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在《金融时报》2022年“汽车的未来”峰会上的完整演讲(中英字幕)

财经会议资讯 2022-05-14 16:40

原创:瓦砾村钱罐

来源:瓦砾村夫

文章已获授权



5月10日,英国《金融时报》举办的“汽车的未来”峰会,邀请了马斯克远程发表演讲。演讲的前19分钟,峰会现场还特别邀请了特斯拉前CTO J·B·斯特劳贝尔。JB和老马一起回想了特斯拉公司的初始岁月,以及成立之初为生产第一台Roadster所犯的种种错误。这是多年来,两人极为珍贵的同台场面。


这是一个全长84分钟的访谈完整视频。本文总字数约2万。


视频源:Tesla Intelligence UK

主持人:彼得·坎贝尔

翻译和字幕:瓦砾村夫。


如果读者时间宝贵,只能观看一些视频片段,强烈推荐约53分开始,老马有一段关于自动驾驶伦理相关的论述。这里摘录如下:


“那些因Autopilot或自动驾驶而获救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生命得到了挽救。如我所说,那些本来可能会撞车,撞到行人或自行车的人,不会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不会知道。


基本上,即使说,我们能拯救90%本来可能因此丧生的人,剩下10%死去的人仍然会起诉我们。


但我认为,正如我所说,整体上来看,什么是道德上正确的决定?我坚信行善的事实,而不是行善的感受。我蔑视那些选择行善的感受,而不是行善的事实的人。因此,我们选择承担风险。


我们也知道,尽管我们做了正确的事情,还是会被起诉。我们选择做正确的事情,等待被起诉。”



时间戳


1:44 埃隆和JB讲述特斯拉早期创业史和第一台Roadster

19:10 收购推特以后的计划

22:29 收购推特对于特斯拉业务的负面影响

25:29 重新启用川普的推特账号?

29:35 特斯拉2030年年产2000万辆车的愿景

32:16 达成年产2000万辆车的制约因素

40:52 到达火星的时间表

44:22 特斯拉和中国的关系

46:48 提升产能,规模化的难度

48:55 FSD的进展和目标

53:02 关于自动驾驶的伦理考虑

58:29 其他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1:00:22 如何看待封控

1:01:38 软件的重要性

1:06:05 个人交通的下一个重大创新:隧道

1:18:24 孩子们的未来

1:20:01 氢能

1:22:16 死于火星


翻译全文


一 埃隆和JB同台,特斯拉的初创岁月


彼得:欢迎参加《金融时报》2022年“汽车的未来”峰会的晚间场。


我们很高兴,你能和我们在一起,无论你是在伦敦市中心的房间里,或者是通过全球直播加入我们。


我的名字是彼得·坎贝尔,我是《金融时报》全球汽车行业的通讯员。很高兴为大家介绍,并主持这次会议。


让我告诉你这次会议的安排,几分钟后,我们将邀请J·B·斯特劳贝尔回到舞台上,而且,埃隆·马斯克会远程加入我们。我们将利用会议的前10到15分钟,讨论特斯拉的历史。


这两位曾经是公司的核心,是公司的发展以及迄今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的保证。他们是首次共同登台,讨论公司的起源。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向他们询问,并听听他们的说法。


然后在会议的剩余部分,我们将有时间与埃隆单独谈话。我们将关于特斯拉的今天和明天进行提问,也许还有一两个关于他正在进行的其他项目的问题。


提醒一下,请在聊天框中提出你的问题。如果你在这个房间里,请使用便签。


无需多言,在所有的嘉宾中,这是最不需要介绍的一位。请大家欢迎J·B·斯特劳贝尔回到舞台,并且欢迎埃隆·马斯克的远程加入。


晚上好,非常感谢你们两位的到来。


我想回到会议早些时候提到的话题,帕特里克所说的,改变世界的午餐。当时,你们俩坐下来,讨论出了一个最终创建特斯拉的计划。带我们了解一下,这次午餐是发起的?是谁的想法?进展如何?


埃隆,我们希望能从你开始。


埃隆:当然,我希望也能够听听JB的观点。


我莫名的接到一个JB和罗森打来的电话,我不太记得具体的话题是什么了,但大概是涉及太空或氢能飞机之类的。然后我们就一起吃了午饭。


过程中,谈论的话题转向了电动汽车。JB和罗森都在一家电动汽车公司工作,我记得最终没有获得成功。而我提到,我对于电动汽车产生浓厚的兴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认为,电动汽车是运输的未来。事实上,我曾在一家公司工作,开发高能量密度的电容,可能用于电动汽车的超级电容。那将是我在斯坦福大学就读研究生期间的研究领域,但我最终退学了。


总之,JB建议我去试驾AC Propulsion公司的Tzero原型车,这是在南加州的一家小公司,因为它有一款概念型的电动跑车。


我说太好了,我很想去试驾一下。那是2003年。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Tzero的试驾机会。我努力想要说服他们把Tzero商业化,我非常努力地想让AC Propulsion公司把Tzero电动跑车商业化。


然后,在他们说真的不想这样做之后,我说,好吧,那你们介意我来做吗?你们介意我来创建一款商业化的电动跑车吗?


他们说,没问题。


基本上,我的本意是创建一家公司,和JB一起把Tzero商业化。然后AC Propulsion公司的汤姆·凯奇说,嗯,还有一些其他的团队也想商业化Tzero概念车,你跟他们合作如何?


介绍给我的一个团队是马克·塔彭宁、伊恩·怀特和马丁·艾伯哈德。必须强调的是,到目前为止,还不存在任何有实际意义的公司。只有这三个家伙,然后是JB和我。


然后我们决定合作,创建一款商业版本的Tzero电动跑车。JB,你的想法是什么?


JB:这和我记忆中的历史非常接近。


我记得,我们想跟你讨论这个电动氢能飞机的概念,我当时正在努力为这个课题而开展工作。


正如你所记得的,午餐的前半部分,进展并不顺利。我不记得讨论有多么的精彩,但你对氢能飞机不感冒,这很自然。


然后,我记得我们的谈话和主题,彻底转向了锂电池,最先进的锂电池技术。当时把大量的小型锂电池进行串联的潜在可行性,这在当时还不是很成熟。但有可能通过联接,组成大型的电池组,以生产有可能具有数百英里续航能力的电动车。


这在今天看来稀松平常,但在2003年,绝对闻所未闻。它真的会创造续航里程的世界纪录。


是的,你理解这个概念,以及它的潜力,比我们曾经一起讨论的任何人理解都深刻。你马上因这个想法而激动不已。如你所说,在我们与AC Propulsion公司会面后不久,我们就开始行动了。


中:J·B·斯特劳贝尔,特斯拉前CTO

目前为Redwood Materials的创立者和CEO,公司主营电池回收


彼得:早期的不少汽车生产商拒绝了你们。显然,你们和路特斯公司达成了第一款Roadster的合作,但你们也找了其他一些公司。


从那次午餐到Roadster的诞生,中间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情况,你们几乎放弃,你们认为无法获得成功,不是从化学的角度,而是从商业的角度?


