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机场一天只有7趟国际航班,真是有钱也飞不了

智谷趋势 2022-05-14 12:48

最近微信改版打乱发布时间
常有读者朋友错过文章更新
将“智谷趋势”设为星标🌟
保持联系,一起前行

◎作者 | 张威廉、Ivey

◎来源 | 高净值TIMES(ID:HNWI-TIMES)已获授权


 
那天,一位马来西亚的同学跟我无意间聊到一件事。
 
他说他4月末要随客户去趟普吉岛。
 
上周五再聊起时,原来他已经回到吉隆坡了,出去回来都没有隔离。当然,他已经打了三针辉瑞。
 
 
而后来的对话,更是让我火到了极点!
 
(当然,作为好朋友,我不能当面表现出这种怒气。)
 
他说,我们的韩国同学老林下个月要去马来西亚找他玩,而且一去就是十天!!!十天!!!
 
 
我们仨一同毕业于疫情之前。那时,我们曾约定毕业后每年选一个地方见一面。
 
现在,他俩得以实现愿望,留我一个人凄凄惨惨戚戚。
 
这两天因为疫情,家移民管理局还宣布要严控非必要出境

 
有时候不得不感慨:“青春没几年,疫情占三年。”
 
而与这位朋友的对话,更让人猛然意识到,原来,整个亚洲,国际旅行基本都恢复了。
 
 
现在,我们的东边、南边、东南边,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这个包围圈里的国家,已经大体恢复了国际旅行。它们的航班,不仅冲破了亚洲,还直接指向了欧洲、美洲……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
 
为了准确直观地向各位说明当前亚洲国际旅行恢复的情况,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统计了前天(5月11日)亚洲9大城市的国际机场出发航班,汇总出了下面这张表。
 
 
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当前,亚洲城市的机场明显分成了三个梯队:
 
最差的,是每天起飞不到一百架的:首尔、香港、上海。
 
疫情之前,上海浦东机场是亚洲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也是上海主飞国际航线的机场。2019年,浦东机场年起降航班511846架次,平均每天1400多架次,出发的航班就算700架。

而现在,一天起飞10班,相当于
暴跌98.6%。
 
香港、上海作为中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两座城市,每天的出发航班数量少得可怜,同为第一梯队的首尔还遥遥领先。更别提其他亚洲城市了,浦东的航班数连它们的零头都不到。
 
如果单看国际航班,浦东机场5月11日只计划起飞7架,甚至比胡志明(40架)还少——越南最近被炒得这么热,不是没有道理的。
 
再来看中间的第二梯队,每天起飞两三百架,有马尼拉、新加坡、吉隆坡、胡志明等城市,他们是东南亚崛起的新秀
 
值得一提的是,下周一是佛教徒的重大节日卫塞节,新加坡即将放假。当地媒体报道,这两天,新加坡人排起了长队去移民局申请、换领护照,一整个队伍足足绕了两栋大楼。
 
 
新加坡已然盛况空前,但东京、新德里才是妥妥的第一梯队。5月11日,两座城市各有600多架航班计划出发;如果再算上落地的航班,每个机场当日航班处理量超过1200架次。
 
做出来这张表,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和很多读者一样:印度这种破地方,怎么可能挤进第一梯队?是不是数据统计错了?
 
