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于毅|舞台上的人

影视产业观察 2022-01-15 22:24


在不久前的1月2号,《灵魂摆渡之永生》音乐剧二巡在上海落下了帷幕。尽管受到全国疫情的影响,有许多观众没能如愿赶上演出,但这部剧在上海本地的票房依旧达到了预期。伴随观众们出剧场后就开始写的各种真诚repo和安利,演员于毅也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这一轮的告别语,讲述了他的坚持、热爱,还引用了《终会遇见你》的唱词——再见时/花开枝头/月升再起/终会遇见你


时间的一瞬


1月2日《灵魂摆渡之永生》终场演出这天,于毅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里为剧组的每一位演职人员手写下感谢信。《灵魂摆渡之永生》剧组全体演职人员有几十位,他为每一位都定了红色玫瑰,妥帖地装在盒子里,外盒上是他手写的To签和专属祝福。


在原本的计划中,《灵魂摆渡之永生》选择在上海云峰剧院进行连演12场的第二轮巡演,就是想要让更多错过第一轮的观众们都可以走进剧院,但受到疫情的波及,不少外地观众还是无法到达现场观看。很多人看不了,于毅有遗憾,疫情期间舞台剧演出不容易,几乎所有的剧组都面临着各式各样的风险。好在虽然《灵魂摆渡之永生》受到了影响,喜爱这部剧的观众们还是撑起了这轮巡演的票房。



从进入剧组排练到演出结束,于毅始终是从不惜力的演员之一,哪怕已经是第二轮的巡演,已经很熟悉了剧情、舞蹈与歌词,但每一次演员走上舞台,都总会有微妙的调整和自我体会。


这是于毅又一次饰演赵吏。自2014年的网剧《灵魂摆渡》开始,他们相伴着走过了8年多的时间。“其实赵吏对我而言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不会因为说前面在拍戏,现在要排练就觉得紧张。每次《灵魂摆渡》音乐剧的回归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期待,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直都准备好了。”


《灵魂摆渡之永生》的音乐剧是《灵魂摆渡》网剧故事的延续,讲述的是拥有阴阳眼的夏冬青与阴间使者赵吏签订契约,二人与化身为少女王小亚的九天玄女搭档,在摆渡灵魂的路上遇到巨大危机的故事。因为延续了原剧的内核,很多观众在进入剧场前就已经是“灵摆”的粉丝。



作为国内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网络自制剧,《灵魂摆渡》对很多人来说很重要。不管是年轻的粉丝还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于毅总会遇到那些发自内心喜欢着这部剧的人。他们喜欢于毅饰演的赵吏,不管那是在舞台上还是镜头里,他们会留言给他,告诉他,“吏哥,见到你我就不怕了。”


尽管那是于毅演员生涯中很重要的角色,但他却表示赵吏这个角色对很多喜欢‘灵摆’的人意味着更多,“对于我来说,我拍这部戏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正能量。同时的,也告诉了我人一生当中你的朋友、爱人、家长,你所有重要的人,他们在你生命里就是那么一瞬间。这一瞬可能是几年、几十年或者就是一面,但这些东西有时候是难忘的。”



用心去记住一切重要的人与事,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想念和爱,是饰演赵吏给于毅带来的最大改变。于毅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又在北方,同龄中少有人会直白地对家人表达自己的感情。“现在我会把我爱你、我想你说出来,也会经常去拥抱爸妈。我爸爸现在70多岁了,他从前是个非常严厉的人,非常不善于表达的人,但现在我回家他会在门口捏着我的手,拥抱,这也是‘灵摆’里所描述的时间的流逝所带来的改变。”


时间的流逝有时候也是永恒,这是《灵魂摆渡之永生》在舞台上那两个多小时中所探讨的一个命题。时间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或许对永生的赵吏而言,时间的流逝会带来他所渴望的一切人生,就像下半场那首solo歌曲《时间的一瞬》中所唱的,“我渴望,渴望恩怨,渴望情仇,渴望喜怒哀乐,才算走过一生。”


初代音乐剧演员


早在2004年的时候,于毅已经被《雪狼湖》剧组选中,参演了这部经典音乐剧的国语版。这部现代音乐剧有着国/粤语双版,他是国语版的“梁直”。因为同角色的粤语演员谢天华是一位专业的舞蹈演员,在过去的采访中于毅曾经说过,“唱段对我来讲不是问题,但在舞蹈方面我就不及他了,所以只能取巧,用一些摆酷的动作来表现富家子弟的不屑与潇洒。”


这如今被看来是谦虚的表达,但在于毅的眼中,又确确实实是自己对舞台和对音乐剧的敬畏。


国语版《雪狼湖》剧照 于毅饰 梁直、老狼仙


到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虽然在音乐剧舞台上已是「高龄演员」,但这份热爱在于毅身上未曾熄灭过。《灵魂摆渡之永生》二轮算上连排与演出,差不多连演了25场,于毅的膝盖从第一场演出后就有了积水,在舞台上瘸着跑,临时改调度和动作,却每一场都尽力坚持下来。他对自己有演员的专业坚守,坦白“如何避免受伤和一旦受伤后在舞台上该如何面对伤痛,是一个专业演员要面对的,不能让买了票的观众买受伤的单。”


