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建筑鬼才,网红建筑鼻祖:西班牙建筑师里卡多·波菲离世

一起设计 2022-01-15 23:19




前言
PREAMBLE



「 R.I.P   Ricardo Bofill 」

当地时间1月14日,后现代西班牙建筑师里卡多·波菲(Ricardo Bofill)在巴塞罗那逝世,享年82岁。

里卡多·波菲(Ricardo Bofill) 1939-2022

你可以对他的名字有些许陌生,但对他的作品不可能一概不知。曾刷爆ins的网红建筑,西班牙红墙公寓,可唤起大家一丝记忆?如果还不熟悉,纪念碑谷的原型?2021年热播韩剧《鱿鱼游戏》的灵感地?这样说,会不会更加清晰?

La Muralla Roja 西班牙卡尔佩 1968年
这位西班牙建筑鬼才的生命却永远的停在了82岁。呼吸停止的那一刻,它的灵魂再次带我们回顾了那些魔幻奇异的建筑里。

《鱿鱼游戏》 韩国 2021年(点击跳转了解详细)

让我们缅怀这位大师的同时,也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位大师,为我们留下的建筑瑰宝。





01

天才波菲

GENIUS BOFILL



波菲出生于1939年,是巴塞罗那一位开发商的儿子。出身于建筑世家的他,父亲也自然而然成了他的建筑启蒙者。



年轻时的波菲曾是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反佛朗哥独裁统治者,意气风发的他以至于1958年先是在抗议游行中被捕,被迫从巴塞罗那建筑学院退学。


事务所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 1970年 EL SARGAZO APARTMENTS公寓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在建筑界的成就。23岁那年,波菲便凭借自己的人脉与圈子,召集了一群不同专业的精英——建筑师、工程师、哲学家、作家、社会学家和电影制作人等等,在巴塞罗那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 (RBTA)。成立之初,致力于恢复具有鲜明特征的加泰罗尼亚建筑的地方风格,使团队享誉全球。


△ RBTA成立初期各种身份的成员们 ©RBTA


波菲作为西班牙著名建筑师的他,被人誉为建筑梦想家,也被人称赞为“建筑鬼才”。他讨厌成为潮流,拒绝自己的艺术成为某种流派,始终坚信着,地域和个人语言的结合才是自我建筑风格的本源,饱受争议也毫不在意



左:红墙公寓    右:《纪念碑谷3》

奥斯曼式(Haussmannian)寓所——“太空之城”(City in Space)


《饥饿游戏嘲笑鸟》取景地


在他1000多个作品中,几乎每一件作品都透露着“诡异”美。令人敬畏,也令人着迷。在一次演讲中,他对年轻人们说道:“别总是看杂志,去看看你们自己在想什么,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创造力。”


高迪区 1970年

他的设计仿佛从梦中来,把“超现实”复刻在真实世界中。在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建筑,总散发着“异世界”气息的原因,能成为诸多电影及游戏的灵感源泉,也是永垂不朽的经典!



02

重要作品

PTPREMIER COLLECTIONS



01

  #  La Fabrica  
水泥厂改建的事务所
1973年|Sant Just Desvern, Barcelona

怎么会有人住在水泥厂里?波菲就这是这么一位艺高人胆大的建筑师。


1973年,波菲在巴塞罗那郊区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水泥厂,整个建筑群加上门口的空地,一共占地3100平方米,还包括地窖以及一间巨大的生产车间。


波菲去除一些工厂原有的工业化元素和厂房结构,将原建筑隐蔽的结构展现出来。八座筒仓被保留下来用作办公室、模型工作室、档案室、图书馆、展览厅以及一个大的礼堂。




改造后的空间,清除了不必要的混凝土,并被新的植物景观所围绕建筑物矗立在布满桉树、棕榈树、橄榄树和柏树等植物的郁郁葱葱的花园中。




在室内宽敞的高挑空间中,还混搭了高技派的家具,悬在空中的工厂旧件,保留了一些原有的印记。不知是纯粹为了美学表达,更是为当今人的人们,看到旧时的机械美感。



波菲不喜欢奢华的外表,他认为奢华存在于空间和生活方式之中,而不是房间内的金灿灿的材料,但也不喜欢在传统住宅中的小资生活方式。




02
  #  La Muralla Roja
西班牙红墙公寓
1973年|Alicante, Spain

住在“纪念碑谷”里,是什么感觉?


