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法学院走出来的10位校友

超律志 2022-01-15 16:42


文原载于“文汇学人”,作者是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隆万,感谢分享。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东京审判和纽伦堡审判一样,“使发动侵略战争、双手沾满各国人民鲜血的罪魁祸首受到应有的惩处,把战争罪犯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东京审判中涉及日本侵华的罪行时间最长、内容最多,中国代表团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其中东吴人的作用不可磨灭。

  
中国代表团前后共17位代表,其中有10位是东吴法学院校友,占58.8%。

  
检察官向哲濬1917年学成于游美生肄业馆,即清华大学前身,后先后在美国耶鲁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获文学士和法学士学位,曾于1949-1952年在东吴法学院任教。还有9名成员毕业于东吴法学院。按毕业前后顺序,他们是:

  
桂裕,1927年毕业(第10届),检察官顾问;

  
倪征燠,1928年毕业(第11届,后获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检察官首席顾问;


鄂森,1928年毕业(第11届,后获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检察官顾问;

  
杨寿林,1934年毕业(第17届),法官秘书;

  
裘劭恒,1935年毕业(第18届),检察官首任秘书;

  
方福枢,1938年毕业(第21届),法官首任秘书;

  
刘继盛,1943年毕业(第26届),检察官翻译;

  
高文彬,1945年毕业(第28届),检察官翻译,后转任秘书;

  
郑鲁达,1945年毕业(第28届),检察官翻译。

  
为什么中国代表团中东吴人特别多?高文彬曾经用简朴的语言回答了这个问题:


由于东吴法学院是中国唯一一所除了大陆法外还教授英美法的学校,比较有优势。


由于东京审判按照英美法进行审理,检察官和法官是独立的,检察起诉阶段和法官量刑阶段也是分开的。下面按这两个阶段分别介绍东吴人的贡献。

  
从上述名单中可见,中国检察官团队的13名代表中有8位东吴校友,占61.5%。他们是检察官向哲濬,首席顾问倪征燠,顾问桂裕、鄂森,秘书裘劭恒、高文彬,翻译刘继盛、郑鲁达、高文彬(兼)。

  
向哲濬和裘劭恒是1946年2月7日到达东京的。距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不到三个月。中国检察官和其他10个同盟国检察官同人面临的任务是确定起诉A级战犯的名单,确定日本战犯罪行的起始时间,以及撰写《起诉书》。由于5月3日开庭,4月29日上交《起诉书》,所以时间非常紧张。

  
根据法庭要求,由各国向盟军总司令部提出战争嫌犯名单,经初选后予以逮捕;最后由季南检察长会同各国检察官会商后挑选出28名甲级战争嫌犯作为被告受审。

  
中国检察官第一批提出18名战犯:矶谷廉介、梅津美治郎、土肥原贤二、和知鹰二、酒井隆、本庄繁、板垣征四郎、阿部信行、畑俊六、东条英机、谷寿夫、桥本欣五郎、多田骏、影佐帧昭、秦彦三郎、小矶国昭、南次郎、喜多诚一。我们看到了蒋介石亲笔书写着18名战犯名单的档案,其中本庄繁已死,谷寿夫作为乙级战犯被押解到南京军事法庭受审并处决。其他16名中有8名列入甲级战犯名单,占50%。

  
特别要指出,日本投降时,土肥原贤二在国内,一度不在28名被告之列,由于向哲濬力争,这个在中国罪恶累累的特务头子才被绳之于法,逃脱不了上历史绞架的命运。

  
关于日本战犯罪行起始日期的确定还颇费周折。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读投降诏书,9月2日日本军政代表签署《投降书》。因此国际检察局对日本战犯罪行算到1945年9月2日为止没有异议。但何时起始却有分歧。

