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与谭乔:警服内外的双面人生

毒眸 2022-05-14 15:53

流量能带他们到下一站吗?

文 | 陈首丞

编辑 | 赵普通
1995年的夏天,23岁的谭乔在贵阳邮电局当接线员。在这之前,他批发过草纸,在饭馆切过菜,还曾在武警部队喂过猪。那一年,父亲的一封信改变了他的命运,信中提到,成都市在统招100名交警,谭乔报考,成功从工人身份转变为他心中想象的干部。
几乎在相同的时间,离贵阳两千多公里的秦皇岛市,另一位陈姓年轻人也在父亲的建议下去部队参军。父亲很羡慕军人,给他取名为“国平”,寓意“国家平安”。
十年后,成都电视台和交管局准备开设一档普及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电视节目,在局里表演过小品,还有着相当的市井背景的谭乔被选为主持人。节目制作人结合了谭乔的名字,将节目命名为《谭谈交通》。后来,这档节目从成都本地火到了大江南北。

《谭谈交通》开拍的第二年,陈国平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开始做警察。刚开始,他被分配到秦皇岛公安局刑警支队,从事缉毒工作。2017年,单位安排陈国平成立了反诈中队。为了更好的推动反诈,他从次年开始拍摄反诈短剧,并在2020年尝试直播,都没有获得太多关注。
时间来到2021年,伴随着《谭谈交通》在互联网考古浪潮中一次又一次的复兴,谭乔又重新回到大众眼前。这几年,他患上了中度抑郁症,也辞掉了主持人的工作。但在网友的关注之下,他又再度上路,开启了谭乔寻人记,甚至找回了二仙桥大爷。

与此同时,秦皇岛民警陈国平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他的流量密码。当年9月,他以“反诈老陈”的名字出道,凭借一句“我是反诈主播,请问你是什么主播”火遍全网。但随后,荣誉和争议几乎同时到来。
如今,谭乔已经从谭警官的身份里走了出来,他在B站粉丝数高达373万,寻人记还在继续开拍,谭谈宇宙逐渐完整。另一边,反诈老陈宣布辞职已有一月,围绕在他身上的争议并未停息,但热度却直线下降,拍摄反诈短剧仅一集后,因效果不佳,该系列停拍。
网络爆红,让老陈和谭sir看到了新的风景,也让他们在新的人生路口踟蹰不前。

身份红利
谭乔出名很早。2021年时,就有人告诉谭乔,他在网上火了。谭乔有些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我十几年前就火过了。”
事情确实如此,即使在互联网还远不如当下发达的2009年,谭乔就凭借其幽默风趣的人设和出色的节目效果火爆一时。风头最盛的那几年,包括北京台和湖南台都曾开出过不错的条件要挖他,但都被他拒绝了。
在节目制作人周东看来,谭乔的成功离不开成都这块土地,成都特色的风土人情与谭乔的个性结合在一起,才制造出了那样的节目效果,若谭乔真要离开,恐怕会水土不服。
谭乔也认可这样的说法,在后来的采访里,谭乔还特地强调:“如果说我取得了任何一丁点的成绩,都是我站在成都交警这个神圣的平台上所获得的!”

虽然谭乔本人的能力不可否认,但在复盘《谭谈交通》这档节目时也不难发现,警官身份在大众眼中的既有印象和谭乔本人带来的反差感,是许多节目效果的核心来源。
节目开拍后的第一个爆款,是“高端访谈吕老板”。那是2009年,谭乔开着那辆白色捷达车在成都市寻找违规乱象,发现一位骑电瓶车收购二手家具的,便开始尾随其后。吕老板也发现了跟在后面的谭乔,第一反应是想逃跑,绕了两三下后,还是被抓住了。
节目的初心是为了提高市民的安全意识,所以谭乔并不经常罚款,他对吕老板说,不罚你款,聊聊,还灵机一动地将吕老板拉着的两个沙发卸下来,与吕老板一人坐一个,说是“高端访谈”。两人就世界局势开始侃,最终还是回到了交通安全上。“你觉得你用电动车送沙发,危害在哪呢?”