JB:好的,我可以先来回答这个问题。


那些早期的日子,我们有很多的挑战。技术上并不确定,所有这些部件组合起来能否正常工作。


在早期,电池相关的安全问题是非常棘手的。那时候,我记得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想出怎么解决这个安全问题。而我记得,在特斯拉,我们用一个非常可靠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让它们远比内燃机更安全。实际上,统计和数据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但这与当时人们的普遍看法相左。这件事很难,也很有风险。很明显,有很多财务上的转折和困难。从电动Roadster的概念到商业化,并不完全是一帆风顺的。


埃隆:这基本上是一场疯狂的噩梦。我们犯了各种各样的错误,错误如此之多,令人尴尬。


基本上,特斯拉Roadster的第一版设计,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错的,而且无法运作。


首先,我们并不知道怎么生产汽车。其次,没有人真正了解怎么打造一款商业化的锂电池汽车,从来没人做过。


最初的想法听起来很吸引人,但从根本上来说是有缺陷的。当时的想法,是使用路特斯Elise跑车的底盘,然后与AC Propulsion公司的传动技术相结合。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生产汽车所需的两大件东西了。应该就很简单,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了,一定棒棒的。


不幸的是,这两个前提,根本上就有缺陷。


路特斯Elise的底盘无法运作。这款车的重量最终增加了百分之四十,电池组装不进Elise,因为它是一款很小的车。我们不得不改动关于Elise的所有设计。我记得我们大概保留了百分之六的公用零件。


所有的碰撞测试都失效了,结构也失效了。因为车重增加了,而且重量分布与汽油车有本质的不同。是的,现在回想起来,更合理的做法是从头开始设计,而不是基于Elise进行修改。因为我们最终受制于Elise的很多局限性,但在零部件的重用性方面,却几乎没有任何收获。


这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愚蠢决定。


然后,在传动系统方面,我记得AC Propulsion公司的技术几乎就没有一项能适用于量产车的。JB,我们最后用了任何AC Propulsion公司的技术吗?


JB:我记得在首次客户交付时,几乎什么都没用。


那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概念原型,也许指出了可能的方法,但这一切都不能...


正如埃隆所说,商业化的整个过程,伴随着大量的错误,尝试和磨难。在最初的日子里,用模拟元件生产两个以上的电机控制器都是非常困难的。那些仍然还只是模拟电机控制器,它会变热,然后电机的性能会因此而变化。电门在热天和冷天的反应会不一样。


是的,几乎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从头开始做。


埃隆:我们想说的是,我们都是大傻瓜。


建造特斯拉Roadster的前提条件都是彻底错误的。我们最终用不上AC Propulsion公司的任何动力系统技术,几乎没有采用原版路特斯Elise的任何零部件。但我们仍然受制于Elise的很多局限性,它有点小,上车,下车有点困难,而且很简陋。


然后我们又依赖路特斯公司进行生产。每当路特斯公司出现财务困难时,他们就会涨价,向我们收取更多的钱。这让我们很难控制汽车的价格。


然后,供应链也是一塌糊涂。最初的想法,是基本上把所有的零部件生产都外包出去。然后,这些外包公司,几乎没有一家能成功生产这些零部件,我们不得不寻找一家新的车身的供应商,因为之前的供应商做不出来。


这个决定我没参与,但我们把电池生产外包给了泰国的一家烧烤公司。这有点蠢。好吧,我们要生产有史以来最复杂的电池了,而一家烧烤公司要承接这个生产任务。显然他们不知道怎么生产最先进的电池。


这是很愚蠢的。我们不得不把电池生产内包回加州,我们基本上是自己生产电池的。


是的,基本上是一件傻事接着另一件。我想说,公司成立之初,我们基本上就在四处扑灭愚蠢的火花。然后,我们得从这些错误中恢复,这是非常困难的。


Lotus Elise跑车


彼得:现在,有很多其他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可能有几百家之多,都想做你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你们花了十年时间开辟道路,才让整个行业赶了上来。你们具有同一领域其他公司没有的领先优势。不利之处在于,整个过程你们都是开路先锋。


你们认为,10年前做这件事,比现在更困难吗?如果有一个建议,可以提供给各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会是什么?


JB:我认为,他们中的大多数完全忘记了特斯拉最初的八到十年。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神奇的部分。


他们看到了我们的成功,然后他们就想,哦,这看起来不错,让我们来做这个吧,让我们来复制它。


但我是说,这曾经是极度的混乱,大量的错误,和很多年来投入的大量资金。


个人认为,即使在今天,初创企业要想竞争,实际上更为困难。因为首要的问题就是,成立一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合理性在哪里?相对于其他车厂或特斯拉的所有产品,他们会在哪些方面做的比特斯拉更好?


特斯拉当时还不存在,17年前这个世界还没有特斯拉。那时生产电动汽车是当务之急,并且提供了一条跑道,可以让我们犯很多的错误,但仍然获得成功。


埃隆:我认为,强调这一点至关重要。


我肯定不会想要,也许JB也不会,想要经历创建一家电动汽车公司的极端痛苦,如果传统的汽车制造商生产电动汽车的话。对于一个需要迈向可持续技术未来的世界而言,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但我们创建特斯拉公司的时候,没有什么初创企业在做电动汽车。而大的汽车公司,并没有开展什么电动汽车项目。而仅有的几个极小极小的电动汽车项目,也停止了。因此,如果我们不努力创建一款电动汽车,就不会有电动汽车的诞生。


我们思考的方式不是说,嘿,这里有个超级有利可图的想法,让我们成立一家汽车公司。


汽车初创公司的历史是很可怕的,而且它们几乎都破产了。这是一个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汽车初创公司的墓地。你只听说过其中的一小部分,比如塔克(Tucker)和德罗宁(Deloreans)。但还有数以百计的其他公司,人们根本就没听说过。


目前,在美国,唯一两家还没有破产的美国汽车公司,是福特和特斯拉。特斯拉几乎破产很多次,都数不清了。


基本上,这是一个痛苦的世界,创办一家汽车公司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赚的不是快钱,跟快钱沾不到一点边。我所看到的这些新的汽车公司,它们贸然进入,以前从来没有生产过一辆汽车,就试图生产一款高量产车。这就像,不操练你的运动项目,直接去参加奥运会。你不会获胜的,这太疯狂了。


