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便利店失踪悬案:他们在消失前,曾被同一个警察逮捕…

没药花园 2022-05-14 14:49
大家好,我是王大力。今天和大家介绍的案子发生在美国。2003年、2004年,有两名男子先后从佛罗里达州失踪,至今音讯全无。

 

这本是两起独立的失踪,却被人发现有个惊人的共同点:失踪前,这两人都曾因无证驾驶,遭到同一名警察逮捕,并在目击证人的注视下被关进警车带走。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警局也没有他们的被捕记录。

 

案发后,警察声称,他出于好心,在不同的OK便利店门口放下了这两名男子,他们之后的失踪完全是巧合。他说的是实话吗?

(字数:10,351 )

特伦斯·威廉姆斯 

佛罗里达州位于美国东南部,西临墨西哥湾,东靠大西洋,是美国著名的度假胜地。柯里尔县(Collier County)位于佛罗里达州南部,其东边是佛罗里达州立森林,与森林接壤的是南佛州中部的荒野地带。

(红框内是柯里尔县南佛罗里达洲中部几乎都是荒野)

2004年1月12日,27岁的特伦斯·威廉姆斯(Terrance Williams)从柯里尔县失踪了,至今音讯全无。

(特伦斯(中间)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特伦斯是在2002年夏天搬到柯里尔县的。在此之前,他的母亲玛西亚(Marcia)先他一步搬到了这里。几个月后,因为想住得离母亲更近一些,特伦斯也搬到了柯里尔。

 

特伦斯是玛西亚唯一的孩子,和母亲关系很好。玛西亚在16岁时生下特伦斯,那时她高中还没毕业。在特伦斯3个月大时,他的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留下玛西亚一人拉扯特伦斯长大。


(特伦斯幼年时期与母亲的合影 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青少年时期的特伦斯是个问题少年。1995年,19岁的他曾因抢劫被判11个月有期徒刑,后来又因醉驾入狱50天(另有一说,两次都因醉驾被捕)。

在搬去佛罗里达州之前,特伦斯与4任女友先后生了4个孩子,因为没钱,他经常拖欠孩子的抚养费。

(特伦斯(右2)与4个孩子的合影,左2是他的大女儿,特伦斯失踪时她11岁)

2002年,特伦斯下定决心改变。他想为4个孩子提供稳定的经济支持,为他们提供自己不曾有的生活条件。彼时,南佛罗里达的房地产业正值高速扩张期,特伦斯搬到柯里尔县后,找了一份建筑工人的工作。

 

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特伦斯没有任何违法记录。2002年10月,玛西亚再婚后,特伦斯从母亲家搬走后,在北那不勒斯市(North Naples)租了房。

(特伦斯在北那不勒斯的家 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2004年1月,为了多挣些钱,他在临市博尼塔(Bonita Spring)打起了第二份工——在必胜客做厨师。

 

特伦斯的新工作距他家约20公里。此前,他的驾照因醉驾而被吊销,要到2004年6月才能再次申请。因此,他平时靠搭母亲或室友的便车上下班。

 

2004年1月11日,特伦斯受必胜客同事邀请,参加了在博尼塔一个同事家举行的聚会。

 

参加聚会前,特伦斯曾跟母亲的车回了趟家,换了身衣服,还和另一位朋友见了面。

 

据特伦斯的室友回忆,11日晚上10点左右,特伦斯曾求过室友,希望他能送自己到博尼塔,或者和自己一起参加聚会。但室友当天晚上不想出门,就拒绝了特伦斯。

 

之后,特伦斯问了一圈他的朋友,因为找不到人送他,特伦斯决定自己开车。

 

离家时,特伦斯驾驶的是一辆白色的二手凯迪拉克。

(特伦斯的车 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这辆车是他在一个月前刚买的,虽然他还没有驾照,但因为一直很喜欢凯迪拉特,逛街看到这辆车后,他就把车买了下来(12月可能正好有圣诞促销,价格比较优惠)。

 

因为没有驾照,特伦斯买车后一直没有完成车辆登记注册(Motor vehicle registration),也没买保险。

搜寻

1月12日早上,室友醒来后,发现特伦斯还没回家。

 

一开始,室友并没有感到担忧。过去特伦斯也曾有过在朋友家留宿,一两天不回家的情况。可直到13日早上,特伦斯依然没有出现,也没有给室友发过信息。

 