红墙公寓 (点击图片了解项目详细)

La Muralla Roja(“红墙”)位于西班牙 Costa Blanca 的 Calpe 岩石悬崖上。该建筑受到北非国家的「卡斯巴哈山城」启发,借鉴了互锁楼梯等建筑结构,所以看起来魔幻感十足。



波菲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建筑,令人们意识到一种「后立体主义」的视觉语言。


同时,还想要打破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对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越来越强烈的区隔,建造一个「人人都生活在一起」的乌托邦世界。



墙壁在红色、淡紫色、蓝色和淡粉色之间交替,而海洋的深蓝色背景和一成不变的蓝色西班牙天空进一步扩大了调色板。这座建筑建于1973年,至今仍像当年一样大胆和梦幻。





03

  #  Walden 7
瓦尔登7号
1975年|Sant Just Desvern, Barcelona


“瓦尔登7号”坐落在巴塞罗那郊区,周围是一成不变的卫星城桑特(Sant Just Desvern),它是一种陶土结构,看起来更像是一种防御工事,而不是公寓楼。


446间公寓均匀的分布在14个楼层之中,围合五个小小的中庭,在建筑的顶层则分布两个泳池。几乎每一间公寓在楼体两侧都有开窗,一侧面向中庭,另一侧则面向城市。错综复杂的阳台和廊桥,创造了或狭长、或围合,丰富多样的空间感受。


“瓦尔登7号”取名源自以B.F.斯金纳的科幻小说《Walden Two》,描述了一个乌托邦社区。


整个项目是一个内部构成完善的半自我管理系统,房间之间由“街道”相连,每条“街道”以20世纪的著名人物如卓别林、马克思或者卡夫卡等人命名。每一层都包括了大量的平台和花园等公共空间。


他希望通过创建一个包含中心广场、商店、游泳池和酒吧等外部世界元素的住宅建筑,解决住房缺乏公共活动空间的问题。



04

  # Xanadu 
1972年|Adorra


该项目于1971年建造,作为La Manzanera区域开发的一部分,这个18个住宅单元的公寓楼是RBTA花园城市理论的实验模型。围绕城堡的概念设计,世外桃源的结构围绕中轴旋转,在中轴上又添加了许多立方体,形成公寓。



每个住宅由三个立方体组成,每个立方体都对应一个指定的功能,用于睡眠、生活或服务。建造的过程中没有平面或立面图,但每个单元的外墙都根据朝向,照明,厨房抽烟机,通风设备,隐私以及节点要求,按照经过模型分析推敲后的工程结构图纸来设置。



室内光影效果

作为初始结构基础的几何形状严谨的体块的外部一角被打破,以创造出一个不规则的立面。这种做法不仅创造出特殊的光影效果,还能为使用者提供多角度的观赏自然的视野。



05

  # BOFILL HOUSE 

EMPORDÀ的家庭住宅

1975年|Gerona, Spain



这座夏季别墅是建筑师为其父母所作,别墅位于一个乡村庄园的山地林间,距离风景优美的海岸线几公里远,周围遍布着庄园过往的废墟,建筑的布局像是一个小镇,和周边的废墟契合。


建筑围绕中央空间布置,中央空间是水池和一个独立的餐厅。建筑面朝中心空间,砖墙形成的空间让人放松。


主体建筑三层高,一层是起居室,音乐室,卧室,二层是图书馆和厨房,三层是游戏室和一个有楼梯通往外面水池的冬季起居室。五个独立的6米见方体块为客人和主人提供卧室和浴室。建筑外墙是深棕色面砖,主餐厅和游泳池覆以红色面砖。


06

  # THE PYRAMID 1974-1976 
金字塔丰碑
1974年| Spanish-French Border

这个位于西班牙和法国边境附近高速公路关卡处,旨在突破单调而无边无际的混凝土公路路径,树立起鲜明的旗帜。建筑师深入研究形式与景观设计,利用填埋垃圾,打造出一个100米见方,80米高的金字塔底座。


纪念碑上的四个树立的构筑物乃是盾牌和旗帜,至于那鲜红的色彩,则是9世纪时与法国共同抵抗阿拉伯人的加泰罗尼亚英雄之鲜血。



07

  # Apartamentos Castillo Kafka
1968年|Barcelona


坐落于巴塞罗那郊外的 Sant Pere de Ribes 小镇,“卡夫卡城堡”是波菲对卡夫卡的超现实主义致敬。这栋公寓楼建于1968年,耸立在山坡上,俯瞰着西斯基湾,深紫色的立方体和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构成了它像是在膨胀的形体。