  
日本对外侵略之所以归为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是因为日军偷袭珍珠港,进而引发了它对一系列国家的战争。起初有人提出以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事件作为犯罪日期的起点。但中国检察官认为:日军之所以偷袭珍珠港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一系列太平洋国家作战,都是为了要解决它对中国的战争,前者不过是后者的继续和延长;而中国全面抗战始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卢沟桥事变”又是1931年9月18日日军侵占沈阳和开始吞并中国东北的继续和延长;进一步考察,“九一八”事变之所以发生,其导因是1928年4月日军在皇姑屯炸死张作霖事件,从那时起日本侵占全中国的企图便已暴露无遗。而中日实际敌对状态那时便已发生,是故正本清源,被告战犯们的犯罪日期应从1928年1月1日算起。中国检察官的观点最终被国际检察局认可。

  
但是这一点被被告律师强烈反对。1946年5月14日上午,美籍日裔律师乔治·山冈首先就日期问题发难,认为:“在1941年12月9日之前从未向日本宣战,因此从1928年1月1日到1941年12月9日起诉书宣称的战争罪行事实上或在法律意义上不存在。”

  
当天下午,向哲濬在他第一次发言中立即予以驳斥:“从1931年9月18日以后,日本在中国采取了战争性的行动,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包括士兵和平民。1937年7月7日,日本在卢沟桥发动战争,一个晚上杀死数百人。随后,日本向全中国出兵,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士兵,还有儿童、妇女和无助的平民——非战斗人员。我认为那些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如果这不是战争,我想问,还有什么是战争?”

  

向哲濬

根据英美法,任何被告都基于无罪假定,检方必须基于证据撰写《起诉书》。由于战争时期,中国军民没有收集证据的条件和习惯,日本又千方百计封锁销毁证据,短时间收集证据极其艰难。向哲濬到东京后采取了多条渠道。从台湾“国史馆”档案中发现,向哲濬于2月11日、12日、21日,3月8日连续向外交部发回4封急电,要求国内有关部门及驻外使领馆收集日军暴行证据,并寄送东京;二是向哲濬和裘劭恒多次陪同季南检察长和几名美国检察官员到南京、上海、北京和重庆等地实地调查,收集证据。这些证据成为撰写《起诉书》的基础。向哲濬在晚年的一次谈话中回忆:“作为检察官,我参加了对战犯罪行的起诉工作。大量人证物证表明,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侵略罪行真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起诉书于1946年4月29日向法庭提出,列举了五十五项罪状,其中与侵略中国有关的就有四十四条之多。”

  
从1945年5月3日开庭,到1948年4月16日,检察阶段持续将近两年。中国检察官团队经历了激烈的没有硝烟的战斗。

  
除了继续收集证据,寻找证人出庭是中国检察官的重要任务。


在起诉日军侵略东北的阶段,从苏联引渡回国的末代皇帝溥仪是重要证人,但是当时他非常恐惧,怕自己作为战犯受审判。向哲濬和裘劭恒对他做了许多工作。特别是裘劭恒一再和他谈心,使得溥仪放下包袱,溥仪接连8天出庭作证,在庭审记录中占455页。裘劭恒晚年对记者说过:“溥仪共出庭8天,是东京审判期间出庭作证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的一个证人。溥仪在法庭上的大量证词有力地说明,当时的‘满洲国’皇帝不过是傀儡,真正统治中国东北四省的是日本人。”至今裘劭恒家的客厅中还放着溥仪当年赠他的书画。

  
另一个重要证人是秦德纯,时任国防部次长。“卢沟桥事变”期间,他是北平市长,29军副军长。他是访华美国助理检察官萨顿邀请的。向哲濬在东京获悉之后,立即急电外交部:“大员出庭作证,在法治国家当属常事。倘出庭作证宜就所问事件尽量携带有关资料对于事实作有系统之准备。”

  
秦德纯行前根据这一信息,作了比较充分的准备,从1946年7月22-25日连续出庭作证4天,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纪录》中占247页,其中秦氏讲话为130页。7月27日向哲濬专门致电外交部,高度评价秦的表现:


秦次长德纯自养日起出庭作证四天,有日圆满结束。


左为溥仪,右为中国检察官秘书裘劭恒。


从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1937年的“七七事变”,到溥仪、徳王、梁鸿志、汪精卫等伪政权的策划和建立;从用鸦片毒害中国民众,到日军在中国各地烧杀、强奸、掠夺的暴行,中国检察组都在掌握有力证据的基础上提出起诉。经过辩论、反诘、总结等审理程序,终于使侵略元凶被送上历史的绞刑架。下面将着重介绍中国检察组在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过程中的工作,这也是两年艰苦工作的集中表现。

  
从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占南京起至1938年2月,日军对平民和俘虏进行灭绝人性的屠杀和强奸暴行。虽然当时已有中外媒体的零星报道,但由于日军封锁消息和销毁罪证,世人对南京大屠杀的规模和程度并不了解。如何为法庭提供充分的人证物证是关键。

  
早在开庭之前,向哲濬、裘劭恒和季南及若干美国检察人员已到中国实地调查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和有关证据。

  
1946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法庭审理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暴行,检方8名中外证人出庭,其中有尚德义、伍长德、陈福宝3名南京市民和军医梁庭芳,还有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住房委员会负责人许传音博士,以及3名美籍证人,包括金陵大学医生威尔逊,金陵大学历史教授、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创始人贝茨和南京圣公会教堂牧师马吉。

  
这些证人中有的是侥幸逃出的受害者,有的是日军暴行的目击者。特别是马吉牧师,曾冒着生命危险用16mm电影摄影机拍摄长达105分钟的胶片,记录了日军烧杀抢劫强奸的真实场面。他在8月15日和16日连续两天作证,给所有在场的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同时,法庭宣读了多份书面证据——除15名中国受害人证词外,还有安全区文件,首都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报告,1938年南京美国大使馆电报,德国西门子公司商务代表、南京安全区主席拉贝信件,德国大使陶德曼致德国外交部的信等。

  
由于中国检察组和美国检察人员的努力,日军南京大屠杀惨绝人寰的暴行公之于众,震惊世界。《判决书》第八章“违反战争法规的犯罪”中专列一节“南京大屠杀”,长达9页,详尽描述了日军暴行,指出:“……在占领后的一个月中,在南京市内发生了二万左右的强奸事件。……据后来估计,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

  
中国检察官团队不仅要邀集人证和书面证据,还要在法庭陈述、起诉、反诘和辩论。东吴人在这一环节中可以说独领风骚。仅举一例。

  
1947年10月6日关于板垣征四郎罪行的辩论。向哲濬、倪征燠、桂裕代表检方轮番和被告的日籍辩护律师山田半藏、阪埜淳吉以及美籍辩护律师库宁汉、马蒂斯、布鲁克斯等人进行激烈辩论。按庭审记录统计,检方三人共发言62次,辩方五人共发言93次,持续整整一天!唇枪舌剑,可见一斑。美国国家档案馆保存有这场辩论开场的纪录片,出现向哲濬和山田抢话筒的罕见场景。

  
1947年10月7-10日,由倪征燠任主将,和板垣面对面交锋。板垣以攻为守。在15名证人为他遮掩解脱之后,他亲自出庭为自己辩护,扬言“与中国检察官大战三百回合”。庭审记录统计,10月8日、9日和10日三天中,倪征燠直接诘问板垣分别为122次、202次和168次,总数超过490次,其激烈程度决不下于在战场上拼刺刀!倪征燠晚年曾感慨地回忆:


这场战斗,对我来说,是一场殊死战。因为我受命于危难之际,当时已把自身的生死荣辱,决定于这场战斗的成败。事后追忆,历历在目,既有酸辛苦楚,亦堪稍自告慰,有不可言喻之感慨。我写到这里,已泪水盈眶,不能平静下来。