你需要从小做起,小规模试错,确保你有大量的储备资本。然后通过一开始做的蠢事,逐渐积累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少犯错。否则将带来巨大的金钱损失。


汽车行业的竞争非常残酷,这与自然垄断截然不同。社交媒体或者谷歌搜索,容易形成自然垄断。汽车公司很自然就无法形成垄断,它们是高度竞争的。它们已经习惯于,在全球范围都是高度竞争的。


它们有根深蒂固的客户,经销商,服务商,工厂,现有的专业知识。这些都是森严堡垒里经验丰富的军队。是的,这是非常困难的。


彼得:你碰巧在这个回答中提到了社交媒体这个词,这就巧妙的把我们带到了推特的问题上。


JB,非常感谢你,引人入胜的讲述,特斯拉的简要历史,公司早期的日子,和你们所犯的错误。非常感谢你能上台和我们一起,谢谢你!


二 关于推特的计划


埃隆:嗯,关于推特,我没有太多能说的。因为这是一家上市公司,关于什么能说,有很多限制。


我不确定你想问什么,但大多数问题,我的回答会是无可奉告。


彼得:没关系,我们试试。


请你考虑下从产品开发的角度,如果你可以收购推特,会发生什么?你预见十年后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埃隆:嗯,我说过,我认为推特是目前最棒的,或者换个说法,是最不坏的公共广场,一个全国性和全球性的思想交流论坛。


但我认为,它在这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为了做得更好,它需要铲除机器人、骗子和垃圾账号,基本上任何试图对于网站造成虚假影响的账号。一个操作着十万个账户的个人或实体,或者那些明显的诈骗者是很糟糕的。推特需要在这方面做得更好。


它还需要在用户群体中建立更多的信任。做到这一点的方法是将算法开源,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算法的工作原理,并能提出改进建议和代码改动。我打算把推特的算法放在github上,并说,嘿,如果你想提出修改建议,欢迎。


你会想要通过开放透明,来建立信任。


然后,对推文进行的任何调整,或对账户进行的任何人为干预,应该被高亮显示,“某位推特工作人员对你的账号或某条推文采取了如下行为”。这样,你就不会一脸懵逼,为什么这条推文没有得到任何关注,或者为什么这条推文得到了大量关注。这实在是太随机了。


然后,我认为推特需要保持平衡公允。它目前具有强烈的左翼偏见,因为它的总部在旧金山。我不认为人们一定是有意的,或者至少某些人们,并不是有意带有左翼偏见。他们只是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温和的。


但他们是从极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但这样,就无法在美国的其他地区建立信任,或者也可能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因为推特需要保持平衡公允。


正如我公开表述的,如果极右的10%人群和极左的10%人群感到同等的不爽,那就是胜利。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你会得到多少赞美的情况,你要做的只是平衡愤怒。


老马4月29日推文发的关于左右翼演变的meme图


彼得:因为人们会自动的把你和特斯拉关联,把你和推特关联。你是否认为,你准备对推特采取的行为,可能会让一些人不爽,进而可能影响特斯拉的业务?


埃隆:我有信心,我们生产的汽车都能卖掉。目前,购买特斯拉的等待时间是荒谬的。我们的问题不是需求,而是生产。


彼得:但这是目前,因为全球供应链和芯片短缺,而不是因为电动汽车的需求问题。我们期待,电动汽车的需求绝对会冲破顶棚,而你在特斯拉显然也有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


埃隆:我是说,即使在出现供应链问题之前,特斯拉的需求也超过了生产。现在需求超过生产,已经到了荒谬的程度。


实际上,我们很可能会停止接受订单,如果排队时间过长。因为有些订单的排队时间要到一年以后了。


总之,我们看到的客户的困惑是他们提不到车,而不是他们是否愿意或有兴趣买车。基本上,我认为问题完全不在于需求的产生,而主要在于生产、工程和供应链。


彼得:可以的话,我还有两个关于推特的问题,然后我们将把会议内容转向特斯拉。


你有多大的信心,这笔交易会发生?同一个问题,有什么风险吗?因为你投入了很多个人的股份,以提供资金。如果这一切失败了,有没有风险,会危及你在特斯拉的股份,损害特斯拉的财务状况?甚至可能是SpaceX,如果交易失败的话。这是一个专业术语。


埃隆:好的。


我认为,在这笔交易结束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很明显,甚至还没有举行股东投票,而且推特还没有提交股东投票的委托书。仍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需要解决。


因此,这肯定不是一个已经完成的交易。客观地说,这不是一个已经完成的交易。最好的情况是... 是的,我认为可能会在两三个月内完成。


彼得:最后一个问题,这确实是“房间里的大象”(译注:被无视的明显问题)。你是否打算重新启用唐纳德·特朗普的账号?


埃隆:嗯,我认为这里有个普遍性的问题,推特是否应该采取永久禁言?


我和杰克·多西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永久禁言应该是非常罕见的,是留给那些机器人账号,或欺诈账号的,是留给这种根本就没有合法性的账号的。


我确实认为,永久禁言唐纳德·特朗普是不正确的。


我认为那是一个错误,因为它疏远了这个国家的很大一部分人,而且也并没有最终导致唐纳德·特朗普失去发言权。他现在要通过Truth Social重现江湖了。美国的很大一部分右派都会这样做。坦率说,我认为这种局面不如有一个任何人都能参与辩论的论坛。


我认为回答会是,我将取消永久禁言。我要说的是,我还没拥有推特,这并不是一件一定会发生的事,因为有可能收购失败。但我的观点,以及杰克·多西也持同样的观点,那就是,我们不应该使用永久禁言。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发表任何言论。如果人们的言论是非法的,或者对于世界有破坏性,那么,也许应该暂停,暂时封禁账号,或者那条特定的推文应该被隐去,或设置为非常有限的关注。


但我认为,永久禁言从根本上破坏了对推特这个城市广场的信任。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明确一点,我认为这在道德上是一个糟糕的决定,而且愚蠢至极。


彼得:即使在他怂恿人群攻入美国国会大厦,其中一些人拿着绞索。你依然认为,把他移除是个错误?


埃隆:我认为,如果有一些推文是错误的,糟糕的,这些推文应该被删除,或者设置为不可见。暂时封禁是合适的,但永久禁言不合适。


彼得:所以,如果交易完成,他可能会回来。但会了解到,如果他再次做了同样的事情,会再次被禁言?