室友随后发邮件给特伦斯的母亲,两人开始联系所有他们能想到的、认识特伦斯的人,但没人有他的消息。

(特伦斯的母亲玛西亚 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1月14日,依然没有任何人知道关于特伦斯的消息。

 

当天下午,心焦的玛西亚向单位请假,去了特伦斯工作的餐厅了解情况。

 

据参加了那次聚会的同事回忆,11日晚上,他们几个同事聚在一起喝啤酒聊天,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散场。

 

特伦斯大概在12日早上5、6点离开,离开时看起来很正常,但当天下午他却没来上班,之后两天也没看见他,而且特伦斯还有两张工资支票没有领走。

 

玛西亚随后赶到柯里尔县警局报警。她告诉警员,她和儿子关系很好,两人平时几乎每天都会联络,但她已经两天联系不上特伦斯了,他没去上班,也不在朋友那里,很可能出事了。

 

但接待玛西亚的警员草草打发了她。警局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特伦斯遇到了危险,“他是一个成年人了,有消失的权利,你等一个月如果还没他的消息,再来(报案)吧。”


(特伦斯与孩子的合影 图片源自纪录片《截止日期》)

 

得不到警局的重视,玛西亚只能向远在田纳西州的家人寻求帮助。玛西亚的家人随后开始给柯里尔县所有他们能想到的机构打电话,从医院、停尸间,到警局、看守所。

 

1月16日,特伦斯失联4天后,搜寻有了重大突破!在给拖车公司打电话后,特伦斯的姨妈找到了他失踪前驾驶的白色凯迪拉克!

 

拖车公司经理告诉前去赎车的玛西亚,他们是在1月12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从北那不勒斯纪念公园(是一处墓地)附近,拖走这辆车的。

 

特伦斯的车当时停在路边,妨碍了交通,而联系拖车的,则是柯里尔县警局一位名叫史蒂夫·卡尔金斯(Steven Calkins)的警员。

(史蒂夫·卡尔金斯)

 

听说这个消息后,玛西亚的心情不难想象。在此前4天内,特伦斯了无音讯,没人知道他在哪里、出了什么事。玛西亚回忆说,刚开始接到姐姐的电话时,她还以为会在凯迪拉克的后备箱内发现儿子的尸体。

 

现在看来,最大的可能是,特伦斯因无证驾驶被警察逮捕了。

 

但这份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

 

特伦斯的家人随后发现,县警局既没有逮捕特伦斯的记录,也没有把他关进看守所的记录,特伦斯依然下落不明。

 

为了理清12日发生过什么,玛西亚给墓园打去电话,想看看有没有人了解事发经过。结果让她喜出望外,当天墓园里有不少工作人员曾见到过特伦斯。

 

据这些工作人员回忆,那天早上他们看到有辆凯迪拉克被警车拦下来,一个警察搜了特伦斯的身,特伦斯随后上了警车。

 

(新闻报道和纪录片没有解释这些工作人员怎么确定驾驶凯迪拉克的人是特伦斯,或许玛西亚后来给他们看过特伦斯的照片。)

 

警车开走后,过了一段时间又回来。接着,警察把凯迪拉克从墓园停车场移到了路边,再后来,凯迪拉克被拖走了。

(卡尔金斯在拖车文件上的签字)

 

结合从拖车公司获得的信息,1月12日,特伦斯应该是被叫拖车的警察史蒂夫·卡尔金斯逮捕了。

 

可如果特伦斯被卡尔金斯逮捕了,他为什么不在看守所里?他到底在哪?

书面报告

为了搞清楚特伦斯的下落,1月16日,他的家人开始不断地给柯里尔县警局打电话,要求与卡尔金斯警员通话。

 

如果说,县警局一开始不愿意调查特伦斯失踪案,是因为他们觉得特伦斯可能是自愿消失的。

 

那么,针对玛西亚提供的信息——“有人看见一个人被警察逮捕了,他的车也被警察拖走了,但他现在失踪了”——警局总有核实一下情况的义务吧?

