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爆红,这老戏骨终于藏不住了

独立鱼电影 2022-01-15 23:51

新的一年,韩国影视继续开挂。


继《寄生虫》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后。


《鱿鱼游戏》也创造了历史。


不仅成为首部获得金球奖提名的韩剧。


还出乎意料地,捧出了韩国首位金球奖得奖演员——


吴永洙



这位新晋「金球最佳男配」,今年已经78岁高龄。

 

他在《鱿鱼游戏》里的饰演的001号吴一男,外表平平无奇。

 

老弱病残,一个人占了三项。

 

但没想到,他才是整部剧的「头号玩家」。

 

随着《鱿鱼游戏》登顶网飞史上最火剧集。

 

吴一男这个角色,也被网友们疯狂玩梗。



这张瘦削的面孔,实打实地被全球观众记住。


但吴永洙在事后自曝:


其实演《鱿鱼游戏》纯属无心插柳


导演黄东赫此前曾邀请他出演《南汉山城》,当时他因时间原因拒绝。


这第二次邀约,吴永洙是考虑到人情,答应下来的。


 

就连自己拿了奖,创造了历史这件事,都是被记者告知的。

 

吴永洙自己则淡定得出奇。


第一反应竟然是:不是提名吗?这就颁奖了?



老爷子这是真佛系。


一不小心演了一部爆款剧。


又一不小心拿了座金球奖。


不扒不知道,吴永洙简直堪称影视圈里「扫地僧」般的存在

  

毕业于东国大学戏剧电影系,韩国顶级影视院校。


是李政宰、全智贤的学长。


但他一开始进入演艺圈,也纯属偶然。


年轻的吴永洙,整天无所事事,偶然一次陪朋友去话剧现场,竟意外入行


这一演就是半个多世纪。



虽然,在豆瓣和IMDb上,他只有4部作品。

 

但,实际上,他已经演过200多部


当中大部分是话剧。

 

真·隐藏大佬。


 

这种深藏不露的特质,也是他表演的灵魂所在。

 

别人是来演艺圈出名的。

 

而吴永洙,仿佛是来演艺圈出家的。


在《鱿鱼游戏》之前,他是个「高僧专业户



最为人称道的,便是金基德导演的《春夏秋冬又一春》


电影通过春、夏、秋、冬的四季循环。


讲述了小和尚从被动出世到堕入凡尘,再到彻底悔悟出世的生命轮回。


而吴永洙饰演的老和尚,虽然戏份不如小和尚多。


但却是这段轮回的「摆渡人」。



强烈的喜怒哀乐情绪表现,或许最能直观地让观众感受到「演技」。


但吴永洙反其道而行之。


唯有以静制动,不露声色,方能演绎出一位高僧的超脱。


看到小和尚残忍地通过虐待动物取乐,他愠怒于人性本恶。


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而是趁着夜晚,一语不发地给小和尚绑上石头。


让他亲身体会到对动物所做的一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小和尚长大后,又犯了色戒。


他跨过禁忌,和女施主野合,甚至晚上悄悄躲过老和尚,钻进女施主的被窝。



老和尚发现他们的交媾,依然没有当面呵斥。


而是独自默写着经文。


等到二人熟睡之际,悄悄将小船的止水塞拔掉。



冰冷的湖水,令小和尚瞬间清醒。


老和尚事后眉头一舒,轻描淡写只道是人之常情。



但不动声色,不等于面瘫演技。


吴永洙在克制的表演中,将老和尚几次心理变化完美诠释。

 

小和尚还俗后,恶念越发不受拘束,变成了杀妻逃犯。


他想要自闭五感,以惩罚自己。



在老和尚眼中,这无疑是对教义的亵渎。


事不过三,他终于不再隐忍。


愤而斥责,甚至以棍棒训诫,全片达到高潮。 


这也是老和尚唯一一次爆发。


眼中闪过的一点泪光,告诉我们这不是纯粹的愤怒。


当中夹杂着无奈、悔恨,对徒儿的一片苦心。



最后,老和尚送走得到救赎的小和尚。


白发苍苍,挥手道别,既有不舍,更是释然。


他已完成此世的最后一次「渡人」,预示着他将走向最终的结局——涅槃重生。



吴永洙在《春夏秋冬又一春》中诠释的高僧形象,不仅是他的生涯高峰。


放在同题材电影中,也当属天花板级别。


更令人佩服的是,虽然一直在演高僧,吴永洙却从来不自我复制


比如,在《童僧》当中,他的表演风格就大有不同。



这部电影的设定和《春夏秋冬又一春》高度相似。


同样是老和尚教导心有杂念的小和尚。

 