谭乔并不严厉的交警形象,成都人自身的幽默感,以及节目整体呈现出的既有教育意义同时也很无厘头的风格,让这期节目大火。据谭乔本人回忆,这期节目播出后,《谭谈交通》的收视率一路飙升。
在之后的节目中,谭乔的反差警官形象,一直是节目的核心节目效果来源。在谭乔还并没有在成都人尽皆知的时候,不少人被拦下后,第一反应是畏惧而惶恐的表情,谭乔的平易近人让他们缓和了下来。后来,谭乔去其他卫视传授经验时也表示,“在节目里,警察不要太像警察。”
不太像警察的谭乔背后,是警察身份具有的震慑性,谭sir解构了这种震慑性制造了节目效果,而另一位警官,则直接利用了这种震慑性。
2017年,刚开始反诈工作的陈国平选择了传统的方式,在小区发传单和购物单,但收效甚微。偶然间得知自己的母亲在使用短视频后,陈国平决定,将宣传反诈搬到线上来。
一开始,老陈试着拍摄反诈短剧,一共拍了20多部。在当时的粉丝基础上,短剧的效果还不错,收到了不少观众的好评,但产出速度慢,没法持续。于是,他瞄上了能够进行日播的直播。虽然一开始在线人数只有几百人,但陈国平在一年的时间里坚持直播了五千多小时。
直播的同时,陈国平也逐渐了解了短视频平台的生态,他注意到有一位主播与人PK时,总喜欢有一句口头禅,“我乃导师田斌,请问阁下是什么主播?”陈国平也给自己编了一句类似的开场白,“我是反诈主播老陈,请问你是什么主播?”
2021年9月1日,陈国平在快手连线主播雨化田,在这句颇有威慑力的话语和一身警服的震慑下,雨化田吓得立刻以良民的身份求饶。陈国平灵机一动,要求雨化田也帮忙宣传国家反诈中心App。这一举动引起了连锁反应,随后,雨化田以正规军自居,开始在PK中要求对方主播下载反诈App,该事件迅速像病毒一样传播了开来。
平台的嗅觉也十分灵敏,当天便联系了他又安排了一场直播,老陈以不变应万变,与他连线的主播也十分配合,名场面被反反复复制造出来。老陈的热度更上一层楼,直播两三天后,老陈涨粉两百多万,还在之后受邀成了央视节目的嘉宾,老陈彻底火了。

内忧和外患
谭乔和老陈,都是将娱乐因素引入传统政务中的人。在人们印象里,交警总是会板着脸开罚单,而反诈民警,最擅长的事情是开让人昏昏欲睡的讲座。但他们改变了这一局面,凭借娱乐化要素形成了广泛传播,最终达成了连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效果。
但娱乐性天然与那身警服的严肃性相悖,老陈和谭sir都因为警察的身份制造了节目效果,又被困在了这个身份当中。
谭乔的压力来自于内部。
在后来接受的很多次采访里,谭乔都流露出自己不受内部认可的心酸。家里阳台的书架上放着24张荣誉证书和数座奖杯,但来自单位的仅有一张。在单位工作了近30年,升迁却十分缓慢。家里有事摆桌,同事来的寥寥无几。妻子和他结婚后才知道,谭乔在单位几乎没有朋友。
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他既是交警又不像交警的尴尬身份。早年工作时期,谭乔就跟平常的交警不太一样,站岗时发现剧院交通拥堵,他离开岗位去指挥疏堵,被领导批评为擅离职守。平时遇到违规现象,他并不会直接罚款,反而会“啰里八嗦”多说很多废话。刚被选为《谭谈交通》主持人时,有人质疑,“没有比他更好的人能代表成都交警了吗?”

即使是节目的大获成功也没能改变这一现状,他更多地投入到节目工作里,反而加剧了与同事之间的疏离。谭乔后来得知,有人在背后称他为“谭崩子”。弹崩子是四川话,一般用来嘲讽某人智力低下又自作聪明,谭乔姓谭,这个称号被不喜欢他的人给理所应当地安在了他身上。有人评价他,“机会是别人给他的,他没有什么本事。”
他在电视台的忘我工作也并没有换来电视台的认可。电视台评选“金牌主持人”,他成功当选。但其他入选的电视台主持人都有奖牌和奖金,他只有奖牌。他随口说了句,“虽然只有精神奖励但我也很满足了。”电视台立马补上了他的奖金,但没多久就取消了外人评选的资格。毫无疑问,他是电视台的外人。
在两边都格格不入的谭乔感到委屈,觉得自己始终融入不进任何一个地方。他不止一次对媒体说:“我觉得自己在扮演一个名为谭警官的角色。谭乔和谭警官,其实不是一个人。”再后来,谭乔被诊断为中度抑郁,还伴随着精神分裂。
在短视频平台,陈国平也在扮演一个名为“反诈老陈”的角色,而他收到的质疑,并不少于谭乔,只是更多时候,压力来自于外部。
质疑声在他直播爆火的第二天就随之而来。有人认为他在和“妖魔鬼怪”连麦炒作,而有人则质疑他作为警察直播的正当性。在一次被质疑炒作后,老陈愤然决定要停播。但随后又释然了,“那些诈骗的人才是妖魔鬼怪。”在白岩松的鼓励下,老陈决定复播。
只是,事情并不像老陈想象的那样顺利。如果说之前的恶评还仅仅只是只言片语,随后的两次事件,则给他惹来了更大的麻烦。
一次是2022年3月,此前抖音平台刚刚发生了著名的佤邦李赛高事件,不少人直接将东南亚地区和诈骗联系起来,认为很多身在东南亚宣传当地优越工作环境的都是诈骗犯,便要求老陈与一位博主“柬埔寨小6”连麦,老陈也照做了。
但在具体连麦的过程中,老陈并没有像网友想象中的那样,以一名警察的“神圣身份”言辞激烈地审讯对方,反而笑眯眯地和对方进行了看似“友好”的交流。在老陈看来,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只要让对方承认“柬埔寨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么好”就行,但观众并不买账,反而攻击他“不配当警察”。
随后是3月27号的打赏事件,在其与抖音合作的“助力疫情防控”直播当中,老陈收到了一笔总价值约100万元的打赏,这笔钱虽然最终被老陈如数捐出,但因为金额过于巨大,不少对其以警服牟利的质疑声随之而来。据老陈自己在采访中所说,不止有网暴的困扰,更多是因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举报信涌到了单位里。
为了不给单位“抹黑”,反诈老陈决定辞职。