 

要调查发生过什么并不难,县警局可以给墓园打电话询问一下工作人员,或者打给拖车公司调查事情经过。可县警局并没有这么做。

(特伦斯与朋友的合照 图片源自纪录片《失踪的人》)

在特伦斯家人的压力下,调度中心的一位接线员打给了卡尔金斯,问他是否记得1月12日曾逮捕过一个人,还从墓园旁拖过车。

奇怪的是,虽然事情就发生在4天前,卡尔金斯却对此毫无记忆。而在听到否定回答后,接线员匆匆结束了通话。

 

当天晚些时候,在特伦斯家人的一再坚持下,接线员第二次打给了卡尔金斯。

 

这次,卡尔金斯的记忆“有所好转”,他承认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直到3天后的1月19日(星期一),警局才要求他提交正式的书面报告,解释1月12日发生了什么。

 

在报告中,卡尔金斯声称,他大约是在中午12点15分左右,在墓园附近遇见了驾驶白色凯迪拉克的特伦斯。他注意到特伦斯驾驶的车辆似乎有问题,于是拦停了他。

 

之后他告诉特伦斯,这辆车坏了,不能继续开了。而特伦斯则告诉他,自己上班已经迟到了,求警察送他去附近的一家OK便利店。

(OK便利店示意图 卡尔金斯放下特伦斯的OK便利店也在加油站内)

 

卡尔金斯说,他一开始没答应,叫特伦斯自己叫辆出租车,但因为特伦斯说付不起车费,再加上对方看起来是个外表整洁又很有礼貌的小伙子,所以他决定帮特伦斯一把,用警车把他送到了便利店。

 

卡尔金斯声称,在去便利店的路上提醒过特伦斯,需要重新完成机动车注册(完成后会有一个贴纸),现在的贴纸已经过期了。

 

特伦斯向他保证,自己已经注册过了,相关文件就放在副驾驶前方的手套箱里。可他在便利店放下特伦斯,返回墓园停车场后,却没有在车内找到注册文件。

 

卡尔金斯说,他随后从特伦斯放在车内的黄页(电话名册)里找到OK便利店的电话,并用工作手机打到店里,想找特伦斯谈谈。但接电话的店员却告诉他,店里没有这名员工,于是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随后,他打给调度中心,查询与凯迪拉克相关的信息,发现汽车车牌已过期(也就是说汽车没有有效的车牌),于是他就安排了拖车。

 

根据卡尔金斯的报告,拦下特伦斯后,他与特伦斯只简单聊过几句,除了名字,他不知道特伦斯的其他身份信息(比如姓、出生日期)。

 

总得来说,根据卡尔金斯的说辞,12日发生的事可以概括为:他好心帮助了特伦斯,结果对方骗了他,他接着安排了拖车。

 

至于特伦斯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把特伦斯留在OK便利店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对卡尔金斯的报告有不少疑问。比如,警察拦停驾驶员后,习惯性做的第一件事,不应该是查看对方的证件吗?警察怎么会没注意到特伦斯是无证驾驶?

(因为酒驾,特伦斯的驾照只能当作身份证件,不能作驾照)

假如卡尔金斯和特伦斯真的只有过短暂交流,他是如何拿到特伦斯的车钥匙的?如果没有车钥匙,他之后又是怎么把特伦斯的车从停车场挪到路边的?

 

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证据指向卡尔金斯在调查报告中说了谎。

疑点

疑点一:卡尔金斯声称,他是因为注意到特伦斯的车有问题,才把他拦停的。但据玛西亚反驳,这辆车是特伦斯刚买的,才开了40公里,赎车后她也开过,根本没有问题。

疑点二:卡尔金斯在书面报告中勾勒的案发经过,与目击者(墓园员工)的证词有巨大差异。

 

根据卡尔金斯的说辞,他是在中午遇到特伦斯的,两人之间只有短暂接触,他连特伦斯姓什么都不知道。但据几名墓园工作人员回忆,特伦斯大约是在早上9点或10点被警车拦下的,随后警察与他交谈了约30分钟。

 

根据纪录片《失踪的人》,有的目击者还听到警察问特伦斯要驾照。

 

部分目击者称,看到警察搜了特伦斯的身,并带走了他。卡尔金斯警员在驱车离开前,还问过他们,能否把特伦斯的车留在墓园停车场内,他稍后再回来拖车。

 

关于卡尔金斯到底离开了多久,证人证词有一定出入,有证人称他离开十五分钟后就回到了现场,另一些证人则说警察走了约一个小时。

 

目击证人的证词表示,卡尔金斯回到现场后,把特伦斯的车从墓园停车场挪到了墓园外一条马路边上。

 

新闻报道没有说明,特伦斯被警察拦停后,是否带着车钥匙一起下车,无法确定卡尔金斯是如何取得特伦斯的车钥匙的。

 