埃隆:他已经公开表示,他不会再回到推特上了,他只会在Truth Social上。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观点,也许没有得到理解。我想说的是,禁止特朗普使用推特,并没有终结特朗普的声音,他的声音将在右派中放大。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决定在道德上是错误的,而且是完全愚蠢的。


川普创立了属于自己的社交媒体Truth Social


三 2030年,年产2000万辆汽车的愿景


彼得:好的,谢谢,让我们再次转向特斯拉,我想问问你对于未来的雄心壮志。


你说你希望到2030年,公司能够年产2000万辆汽车。这个规模,与今天的丰田和大众的总和相同。让我们感知一下,到2030年生产2000万辆汽车,业务会是什么样子?工厂的数量,车型。


埃隆:额,这不是一个用来宣布特斯拉新产品的论坛。


2030年达到2000万辆是一个愿望,而不是一个承诺。之所以设立这样的目标,是因为全世界大约有20亿辆小汽车和卡车。我们要想在可持续能源和电动化方面真正有所作为,我认为我们需要每年至少更换1%的车队,才能真正有意义。这就是2000万辆的由来。


让我们努力,每年更换全球20亿辆小汽车和卡车的百分之一。这就是我们的愿望,这不是一个承诺,它是一个愿望。


我认为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能达成这个目标。人们可以根据我们推出的产品看到,人们可以自己判断,这个目标是否现实。


彼得:你已经从零开始,扩展到了四家工厂。取决于产量提升的进展,可能这会要求你拥有约20家工厂。


目前直到2030年,这个阶段的工作是不是更困难一些,相比于已经完成的工作?还是说你认为提升到现有产能水平更困难?


埃隆:我认为,很接近。


我认为,特斯拉所达成的成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们在特斯拉有一个神奇的团队,执行得非常好。


我们汽车的年增长速度,比地球历史上任何大型制造商的产品都快。我认为,增长速度第二的是(福特)T型车,而我们的增长比T型车更快。


如果保持这种增长速度,那么显然,我们将达成年产2000万辆汽车。但一路上,我们可能会磕磕绊绊,而达不到这个目标。但我想说,达成目前的产能,和继续达成2000万产能,难度相当。


彼得:达到2030年目前的最大不确定性是什么?是生产产能提升,是原材料,还是其他因素?


埃隆:我们看到,有一些原材料的制约因素正在显现。例如,锂的产能问题可能会在三年内出现,阴极生产也是。


阴极材料的两个主要选择是镍和磷酸铁。显然,铁是非常丰富的,地球32%的成分是铁。


一个冷知识,如果有人问,地球是由什么组成的?地球组成最主要的元素是铁

地球组成的第二元素是氧,它占地球质量的30%左右。


很明显,铁并不短缺。磷酸盐的挑战稍微大一些,但仍然相当普遍,我没有看到什么根本性的规模化限制。


而且锂也很常见,锂几乎无处不在。这不是一个关于稀有元素的短缺问题,只是关于锂的开采,特别是提炼能力,以及将铁和磷酸盐转化为电池级别的磷酸铁。或镍元素,将其转化为电池级别的镍。


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制约因素,就是将矿石转化为电池级别的材料所需的设备。我们正在与供应商合作解决这个问题。我不是说,这是一个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它只是在达成2000万辆产能过程中的一个问题。


彼得:磷酸铁锂电池的可回收性,比你使用的其他电池低得多。就公司对于整体的环境影响而言,这个问题有多大,如果你们最终大量使用了这类电池?


埃隆:不,你刚说的不对。磷酸铁锂电池是完全可回收的,镍基电池也是。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信息,但磷酸铁是完全可回收的,当然,镍基电池也是。


彼得:谢谢你,我纠正了错误。


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特斯拉需要在2030年之前增加这么多产能?因为你在早年设定的目标,你希望特斯拉能够帮助世界摆脱对于化石燃料的依赖。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目标看起来已经实现了。


埃隆:我认为你过于强调2030年2000万产量这一点了,就仿佛这是一个郑重的承诺,我们将誓死捍卫。


这只是一个愿望,我们可能会实现,也可能不会。


我们的目标是加速可持续能源的出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生产大量的汽车,以及大量的固定电池组。



因为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有三大支柱,分别是电动交通、固定电池组、太阳能和风能,以及地热和水力,基本上都是可持续能源的来源。但尤其是太阳能和风能,具有间歇性,所以你需要固定电池组,在太阳不照耀的时候储存能量,在没有风的时候,还能有持续的电力供应。


这一点,我想说的非常清楚,整个地球,整个地球,都可以很容易地只用太阳能和风能来供电,采用固定电池组,和电动交通。好吧,用太阳能风能,电池和电动交通,可以支撑十倍于目前地球的经济,潜力巨大。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没简单计算过,有多少能量从太阳照射到地球上。每平方米一千瓦,或者换一种说法,每平方公里一吉瓦。如果你有一个20%转化效率的太阳能系统,那就是每平方公里200兆瓦。这是个很大的数字了。


你可以用西班牙的一角为整个欧洲供电,西班牙无人居住的一角。你可以用犹他州或得克萨斯州的一个角落,为整个美国供电。显然,把这些面积分散开来会更有意义,我只是拿来举个例子,为了表明,为美国或欧洲供电所需的面积很小,不需要一个很广阔的面积。


我邀请大家都来做一下基本的数学计算,这并不难。每平方公里200兆瓦,好的,那么需要的电力是多少?这就能算出来,需要的面积是多少平方公里。


然后你需要电池来储存这些能源。根据我们的计算,储存为全美供电的电池,所需的占地面积,大概是一平方英里,真的。


彼得:那么你认为特斯拉已经成功实现了它的目标吗?还是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埃隆:我认为,我们的目标还没实现。


如果你认为,目标是让汽车行业大力向电动汽车发展的话,我认为这部分的目标,我们已经完成了。


这很明确是我们目标的一部分,让汽车行业朝着电动汽车的方向发展。因为在我们创建公司的时候,行业在这个方向上还什么都没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在否定电动汽车的概念。然后特斯拉开始从他们手中夺走市场份额,这才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彼得:你认为你会在特斯拉呆多久?


埃隆:只要我还能有贡献


四 登陆火星时间表


彼得:还有什么潜在的未来项目,能引起你的兴趣?


如果交易成功,你显然会深度参与推特的工作。但你已经有了特斯拉,有了SpaceX,有了无聊公司,有了Neuralink。当你环顾四周,认为你还有精力,还有什么可以改善人类的状况,或改善地球?你觉得未来你可能会把注意力转向哪里?


