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人:干得最多,睡得最久

京师心理大学堂 2022-01-15 21:42

作者 | 跳跳虎



ONION NEWS


以下是Onion News(以下情节纯属虚构)……



材料1: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打电话给一个中国老人,他可能正在上班而拒接;而打电话给一个意大利老人,他可能正在给Baby换尿不湿而拒接。所以,给老年人打电话要做好被拒接的心理准备。



材料2:在一个乌云密布的傍晚,擦了一下午家里木地板的日本老奶奶给丈夫打电话,告诉他从单位出来记得带伞;拾掇了一下午意面的意大利老奶奶给丈夫打电话,告诉他实在不行可以看一场电影再回家。所以,出门最好带把伞。



材料3:三个日本老太太到中国老太太家做客。晚上十点,中国老太太准备上床睡觉,而日本老太太还想搓一把麻将;早上六点,三个日本老太太想继续搓麻将就叫醒了中国老太太,中国老太太抱怨说刚刚在梦里马上就清一色了,要继续回梦里大杀四方。所以,三个日本老太太玩起了斗地主。





BACKGROUND


“离开工作岗位,步入退休生活”,是成年晚期经历的重要转变。这一角色转变对老年人的意义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仍然存在争议。



一方面,脱离理论(Disengagement Theory; Cumming & Henry, 1961)认为从工作岗位脱离是老年人经历功能日渐衰退的必然选择,是在社会参与中实现损失和收益再平衡的自然过程。事实证明,大多数老年人接受并适应了这个脱离过程。



另一方面,连续理论(Continuity Theory; Atchley, 1989)认为退休使老年人丧失了部分有意义的角色,生活连续性受到破坏。老年人如果没有成功地采取适应策略,重新构建内部和外部的连续性,就容易在退休生活中无所适从,甚至会增加抑郁的风险。



退休对个体最直接的影响是,老年人得重新安排每天的时间表了。对于老年心理实验室的主试同学们,在约叔叔和阿姨参加实验和访谈时,常常听见的一句话是“能不能早点开始,我下午四点得去接孩子”。尽管离开了工作岗位,大多数老年人依然以不同的方式服务社会,或承担着家庭职能,或在休闲活动中融入朋友圈。





为了解老年人日常生活安排,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社会学系、日本国家人口和社会保障研究所和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联合研究团队(Kan et al., 2021)从2000~2015年的截面数据分析和比较了60~75岁老年人日常生活时间表的东西方差异。调查范围涵盖东西方14个地区;其中,10个西方国家被研究者依据社会福利制度进一步划分为四个地区(详见下文)。



在研究中,主试团队采用日记法让老年受访者回忆过去24小时内自己的活动安排,包括(有偿)工作、家务、休闲、睡觉四类活动的时间投入。



RESULTS


发现1:东方忙工作,西方干家务



研究发现(见Fig. 1),东方老人日均工作时间为1.8~2.6小时,远远高于西方老人0.5~1.5小时。其中,中国大陆的老年人工作时间最长,达到日均2.6小时;同样工作超过日均2.5小时的地区还有韩国。其次是日本老年人,日均工作时间也接近2.5小时。台湾老年人工作时间日均1.8小时,比较接近英国和北美地区的老年人。在西方国家中,法国和尼德兰的老年人工作时间最短,仅日均0.5小时;英国和北美地区的老年人工作时间最长,但也仅为日均1.5小时。



相反,东方老人日均家务时间为2.5~3.0小时,明显低于西方老人3.3~4.3小时。其中,台湾老年人的干家务活的时间最短,仅为日均2.5小时(此处疑似原作者纰漏);中国大陆老年人家务时间为日均3.0小时。在西方,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老年人家务时间最长,为日均4.3小时。





发现2:男主外,女主内,东方差别最显著



研究发现(见Fig. 2),在参与调查的所有地区中,老年男性的工作时间皆显著长于老年女性,老年女性的家务时间皆显著长于老年男性。这一性别差异在东方地区尤为显著。在日本老年人中,男性平均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比女性长大约100分钟,而女性平均每天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比男性长大约200分钟。中国大陆的老年人和台湾老年人相似,男性日均工作时间比女性长80~90分钟,女性日均家务时间比男性长大约150分钟。在西方,老年男性的日均工作时间比老年女性长25~40分钟,老年女性的日均家务时间比男性长60~75分钟(意大利和西班牙除外)。



发现3:中国老人爱睡觉,中国老太太更爱睡觉



研究发现(见Fig. 1),关于老年人在休闲和睡眠的时间投入,东西方差异不明显。在参与调查的地区中,中国大陆老年人日均休闲时间最短,为5.6小时,日均睡眠时间最长,为9.5小时。台湾老年人的休闲和睡眠时间都很长,分别为日均7.2小时和日均9.2小时。日本老年人的休闲和睡眠时间都很短,分别为日均6.3小时和日均8.0小时。在西方,英国和北美地区的老年人休闲时间最长,为日均7.4小时。



研究进一步发现(见Fig. 2),除意大利和西班牙地区的老年人外,西方老年人睡眠时间的性别差异不显著。中国大陆老年女性日均睡眠时间比老年男性长大约10分钟,但这一性别差异未被发现在台湾老年人中。日本是睡眠时间性别差异最显著的地区,老年男性日均睡眠时间比老年女性长大约30分钟,其次是意大利、西班牙和韩国。



注:图片来源于Kan et al. (2021)



DISCUSSION


谁来养老:政府、市场、家庭?