此外,许多报道都提到,特伦斯的车钥匙被扔在汽车旁边(即墓园外的马路边)。

疑点三:卡尔金斯声称,特伦斯上车后,自己开车把他送到一家OK便利店附近,后来在黄页里找到这个便利店的电话,还用工作手机给便利店打过电话。

 

但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发现,通讯记录显示,卡尔金斯根本没向那家OK便利店打过电话;便利店内及周围的监控录像,也没拍到过卡尔金斯或特伦斯的身影;特伦斯车里的黄页中,也并没有这个便利店的电话。

 

便利店多位员工也作证称,1月12日当天他们没有接到任何警方来电,也没在便利店见到过卡尔金斯或特伦斯。

 

1月28日,玛西亚向警局投诉了卡尔金斯警员。不久后,FBI和佛罗里达执法部门(Florida department of law enforcement)对卡尔金斯展开联合调查。

 

疑点四:在调查的过程中,警方发现,卡尔金斯曾在1月12日12:49,给调度中心的一位朋友打过电话,请对方帮忙查看特伦斯驾驶的凯迪拉克,是否登记在任何人名下(结果是没有)。

 

这两人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南方黑人的口音,还开了有种族歧视意味的玩笑。除此之外,卡尔金斯还骗了这个朋友,说这辆凯迪拉克被人遗弃在路边,没有车主在附近。

 

疑点五:大约半小时后,卡尔金斯给调度中心打电话,查询特伦斯的身份信息。在这通电话中,他不仅给出了特伦斯的全名,还告诉接线员特伦斯的出生日期。

 

卡尔金斯报的“出生日期”,其实并不是特伦斯真正的生日,而是特伦斯为自己捏造的。特伦斯有两套国家社保号码(类似于两个身份证号),每次他惹了麻烦后,都会告诉警察那个假生日。
 
从这一点看,卡尔金斯无疑曾与特伦斯深入交谈过,而不是像他声称的那样只有过简短交谈。

 

综合以上信息不难看出,卡尔金斯在书面报告中勾勒的事发经过,几乎满纸谎言:

 

他对于自己为什么拦下特伦斯说了慌;对于两人交谈的过程和内容说了谎;对于逮捕特伦斯之后把他带去了哪里说了慌;还涉嫌伪造现场,假装特伦斯留在墓园的车是被遗弃的车辆。

 

从卡尔金斯开车带走特伦斯,到他再次返回现场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起失踪案 

卡尔金斯提交书面报告后不久,又有一桩失踪案浮出水面。

 

在特伦斯失踪3个月前,2003年10月14日,23岁的费利佩·桑托斯(Felipe Santos)在被卡尔金斯警员逮捕后,也同样失踪了。而他失踪的过程,和特伦斯几乎一摸一样。

(费利佩的照片 图片来自纪录片《截止日期》)

 

费利佩是生活在美国境内的墨西哥非法移民,19岁时,他和哥哥、弟弟以及女友四人,一起偷渡到美国打黑工养家。案发前,费利佩的女儿刚出生4个月。

费利佩兄弟三人基本都不会说英语,但很能吃苦。他们之前一直在柯里尔县另一个地区。失踪前不久,费利佩刚和两个兄弟在那不勒斯市的一处建筑工地找到工作。

(费利佩的照片 图片来自纪录片《截止日期》)

 

和农场的工作相比,工地的工作更轻松,挣得也更多。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三人需要每天开车30公里上下班(没有公共交通)。

 

因为是非法移民,费利佩三兄弟都没有驾照,自然也买不了保险,也无法完成车辆注册。

 

费利佩失踪当天早上,由他开车。6:30快要抵达建筑工地时,他与旁边的车发生剐蹭。随后车主和费利佩开进附近商场的停车场。

 

这次事故并不严重,据当事车主回忆,费利佩三兄弟一直试图和她私了,对她重复道:“不要,不要警察(no, no police)。”但因为他们实在不会说英语,甚至听不懂5美元和5000美元的区别,车主报了警(另有一说是招手引来了路边的交警)。

 

处理这次事故的警察就是史蒂夫·卡尔金斯。

 

据当事车主回忆,当时卡尔金斯明显表现得非常不悦,并抱怨称,他实在是受够了处理这些无证驾驶的人。随后让费利佩上警车,并开车带走了他。费利佩的兄弟们则离开现场,去了建筑工地。

 