埃隆:我正在努力采取一系列我认为最有可能使未来变得美好的行动,同时希望不要出于好的意图,却铺平通往地狱的道路。


我认为特斯拉的主旨是加速可持续能源。因为显然只有可持续能源的未来,对于地球上的我们而言才是好的。


然后SpaceX的主旨是扩展生命到地球以外,以让我们有可能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而星链为世界上互联网服务最差的地区提供网络覆盖,包括农村腹地,或者没有好的网络,或网络非常昂贵的地方。


我认为,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成为多行星的物种,成为航天文明。因为最终,太阳会膨胀,并摧毁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一个真正的环保主义者,或者如果真正关心生命的未来,显然,让生命成为多行星物种,是很重要的,并且,最终成为多星系物种。


我们必须迈出这第一步。


彼得:那么,你认为SpaceX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你认为什么时候他们能到达火星?


埃隆:我认为,我们应该能够在三到五年内让星舰在非载人状态下到达火星。然后,如果这一步成功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在当前这个年代结束之前,向火星发射第一次载人任务。


前往火星的时间窗口每两年开启一次。地火行星每26个月大致对齐,适合进行轨道转移。我们每隔26个月才有尝试的机会。


我们在星舰项目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有希望在今年夏天进行首次发射尝试,这基本上,就是接下来的两三个月。


我们已经为星舰建立了一家工厂。在这枚即将尝试发射的星舰之后,还会生产出一批星舰。如果那枚星舰发射失败,我们还会开展更多的尝试。而且我们正在不断改进设计,每一枚都比上一枚更好。


Starbase星城


而就进入太空而言,星舰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游戏规则改变者。因为它是第一枚被设计成可完全快速重用的轨道火箭,从来没有一枚可完全重用的轨道火箭。


猎鹰9号是目前重用度最高的火箭,因为我们能够相当迅速地重复使用助推级和整流罩。这可能可以节省平均每个任务70%的成本。但我们每次任务仍然会失去火箭上级。


对于星舰而言,助推器和上级,飞船和助推器都将被回收,而且它们会被快速回收。理论上,助推器一天可以发射10或12次。而飞船由于轨道的限制,可能一天可以发射三次。


而且,这是一个巨大的载具,大约可以将100吨的有效载荷送入地球轨道。所以,它的有效载荷和土星5号相当,但可以完全重用。


如果是一次性的话,可能可以发射250吨载荷入轨。我想,随着进一步的改进,即使是在完全可重用的情况下,我们可能可以让它达到150吨的入轨有效载荷。


用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有一支星舰舰队,有能力每天发射,或一天多次发射,星舰的总有效载荷,将是地球上所有其他火箭总和的一千倍以上。


五 和中国的关系


彼得:谢谢,这很吸引人。


我可以轻轻地把我们带回到地球上,问问你关于中国与特斯拉的关系吗?中国市场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你认为中国对你们未来的增长,贡献最大吗?


埃隆:不,我认为中国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但从长远来看,它可能占我们市场的25%到30%。世界其他地区,可能总共占四分之三。


彼得:我之前答应过没有更多关于推特的问题了,但我这里还有一个相关的问题。


你认为有没有这个风险,中国可能因为你对推特的所有权,而干扰或阻止特斯拉在他们国家的业务?因为显然中国禁止了推特。


埃隆:我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迹象。


彼得:好的,你个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有多密切?因为当你在上海建立工厂的时候,为了允许你建厂,关于合资企业的规则被改写了。


埃隆:是的,中国政府多次邀请我在中国办厂。


我说,我们不想建立一家51%归地方所有的工厂。如果他们愿意改变规则,不仅仅是为我们,而是为所有人,那么我们就可以向前推进。


然后,他们做出了改变。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办厂是非常成功的。当地政府也非常高兴,进展相当顺利。


彼得:短期内,你预计会在中国开设多少家工厂?


埃隆:短期内,我们并不期望在中国增设任何工厂,我们将扩大我们的上海工厂。但我们的生产重心,将放在最近在柏林和得州奥斯汀建成的两家新工厂上。让这两家工厂达到高产量,是近期的挑战。


彼得:昨天的峰会,我们邀请了大众汽车的CEO赫伯特·戴斯,你很熟悉他。


我们问他,他最想对你提出的问题是什么?他说,你怎么做到同时在中国、德国和得州同时扩大生产规模?因为,对于任何有经验的厂商来说,即使是那些有百年历史的老厂,这也是个挑战。


老马和赫伯特


埃隆:是的,一般来说,生产和扩大生产规模的难度,是被显著低估的。


我说过很多次,原型很容易,生产很难。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出任何一款你可以想象到的汽车原型,花6个月,用一个小团队,也许是一个百人团队。


现在,为了实现大批量的生产,需要一万人花两年时间,而这个速度已经比业界其他公司快了三倍。


汽车的问题,绝大多数是生产的问题。绝大多数情况下,99%的困难来自于生产。他说的当然没错,困难在于扩大规模。


但如果你看看我们迄今为止在扩大生产规模方面的记录,如我所说,我们扩大生产规模的速度,比地球历史上任何一家汽车公司都快,或者任何一家生产大型复杂产品的公司。


只要我们继续以这种速度执行,我们就会做得很好。即使这个速度稍有放缓,也仍然会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公司都快。


彼得:我想问你两个关于未来的生产工厂的具体传言,你们将在印度尼西亚建厂吗?


埃隆:如我所说,这里不是我们发布重大公司公告的论坛。


彼得:最后,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在英国建厂?你认为你们将来有可能在英国建厂吗?


埃隆:参考我上一个回答(译注:


六 FSD的进展,自动驾驶的伦理


彼得:至少值得一试,对吧。


我可以问一下关于自动驾驶的问题吗?


你考虑的自动驾驶的方案,是使用车辆上的摄像头。你想基本实现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让汽车能在现实世界完全自动驾驶。但很多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的人认为,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是如何解决你所采用的方案的问题的?以及,你们部署FSD技术的速度是什么样的?


埃隆:呃,我不认为为了驾驶汽车,我们需要完整的人类水平的智能。为了驾驶汽车,我们需要足够的人类水平的智能,但我们不需要对深奥的概念有深刻的概念性的理解,或诸如此类的要求。我们需要有足够的智能,来匹配人类神经网络在驾驶汽车时的表现。


我想,任何一个开过车的人,一旦你有了几年开车的经验,开车的认知负担就不高了。你可以思考其他问题,听音乐,进行交谈,同时还能保持安全驾驶。因此,驾驶并不是要匹配人类所做的一切,但仍然需要足够匹配神经网络... 硅基神经网络的能力需要至少与生物神经网络相当,以实现安全驾驶。


我认为我们已经很接近于实现这个目标了。


但我建议,不要只听我说的,请注册我们的beta测试项目,并进行试用,或者看看我们的beta测试人员发布的视频。我想在目前,我们的beta测试项目已经有约十万人参与了,所以这并不完全是最高机密。


彼得:这是一个多难解决的问题?因为你在过去曾对自动驾驶进行过预测,而其中一些预测并没有如期实现。在过去的几年里,你对自动驾驶的理解有发生变化吗?