对于研究发现的东西方差异,Kan等人(2021)将其主要归因于东西方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差异。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面而普及的社会保障制度在西方国家逐步得到建立(Aysan & Beaujot, 2009)。研究者们参照艾斯平-安德森(Esping-Andersen, 1990)和塞恩斯伯里(Sainsbury, 1999)对福利资本主义制度的分类,将研究涉及的西方国家分为四类。一是自由主义政权(Democratic Liberal regime),包括英国(UK)、美国(US)、加拿大(CA),其特点是市场在管理社会风险和社会保障上起主导作用,而政府和家庭承担较少的责任;二是社会民主制度(Social Democratic regime),包括丹麦(DK)、芬兰(FI)、挪威(NO),其特点是政府在保障公民的社会权利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市场和家庭更少参与到社会保障中;三是保守主义制度(Conservative regime),包括法国(FR)、尼德兰(NL),其特点是政府、市场和家庭三者比较均衡地分担了社会保障的责任;四是南欧制度(Southern European regime),包括意大利(IT)、西班牙(ES),其特点是家庭在社会保障中扮演关键角色。



研究者们预测,市场主导的社会保障制度,例如自由主义政权,将导致更大的社会不平等。而政府干预扮演重要角色的社会民主制度则可以促进社会平等。保守主义制度对社会公平的影响介于二者之间。另外,南欧制度将社会保障建立在传统的家庭关系之上,因此老年群体在日常活动中的性别差异将被放大。





与西方持续数十年的养老退休制度相比,东亚地区的社会养老体系仍欠成熟,出现老年贫困的风险较高。研究者认为这是东亚地区老年人工作时间较长的重要原因,并且在进一步研究中发现受教育水平较低的东亚老年人更多融入在工作中。



中国大陆台湾,政府筹集公共基金来提供养老保障,但仍未覆盖农村老人。在韩国,因为财力支持不足,养老金也没有覆盖到所有老人。在日本,“公共-私人”二元养老体系为老人们退休后的生活提供经济支持,尽管OECD报告称日本养老金水平并不低,但是二元养老体制可能进一步扩大社会不平等。



在东亚儒家文化的影响下,社会的构建强调秩序和父权,同时也强调子女对父母的孝道,因此家庭在养老体系中占据格外重要的地位。然而,随着近年来家庭支持能力的弱化,东亚地区基于全社会层面的资源再分配,正面临从家庭养老向公共养老转变的挑战。




心理学部各实验室、课题组运营有一批不同方向的优质心理学科普公众号,在大学堂后台自定义菜单点击“分类精选”-“友情公号”可以查看。今后的每个周六,大学堂都会转载其中一篇与大家分享,祝大家晚安。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aginglab)。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目前由王大华教授和彭华茂教授的课题组组成,公众号主要推广与老年人心理健康相关的科学研究和活动。关注老年心理健康,便是关注我们的未来!



参考文献:

[1] Atchley, R. C. (1989). A continuity theory of normal aging. The Gerontologist, 29(2), 183–190.

[2] Aysan, M. F., & Beaujot, R. (2009). Welfare regimes for aging populations: No single path for reform.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35(4), 701–720.

[3] Cumming, E., & Henry, W. (1961). Growing old: The process of disengagement. New York: Basic Books.

[4] Esping-Andersen, G. (1990). The three worlds of welfare capitalism. Cambridge: Policy Press.

[5] Sainsbury, D. (1999). Gender and welfare state regim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6] Kan, M. -Y., Zhou, M., Negraia, D. V., Kolpashnikova, K., Hertog, E., Yoda, S., & Jun, J. (2021). How do older adults spend their time? Gender gaps and educational gradients in time use in East Asian and Western countries. Journal of Population Ageing, 14(4), 537–562.



作者 | 跳跳虎

来源 | 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

编辑 | 木舟

(本文由京师心理大学堂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联系北师大老年心理实验室后台,征得作者同意后方可转载)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内容

夸夸群 | 熬夜 | 手机 | AA制 | 杠精 | 学婊

欲擒故纵 | NTR 男子汉 | 择偶 | 分手

心理绘画 | 心理人 | MBTI | 心理咨询

家暴 | 出柜 | 吵架 | 童年 | 生育

同性恋 | 抑郁症 | 性教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