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开年,这场「乐队成人礼」登场便是王炸

传媒1号 2022-01-15 23:03


曾经的音乐综艺,一直是综艺领域最炙手可热的内容。然而,如今观众的耳朵,却期待久违的、令人兴奋的声音。


当大家还在讨论下一个音综爆款何时将会来临之时,2022年开年,浙江卫视便携全新音乐综艺节目《闪光的乐队》给出了答案。《闪光的乐队》囊括了多位风格迥异、各有所长的闪光音乐人,通过不断地磨合、重组,共同碰撞出具有创新性的音乐作品。


播出以来,节目CSM64城市组收视最高破3,可谓强势领跑周末档省级卫视节目。同时,节目荣登微博综艺影响力榜TOP1、微博综艺话题榜TOP1。截至第四期,《闪光的乐队》共收获全网热搜超1000个,短视频热点热榜超80个,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超30亿,短视频播放量破29亿。


无论是从阵容还是从数据角度,《闪光的乐队》都是妥妥的爆款姿态。作为一档音乐文化节目,《闪光的乐队》借助乐队的形式,犹如一次大型的「乐队成人礼」。


而1号试图拆解的,便是作为音综的新晋选手,《闪光的乐队》缘何能够脱颖而出。


 1 

「拼接式乐队」,如何实现1+1>2?


「不敢想象」。


这是1号、也是众多观众得知众多风格迥异的音乐人将在《闪光的乐队》里以乐队形式进行舞台演绎时的内心真实感受。


一些音乐人骨子里便充满了乐队的基因,例如梁龙、信、萧敬腾、张震岳、周晓鸥,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闪光的乐队》竟然吸引了中国摇滚史上著名的「魔岩三杰」之一的张楚登上舞台。



但更多的音乐人可以算作是「乐队小白」:李玉刚因国风而被观众熟识,杨丞琳、张碧晨早已是华语流行乐坛里极具辨识度的女嗓音,王琳凯、周洁琼、符龙飞则是新生代歌手的代表……


不难发现,当不同风格、不同年代、擅长不同乐器的音乐人齐聚于节目时,《闪光的乐队》可谓在音综的红海里以「乐队」元素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模式。


「乐队」,既是《闪光的乐队》节目模式的关键词,又为整个节目的看点增添了极大的变数。


实际上,在《闪光的乐队》里,「乐队」其实一直处于「未来完成时态」。每一个赛段,不同的音乐人组合成不同的乐队,他们可以为了维持现有的乐队组合而拼搏,也可以选择打散重组,寻求新的音乐伙伴。整季节目,便是一个乐队从雏形走向成熟的过程,而乐队则更像是一支支「拼接式乐队」


以「拼接式乐队」形式进行不断地拆解和重组,带来了两个重要的后果:


——它保留了乐队的核心价值:通过现场制造而来的「创造性」与「唯一性」。


乐队文化的核心无疑是Live。现场演绎的创造性与唯一性是乐队最吸引乐迷的嗨点。而在《闪光的乐队》里,对「现场」的精雕细琢,让每一支乐队的舞台呈现都成为了不可复制的经典。



第二期节目里,唐汉霄、王靖雯、马伯骞组成的「爆SUAI」乐队演绎的《漠河舞厅》可谓极具电影感,无论是马伯骞的独白、唐汉霄的钢琴还是王靖雯的声音,三者的完美融合让歌曲里呈现的爱情故事更添凄美。



第三期节目里,由杨坤、杨丞琳组成的「杨杨」乐队与张亚东一起,以「父女对话」的视角吟唱了一曲柔软动听的《萱草花》,杨丞琳身穿一袭洁白婚纱的场景可谓氛围感拉满,将观众带入到父亲目送女儿出嫁的催泪场景之中。


在最新的第四期节目里,由梁龙、吴莫愁、信组成的「红绿灯」乐队在对《Last Dance》的演绎里植入了双重时空概念。每一个转音、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与舞台装置艺术相契合,共同营造出浓厚的故事感。就像李玉刚所说的那样,「电视机关机的那一刻,就像一场梦结束了」。