埃隆:我想说的是,自动驾驶是那些有很多虚假的黎明前曙光的事情之一。或者说,你认为你已经接近目标了,但却始终徘徊不前。你的进展最初是线性的,然后看起来变成对数函数,逐渐收敛。因为你身处一个局部最大值,却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我认为我们不再受困于一个局部最大值了。


显然,我有可能是错的。但我认为,我们实际上已经非常接近实现自动驾驶,安全水平高于人类。我的最佳猜测是,我们将在今年达成这一目标,我们真的离目标不远了。


如我所说,参与评估的最好方式,是参加我们的beta测试项目,或者看看那些参加beta测试项目的人的视频,并看看已经取得的进展。进展是巨大的。


我相信,我们不会只达到人类的安全水平,我们将远远超越人类的安全水平。我认为,最终可能会比人类安全10倍,以受伤的概率来衡量。


彼得:考虑到你想要达成的目标,高于人类驾驶的因素,这可能可以挽救的生命。我需要问你一些以前因车辆而造成的事故和伤亡。


那些死去的人们,你认为为了能在未来拯救更多的人类生命,这是一个值得付出的代价吗?


每百万英里驾驶里程的平均交通事故数

特斯拉AP开启 vs 特斯拉AP未开启 vs 全美车辆平均


埃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说过,特斯拉的Autopilot系统不需要人工关注。我们一直在反复强调这一点,非常清晰。你甚至必须要先确认知悉它需要监督,然后才能开启这个功能。每次你开启这个功能,我们都会提醒你这一点,不厌其烦。


因此,过去的情况,并不是我们设定了汽车可以进行自动驾驶的期望,然后又没有达成这些期望。这完全是不真实的。


然后,现实情况是,而且我从一开始也知道会这样,那些因Autopilot或自动驾驶而获救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生命得到了挽救。


如果你看一下,每年的车祸死亡人数,每年大约有一百万人死于车祸,每年可能有一千万人受重伤。


因此,随着自动驾驶的出现,现在还是辅助驾驶,但在将来,它会演变为自动驾驶。如我所说,那些本来可能会撞车,撞到行人或自行车的人,不会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不会知道。


基本上,即使说,我们能拯救90%本来可能因此丧生的人,剩下10%死去的人仍然会起诉我们。


但我认为,正如我所说,整体上来看,什么是道德上正确的决定?我坚信行善的事实,而不是行善的感受。我蔑视那些选择行善的感受,而不是行善的事实的人。因此,我们选择承担风险。


我们相信造成伤害的概率会降低,而且我们对此极有信心。


但我们也知道,尽管我们做了正确的事情,还是会被起诉。我们选择做正确的事情,等待被起诉。


七 来自观众的大量问题


彼得:谢谢。


你听了不一定会惊讶,我们收到了大量的观众问题。在最后的几分钟里,我将努力尽可能多地抛出问题。


对于更小和更实惠的市场,特斯拉的做法是什么?你们会提供一款比毛豆3更小的车型吗?你们会生产电瓶车吗?


埃隆:电瓶车非常危险,我不建议任何人驾驶电瓶车。如果电瓶车和汽车相撞,受伤的是电瓶车。


彼得:比毛豆3更小的车型呢?你们在市场的入门级别车型上会怎么布局?


埃隆:如我所说,这不是一个发表产品的论坛,无论问题问的多么巧妙。


特斯拉有可能会生产一款比毛豆3更小的汽车,但我说的到此为止。


彼得:好的,没问题,这不是我的问题,这是一个观众问题。


你会不会考虑把你们的平台授权给其他厂商,在你看来,这可能对于将整个行业转向电动汽车有所帮助?


埃隆:我们已经开放了我们所有的专利,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我们的专利。我们申请专利,只是为了避免其他公司设置阻碍电动汽车发展的专利雷区。


几年前,我得出了结论,我们将永远不会起诉使用我们专利的人。所以我们说,你可以免费使用特斯拉的任何专利。我希望,这会对其他人有所帮助。


但我认为,常规的汽车行业,传统的汽车制造商将解决电动化问题。目前来看,生产电动汽车并不是一件从根本上很困难的事情。


我认为,他们对授权感兴趣的,可能是特斯拉Autopilot FSD。而且我认为,它将拯救很多人的生命。但我想,我们必须再花一年左右的时间证明自己,然后,也许会有某些其他汽车制造商,可能希望授权特斯拉Autopilot。


对此,我们将持开放态度。


彼得:谢谢。在所有其他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中,哪一家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


埃隆:我认为除了特斯拉,取得最大进展的公司实际上是大众汽车。它不是初创公司,但从电动汽车的角度,在某些方面可以被视为初创公司。大众汽车在电动汽车方面做了最多的工作。


我认为中国会出现一些非常强大的公司。中国有很多超级优秀,勤劳的人,他们对制造业有强烈的信念。他们愿意工作到午夜,工作到凌晨三点,他们甚至不想离开工厂。而在美国,人们正在努力避免工作。


特斯拉上海工厂


彼得:我们有一个关于电动皮卡的问题。你们是不是会把皮卡市场输给福特、通用和Rivian,如果你们不推出电动皮卡,或者没能尽快推向市场?


埃隆:不会。


彼得:很好。


埃隆:我们第一批电动皮卡的订单,超过了我们的生产能力,从开始生产,直到后续的三年。


彼得:好的,谢谢。


我们有一个关于中国的问题。你过去一直对封控持批评态度,特别是当它发生在美国的时候。上海目前处于封控状态。


由于疫苗,西方世界的大部分地区目前能继续保持运作,但中国采取了新冠清零政策。你如何看待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


埃隆:嗯,最近几天我和中国政府进行了一些交谈。很明显,封控正在迅速解除,在未来几周内,我期望这将不会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过去,我对封控不满意,是因为这些封控区别对待了特斯拉,而对其他公司却没有影响。


特别是,对于加州和湾区县来说,北美的所有其他汽车工厂都被允许开工,而特斯拉却不在其。尽管这没有任何依据,这只是因为,我们位于加州的阿拉米达县。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这是一个随意的,不公平的决定。


这就是我们不满的原因,特斯拉是唯一一家不被允许开工的美国汽车公司。尽管我认为,我们医疗保健的实操可能比其他任何公司做的都好。


彼得:谢谢,我们有一个关于软件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软件将是特斯拉成功的关键?特别是,当其他公司也进入软件领域时,你如何保持这方面的领先地位?