费利佩被捕当天下午,他的老板带着兄弟二人,想把费利佩从看守所里保释出来,结果发现他根本不在看守所内。他们以为自己搞错了地方,随后又去了另一个看守所了解情况,结果还是找不到费利佩。

 

失踪当天费利佩身上带了钱,老板因此安慰费利佩的两兄弟说,或许他已经保释了自己,正在家里等着他们呢。但费利佩的家人等了一夜,也没等到他。

(费利佩失踪前与女儿的合影 图片来自纪录片《截止日期》)

第二天一早,费利佩的家人又打电话给看守所(应当是有其他人帮助翻译),但依然没找到他。

 

费利佩的两兄弟之后到柯里尔县警局了解情况,结果发现警局既没有费利佩的被捕记录,也没有他被关押的记录。

 

只有一个名叫史蒂夫·卡尔金斯的警察给费利佩开了三张罚单,同时要求他在11月因无证驾驶出庭(后来,因费利佩缺席法庭,法院签发了对他的逮捕令)。

卡尔金斯告诉两兄弟,因为费利佩表现得很有礼貌,很尊重他,他后来在附近的一个OK便利店把费利佩放了(不是他后来声称放下特伦斯的那家便利店,相距约6公里)。

(卡尔金斯放下费利佩或特伦斯的便利店,新闻未说明具体是哪个)

两兄弟后来在案发当天费利佩停车的那个商场停车场内,找到了他的车,看起来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他们还印了很多费利佩失踪的传单,在便利店周围分发,但没人(包括便利店员工)见到过他。自从费利佩被警员卡尔金斯带走后,他的家人没有接到过任何来自他的消息。

(柯里尔县警局后来印发的关于费利佩失踪的传单)

2003年10月29日,费利佩失踪两周后,他的兄弟们报警了。但警方认为,费利佩或许是因为害怕被遣送回国,加上不想付罚金,主动藏起来了,因此不调查此案。

 

为了推动侦查,费利佩的家人随后向警局投诉了卡尔金斯警员。

 

2003年12月,县警察局在对卡尔金斯展开内部调查后,判定他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值得一提的是,网上没有资料说明,在这次内部调查的过程中,县警局是否曾调取过OK便利店附近的监控录像。

 

费利佩的失踪当时并没有引起关注。他失踪几个月后,费利佩的家人陆续返回墨西哥,寻找费利佩一事委托给墨西哥驻迈阿密领事馆的工作人员。

 

特伦斯失踪后,为征集线索,玛西亚说服北那不勒斯市新闻网,发表了一篇关于特伦斯失踪的短篇报道。报道正好被负责费利佩失踪案的墨西哥驻迈阿密领事馆工作人员看到,两起失踪案这才被联系起来。

 

之后,玛西亚投诉了卡尔金斯,柯里尔县警局申请外部调查,FBI和佛罗里达执法部门接管了这两起案件。

 

调查结果 

2004年,卡尔金斯50岁,已婚,有三个孩子,一家人住在北那不勒斯市。案发前,他是柯里尔县警局的一名资深警员,已经在警局工作了17年,记录良好,还两次因救人被表彰。

 

在FBI和佛罗里达执法部门介入后,警方搜查过卡尔金斯的警车,但没有任何发现(调查人员称他的车内一尘不染)。

 

警方还在卡尔金斯的车上秘密安装了GPS,后来带着搜救犬搜查过卡尔金斯去过的多个区域(警方判断如果卡尔金斯杀害了费利佩和特伦斯,他有可能会再次回到案发现场),但同样一无所获。

 

除此之外,警方还多次搜查北那不勒斯市附近的几个野区(比如森林、沼泽地等)。

(从图片可以看出,北那不勒斯附近有很多野区,我认为警方的搜查只能覆盖其中有限的范围)

调查一开始,卡尔金斯相当配合,但当他证词的自相矛盾之处被逐渐揭露后,卡尔金斯的态度就变了。

 

在调查的初始阶段,警方曾给卡尔金斯做过测谎,当时他通过了测试。

但在警方掌握了更多信息,并再次给他做测谎时,卡尔金斯没有通过其中一些问题(网上资料只明确写出其中一个未通过测谎的问题,即“你在OK便利店把特伦斯放下之后,有没有与他再见过面?”)。

 

2004年8月,卡尔金斯因说谎以及不配合调查,被警局开除。但因缺少证据,他从来没有受到正式指控,警方目前依然没有结案,卡尔金斯是两案的唯一嫌疑人。

“星光之旅”

根据卡尔金斯的说辞,他先后在两家OK便利店放走了费利佩和特伦斯。但在特伦斯案中,卡尔金斯明显在说谎,而在费利佩案中,也没有任何目击者在便利店附近看到过费利佩。

 

卡尔金斯对为什么放走费利佩的解释也很牵强,费利佩基本不会说英语,连和卡尔金斯交流都困难,坐在警车后座的他如何表达自己对警察的尊重呢?

