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本事“拿”来的黄金,为什么要还?

地缘谷 2022-05-14 18:55



NO.422  作者:辛迪夫
制图:傲慢的上校  音频:辛迪夫



在二战时期,苏联的表现可圈可点——虽然在二战初期纳粹德国发动闪电战时一路节节败退,但是其后爆发出的强大力量是全世界当时无人能及的。之所以苏联能够绝地反击,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其国家拥有巨大的资金储备,能够购买、生产和修复大量军火,并为其最终赢得二战的胜利、将红旗插上国会大厦顶楼提供物质帮助。不过,苏联的这笔巨大的资金储备,来路却不是那么光明正大——资金中那500多吨黄金,是从西班牙手中“拿”的


苏军攻破柏林






1931年,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宣告成立,它由共和党人、社会党人以及加泰罗尼亚和加利西亚地方主义者共同组成的联合政府领导。但共和国并不稳固——开明的、奉行资本主义、得到大量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支持的共和政府,在尝试推行军队、宗教、社会改革的时候,遭到了来自军队的阻力。


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国旗


共和政府的领导人曼努埃尔·阿萨尼亚,力图缩减军官数量,以建立一支忠于共和政府的军队,为此,他向不愿宣誓效忠共和国的军官提供带薪提前退伍的待遇。但这样的措施并未赢得对共和派自由思想一直持抵制态度的军人们的好感。共和政府的改革,反而给他们自己制造了一个强大而危险的反对力量。


曼努埃尔·阿萨尼亚·迪亚斯(1880-1940年),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总理(1931–1933)和总统(1936–1939)。他试图组成温和的自由主义政府,但因西班牙内战爆发而受阻。1939年共和国失败后,他辞去总统职务逃往法国,流亡不久即去世。


同时,共和政府的宗教改革也导致了许多虔诚的西班牙天主教徒的反感——共和政府制定的新宪法当中关于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离婚自由、世俗化教育等等的规定,与天主教的道德格格不入,激起了保守势力的强烈不满。


共和政府的经济改革也遭到挫折,新的土改政策伤害到了大地主阶级的利益,让大地主阶级也选择反抗共和政府的统治,同时具体的措施也没有给予普通农民合理的补偿,导致农民之间产生了冲突,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


于是,1932年,圣胡尔霍将军发动叛乱,虽最终以失败告终,但共和党和社会党的联合资产阶级政府也走到了尽头。1933年11月西班牙举行的共和国第二次大选改变了政治格局。激进党领导的政府成立,并且得到了西班牙右翼自治联盟的支持。新政府取消了上届政府的改革措施,并对1932年起义的军人实行大赦,将征用的土地还给土地主,拉拢教会,但这些措施吃力不讨好,右翼和左翼都不满。


此后,左翼政党上台领导国家,但激进的措施,没有促进国家的发展,反而激化了政府和反对势力之间的矛盾,最终,1936年7月17日,军队在梅利利亚发动叛乱,西班牙内战就此爆发


在内战当中,主要有两派势力:支持资产阶级共和政府的阿萨尼亚总统领导的共和军,和忠于弗朗西斯科·弗朗哥将军的国民军(叛军,是法西斯主义、民族主义者)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1892—1975年),西班牙内战期间推翻民主共和国的民族主义军队领袖,西班牙国家元首,大元帅,西班牙首相,西班牙长枪党党魁。1936年发动西班牙内战,自1939年开始到1975年独裁统治西班牙长达30多年。


国民军由于其秉持法西斯思想,被德国、意大利等法西斯国家看作是一个绝好的插手西班牙内政的机会,从以上国家接受了大量物质援助。共和军由于其左翼背景,以及亲西方的资产阶级背景,在内战开始之后,也接受了来自苏联及其仆从国和墨西哥的支持。


1937年,正在西班牙瓜达拉哈拉布布置一门10cm榴弹炮的意大利军队


1936年1,共和军在阿利坎特的港口卸载苏联的军援物资。


国民军势力在西班牙一呼百应,很快就占领了西班牙的约莫1/3的本土,以及整个摩洛哥殖民地。国民军势力狂飙突进,一路胜利,很快就打到了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附近。


共和军在西班牙国内支持者以学生、知识分子、资产阶级为主,但是在经济落后闭塞的西班牙,这样的群体并不多。因此,共和军在一开始就处于下风。不过,共和军相比于国民军是拥有物质优势的:共和军掌握着600多吨西班牙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内战开始前不久的1936年5月的一项调查显示,西班牙当时所拥有的黄金储量排名全世界第四。这600多吨黄金是西班牙从大航海时代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积攒下来的财富当中,只有64锭金条,剩下的全部是成箱的各国古金币。