埃隆:嗯,我认为特斯拉是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度,与它是一家硬件公司相当。


我自己编写了20年的软件,我对于软件工程非常尊重和钦佩,我认为它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能够招募到一些世界上最好的软件工程师的原因,因为我们高度重视软件工程,这不是事后产生的想法。


我们的Autopilot FSD人工智能团队是非常有才华的,有些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软件工程师之一。


我不会轻易夸奖。我们有一支神奇的团队,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现实世界人工智能的团队。我们正看到,越来越多极度有才华的人才加入了我们的团队。


我们的确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很接近于解决现实世界的人工智能问题。他们可能存在,但如果存在的话,也没有怎么发声。


我定期拉着我们的团队问,我们知道有谁在做这件事吗?因为我们知道,哪些人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人物,他们在做什么。除了特斯拉,我们没看到任何人在现实世界的人工智能领域取得重大进展。


我很有信心,我们不会只是保持我们在软件方面的领先优势,而是会提升优势。


彼得:谢谢,我们有一个关于超充站网络的问题。你对于向其他不开特斯拉汽车的司机开放网络有什么看法?这不会危及你们目前巨大竞争优势之一吗?


埃隆:我们已经向欧洲的其他电动汽车开放了特斯拉超充站,我们倾向于将其推广到全球。


在美国,这么做有点棘手,因为我们跟这个行业的其他公司用了不同的连接头。但我们会把其他公司的连接头作为美国超冲站的一个选项。


我们正在尽可能努力为电动化的推进而做正确的事情,即使这会削弱我们的竞争优势。


彼得:你考虑把你的各项业务,包括特斯拉、SpaceX等,都纳入一个母集团吗?还是你想暂时保持分离?


埃隆:我认为这些公司都有独立的目标,有不同的股东基础,我不认为合并这些公司有什么好处。


有时候,会有一些非常有才华的人,他们愿意加入公司,但他们想要同时为SpaceX和特斯拉做事情。


例如,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高级材料团队之一,可能是最好的团队,但绝对是最好的之一。这个团队里的很多人,当时都愿意加入,但前提是他们可以同时从事火箭和汽车的工作。


我们说,很好,就这么干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火箭和汽车之间分享想法。显然,这两个业务不构成竞争关系,它们处在不同的领域。


对于那些神奇的技术专家,创新者,工程师而言,他们想做有趣的事情。肯定有钱的因素,但他们可以从任意一家想要雇佣他们的公司那里领到很多钱。然后,这就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项目是否有趣的问题。


所以有一些情况,我们可以招募一些世界上最聪明的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但他们既想做火箭又想做汽车。有一些这样的情况。


八 关于隧道


彼得:谢谢。


我知道我们已经超时了,但我还想尝试加一个问题。然后,如果你需要离开,就请先忙。但如果你愿意继续聊下去,我们想要留着你。


你认为,个人交通的下一个重大创新是什么?


埃隆:嗯,我认为隧道被低估了,没有被重视。隧道永远不会让你失望(let you down),还是说它们会?(译注:关于down的谐音梗)


彼得:这里是一个关于隧道的问题。


举个例子,罗伯特·摩西在纽约修建了大量的高速公路,这是为了解决拥堵问题。但实际这么做,只是导致了更严重的拥堵。你如何避免花大钱造隧道,但落得同样的结局吗?


埃隆:我不得不说,这个关于诱导需求的说法,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愚蠢的说法之一。如果增加道路会增加交通量,那我们为什么不删除道路,以减少交通量呢?这么做,只会引发骚动。


而真正的问题是,拿交通拥挤的城市来说,几乎所有的大城市都很拥挤,这是一个很基本的维度问题。城市里有高楼大厦,或多层建筑,人们生活在三维空间里。然后,你想让他们通过一个二维的道路系统进出这些建筑,你怎么可能指望这样就能正常运作呢?特别是,如果他们都想要在同一时间到达和离开。


显然,这是交通问题的一个秘诀。现在,如果你选择把交通变成三维,第三维可以选择向上或向下,然后,你就匹配了建筑的维度。建筑是三维的,如果道路网络可以有飞行汽车,就成为三维的了。那么,你就可以完全缓解交通问题了。


所以,不要只把隧道想成是单层隧道,而是想要多少层就有多少层。需要足够的隧道层数,以降低交通拥堵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很明显,这样做完全可行。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人们不认为这样做可行。


我们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开始了概念验证,开通了从会议中心到拉斯维加斯大道的隧道。这条隧道很快就会连接所有的酒店和拉斯维加斯机场,人们可以自己去尝试。它在拉斯维加斯的效果非常好。


之前,县里和市里都对于它是否可行持怀疑态度。我记得,这条测试隧道在克拉克县和拉斯维加斯地方政府的投票中是勉强通过的。但一旦他们看到了最初的测试隧道,并亲自乘坐,我们就得到了一致的投票,赞成将其扩大到整个城市。


这应该能告诉你一些事情。


无聊公司在拉斯维加斯的第一条隧道


彼得:你是不是有可能通过另一个方向进入三维空间?看看垂直起降飞机和潜在的飞行器?


埃隆:嗯,我喜欢垂直起降飞机的想法。但就垂直起降飞机的形式而言,我们已经有了直升机。


但向上走向三维的问题是,飞行器会产生很大的噪音,而且它们在起飞和降落时产生的风力是非常大的。如果你说,看看一架小小的无人机,想象一下,如果这东西变大,会发出多大的噪音?会产生多大的风力?


而现在它们到处乱飞,就像一个巨大的蜂巢,充满了超级吵的蜜蜂。我不认为这是人们想要的结果。在大多数城市,直升机都被禁用,除非是紧急用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还有就是对天气的依赖。如果有大风、大雪、雨、冰雹,你就不能飞了,你就关了禁闭,哪儿也去不了。


此外,有什么东西掉在你头上的概率极大的增大了。如果所有这些垂直起降飞机在城市里到处飞的话,我认为人们的舒适度会大大降低。如果有人没有适当维护它们的飞行汽车,然后掉了个轮子在你头上,我认为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舒服的。


还有就是,让它们在你的后院上空飞行,有陌生人整天盯着你看,这可能也会让人感到不舒服。这些都是我认为垂直起降飞机不会成功的原因。


彼得:完美,我有意的避免将它们称为飞行汽车,因为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会在公路上行驶。你说的没错,但除此之外,它们都很棒。


2020年你告诉Kara Swisher,如果特斯拉投资者知道你所知道的信息,他们会对公司的状况感到恐慌。那是两年前的事了,你当时指的是什么?