 

从现有资料看,我认为卡尔金斯无疑与两人的失踪有关。在他逮捕了费利佩和特伦斯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费利佩与特伦斯的寻人启事

部分网友推测,卡尔金斯杀害了他们。考虑到特伦斯与费利佩的身高、体格、年龄方面都有相似性,网友推测,卡尔金斯或许喜欢同性,是个「性猎人」类型的连环杀手。

 

除了「性猎人说」,还有另一种更为流行的推测:

 

前面我们提过,整个南佛罗里达州中部都是荒野,出了柯里尔县,有大片的森林,再往东一些就是大柏树国家保护区和沼泽地自然保护区。

 

部分网友推测,在逮捕了费利佩和特伦斯后,卡尔金斯或许把两人扔进了荒野,他们之后在荒野中去世。

(南佛罗里达)
 
这种事情在警察界早有先例。2000年,加拿大就爆出过类似的案件。

 

2000年1月的一个冬夜,加拿大萨斯卡通省的两个警察,逮捕了当地一名喝醉的原住民男子奈特(Darrell Night),之后两名警察一路开车到城市外约5公里的郊区,在寒冬中把他赶下了车。

本案的幸存者奈特)

 

被捕前,奈特正和叔叔吵架。被赶下警车时,他只穿了一件T恤和薄外套。萨斯卡通省冬天夜晚的平均温度在-20℃左右,如遇暴风雪,气温有时甚至降到-40℃。两名警察把奈特扔下后就开车走了。

(萨斯卡通警局与警车)

距离警察扔下奈特3.2公里处,有一个发电厂当时有警卫值班。奈特在冬夜中自己走到了这个发电厂,警卫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不是人人都有奈特一样的好运气。奈特到家的第二天,有人在警察扔下他的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冻僵的男性尸体。不久后,另一具男性尸体也在附近被人发现。

他们都是之前被警察逮捕的加拿大原住民。萨斯卡通省警察在该地区扔下过至少5人,其中只有奈特一人活着回来。
 
警察的这一行为随后得以曝光。据调查,当地警察最早从1976年就开始对原住民干这种事了,警局内部称之为“星光之旅(Starlight tour)”。讽刺的是,逮捕奈特的那两名警察之后仅以非法拘禁罪被判刑8个月。

 

后来,“星光之旅”成为警察此类行为的代称。

分析

我认为,“星光之旅”有一定的可能性,但并不是完全站得住脚。

 

首先,加拿大“星光之旅”的受害者都是因为失温遇难,但南佛罗里达州是热带气候,冬天气温很少会降到零摄氏度以下(有点像广东,但比广东更热一些)。

 

费利佩失踪当天,北那不勒斯市及周边的气温一直维持在31℃上下,之后两天的最高温度也是31℃,晚上气温有所下降(第三天夜里,温度降至20℃)。

(费利佩失踪当天的天气)

特伦斯失踪当天,早上9点气温是17℃,到了中午12点上升到23℃,晚上下降到8℃,之后几天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气温。

(特伦斯失踪当天的天气)

天气的变化对我们分析案情有很大影响。

在加拿大的案件中,警察夜晚开车出城后,只要找一个相对荒凉、偏僻的地方,受害者的生存希望就非常渺茫,得不到其他人救助,低温很快会带走他们的行动力和生命。

 

(一个没有保暖设备的人,在-20℃的低温中具体能生存多久,恐怕也没有相关实验提供明确的数值,但我想这些人活过当晚的概率不大。回想甘肃马拉松事件,失温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

 

在费利佩和特伦斯案中,情况有所不同。

北那不勒斯市的天气没有那么恶劣,费利佩和特伦斯能活动的时间无疑更长。只要他们有机会找到有车经过的马路,或者走到城市边缘有人的地方,就有机会获救。

 