随着它的建造,波菲和他的公司不仅在美学上超越了界限,而且在设计和建造技术上也超越了界限。“卡夫卡城堡”的设计理念与 Xanadu 公寓类似,“卡夫卡城堡”将城堡的形式作为参考,楼梯井所在的建筑的主要核心作为建筑其余部分所对应的轴线,预制的立方体插入中央核心形成公寓,它们的形成由一系列数学方程决定,而不是传统的平面。窗户在细长的、极简主义的框架和被切断的道路排水管道之间交替,进一步增加了设计的趣味性。



08

 # Les Espaces d’Abraxes 
1982年|Paris, France



作为解决巴黎郊区单调街区的解决方案,Les Espaces d’abraxes 在1982年被设计成一个基于历史参考和古典形式的建筑群。


柱子和石头飞檐的巴洛克式细节,缓解了后现代大众住宅的统一性。波菲将建筑分为三个不同的区域,“剧院”、“弧形”和“宫殿”,旨在创造一个宏伟的有人居住的纪念碑。



“剧院”是一个巨大的弧形拱门,容纳了130套公寓,包裹着公共的中央草坪。“弧形”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建筑,由20个公寓组成,将无处不在的胜利象征的新古典主义变成了某种功能。“宫殿”由三个独立的 U 形建筑组成。这座建筑超然于世的外观曾是许多电影的拍摄地,包括《饥饿游戏》。




09

 # Meritxell Sanctuary 

MERITXELL神殿

1972年|Adorra



1972年9月,安道尔的圣母教堂被一场毁灭性的大火完全烧毁,之后,波菲和他的公司被邀请去重建山坡教堂。波菲没有一砖一瓦地重建它,也没有将旧的圣殿恢复到它原来的样子,而是抓住机会重新诠释了建筑,创造了一些全新的东西。


通过将传统的罗马式建筑与现代建筑技术和设计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波菲表达了他对比利牛斯山脉建筑遗产和景观的尊重,同时也大胆地走向了更创新的方向。其结果是一座美丽绝伦的建筑。



传统的石头和黑色石板,被重新配置成现代的,极简主义的形式。它们简洁的几何线条偶尔会被打破,形成一种和谐的白色拱门,映射出教堂山腰背景引人注目的曲线。




10

 # Les Arcades du Lac 
1982年|Paris. France


波菲和他的工作室在法国的第一个大型项目 Les Arcades du Lac 是为了缓解巴黎市中心的过度拥挤。


在 Bofill 对法国古典花园的重新诠释中,巨大的住宅街区取代了优雅、修剪整齐的树篱。



巨大的人工湖是一个向法国传统致敬的机会,在水上的桥上建造城堡,重新诠释了在卢瓦尔河谷看到的那些。通过复兴法国传统建筑的庄严本质,波菲试图证明宫廷的优雅并不仅仅局限于社会上层。



11

 # Campo de las Naciones 
1970年|Spain


巴赫4号公寓是一个以红砖为特色的传统建筑形式。两栋红砖建筑的衔接处的设计手法,至今都堪称经典。在48年前,在现代主义思潮统治全球的设计圈,这样的设计可谓是难得一见。




12

 # Campo de las Naciones 
1990年|Spain



彼时Ricardo Bofill已经在思考当下流行的如何在建筑中构筑城市。所以这个马德里会议中心被打造成城市的经济发动机,适应持续变化的市场需求。


会议中心有两个分别可以容纳2000人和900人的礼堂,四个能容纳100或200人的会议室和可以举办长期展览的空间。此外会议中心内还包括办公区和一个能容纳2000人的宴会厅。



两个长条形的体块中布置着办公室和会议室。大型会议厅占据建筑中央,四角是垂直的通讯塔楼,三角形的体量冲破立面的玻璃悬挑出来。主厅上方的屋面是可以上人的,具备多种用途,在建筑内的城市布局中,如同一个升起的中心广场。



13

 # W  hotel 
2009年|Barcelona




对这个世界来说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建筑师,但对我们来说,是失去了那个似乎永远孤独地穿行于各种风格之间,又在执拗地改变自己的建筑行者。



//

《鱿鱼游戏》爆火,场景设计是从哪「抄」的?



他把一座废弃水泥厂爆改成为自己的家、工作室和自己的成名作,引无数人来围观




将我们设为「星标」才能第一时间收到推送
一起设计官网

点个赞

点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