——它通过不同代际、不同风格的碰撞,实现创作的破圈。


张碧晨与周晓鸥所组成的「大沸周张」乐队以一曲《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实现了沧桑感与明亮感的融合;



阿朵和Amber刘逸云通过「冰与火」的唯美舞台,将《化身孤岛的鲸》里的故事娓娓道来;


而在第二期节目里,李玉刚与符龙飞更是相互请教学习,符龙飞向李玉刚学习昆曲,而李玉刚则向符龙飞学习街舞和打碟,这首大胆改编的《爱之初体验》将昆曲、说唱、打碟、街舞等不同风格的音乐元素融入其中,实现了传统与流行、国风与电子的炸裂碰撞,以至于让众多网友呼吁二人「必须锁死」。



甚至是一些不经意间的小花絮,也能引爆大众的关注。


首期节目里,在品冠的采访环节,节目组播放了品冠儿子和女儿一起为爸爸加油的视频。品冠儿子以干净清澈的童声飙高音演唱的经典歌曲《门没锁》,不仅让众多网友惊艳不已,也成功带动了《门没锁》的再次翻红。《门没锁》短视频平台播放量破15亿,#品冠儿子唱门没锁#位列微博热搜TOP2,#品冠儿子完整版门没锁终于来了#、#品冠儿子门没锁完整版上线#登陆抖音总榜TOP1。



在「拼接式乐队」的概念之下,模式与规则成功激发出音乐人的创造灵感,让节目对音乐性的追求得到了足够的保证,这成为《闪光的乐队》每期都能涌现出脍炙人口的传唱作品之关键所在。


 2 

一场大型「社交实验」


在综艺范畴里一提到社交,许多观众便会心存抗拒。毕竟,常见的综艺套路里,「社交」笔墨常常意味着大篇幅的、所谓「幽默」的真人秀桥段,这只会激起用户的逆反心理,并以「倍速」或者直接跳过予以反击。


但在《闪光的乐队》里,节目组对「社交」内容的呈现上有着难能可贵的克制与坦诚。


克制,是用轻描淡写的笔墨,勾勒出音乐人的性格与乐队成员之间的化学反应。


在《闪光的乐队》里,社交笔墨以真实性作为表达的准绳。因此,观众通过组队、选歌阶段的社交内容,看到不同音乐人身上散发的人格魅力。


例如信,他完全是一副「喜剧人」「段子手」人设,堪称「行走的弹幕」。尽管尚雯婕与信的第一次组队是「剩男剩女」的结果,但信的「幽默」气质成功地感染了尚雯婕,也传递给了屏幕前的观众。



而周晓鸥则是一位「佛系玩家」。尽管每次在选人时他都会选择「躺平」,最后与剩下的音乐人自动组队,但在表演时他便进入了「认真模式」,每一次舞台都给观众带来了意外惊喜。



同样,音乐人之间也通过社交形成了各种奇妙的连接。


王琳凯与萧敬腾是兜兜转转、峰回路转的「幸运」代表。两人作为「失意者联盟」,通过组队意外地发现无论是音乐理念还是兴趣爱好都非常契合,更是在舞台炸翻全场。



而周洁琼、张震岳、尚雯婕从第一期至第四期的「分分合合」,则有股「命运之手」的戏谑。从一开始在张震岳和尚雯婕争相抛出橄榄枝时,周洁琼选择与张震岳组队,到重新组队时周洁琼被尚雯婕拒绝,再到三人合体倾情演唱《公路》,每一次的「分分合合」都充满了悬念与期待。



坦诚,则是通过「以音乐会友」的形式,与大众社会情绪形成共鸣。


《闪光的乐队》每期节目最后,都设置了一个After Party环节:音乐人们围坐在一起,分享自己和家人、挚友之间的故事,并且用一首歌曲作为当晚的总结。这个走心的形式,成为节目进行正向价值输出的阵地。


