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苦知网久矣!涉嫌垄断被查,知网或重新上架赵德馨夫妇论文

新智元 2022-05-14 12:46



  新智元报道  

编辑:袁榭 好困

【新智元导读】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宣布,将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俗话说得好,字数越少,事情越大。
 
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称,将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知网被立案调查


同日,知网发布公告回应称:

 
「我们坚决支持,全力配合。我们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大家纷纷对此表示:「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还有网友对此评论如下
 
 
知网这公众形象,糟得简直没法说。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破鼓万人捶、墙倒众人推,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说的就是眼下的知网。
 
 
网友们纷纷祭出表情包里冷藏的梗图:「知网是什么东西?!」
 
 
想当初,在面对个人起诉时,知网:1200亿太贵,赔不起。
 
现在职能部门立案调查了,知网:坚决支持,全力配合。

对此,知名作家陈渐也曝出自己2008年写的小说,在为完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就被知网拿去「卖」了。


知网何以垄断?


然而谁能想到,现在如此豪横的知网,曾经是一个——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
 
根据知网自己的「CNKI工程大事记」介绍:
 
1995年,《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正式立项,该项目由清华大学设立。在一年后成立了电子杂志社。
 
在1999年6月,正式开设「中国期刊网」。
 
1999年10月,科技部、税务总局、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质量技术监督局、环保总局等五部委将「中国学术期刊全文光盘及数据仓库」(CAJ-CD)这一知网的前身产品,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项目。
 
 
可以说,知网赖以运营的技术、原料、渠道、顾客,从起初到现在,无不仰给于行政部门实质的帮扶。
 
结果自己抖起威风,却不能和爱思维尔、斯普林格这些同行去抢藤校和牛剑的论文源头。
 
都是吃官饭靠官养的,有的国企能有世界竞争力,你就只能窝里横,凭什么?
 

钱都去哪儿了?


但是知网问题,似乎并不仅是「垄断」这么简单。
 
5月13日,「撬动」知网的赵德馨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的采访时表示,自己曾在2006年和知网签订了一份合同。
 
其中约定,如果有用户付费下载电子版的《中国经济史辞典》或其中的条目,就按每条约1.3元的价格给赵教授分成,同时注明了收款账户。
 
现在,账户虽然正常,但却没有收到一分钱。
 
赵教授在咨询之后发现,知网未经他的同意,冒用名字私立了一个银行账户,还假冒了签名。
 
这哪里是在刑法的边缘试探,这简直是直接拿刑法作为操作手册了。
 
难道真如俗谚所云,「真能发财的路子都写在刑法里」?
 
 
不过,此事还停留在打官司的阶段,暂且不能下定论。
 
但根据最近的多起法院判决,可以确定的是,「免费用你文章还赚你钱」这种两头吃的暴利已经持续很久了。
 
再加上由中科院停用而被曝出的天价订阅费,知网的营收由2010年3.8亿元涨到2021年的12.89亿元,毛利率自2005年就维持在50%以上,最高甚至超过了72%。
 
然而,到了2021年,净利润却只有1.94亿元。
 
 
问题来了,这些钱都去哪了呢?


知网:在整改,将公开措施


4月16日,有人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给同方股份的账号留言:
 
「请问高校科研机构等知网数据库续订费用为贵司带来多少利润?报价是否合理?近期频繁出现负面舆论事件,若出现大范围抵制,是否对贵司未来经营情况产生不利影响?」
 
5月9日,同方股份对此留言进行了回复:
 
「您好!我们已经关注到知网的舆情,知网也在进行反思,并研究进行经营模式优化改善,积极进行整改。知网会将相关整改措施择机向社会公开,并做出回应。感谢您的关注!」
 
 
5月5日,另有人同样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质问:「贵公司是否有意将知网服务公益化以满足大量学子的求学需求?」
 
同方股份回复称:「知网未来在推动科技创新、做好学术传播、承担社会责任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登门致歉,恳求重新上架起诉者作品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知网维权后,其妻子周秀鸾也选择了维权。
 
法院判决知网单篇文章赔偿周秀鸾2100元到2400元不等。知网之后就赔偿金额过高等问题提出了上诉。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时驳回了知网的上诉,并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不过在输官司前,知网就将赵老夫妇的所有作品全部下架了。
 
不仅下架了他们的涉案作品,连同之前没有涉及诉讼的作品也都悉数下架。
 
赵德馨教授曾主动向知网提出希望恢复这些作品,但对方一直置之不理。
 
直到妻子周秀鸾胜诉后,才得到他们的回应。
 
 
5月13日,中国科学报报道称,知网的雇员于12日下午登门道歉,表达了重新上架赵德馨教授与妻子周秀鸾论文作品的意愿。
 
知网上门道歉的人,称希望得到二老出具的作品上架授权书,以便合法地重新上架他们的作品。
 
不过赵德馨表示:「根据律师建议,我们将经过慎重思考,在双方都有足够诚意的前提下,再签订相关协议。」
 
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之前你爱答不理,现在你高攀不起」。
 
从生意人角度看,知网下架起诉者没有涉及诉讼的作品是合乎商业逻辑的谨慎。
 
谁知道起诉者会不会扩大维权、乘胜追击,一路按自己的作品目录告下去?
 
公众讨厌知网,说到底还是因为它欺行霸市、嚣张蛮横、强买强卖。现在它倒霉,大家的雀跃非常合理。
 
但如上所述,知网之前的崛起,根基就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
 
之后的路怎么走,和商业逻辑的关系也不大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ithome.com/0/618/310.htm
https://www.samr.gov.cn/xw/zj/202205/t20220513_344850.html#
https://piccache.cnki.net/2022/index/images2009/other/2022/announcement/index.html
https://www.cnki.net/GYCNKI/gycnki04_3.ht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