  
庭审记录中出现名字的东吴人共5位,即向哲濬(326页)、倪征燠(606页)、裘劭恒(28页)、桂裕(9页)和鄂森(7页)。


  倪征燠


高文彬是最年轻的检察官翻译。到东京后,他和其他4位翻译将大量中文证词译成英文,一年后基本完成了翻译任务。由于他工作出色,向哲濬多次向外交部提出要求,在裘劭恒因病辞职后,高文彬成为中国检察官最后一任秘书,负责整理档案资料,直到1948年8月随同向哲濬携两箱第一手资料回国。高文彬出于对母校的感恩,在收集法庭资料的过程中,特地多留一份。他曾经回忆说:


我的主要工作是签收庭审记录,每天一个美国下级军官会把庭审笔录送过来,每周五本。笔录是1948年8月17日,我随向先生乘坐“美琪将军号”轮船,从横滨带到上海。向先生坐火车将一套送到南京司法行政部,面交谢冠生部长;我则将另一套送到昆山路东吴法学院。遗憾的是,由于时局巨变,加之东吴法学院在解放初期被拆分,这两套记录都遗失了!

 
高文彬还从日本报刊中发现了日军暴行资料——南京大屠杀前后,两名日本下级军官向井敏明、野田毅用军刀“杀人比赛”的嗜血兽行,就是他发现的。后来这两名刽子手被押到南京受审,被判处枪决。

  
由于法官会议闭门举行,且不接待媒体,因此法官团队的行止很难为公众所知。幸而梅汝璈法官有记日记的习惯,至今还保留了一部分;杨寿林晚年也曾发表谈话。我们才比较清楚中国法官团队的贡献。

 
中国法官团队的最大贡献是撰写《判决书》,他们面临的困难有两方面。1948年7月23日梅汝璈发给外交部的电报说:


惟拟判工作,进行迟缓,其主因实为案情庞大,卷宗浩多,以及十一国同人见解纷歧,常陷僵局,调协折冲,颇费时日。……我国人士对于东京裁判,关怀甚切,期待最殷,乃情理之常,璈至了解。但为璈个人影响所及,自当努力,促其加速,并当竭其心思才力,使我国在此国际法律正义斗争中,有所收获,而不致由于旷日持久之结果,反令国人大失所望。……璈虽德薄能鲜,但职责所在,自必全力赴之,决不疏怠。

  
这也表达了中国法官团队的决心。

  
由于方福枢秘书已先期回国,倪征燠被调来和杨寿林秘书一起,在梅汝璈法官的主导下,承担了《起诉书》的起草工作,居功至伟。

  
杨寿林曾回忆为了撰写《判决书》所做的大量准备工作:

  
国际法庭通过大量的工作,掌握了大量的人证物证。我亲自听到400多个证人的证言,看过4000多件文件证据和700多件书面证言,有许多是从日本参谋本部和其他官方机构搜获到的机密文件。

  
经过多数派法官(包括中国、美国、英国、苏联、加拿大、新西兰、菲律宾等7国)的努力,《判决书》终于完成,梅汝璈和全体中国代表团总算放下了悬着的心。而梅汝璈在法官同仁中折冲樽俎,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1948年11月4日到11月12日,由韦伯庭长宣读《判决书》。

  
杨寿林对最后判决作了非常简洁的描述:


经过长达二年半的审判,法庭确认被告们都有罪。判决书确认,日本的对内对外政策都是以准备和发动侵略战争为目的,从1931年开始的对中国的战争是侵略战争;进行侵略战争的阴谋是最高限度的犯罪;判决书还确认,日军的暴行是有组织的,而且是按上级命令实行的。国际法庭判处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广田弘毅、木村兵太郎及武藤章绞刑;东乡茂德20年徒刑;重光葵7年徒刑;其余16人判处无期徒刑。1948年12月22日深夜,东条等7名被判处死刑的战犯在东京巢鸭监狱内被押上绞刑架,执行绞刑。

  
中国代表团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殚精竭虑,不辱使命;东吴人无愧于校训“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他们的贡献将永垂史册。

















点击右下角“在看”,分享给更多小伙伴
您的支持, 是超律志持续更新的动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