埃隆:我不确定我当时指的是什么,2020年?


我认为,不是说特斯拉投资者应该感到恐慌,只是我们在幕后解决的问题之多,我认为会让他们大跌眼镜。


就像那个比喻,你看到鸭子在池塘上平静地游动,与此同时,鸭子腿却在水下疯狂地划动。这确实是几乎一直在发生的事情。


特斯拉有一系列永不停歇的问题亟待解决,SpaceX也是,或者我怀疑大多数公司都是这样。


而现在,我们确实解决了这些问题。但我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他们意识到,有多少问题在实时等待着解决,以保证公司的运作良好。


就像昨天晚上,我基本上没有睡觉。我从周日晚上开始干活... 直到昨晚才睡了一点。周日到周一,我真的是整晚都在工作。


彼得:此刻在水底下划动的是什么?有没有什么事情,让你对特斯拉的未来感到担忧?还是你认为,公司现在完全安全?


埃隆:不,我认为特斯拉的未来是非常强大的。特斯拉没有债务,拥有大量的现金。在上海,因为新冠的限制,有一个短期的小插曲。


但就我所知,特斯拉的未来是非常光明的。我认为,我们会产生大量的自由现金流。


彼得:以你们的现金,以及目前的市值,你会不会考虑收购其他汽车生产商,无论是成熟的厂商,还是在新业务领域?


埃隆:我认为,这很不可能发生。


彼得:很好,我们有几个关于超级电容的问题。你认为,它们是否有潜力作为锂电池的替代能源存储解决方案?


埃隆:这类东西,超级电容或极高电容是非常奇怪的。


我在攻读物理学学位时,研究过几年,在硅谷一家叫Pinnacle Research的公司。这家公司,在当时至少生产了世界上能量密度最高的电容器。他们使用的是钌钽合金,这是很稀有的。特别是钌,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这将无法扩展到高产量,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钌。


但我对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事实上,如果我继续在斯坦福完成博士学位的话,我的首要目标,是努力找到方法建造超高能量密度的电容器。而我当时学到的理论,是利用先进的芯片制造设备,来建造精确到分子水平的固态电容。


其中有一部分,不是新的物理学,而是探索量子力学的一些领域。因为你必须降低电子从导体穿越绝缘体而过的概率。在单原子或少量原子的情况下,事情变得相当复杂,相当奇怪。


不管怎么样,长话短说,我认为,对于整个汽车行业的电动化来说,根本就不需要电容器。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彼得:我知道这一点,别担心。


我们有一个关于采矿的问题。你们显然已经完成了很多笔采矿的交易,努力确保原材料。你们是否有可能更进一步,在未来真正收购一家矿业公司?


埃隆:这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过渡的路上,我们将解决任何出现的制约因素。


并不是我们想要收购矿业公司。但如果这是加速转变的唯一方法,我们就会这么做。


对于加快可持续能源的使用,没有任何的限制。我们只是在处理为了加速可持续能源所需的任何事务。采矿,提炼,或者收购一家矿业公司,只要我们认为能做到,我们能够大大改变这家矿业公司的发展轨迹。


九 孩子们的未来


彼得:这是一个偏个人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们最终会在特斯拉工作?显然不是最新的那个,她只有几个月大,比较大的孩子们。


埃隆:我的大孩子们说,他们希望做自己的事情,我支持他们。他们没有人说希望去特斯拉或SpaceX工作,他们想做自己的事情,显然我支持他们这样做。我认为他们想为自己做一些事情,在这个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这很好。


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他们也许为自己做了一些事情,然后决定,他们想去特斯拉,SpaceX做一些事情,我也会支持的。但目前,他们想做自己的事情。


如果要我来判断小X的话,我没有看到过有比他更喜欢火箭的孩子,这是一个新的层次。他很喜欢,这真的是一个新的层次。如果他对于火箭的热爱,从两岁开始一直持续到他长大以后,那他就会对研究火箭感兴趣了。


小X


彼得:很好,谢谢。你有时间再回答一个问题吗?


埃隆:当然。


彼得:很好。你刚才谈到了,地球上丰富的元素,铁很丰富,氧很丰富。氢在宇宙中也很丰富


埃隆:在宇宙中,但不在地球上。


彼得:不在地球上。如果我们真的想加快从化石燃料的过渡,你认为它能不能发挥作用?


埃隆:不能。


彼得:说来听听。


埃隆:我真的是再怎么强调这一点都不为过。我被问及氢能的次数,可能远超100次,也许200次。


重要的是要明白,如果你想要一个能源储存的手段,氢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它的能量密度极低。对不起,它的密度极低。它的体积能量密度很低,它的质量能量密度不错,但这并不重要,它的整体密度很低。即使是液态的,我们讨论的是密度为...


你需要巨大的罐子来容纳液体形式的氢,或者一个非常强大的压力容器来容纳它的气体形态,在这种情况下,罐子就更大了。它是一种深低温剂,只有在接近绝对零度时才会液化,保持液态是非常困难的。


而且它在地球上并不自然存在,你要么电解水,要么裂解碳氢化合物。但如果裂解碳氢化合物,那么你其实没有解决化石燃料的问题。


而且电解的效率很差,你需要使用大量的能量,来分离氢和氧。你必须分离氢和氧,并对其进行加压,这也需要大量的能量。


而如果你想把氢气液化,哦,我的天,让氢气变成液态所需的能量是惊人的。


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愚蠢的储能方式。


彼得:最后最后一个问题。你曾经说过,你想死在火星上,然后你又强调,不是死于撞击。这还是你的目标吗?火星,但不要死于撞击。


埃隆:不,有人问我,是否想死在火星上。我只是说,当然,但不是死于撞击。


我认为如果你会死去,而显然你会在某个时候死去。如果你会死在什么地方,我想,死在火星上,生于地球,死于火星,这会有点酷。


不是说我的目标是死在火星上。但如果你问我,你想死在哪里?哦,当然,死在火星上,我选这个。


实际上,关于火星的目标,是让生命成为多行星物种,以延长文明的可能寿命,并保存我们所知的生命,不仅仅是人类,还有其他动物和植物。


我们不希望像恐龙那样灭绝。而且地球上会发生一些自然灾害,巨大的流星,超级火山,谁知道会是什么。我们也可以对自己这么做,类似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最近,这也许看起来更有可能发生了。


所以,我认为,为了保存意识之光,我们需要成为多行星物种,并最终成为多星系物种。


彼得:非常好,非常感谢你给了我们这么多的时间。


女士们,先生们,请向埃隆·马斯克表示感谢。谢谢。


埃隆:谢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