因此,“星光之旅”想要成立,警员卡尔金斯扔下费利佩和特伦斯的地方,要不足够荒凉(他们仅靠步行无法走出无人区),要不足够复杂(两人迷路了,走不出来)。

让我们先从第一个选项入手。想要开到一个足够荒凉的地方,卡尔金斯需要时间。但是从现有资料出发,他或许没有这个机会。

 

上文我们提到,在特伦斯案中,据目击证人回忆,卡尔金斯警员离开现场的时间不超过1小时。

 

但假如目击者的记忆没有出错,根据他们提供的时间线,卡尔金斯最迟11:30回到了现场。也就是说,他在墓园等拖车等了至少一个小时(拖车12:30或12:43到的,卡尔金斯需要为文件签字,所以拖车到时,他需要在场)。

 

考虑到警员卡尔金斯第一次打给调度中心查车牌信息是在12:49,我认为,目击者有可能记错了时间(几名目击证人关于时间的回忆出入也很大),卡尔金斯实际离开的时间可能更久。

 

在费利佩案中,虽然没有信息指明卡尔金斯警员离开了多久,但考虑到当天他在执勤,而且逮捕费利佩时距早高峰(工作日早上8点-10点)仅一个小时,我认为卡尔金斯无法离岗太久,最多离开1-2小时,就应回到柯里尔县。

 

因为这1-2小时包括“星光之旅”的往返车程,卡尔金斯其实没有机会开太远,单程只有30-60分钟。 

 

而且别忘了,卡尔金斯是在城市中逮捕的费利佩和特伦斯,仅从城中开车到城郊就需要约20分钟,所以他真正在城郊行驶的时间只有10-40分钟。

(北那不勒斯周围确实有很多野区,但是想开出城市至少需要20分钟)

 

这么短的时间内,卡尔金斯不可能开进多偏僻的荒野。光是从北那不勒斯市到大柏树国家保护区(面积辽阔的野外湿地)的入口,就需要50分钟车程。

那么,费利佩和特伦斯失踪的周边,有哪个地方环境复杂,可能导致两人迷路吗?

 

北那不勒斯市周边有3个野区,但其中二个是自然保护公园,园内有路牌标识和为游人修建的漫步道,来往的人较多,只有州立森林较为荒凉,符合这个条件。

(红点处为30-40分钟车程内,卡尔金斯能到达的野区,有4个红点是因为CREW野区有两个部分)

(更准确地说,这些自然保护区也有荒凉偏僻的地方,但不通车,所以我不认为卡尔金斯会徒步把两人带到那里。他自己未必认路,费利佩和特伦斯也未必会跟他走。)

 

在Reddit论坛上有网友提到,北那不勒斯市东边以前有个叫“格子”(the Squires)的地方极易迷路。据这位网友形容,该区域内有很多纵横交错的公路,每条都特别长,且没有路牌。
 
我没在谷歌地图搜到这个地方,但柯里尔东边的州立森林中央有一大片区域,看起来与网友的描述很相似(我们姑且把这片区域称为“格子”吧),森林中间是一条条横竖交错的公路,远看就像无数个“田”字挤在一起。

(“格子”)

这个田字区域只有朝北的路通向高速公路,朝其他方向走都是死路,尽头是森林。另外有少数几条路与其他林间公路相通。

和普通的盘山公路或林间公路相比。乍一看,这个区域就像个巨大的迷宫。如果卡尔金斯在“格子”开车兜几圈,很容易就会让人失去方向感。

(“格子”内部环境)

或许卡尔金斯警员是将费利佩和特伦斯扔在这里了?


这一理论虽然看上去可能性很高,但我研究地图后发现,有两条宽约30米的河(看起来像是人造河),均为南北流向,把“格子”划分成三个几乎独立的区域。

在探索“迷宫”的过程中,费利佩和特伦斯应该很快就意识到东西方向走不通(不是有河拦着,就是遇到森林),转而探索南北方向。

 

“格子”南北方向的公路长约17公里,东西方向的公路长约11公里(有河流分割,所以每个小区域实际宽度不超过4公里)。

 

假如警员卡尔金斯把两人放在“格子”的中心,要找到高速公路,费利佩和特伦斯大约需要走33.5公里(东西折返2次,南北1.5次)。

 

正常情况下,成年人步行1小时能走5公里,理论上费利佩和特伦斯在7小时后就可以走出这个“迷宫”,走出森林后州际高速公路就在眼前。

(州际高速公里与远处的森林)

 