脱下警服之后
事实上,老陈所经历的100万元打赏事件,谭乔也面临过。2009年左右,谭乔到访湖南卫视,那里的人流露出一丝想挖他的意思,称谭乔“一年可以创造上亿商业价值”。
刚红的那会儿,有一位做涂料生意的老板想找他做代言人,代言费七八十万一年,朋友做旅游项目,请谭乔做代言人,二十万一年,谭乔都拒绝了。直到他辞去谭谈交通主持人的身份三年后,以谭sir的身份在互联网上又火起来,他才以个人的身份接了一些商业广告。

一次,在接待记者访问时,他开着车到红绿灯路口,看见一辆摩托车横穿绿化带而来。谭乔以交警的职业精神喊住他,但对方眼看他没穿警服并不理睬,问了句“你是谁”,对着摄像头喊了句“别拍”,又继续横穿了马路。面对此情此景,谭乔有些苦恼。“没穿警服就是这样的,他不认识你。”
谭乔很明白,警服,是他的威慑力来源,也是随之而来的节目效果和流量的根本来源。当他以一种极为温和的态度与各种犯下错误的当事人对话时,是警服维持了他不言自明的权威性,而当他脱下警服之后,一切又随之消失,大部分人不会把一个普通人的告诫当回事。
但谭乔最终还是脱下了警服,并接受了去交管局宣传处的安排,节目中他看到很多问题却无力改变,这又间接加剧了他的抑郁症。谭乔决定放弃谭警官的身份,回归谭乔,这让他找回自己。
在宣布辞职脱下警服之后,老陈丢失了这样的震慑性,而观众则看到了另一个老陈。在随后与网红的连麦中,“警察”的身份消失,“雨化田”们并不会对一个普通人求饶,节目效果一下子没了,而相比其他更专业的主播,老陈并不那么具备直播平台需要的娱乐性。
在热度最高的时候宣布辞职,显然给他埋下了巨大隐患。远比于十年前更发达的互联网也让他面临更大的质疑。尤其是,红的这半年来,老陈接受了无数次采访,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2021年12月,老陈接受“网易新闻”采访,记者询问“直播开打赏了没有?”老陈回复道:“绝对不会的,第一公务人员不允许去做生意买卖,第二(接受打赏)会给公务员警察的形象带来负面的舆情。”但随后,老陈在个人号开通了打赏,并将其解释为“打赏开着,热度更高。而且贺局长也做了,她鼓励了我。”
因此,当别人认为他开打赏不对时,他还有些委屈,“凭什么别人都能做,到我这就不行了?”尽管在后来的信息里观众得知,他当时直播,单位不知情,用大号给小号引流,单位也不知情,再到后来突然辞职,单位还是不知情。
外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有人认为他并没有能力,而老陈则一直受到一百万打赏的鼓舞。“我一晚上干到一百万,你行吗?”在接受“百姓关注”采访时,他不无激动地说。
老陈对自己未来的短视频事业非常看好,曾表示“不可能不成功”。但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顺利。
年5月,“老陈来了”反诈短剧开拍,老陈将其发布到个人账号,但最终只有9.7万点赞老陈觉得自己拍摄的成果很不错,流量不如预期,老陈怀疑是平台对他限流。但部分观众,则觉得老陈的短剧效果很尬,演技很糟糕。
转型不顺利,老陈对未来开始有些迷茫,他对多家媒体表示,自己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也不知道短视频的方向该怎么走,从前笃定的“个人公益”事业,现在也有诸多疑虑,“公益肯定是我事业的一部分,但是不能是全职”。这种与他之前言行的矛盾,又进一步把他推到了争议之中。
2021年9月12日,在反诈老陈热度最高的那段时间,平台曾安排老陈与谭乔PK直播,两人“梦幻联动”,那时候,他们还接受着相同的荣誉。但数月之后,舆论场已经反转。
今年5月,谭乔接受专访时提到老陈。“老陈嘛,我知道。他是一个成年人,他有权利做任何选择,但他也必然需要接受这个选择带来的毁誉参半。”

  1. “反诈警官老陈”辞职: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中国新闻周刊

  2. 最可怜的名人谭乔,在等待中失去自己 极昼工作室

  3. 我以前是反诈民警老陈,现在是老陈 剥洋葱people

  4. 反诈民警老陈:自媒体是反诈的武器 身为民警不会开打赏 网易新闻

  5. 谭sir首谈《谭谈交通》停播的真实原因 北京青年x凉子访谈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