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马杀鸡,太猛了!

环行星球 2022-01-15 22:37

文/萨马尔罕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8

封面图:Shutterstock



从俄罗斯巴尔瑙尔出发,在正式进入俄罗斯阿尔泰共和国之前,我们还有几件大事要做。当然,Katrina邀请我们参加的赛马大会便是其中之一。




在去到赛马大会的举办地别洛库里哈(Белоку́риха)的路上,我们先到达了Kristina的朋友伊戈尔的庄园所在索克




伊戈尔亲自开车带我们到达山顶,夕阳西下,景色美到令人窒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渺小如我,在壮美的阿尔泰山河面前唯一的心情就是庆幸,庆幸能在有生之年得见如此美景。


我们在山顶一直坐到太阳落山,等最后一抹金色消融在夜色中,黛青色的群山愈发深沉起来,我们开始下山。




在山脚下,伊戈尔带我们体会了一下阿尔泰人古老的萨满祈愿仪式。在一块不大的平地上,当地人用石块在地上铺出了五种迷宫一样的图案,每一种图案所对应的职业不同。


据说在与你的职业或梦想的职业相对应的图案里走上几圈,心灵就会获得平静,理想就会达成。


这看起来的确很神秘。于是怀揣着士兵梦的我用右手轻触栅栏外的石头(女生用左手)表示叩门后进入其中,走上几圈出来后,不知道是心理暗示的作用,还是夜晚清冽的空气使然,总之心里感觉很舒坦和平静。




来到伊戈尔的家中,厨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木制结构的房屋内,装饰着阿尔泰传统手工壁画的壁炉让整个房间温暖又舒适,伊戈尔拿出了当地酿造的烈酒“老鹰之泪”——取其纯净无暇之意,为每个人斟上。


在各种祝辞中,就着阿尔泰山新鲜的蘑菇和各种佳肴,不知不觉就喝了两瓶下去。醉意伴随着旅途的疲劳以及心满意足,当晚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早上大家早早起床,收拾好东西,告别了伊戈尔就出发前往别洛库里哈(Белоку́риха)。


一路上美景不断,离阿尔泰共和国越来越近,游牧生活的痕迹就越来越浓。成群的高头大马和牛羊非常惬意地踱步吃草,甚至都不惧怕路上来往车辆,肆意走动。不多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别洛库里哈郊区的一个赛马场。




赛马场旁边是一个度假村,这里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欢迎我们到来。由于时间尚早,工作人员先安排我们体验最为传统的俄罗斯桑拿浴。参观了桑拿房,了解了俄罗斯传统桑拿的锅炉烧制,加温过程后,我们换上衣服跃跃欲试。


进到满是蒸汽的房间,技师让我趴在木制平台上,然后快速地挥舞着已经在冷水中浸泡过的桦树叶,在我的背上和脚上用力的拍打。这就是俄罗斯桑拿浴的最大特色所在。桦树叶拍打在身上并不觉得疼,反而有一种舒筋活络的舒适感,而桦树叶本身具有杀菌消毒的功能,所以对皮肤也很好。




据说俄罗斯各地还专门有桦树叶拍打技能的比赛,评判标准大概就是看谁拍打的技法更为娴熟,姿态更为销魂吧。


拍打完毕,我又继续在高温中坐了一会儿,大汗淋漓,技师领得我出门到另外一个房间。坐进浴缸中,一阵腥味扑鼻而来,原来这温水中加入的是生鹿血以及鹿茸,功效自不必细说了。就在里面静静泡了十多分钟,一身疲惫和尘土都烟消云散,技师还特别叮嘱三个小时内不能洗澡,以免鹿血功效散失。


值得一说的是,阿尔泰地区特别是阿尔泰共和国饲养了众多的马鹿,这些马鹿不仅提供了大量的鹿肉鹿皮,同时其鹿血和鹿茸也成为养生佳品。打开桑拿房中的冰柜,全部是冷冻着的鹿血和鹿茸,也就不难理解纯正的俄罗斯桑拿浴是一项花费比较高的休闲活动了。




桑拿之后,在休息室喝了蜂蜜茶,也算是对身体因大量流汗之后的补充,然后一行人前往赛马场。


阿尔泰地区(包括阿尔泰边疆区和阿尔泰共和国)一年一度的赛马节即将拉开帷幕。但这个赛马节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骑马比赛,而是马拉车的比赛——选手们都是坐在马拉的双轮车上,操控马儿向前飞驰。


赛马场的看台上陆陆续续来了大批观众,我们则被马场主人邀请到二楼的vip包间观看比赛。




先是参赛选手骑马进场亮相,领导致开幕辞,接下来就是阿尔泰传统骑马抢羊的暖场活动。只见身着两种不同颜色队服的队员们在赛场中争得不可开交,他们精湛的骑术和大无畏的勇气也展露无遗,由于竞争激烈,当然也有人从马上摔下来,在场观众无不惊呼,但所幸选手并无大碍。




其实很多游牧民族都有类似的传统骑马抢羊活动,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在电影《第一滴血3》中,兰博在阿富汗同当地游牧民族就此较量一番的场景。随着离正式的赛马比赛开始越来越近,愈来愈多的观众涌入赛场。




我对他们人手一本的资料册也是无比好奇,一问才知道,这场赛马会也是他们每年赌马的盛大节日,那些资料册上都是关于每一匹马的各类信息,包括赔率等等。心里痒痒的我当然也不能错过,随即让娜塔莎帮我买了2000卢布的4号马,至于选择原因单纯是因为4是我的幸运数字。




买的时候连负责收钱的人也开玩笑地说怎么可能买4号,可能全场上千名观众只有我买它了,如果真中了我就发大财了。比赛正式开始之后,4号马不落下风,一直位于前三,头两圈比赛一直呈胶着状态,最后一圈,所有选手开始发力,4号马依然和11号马并驾齐驱,甚至一度领先,只是到最后时刻才败下阵来。虽然4号没有拿到冠军,我心里也是由衷高兴,至少有一种参与感。




比赛之后又是下半场的骑马抢羊活动。我们被邀请到包间同一群当地朋友喝酒聊天,这个时候好像大家都无意再去观看赛马活动,毕竟对他们来说,一年一度的盛会也是老朋友相见畅谈叙旧的大好时机。


我甚至见到了马场的老板谢尔盖,后来我才知道他也是俄罗斯的几大寡头之一,当然就他投资举办的赛马节,我们也适时地采访了他一番。




之后,谢尔盖又盛情邀请我们参加在度假村举行的晚宴,据Katrina说,当晚来参加晚宴的都是俄罗斯的达官显贵,也包括俄罗斯几个州的州长。晚宴的过程也是精彩纷呈,虽然菜品比较单一,也不如我们川菜可口,但当地产的威士忌却是特别好喝,加上欢快热闹的气氛,以及俄罗斯人酒后在手风琴伴奏下的纵情高歌,真是美好的夜晚。



欣赏了索克的壮丽高山,参加了别洛库里哈别开生面的赛马大会,我们与朋友们道别,开始准备进入阿尔泰共和国腹地。


END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环行星球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请后台联系。




 点击查看环行往期 



走进土耳其鬼镇,我看清了历史的真面目


菲律宾顶级微距,在这里!



 长期征稿 


投稿邮箱globala@126.com

(附上简单的自我介绍)



长按关注 (⊙v⊙)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