由于马德里受到了威胁,共和军赖以获得优势的黄金受到了威胁。1936年9月13日,根据阿萨尼亚总统批准的一项秘密法令,共和政府财政部长胡安·内格林获得内阁的授权,将西班牙银行储存的黄金、白银和纸币转移到“在他看来最安全的地方”。法令第二条规定,该法令“在适当的时候”将提交议会,但是根本没有提交。几天之内,一万箱金币和金锭被运到卡塔赫纳(Cartagena)的一个大山洞里


共和政府财政部长胡安·内格林(左),马德里的皇家海关大楼,当时是西班牙财政部的办公地(右)。





卡塔赫纳是西班牙一个主要的、兵力充足、戒备森严的海军基地——地处于西班牙东南部地中海岸,远离叛军控制的北部山区和西部与葡萄牙相邻的边境地区。在必要时可以把黄金储备从那里运往其他地方。也正因如此,黄金一运到卡塔赫纳,就加大了其被运往外国的可能性。


卡塔赫纳位置示意


西班牙在地中海数一数二的港口城市卡塔赫纳。来源.Pexels


当然,共和军将黄金如此急迫地转移到卡塔赫纳这个海港,也是因为共和军需要尽快获得外汇以购买足够的战争物资。


在西班牙内战爆发之后不久,由于英、法等国担心西班牙内战导致的左右派冲突扩大到本国境内,以及英、法的绥靖主义政策,法国政府在1936年8月1日,向国际社会提出通过《西班牙不干涉协议》的提案,即各国都承诺不对西班牙内战的各方提供官方援助。英国政府于 8 月 7 日表示支持该提案。苏联、葡萄牙、意大利和纳粹德国也初步签署了该协议,参加了9 月 9 日成立的“不干涉委员会”。不过,葡萄牙、意大利和纳粹德国在签署了协定之后仍然保持对国民军一方的物质和后勤支持。为了应对国民军获得的大量国际支持,共和政府只好设法从墨西哥和黑市获得供应,而采购所用的资金,大多都来源于西班牙中央银行的储备


由于“不干涉公约”,共和军购买军备十分困难。在转移到卡塔赫纳的总共大约710吨的黄金储备当中,有约200吨被送往了法国。不过,由于法国和英国的故意拖延,导致了对法国的交易无比地低效,甚至有好几次都白白浪费了几周时间没有达成交易。当事人回忆:英国和法国的银行试图“尽量拖延把资金汇往某个似乎不合它们心意的账户”。


同时,反对这项交易的还有国民军。内战开始之后,国民军也着手在北部山区的布尔戈斯开始组织他们自己的法西斯主义政府,其中包括了建立一座中央银行。国民军在得知共和军想要将一部分黄金运至国外以换取战争资金后,国民军政府指责西班牙银行同意出售黄金储备是“与马克思主义歹徒的恶意串通”、一种“掠夺”行为,是对银行基本守则的侵犯;并向“不干涉委员会”投诉。但是,由于国民军自己就在接受来自纳粹德国、意大利等国的军援,法国无视了国民军的投诉。


西班牙布尔戈斯。来源.Pexels





法国这条路走不通了,为了尽快达成交易,获得军备,共和军将目光转向了苏联。至今,人们对于为什么西班牙要与苏联达成这项交易、从苏联获得军火这件事,依然众说纷纭。


根据共和政府的法令规定,财政部在认为必要时,总统授权财政部以最高保证,将当时中央存放的金、银、钞票运送至被认为最安全的地点,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就本法令向议会作出答复。因此,按照法令,财政部长内格林需要向阿萨尼亚总统汇报黄金的去向。但是内格林并没有这么做,只是提交了一份申请将黄金运出去的总统令。阿萨尼亚总统由于前线情况危急,精神恍惚,没有仔细确认就签署了总统令,而且总统令当中也没有明说黄金将会被运到哪里


据英国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的研究,苏联特工亚瑟·斯塔舍夫斯基是促成黄金运往苏联的人。他向内格林建议,在苏联秘密控制的巴黎北欧商业银行(BanqueCommerciale pour L’Europe du Nord)开通一个黄金账户,以暗箱操作的手段换汇,并从其他国家购买军火。通过暗箱操作的手段,内格林控制下的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可以规避共和政府的交易管制,让共和政府不知道资金的流动去向。