直到我们找到了印度的最新报道,才确认——没错!在3月,新德里机场就已经成了世界第二繁忙的机场。
 
 
人的流动会给经济带来什么刺激和帮助,就不需要我们过多解释了。
 
为了让大家看明白现在亚洲城市的航班都飞去了哪里,我们以新德里机场举例。

据我们统计,新德里机场在5月11日计划飞抵43个国际目的地,在下表中你可以看到架次最密集的10条航线。


可以看到,新德里的国际航班已经基本覆盖全亚洲,并以亚洲居多;同时也有不少航班可以直飞中东和欧美多地。

经我们的对比分析,其余亚洲城市的航班情况也大体如此。
 
这就表明,你现在想从国内直通欧美,上海基本帮不了你,香港也能力有限。你最终大概率还得绕道于这些穷邻居。
 
如果你对当前这些亚洲城市的国际航线信息感兴趣,可以扫描二维码添加好友,拿到我们整理的Excel表格。


航班信息反映的,正是亚洲迅速开放的事实。
 
经济学人智库(EIU)统计,截至4月1日,在28个亚洲经济体中,将近一半经济体边境都已重开或即将打开。 
 
目前,该智库预计中国在2023年四季度才会重开边境
 
当然,最先开放的经济体,有明显的经济考虑,他们十分依赖国际旅客。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EIU的“国际旅行可行度指数”(Travel readiness index)。
 
该指数的计算基于当前国际旅客最关心的3个主要方面:疫苗接种率、出行自由度、入境便利度。满分为10分,数值越低代表对国际旅客越友好。
 
 
斐济高居榜首,已经为迎接国际游客做足了准备。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并列第二。之后,是一众东南亚国家……
 
排在最后的,是香港目前,香港游客回港的难度系数为8.85,是所有经济体中最高的。
 
整体而言,东亚经济体因为经济结构更完善,对国际旅游业的依赖度偏低,所以就更不着急开放边境。
 
比如对中国内地而言,旅游业消费只占GDP的很小很小一部分,这样说来确实是不怎么需要国际旅客的。
 
 
再来看中国的两个特别行政区:它们相对而言都更依赖旅游业,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先看香港:入境前后的核酸和隔离都是必不可少的,边境管制也越来越严格,无论是内地,还是国际旅游,程序都很繁琐,旅游门槛大大提高。
 
 
相比之下,澳门“开放”很多。现在内地居民去澳门,只要从低风险地区出发,且持核酸阴性证明,就可以免除隔离。澳门的旅(bo)游(cai)业也就可以部分恢复。
 
但EIU也提到了一些地区选择开放的另一种考虑:病毒本身的特性。
 
“传染性很强的奥密克戎变种占据了全球新冠病毒传播的主流,使得边境管控措施的效果下降。这加速了泰国、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和菲律宾等国在3、4月份重新开放的步伐。”
 
 
最近几个月,我们越来越明白,一旦你缺位立马就会被人填补进来。
 
就拿国际旅游业来说。中国游客的缺席,的确会拖慢一些国家旅游业的恢复。但是,它们的自救能力也不可小觑。
 
比如,在没有中国游客到达的情况下,马尔代夫的国际旅客数量已经基本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填补中国游客的空白的,是印度游客。
 
 
斐济、斯里兰卡的旅游业表现也都比2020、21年有所长进。
 
泰国2021年的旅游业几乎停滞。不过就在今年5月,泰国提出了一系列旅游刺激政策:向国际游客取消入境隔离规定,降低健康保险费用,开放陆路入境(永久性边境口岸)……
 
新措施实施后仅七天,已有30万名国际游客进入泰国。补足中国旅客的,是欧洲游客。
 
而对于航空业来说,航线大规模停滞,后果是很严重的。经济影响就不说了,就连飞行安全也会出现很多隐患。
 
就在昨天早上,西藏航空一架执行重庆-林芝任务的空客A319-115航班,在江北机场起飞时偏出跑道,航空器机头左侧起火,所幸没有重大伤亡。
 
据报道,最近这组航班取消率很高,近30天内高达63%。
 
这起事故,离今年3月21日东航客机失事也才过去不久。当时,就有民航领域内的专业人士指出,长期不执行任务,让飞行员和技术人员难以维持较好的工作状态和技能水平,自然会导致更高的安全风险。
 
毋庸置疑,更多的飞行,不仅是为经济,也是为安全。
 


对普通人来说,提前预想自己可能面临的最坏情况是反人性的,但希望你一定不要排斥去思考这些问题。

 

据说,身价千万的人在每个不眠夜常常会打开一个叫高净值TIMES的公众号寻找答案。

 

现在高净值TIMES准备了一份国际航线信息和国外资讯,如果你感兴趣,立刻扫码关注!回复【航线】,即可获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