身已经为中国马拉松的职业化提供参考范本。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易居并没有前路可循,这意味着俱乐部仍然要不断升级打怪,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但无论如何,易居都站对了一个趋势,这就是社会力量在中国中长跑人才培养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了解懒熊体育更多产品及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