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果园上市,粒上皇下沉

财经郎眼Daily 2022-05-14 12:13

不同却相似:百果园VS粒上皇。


从什么时候起,水果自由成了一种奢侈?至少在生活在广东的貌貌看来,从一家家精致水果店,开遍大街小巷的那一天起,水果在脑子里的认知就从几块钱一斤,变成了十几块一斤。

 

倒不是说以百果园为首的水果连锁店卖的水果太贵,而是自从这些店开起来,一些原本少见的水果越来越常见、一些原本普通的水果,也出现了越来越多根据甜度、大小而产生的分级。想尝试新品,想吃点好的,是人性的需求,于是买一次水果花个百八十块越来越常见了。

 


最近,这个带头让我们在水果领域消费升级的品牌终于要上市了。

 

兜兜转转的,百果园选择了港交所。它递交招股书的新闻成为了五一假期中最热闹的商业新闻。然而,真正登上热搜的却是4天后的另一条坏消息。

 

2022年5月6日,哔哩哔哩(B站)账号“内幕纠察局”发布的一则暗访视频中,百果园两家门店被曝将变质的水果做成果切、售卖发霉水果。


主打高端水果的百果园一时成为众矢之的。在“百果园致歉”的微博热搜之下,大量消费者反馈,曾在百果园买到过烂水果、发霉水果等。



有记者发现,黑猫投诉平台有1200多条与百果园相关的投诉,不完全统计发现,其中251条涉及食品质量问题,810条涉及店铺服务问题。


这无疑为百果园上市之路添了波折。要知道,百果园作为全国最大的连锁水果店,一直以来努力构建高价格、高品质、高标准形象。在宣传中,主打首创了果品标准体系,拥有独立的供应链体系和果园基地,还推出“不好吃三无退款”政策。

 

在貌貌看来,此次陷入“坏果危机”与百果园近些年来的快速扩张脱不了干系。

 

查询资料可以发现,百果园成立于2001年,并于2002年开出第一家线下的百果园门店。由于当时水果连锁零售并不被看好,加之彼时向市面售卖的水果质量不能保证,两年时间里,百果园通过加盟的方式扩张至70多家门店,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而百果园真正全国化的、大规模开店始于2015年。这一年百果园并购了彼时北京最大的水果连锁零售企业果多美,次年又收购了水果电商一米鲜,完成线上线下全面布局;之后,百果园又兼并了南京鲜时代、长沙绿叶水果等区域水果连锁品牌。

 

2017年开始,百果园的融资动向就越来越频繁,包括天图资本、越秀产业基金、中金公司、深创投、源码资本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纷纷抛出橄榄枝。资本助力下,百果园迈开了全国扩张的步伐。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百果园共有5351家线下门店,其中加盟门店就有5336家,占比高达99.72%,自营门店数量仅15家。

 


有人认为,占比量过高的加盟店是百果园商业模式中的短板,但实际上,水果作为一种农产品,想要规模化发展,最需要把控的是生产及物流。对企业而言,开设过多的直营店,负担过多的店铺、人工成本的好处并不是很大。

 

与之相似的就是另一家街头巷尾都可以看到小店品牌——粒上皇。

 

水果与板栗、坚果,看起来千差万别,但仔细想想,这两个品牌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同样是农产品,同样的需要极强的仓储物流供应链能力、同样的加盟连锁,甚至他们还同样的开辟的新战场——自有品牌零食。

 


不过与诞生于深圳的百果园一直积极资本运作、谋求上市不同,成立于广州的粒上皇就显得低调许多。在网络上搜索粒上皇,搜到最近的宣传营销通稿还是2020年的12月,粒上皇22天,提前完成“一个亿”栗子的小目标,创下了板栗界最高纪录。

 

粒上皇创始人潘俊海早年是吉之岛、百家等超市的休闲零食供货商,2005年创办了粒上皇的前身栗上皇,2008年正式成立粒上皇。根据其官方加盟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7月底,粒上皇在广东、安徽、湖南、上海、北京、四川等地拥有门店400余家。

 

从门店数上看,与百果园仍有不小的差距。但归根结底,原因在于板栗、炒货这个赛道并没有同质化的品牌,粒上皇也只能勤勤恳恳一家一家的招商加盟,而无从依靠融资、收购的方式快速扩张规模。所以在眼看着百果园奔向上市之时,粒上皇能做的也只有不断的下沉。

 

那么问题来了,在你看来,擅长资本运作的百果园与赛道看起来不那么拥挤的单品类大王粒上皇,谁会在市场浮沉中活的更久呢?

 

往期回顾


2022,个人如何稳增长?

当下,企业如何求稳?

一夜跌去12个爱奇艺——奈飞的失败与伟大

露营爆火,肥了谁的腰包?割了谁的韭菜?

又曝存款出问题!1.1亿存款被银行“内鬼”转走,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