音乐剧演员金圣权是该剧“反派”角色穆尘的扮演者,从进组一起排练的第一天起,他就对于毅充满了敬佩,称他“又帅又敬业”,只要开嗓唱歌,那份专注就教人心折。金圣权发的那条朋友圈动态的下方是工作人员的感叹,“毅哥很厉害的,他过去唱过男旦。”


综艺《国色天香》于毅《传奇》京剧版造型


演戏之外,于毅喜欢唱歌,四岁就在空军疗养院部队大院礼堂登台唱歌。后来考音乐学院落榜,上了上海戏剧学院的主持人班,毕业就在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如今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从事话剧表演。尽管一直演戏,这么多年来于毅对音乐的喜爱却从没落下。出演音乐剧、发音乐专辑、参加音乐类竞技综艺……观众们记得他在《国色天香》里惊艳的男旦扮相,也记得他在《跨界歌王》里超乎寻常打动人心的歌声。


「喜爱」这件事,在于毅的世界里很简单,想要尝试就去做了,不管是电视剧、话剧还是音乐剧。在观众眼中是综合性演员的于毅,他热爱的出发点,毋庸置疑都来自于舞台。


“我对舞台的感觉,对光的感觉,对舞台位置、调度的感觉一直在那儿。可以说我这一身的所有本领,全都是来自于舞台的。它是我一直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蓄力,我知道我的根在哪儿,哪怕有十年没有上舞台了,我觉得自己会生疏,但其实没有。舞台的能量会一直源源不断地提供给我。”



也是因为这份喜爱,这几年他又将工作重心更多地转移到舞台剧上。去年年中的时候他参与了爱奇艺第一部自制音乐剧《梦见狮子》,还有年底刚刚结束演出的《灵魂摆渡之永生》2.0。于毅觉得这是好事,十年前离开舞台是因为要养家,音乐剧演员的收入太少,支撑不了上下老小。现在国内的音乐剧热潮起来了,行业有了发展,更多的人走进剧院,收入的提升就可以让很多优秀的演员留在舞台上。“对我来说,回归舞台让我和家人待的时间更长了,以前要拍戏,离开家要好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我可以排练完就回家了,平时演出的时候白天在家晚上演出,挺好。”


那总是说谢谢的人


《灵魂摆渡之永生》第二轮的巡演中,卡司里既有过去熟悉的演员,也有新加入的演员,于毅和他们每个人都很亲近。采访的当天是于毅第一天进组,他笑着和我们说:“李宸希我太熟了,是铁哥们儿一直陪伴着我。崔秀丽、于佳鑫都是熟的,还有田依凡老师,在默契上没有什么问题。今年新加入的演员像金圣权、丁辉和其他几位老师,见了面我都很佩服,很期待一起演出。”


在《灵魂摆渡之永生》的每一场演出之后,于毅都会吸取上一场的经验,根据观众对本场舞台的反馈,做出一些细微的调整。“第二轮算是2.0版本,其实开场的时候那一段话我就做了调整,因为‘灵摆’写的是未了之情,我们一生中有很多‘我爱你’、‘对不起’这些话再也没有机会对那个人说了,不管是老一辈、父辈还是你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灵摆’是一个温暖的戏,因为它将今生未了之情在一个空间/人/自己这里说了出来,我觉得这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灵魂摆渡》编剧小吉祥天常与于毅在拍摄期间交流,每当于毅对角色有困惑的时候,小吉祥天总会告诉他,“没关系,毅哥你要相信赵吏就是你,你怎么去理解怎么做,你感受到什么就是什么。”感受很重要——这是于毅在小吉祥天身上学到的特别棒的东西,也让他一直称呼对方为「良师益友」。要在任何一个当下向对方表达真实的情感,是于毅坚持在做的事。


在剧组的工作人员回忆中,刚开始排练没几天的时候,于毅的膝盖伤痛就初现端倪,但他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是拜托她去买了一副护膝。“那之后的很多天里,他每次见到我都会感谢我一次,告诉我这幅护膝有多好用。”


早在《灵魂摆渡之永生》音乐剧开始筹备的时候,制作人兼好友高鹏就邀请过于毅加入剧组,但那个时候他担心这部剧会不会做的不好,“不能糟蹋了‘灵摆’,这是我的原话,因为这部剧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据高鹏回忆,后来整个的筹备期里于毅都在默默关注进展,一直到听完歌曲,看到了制作团队的诚意,他才答应加入。



“在排练的时候他就是每天最早到,最晚走的演员。”高鹏说道。但当我们在采访中把这话转述给于毅的时候,他又笑眯眯地说;“其实我记得很清楚,演完第一轮的时候,我和高鹏两人走在一个有落叶的街道上,我说高鹏我很感谢你,虽然你是我领导,但你能坚持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让我来演这个戏,原来我只答应演一场或者不演只是唱一首歌,但谢谢你让‘灵摆’继续下去,这对我很重要,对喜欢‘灵摆’的人来说很重要。”


这个总爱表达感谢的演员,曾经出过一张个人专辑《戏梦人生》,他总结自己的演员身份是要“过百样人生,尝人生百味”,也调侃自己“年纪越大,越觉得很多人都是老师”。在于毅的身上,观众时常可以窥见一个拥有赤忱热爱的人会如何度过自己的人生,而至于其他的,就像舞台上总是唱的那样,The show must go on(要继续演下去)。

撰稿:成九


— THE END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