苏联特工亚瑟·斯塔舍夫斯基。他曾获得红旗勋章,是内务人民委员会柏林分站的负责人。


内格林有没有照亚瑟·斯塔舍夫斯基说的,通过苏联购买军火,我们如今不得而知,因为这些资料已经遗失。正因如此,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苏联究竟有没有按照约定,将西班牙的黄金在巴黎北欧商业银行秘密换汇并购买军火交给西班牙


但是,我们知道的是,在1936年10月17日,共和政府的总理拉尔戈·卡瓦列罗签字秘密确认了将剩余所有500吨黄金运往苏联的命令。三天之后,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对于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亚历山大·奥尔洛夫收到了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发来的下面这封密码电报:


“会同罗森堡大使一起与西班牙政府首脑卡瓦列罗商定将西班牙的黄金储备运到苏联事宜。……这一行动必须极其秘密地进行。如果西班牙人要你出具这批货物的收据,拒绝他们。我再说一遍,拒绝签署任何东西并告诉他们,正式的收据将在莫斯科由国家银行开具。”


内务人民委员会西班牙站负责人亚历山大·奥尔洛夫。他由于一手操办西班牙黄金一事,害怕被处决,在1938年偕同家人逃亡美国,并有著作《斯大林犯罪秘史》。


1936年 10 月 22 日,财政部长兼西班牙中央银行行长内格林的“得力助手”弗朗西斯科·门德斯·阿斯佩来到卡塔赫纳,下令在夜里将每个重达75公斤的箱子装船到苏联的吉纳号、库尔斯克号、涅瓦号和伏尔加号货船上


黄金装载了三个晚上。1936年10 月 25 日,四艘船启程前往黑海的苏联港口敖德萨。四名负责看守西班牙银行安全保险库钥匙的西班牙人陪同。在这相当于大约 560 吨黄金的 10000个箱子中,只有相当于 510 吨的 7800个箱子被带到了敖德萨。亚历山大·奥尔洛夫宣布运输了 7900 箱黄金,而弗朗西斯科·门德斯·阿斯佩却表示只有7800 箱。最终收据显示7800箱。不知道是奥尔洛夫的申报有误,还是这100箱黄金消失了


黄金运输路径示意


11月2日,黄金陆续抵达了敖德萨。当时一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官员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当我们沿着红场走时,奥尔洛夫试图告诉我他们在敖德萨卸下了多少黄金。他指着我们周围的区域说:‘如果我们堆积在敖德萨码头上的所有黄金箱子都并排放置在这里,它们将铺满整个红场。’”


曾经苏联(今乌克兰)重要港口城市敖德萨。来源.Pexels


在十月革命节十九周年的前一天,所有黄金运抵莫斯科。根据奥尔洛夫的说法,斯大林在一个有全体政治局委员参加的宴会上庆祝黄金的到来。斯大林化用一句俄罗斯谚语说:“西班牙人将再也看不到他们的黄金,就像他们看不到他们的耳朵一样。”


大林子和他的同僚笑得多开心


清点这些黄金,花掉了苏联人将近一年的时间。一共15571箱黄金当中,有英镑(占到70%)、西班牙比塞塔、法郎、德国马克、比利时法郎、意大利里拉、葡萄牙埃斯库多、旧俄罗斯卢布、奥地利先令、荷兰盾、瑞士法郎、墨西哥比索、阿根廷比索、智利比索,以及大量的美元,堪称各国古钱币大杂烩。所有这些金币共重509.287吨,再加上792公斤的金条,在当时折合美元约5.18亿,绝对是一笔巨款。


这些稀有古币从来没有以其本身的价值在西班牙财政部的账本上登记过。另一方面,苏联人也没有重视这些本身价值大大超出其黄金含量的稀有古币。在苏联的正式收据中,专门列出了这一重量,这些金币的价值显然远远超过其作为纯金的价值。


苏联人似乎不懂得这些古金币的历史价值,直接将这些金币重新化成了金条,甚至还向西班牙共和政府索要了熔铸费。尽管共和政府表示了不满,但是黄金已经到了苏联,西班牙人还有什么办法呢?





