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想磨炼的一种品质叫作“强悍”

采铜的创想世界 2022-01-15 22:03

今天写的这篇文章可能又会带来争议,也许有人会把它贬斥为又一篇成功学,有人会说“道理我都懂但我做不到”,有人会说你是不是在贩卖焦虑,但这些可能到来的质疑,不会影响我写下这篇文章,因为这篇文章的主题“强悍”确确实实是我这两年来感触最深的一个词,与此同时我也在尽量地去磨砺自己以获得这一品质,其中一种知行合一的做法便是“强悍”地写出一篇可能饱受质疑的文章。


什么样的人是强悍的?我的脑海里会闪出一系列的名字,都是一些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的知名人物,特别是很多商界的人物。这年头商界的人物不好当,常常被人拉出来批判,当一个人做成一些事以后同时也等于制造了一个大家可以攻击的靶子,你如果想批评一个人,永远不缺角度。


但是,强悍的人所秉持的很多东西,是其他人无法想象的。


他绝对地笃信自己所做的事,他不会在乎其他人怎么评价他,闲言碎语无法动摇他深植已久的信念。


他不靠经验驱动,而是靠理想驱动。他敢做所有人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他只要发了一个大愿,就一定要实现。


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他会疯狂地学习,这种学习不是浮光掠影式的,不是囫囵吞枣地接受一些概念和名词,而是刨根究底式的,穷究一个东西的原理,一直到完全搞透为止


他跟大多数人一样也会担心失败,但是失败以后稍事修整他又会继续投入战斗,就像一个拳击手被打倒在地,“噗”一下吐掉半颗碎牙又站起来一样。


他唯一的对手是他自己。他不会给自己退缩的借口,不会给自己延宕的借口,不会给自己降低标准的借口。


像一个砍木工,高高地举起斧子,重重地砸向树桩。力是不带迟疑的。


他也有显而易见的缺点:他不讨人喜欢,人们不敢接近他;他看上去情商很低,有一种不可理喻的偏执;他看待世界的方式和其他人都是不同的,他能够扭曲别人眼中的现实,就像徒手掰弯一根钢管一样不可思议。

他掩盖了心中所有的柔情,在深夜仰面痛哭时定不会有旁人。他像一座悬浮的孤岛,漂浮在无垠的洋面。他像《老人与海》中的那个老人,一定要选择壮阔哪怕悲壮的搏斗。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不足为奇。你会说,这些有点玄乎的描写太不真实了。那我现在请你了解一下什么是真实的,那就是“强悍”的反面是什么样子的。


那些最不强悍的人通常有如下的表现:


他总是向别人寻求建议,当他寻求建议时,一方面是为了寻求答案,但更重要的是要增加一点做决定的勇气。


他恐惧失败,他担心如果某一件事情搞砸的话,他还能有什么样的路可走。他好像要紧紧地抱住一根粗壮的藤蔓,仿佛自己的命运已经贴附在这根藤蔓上。


他总是在想别人曾经、正在、以后会怎么看待他,他会为了别人的评价而改变自己。在被别人嘲讽后,他会像惊弓之鸟。


他的目标总是短命的,或者是被抛弃,或者是被替换。他好像一直在寻找什么东西,却一直没有找到,就像一个在自己家里团团转找钥匙的人。


他活在集体里,喜欢齐声合唱,隐藏自己的声音


他惯于把失败的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用这种方式他暂且保护了自己。


他或许有点一种小骄傲,觉得自己是平常人无法理解的,觉得自己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运气。


他总是在逃避一些事情的发生,又或者说,他总是在逃避某一部分的自己。在寻找逃避的理由方面,他有无穷的想象力


他相信预言超过相信自己,他相信巫师、星盘、命运和圣典。他相信历史是某种不可避免的循环,他活在自己有限的经验中,让这些经验成为自己舒适的茧。


他是脆弱的,又竭力掩盖自己的脆弱。


……


——当我回顾我曾经走过的路,在人生的大多数时候,我是脆弱的:我会逃避,我害怕挑战,我担心别人对我的评价,而且我还易怒,直到我明白愤怒是无能的表现。


后来我渐渐让自己变得平和,变得没羞没躁,变得沉迷于一些遥远的事物,变得像一个沙包人一样扛揍。因为我想让自己变得强悍。


但是我已经不能再说下去,因为强悍不是一种表演或者告白。


强悍者无需多言。


但是,我不会回答你“如何变得强悍的方法”之类的问题,因为就像我多次强调的那样,很多事情的核心不在于“方法”,而在于你做这件事情的意志和决心。


意志和决心不是凭空生造出来的,而是你的整个精神世界所诞下的婴儿,其他人不可能替你来孕育孩子,它必须由你自己去创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