不过,考虑到费利佩失踪当日天气炎热,在没有携带饮用水的情况下,连续走这么久可能会热衰竭。而特伦斯前一晚刚参加过聚会,喝了啤酒,可能也处在缺水状态。所以两人确实有可能在这片区域内遇难。

 

但总得来说,这片区域的环境并不是特别复杂。我认为,如果警察在此处扔下费利佩和特伦斯,他们的生存概率是比较高的。

 

“格子”是在我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找到的最符合“星光之旅”理论的地点了(因为我没去过南佛罗里达州,这个结论或许有不准确之处,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补充讨论)。

和“星光之旅”相比,我个人认为卡尔金斯杀害了费利佩与特伦斯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

星光之旅的理论虽然吸引人,但因为南佛罗里达的气候并没有那么恶劣,再加上卡尔金斯离开现场的时间并不长,如果卡尔金斯只是把费利佩与特伦斯扔在了城外某处荒地,两人是有存活几率的。

虽然费利佩是非法移民,不一定敢去接发卡尔金斯,但特伦斯无疑会曝光此事。对于警方来说,这是非常大的丑闻(特别考虑到特伦斯是黑人),因此无论卡尔金斯对费利佩和特伦斯做过什么,我认为,他应该都相当笃定,两人不会再活着出现。因此,除了将两人扔在野外,他也可能是在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杀害了两人。

至于卡尔金斯可能的作案动机,除了「性猎人说」之外,也可能是种族歧视引发的仇恨心理。值得强调的是,因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卡尔金斯涉嫌不法行为,因此这些只是推测。

2013年,为了引起人们对本案的重视,美国演员及制片人泰勒·派瑞(Tyler Perry)公开悬赏10万美金,征集与本案有关的线索。2017年,派瑞将赏金提高到了20万美金。

(为征集线索开的新闻发布会)

在特伦斯失踪的这些年,玛西亚从未停止过寻找答案,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不报希望儿子还活着,但她想要一个答案,她想知道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特伦斯失踪后,玛西亚为本案创立了一个脸书兴趣小组,每年在儿子生日那天,都会发贴祝他生日快乐。玛西亚说,自己不会放弃寻找儿子,如果是她失踪了,儿子肯定也会为她做同样的事。

(特伦斯小时候与母亲的合影)

 

2018年,玛西亚对卡尔金斯发起民事诉讼,指控他应该为特伦斯的死亡负责(此前,佛罗里达州法院判定特伦斯在法律意义上死亡),希望获得关于本案的更多线索。

 

此后,仲裁人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玛西亚的诉讼请求。因为疫情原因,玛西亚的律师错过了上诉的截止日期。目前,玛西亚及其律师团队正在为本案寻找其他法律途径。

 

玛西亚今年61岁,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得到一个答案。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3/01/11/tyler-perry-reward-missing-men/1826873/


https://www.finalminutespodcast.com/episodes/terrance-williams-and-felipe-santos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50602013422/http://www.sptimes.com/2005/05/29/State/Without_a_trace__but_.shtml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60525112217/http://www.naplesnews.com/news/2006/jan/22/still_no_answers_about_men_last_seen_deputy/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224071550/http://www.naplesnews.com/news/2009/jan/10/missing-answer-monday-marks-5-years-man-collier-de/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40306154109/https://abc-7.com/story/17742885/search-teams-hunt-for-men-missing-in-cold-case?clienttype=generic&mobilecgbypass


https://www.reddit.com/r/UnresolvedMysteries/comments/gsfalk/terrance_williamsmissing_since_january_12_2004/


https://disappearedblog.com/terrance-william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hyD6oRGy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dsrF7WwuQ 


https://tv.youtube.com/watch/KtwY1I-rE1U?vpp=2AEX&vp=0gEEEgIwAw%3D%3D


https://www.reddit.com/r/UnresolvedMysteries/comments/4en08a/terrance_williams_and_felipe_santos_two_men/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王大力,编辑:袜皮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联系我们
精选案件专辑 
关注后回复专辑名称 
连续阅读专辑文章
国内大案 | 国外迷案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连环杀人案 | 国内外冤案合集 | 山东临沭少女失踪案 | 漂流瓶人格 | 视频专辑 | 寄居蟹人格 | 和儿童有关的案件 | 那些我悟出的道理 | Wapi的案件专栏 | 知更鸟at没药花园专栏| 真实讲述 | 漂流瓶人格 |  法律科普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