西班牙的黄金一到达苏联,苏联政府就要求西班牙共和政府支付第一批抵达西班牙的战争物资的费用。这笔军火被称为是“苏联人民送给西班牙人民打击国际法西斯主义的礼物”。与此同时,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特工斯塔舍夫斯基又向内格林索要5100万美元的累积债务和费用,用于将黄金从卡塔赫纳运往莫斯科。


赚了个盆满钵满之后,苏联开始在国际上大量抛售西班牙的黄金,以1937年的统计表明,苏联一共出售了约415吨粗黄金(折合374吨纯金),获得了约4.698亿美元。


用运往苏联的西班牙黄金铸造的澳币。来源.Pexels


这约莫4.7亿美元当中,有约1450万美元是融化、运输等造成的损耗和保管费等,剩下的有1.31亿美元用来购买各种发展工业、军备所需的物资,3.38亿美元放在巴黎北欧商业银行在国际证券交易市场上进行投机和股票交易。


有的历史学家批评苏联,认为斯大林有意操纵卢布的汇率升高30%-40%,抬高了卖给西班牙的军火的价格。


这笔黄金给它身边的人带来了噩运。那四名陪同黄金前去苏联的西班牙人被扣留在莫斯科,“为了避免有关黄金运往何处的消息泄露出去”。


在大清洗当中,那位内务人民委员会的特工亚瑟·斯塔舍夫斯基因反革命罪被枪决。经手这笔黄金的几位苏联财政人民委员Г·Ф·格林科和副外交人民委员Н·Н·克列斯京斯基(两人均在正式收据上签了名)因所谓反苏“右倾托派集团”成员的罪名遭到处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格林科还被指控“试图削弱苏联的经济实力”。


反映大清洗的漫画


在西班牙内战结束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苏联获得的这一批西班牙黄金已经用尽。随着最后一笔黄金被投放到国际证券市场上,共和政府的最后一点信誉也彻底消弭。


1936年10月3日,内格林控制的共和政府财政部要求所有尚处于共和军管制之下的所有西班牙人交出手中的黄金,造成了广泛的恐慌。1937年1月,共和政府公开宣称所有的黄金储备仍在西班牙国内,但是事实上这些古金币已经在苏联被融成金锭了


西班牙共和政府——或者说内格林——将这笔黄金运往苏联,可以说直接导致了日后西班牙共和政府的崩溃,和佛朗哥法西斯政权的上台。在把大量黄金储备运到莫斯科之后,“共和政府失去了讨价还价的筹码”,同时苏联还可以控制它对西班牙的武器供应、西班牙在国外进行的任何采购,因为这些交易必须通过苏联控制的巴黎北欧商业银行付款。此外,他们断言,苏联对武器供应的垄断使它得以控制西班牙共和政府的政治进程。


把黄金运到莫斯科,会将西班牙共和政府置于在财政上依赖苏联的境地,使它丧失了讨价还价的能力;而且一旦武器禁运解除,由于没有资金,共和政府也不可能与其他国家进行交易。


我们也许会问,共和政府的财政部长内格林和总理拉尔戈·卡瓦列罗,为什么没有尝试把运走的黄金留下一些,以便在需要时购买武器和外汇,从而为共和政府保留哪怕是一点点财政上的独立性?


拉尔戈·卡瓦列罗


拉尔戈·卡瓦列罗后来解释道,这是因为内格林担心敌军在卡塔赫纳登陆。事实上,卡塔赫纳这个大型海军基地“兵力充足、戒备森严,与战区具有一定的距离”。国民军无法攻克卡塔赫纳,因为国民军没有海军,而且实际上他们也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这样的尝试。因此,我们不仅必须怀疑那些对把黄金运到莫斯科负有责任的人是否具有正常的判断力,而且必须怀疑他们对苏联的诱骗和控制是否进行了某种程度的反抗。我们还应当怀疑他们在认可苏联人的结算时的判断力(苏联人少报了4700万美元的价值),以及相关负责人没有尝试进行任何认真的核查或监督。即使进行过这种尝试,在内格林死后移交给佛朗哥政府的文件中,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录。


远处可以看卡塔赫纳港口。来源.Pexels

我们只知道的是,在一九三七年一月,黄金运到莫斯科两个月后,根据奥尔洛夫本人的描述,他收到了斯大林的姻兄弟保罗·阿利卢耶夫寄来的“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祝贺他获得“苏联的最高奖章列宁勋章”。尽管奥尔洛夫没有说明获奖的原因,但它只可能与运送黄金有关。


参考资料(向下滑动):SpanishCivil War_ 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 Burnett Bolloten;ThereMust Be Moscow Gold, Brian Domitrovic;HowStalin stole Spain’s gold reserves, The European Times;TheMoscow gold – Franco’s regime made hay with the myth of the Republic simplyhaving handed over Spain’s reserves, Ángel Viñas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