但比起金基德略显残酷的哲学思考,《童僧》更强调故事本身的起伏和温情。


吴永洙的表演状态也就更加轻盈、松弛



面对想要找妈妈的童僧,他大多语气轻柔,脸上挂满慈爱。


亦师亦父。


 

而对待起了淫心的青年僧侣,则相对严厉。


毫不避讳地直白说教。



吴永洙在处理极其相似的角色时,做到了差异化。


表演功力,果然是「僧」藏不露。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再去回顾《鱿鱼游戏》。


便会发现——


001号吴一男,就是一个「暗黑版扫地僧」


**以下涉及剧透,没看过剧可以快速滑过**


何冰在《圆桌派》节目里谈到,如何演好反派角色。


「他内心是这么一个阴鸷的人,而我们不能演这个阴鸷,那是个答案。我们要演的是这个算式。」



一方面,反派的「坏」要深藏不露,不能表现得太过直白脸谱化。


从登场开始,吴永洙便在演一出「戏中戏」。


强化自己的弱势,掩盖真实身份。


颤颤巍巍,垂垂老矣的体态,迷茫无措的神情。


骗到了剧中人,也骗到了观众。


当他被其他玩家嫌弃时,甚至能够调动观众的一丝怜爱同情。



同时,在所有人不断刷新人性下限时,他则故意表现出纯良无私


尤其在弹珠关卡当中。


吴一男假装老年痴呆,一次又一次把弹珠输给了男主角。


没有他的「牺牲」,就没有男主角的最终获胜。


猜不到结局的观众,在吴一男「被枪决」那一刻难免于心不忍。



另一方面,比起演出反派做了什么恶,更重要的演出他为什么作恶。

直到最后一集才揭晓,这个「老、弱、病、善的吴一男。

反而是藏得最深的强者

年老、患病、家财万贯,对人生毫无牵挂,成为了他参加游戏的优势。

但也几乎成为了他恶行的源始。


弥留之际与男主角的这番对话,是吴一男的内心剖白。

和弹珠关卡并列为吴永洙的演技爆发时刻。

破碎的嗓音,微弱的气息,死盯着天花板毫无生机的眼睛。

都昭示着他扭曲的心灵。

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只能靠杀戮游戏给自己一点刺激。

与其说可恨,不如说是可悲


回头再看,吴永洙的表演细节其实早已为最终的反转埋下伏笔。

早在第一关,他就表现得不同于常人。

当人们中枪倒地,尖叫恐慌时。

他却挂着谜之微笑带头冲锋,扎马步的姿势也格外老练。


无论吴一男是单纯无辜,还是狡猾、装疯卖傻、行将就木。

吴永洙都能在符合角色性情的维度之中自如切换

所以即便是被提前剧透,也还是会被他精湛的演技骗到。


虽然《鱿鱼游戏》本质上是一部快餐式爽剧。

但吴永洙饰演的大反派,无疑是一次突破自我的成功表演。

如今的大红大紫,确是他应得的。

吴永洙当然享受成名给他带来的新奇感。

进出公共场所,也要开始有意识地管理自己。

同事朋友纷纷打来电话道喜。

甚至有朋友调侃地问道:成为世界明星的感觉如何。

 
但对于纷至沓来的商业邀约,他不为所动。

依旧保持着极其「佛系」的心态迎接这一切

唯一接受了刘在石主持的综艺《闲着干嘛呢》的采访。

还是因为女儿喜欢看这档节目。


他诠释的角色,始终在探讨人要如何自处。

高僧般淡然超脱,正是他本人所选择的处世态度。

节目中刘在石调侃到,如果他获得456亿奖金打算怎么花。

吴永洙沉默几秒,突然笑场说「没想过」。


就算是刘在石更进一步地「为难」,问到吴永洙最想买什么东西的时候。

吴永洙也是宁愿用这笔钱让女儿生活富足,完成妻子的愿望。

也没什么自己消费的需求。

轻描淡写的一句「我没什么占有欲」。

完全活出了真正的「佛系」人生

 
对待一夜爆红的人生奇遇,他感激且知足。

但生活还是要平平淡淡地过。

「看到山中的美丽鲜花,年轻时会摘走,而到我这个岁数,就会留在那里,维持原样,保留其原本。」
 
当然,生活不是只有鲜花和掌声。

因此他对于角色吴一男人性当中的负面,他也带着客观审视的心态。


人性的黑暗面难以避免,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面对人性上的差异,如何自控。

知世故而不世故。
 
做演员,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作品反映社会现实。

影响更多的人,思考人生,懂得自适。

做自己,他同样怀揣谦卑和慈爱。

充满禅意与诗意的人生,大概就是如此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就随手点个「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