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股份︱净利暴增9倍,一卖一买如何潇洒转身?

星空财富 2022-01-15 21:06



1989年5月,时任宁波鄞县棉纺厂厂长的郑永刚由于业绩突出而调任宁波甬港服装总厂厂长。当时的宁波甬港服装总厂连年亏损,已经濒临破产。郑永刚当机立断,决定借钱去央视打广告,没想到一炮而红。

3年后,以甬港服装总厂为主体的杉杉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成立。“杉杉西服,不要太潇洒”的广告语也风靡一时。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西服市场,杉杉品牌的市占率曾经高达37.4%

关于那段辉煌,橙哥只找到这张已经包浆的图片

鲜为人知的是,1999年起,杉杉集团就已经进军锂电池负极材料产业,向高科技企业转型。


01

湖南永杉,一笔“太潇洒”的转让


踏上转型之路20年后的2019年,杉杉股份(600884)作为国内最早进入锂电池材料市场的企业之一已经完成了相当深厚的技术和产品积累,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正极、负极、电解液的综合材料供应商。这年8月,杉杉包头10万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产业基地正式投产。为了建设包头基地杉杉总共投入近40亿,基地设计产能为年产6万吨石墨负极材料和4万吨碳包覆石墨负极材料,是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锂电池负极材料基地。

回头看,或许正极材料业务被剥离在当时就打下了伏笔。

今年5月杉杉曾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与全球最大的化工集团之一,德国巴斯夫达成合资协议,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杉杉将向巴斯夫转让子公司杉杉能源(835930)51%的股权。8月31日,最后一笔股权交割宣告完成。

摘自《杉杉股份完成股权交割的公告》
 
杉杉能源是新三板挂牌企业,也是杉杉股份正极材料业务的执行主体。本次交割之后杉杉股份持有杉杉能源股份的比例变为49%,失去对后者控制权的同时也不再对后者并表

但是,这次股权转让所产生的余音并没有随着股权交割的完成而散去。今年1月6日,杉杉发布公告,宣布将转让正极业务的的另一子公司,湖南永杉100%的股权。

摘自《杉杉股份转让子公司股权的公告》

湖南永杉主营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盐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今年前三季度永杉营收大幅增长,业绩扭亏为盈,而且资产盘子越做越大,可谓欣欣向荣。而就是这么一家净资产3亿,630万净利,且题材热门、还有很大增长潜力的公司,估值只有4.8亿。

摘自《湖南永杉2021年三季报》

如果说在和巴斯夫的合作中杉杉限于体量而难以掌握话语权,为了借助巴斯夫的全球销售和供应网络而转让杉杉能源大部分股权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对永杉的估值真的不太容易服众。尤其是一次性转让全部股权的“潇洒”,多少有些突兀。

而且,接手永杉的锦州吉翔的实控人正是杉杉的老总郑永刚,让人难免有些“瓜田李下”的联想。

02

偏光片,一次“更潇洒”的收购


杉杉解释是,永杉原本定位为公司正极业务的原材料供应商,现在公司对杉杉能源已经失去控股权,且杉杉能源的供应链也将由巴斯夫接手,所以再留着永杉也“协同作用不强”,不如一卖了之。

橙哥看来,这个理由多少有些牵强。以新能源现在的发展势头,永杉的产品即便不能内部消化,难道再外部市场就没有销路了吗?杉杉原本的产品矩阵是正极、负极和电解液,把正极换成锂盐很违和吗?再怎么说,这也是一块净利润率高达22.97%的业务!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锂盐跟锂电的协同效应不强,难道偏光片跟锂电的协同效应就很强吗?

嗯?怎么忽然扯到偏光片?偏光片是什么?

虽然听起来很像一种眼镜片,但偏光片其实是液晶面板制造中不可或缺的材料。所有液晶面板都有前后两片偏光片紧贴在液晶玻璃上,少一张就不能成像。

去年9月,杉杉与韩国LG化学达成协议,将收购后者偏光片业务。

摘自《杉杉股份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

具体来说,杉杉与LG按照7:3的持股比例成立苏州杉金作为持股公司,杉杉将通过苏州杉金先一次性购入LG偏光片业务70%的股权,并在3年内收购剩余的30%。

这笔交易从去年1月底开始启动,因为工作量浩大,交割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但是标的资产产生的业绩已经并表。上半年偏光片业务总共给杉杉带来了45.75亿营收和5.15亿净利润。约占杉杉上半年全部营收的46%,净利润的67.76%。三季报属于简报,不批露具体营收和利润结构,但是同比增幅说明了一切。

摘自《杉杉股份2021年三季报》

经过此次收购,杉杉的商誉从1.28亿跳涨到9.15亿。负债总额也被推升到了三季度末的202.9亿(同期资产总额为358.25亿)。而且由于增大了原材料储备,前三季度杉杉的经营现金流形成净流出,当然流出金额在持续收窄。

比较有意思的是,为了完成对偏光片业务的收购,公司向郑永刚实控的三家公司定向增发,筹集资金30.29亿,而发行价只有区区6.25元!对比杉杉当时30多元的股价。只能说,郑老板确实是明人不做暗事!

03

结语


在显示面板行业,中国企业的话语权正不断增强,国产替代程度也在不断加深,这也是LG决定出售偏光片的原因所在,杉杉无疑将因此受益。另一方面,杉杉最新的20万吨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也已经在眉山正式动工。可以说,杉杉已经储备了充分的业绩增量

2016年,郑永刚曾表示:“我希望我是从服装进来,从金融出去,我希望成为一个金融家。”看看杉杉最近的几笔操作,无论是4.8亿把永杉卖给郑老板,还是以市价1/5的价格向郑老板增发,橙哥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了一步叫做《华尔街之狼》的电影。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想看《杉杉股份2021年三季度报》?请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