在第二期分享音乐时,梁龙动情地为大家推荐崔健的《飞了》;王靖雯回忆李荣浩的《我知道是你》给自己在苦难的境遇里带来力量时,更是潸然泪下。


在第三期节目里,杨坤讲述了已故师姐陈琳对他的知遇之恩,并坦言自己每次开演唱会时都会以特别的形式来怀念她;品冠则分享了与光良在「无印良品」时期共同创作《掌心》的故事。



这些质朴、坦诚的表达不仅无比真诚,更是与大众的社会情绪之间形成了有效的共振与共鸣,观众在沉浸于无数感动瞬间之时,亦是《闪光的乐队》实现节目价值输出之刻。


 3 

补齐最后一块拼图


这是一个视觉文化逻辑居于统治地位的时代。


常常听见「华语乐坛药丸」「华语乐坛已死」的抱怨,而诸如「十大热歌榜」引发的争议似乎更是坐实了这类判断。


毫无疑问,无论是「信息茧房」还是「信息超载」,当下个体接受和选择信息都是以视觉图像以及视频为主要形式,尤其在短视频完成下沉的进程之下,以视觉重构听觉的趋势更加难以逆转。


因此,视觉文化逻辑如此难以撼动之时,音乐综艺何为?这是摆在创作者面前的首要问题。


实际上,回顾音乐综艺在国内的发展史,不论音乐综艺最终的「效果」如何,它从诞生之日起便一直承担着两项重要的使命:为华语乐坛寻找值得被看见的音乐人,以及通过综艺形式创造出优质的音乐作品。


而在1号看来,在音乐综艺领域深耕多年的浙江卫视,其所有的音乐节目无外乎致力于解决这两个问题:


已经历经十年的音综常青树《中国好声音》,始终致力于在芸芸众生里发现有潜质的音乐新人,进而为华语乐坛不断输送新鲜血液;



《天赐的声音》以「声音凝聚力量」为口号,从「声音」的本身出发,努力寻求品质音乐和专业审美的回归;


去年浙江卫视与抖音联合制作推出的《为歌而赞》,利用「大屏首唱,小屏二创」的跨屏互动创新玩法助力好音乐破壁出圈,让好音乐的生命力不断扩展和延长。


而《闪光的乐队》出现,则补齐了浙江卫视音综布局里的最后一块拼图:用富有创造力的优质音乐作品去诠释极致的音乐态度,并以社交属性为音乐的价值温度赋能。


与此同时,我们亦看到浙江卫视的音综矩阵已经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循环生态。


在《闪光的乐队》里,无论是早年通过《中国好声音》出道的吴莫愁、吉克隽逸、张碧晨,还是去年刚刚从《中国好声音2021》里走出的王靖雯,而包括阿朵、黄龄、品冠、唐汉霄、王琳凯、朱星杰等音乐人也都曾相继登上《天赐的声音》舞台,贡献出精彩的音乐作品,他们都在《闪光的乐队》里各自发光。



可以说,从《中国好声音》《天赐的声音》再到《闪光的乐队》,音乐人借助综艺渠道实现了有效地流动与进阶。


人闪闪发光,音乐同样无限精彩。


截至目前,从《闪光的乐队》涌现出的众多歌曲live版本,如「杨杨」乐队的《萱草花》,「大沸周张」乐队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爆SUAI」乐队《漠河舞厅》等等歌曲,在QQ音乐里的收藏数均达到10万+量级。



音乐、音乐人与用户之间的多向奔赴,在《闪光的乐队》里不断的拆解重组变化里实现了统一。



「Just那么年少,还那么骄傲。」


在《闪光的乐队》主题曲《forever young》里,一个永远年轻、永远积极向上的音乐人形象呼之欲出。这恰恰是音综使命的一个具象:通过节目这个大众化的媒介窗口,去努力探索音乐性与主流文化的融合。


因此,1号相信,2022年开年由浙江卫视带来的这档《闪光的乐队》,不仅能够为众多观众的收藏歌单里增添新的曲目,也必定能为华语乐坛与乐队文化带来一束焕然的光。


       1号力推阅读       


点击关注「传媒1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