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汤加才知道,男女都不穿裤子;去了秘鲁才知道,胸大会被歧视;去了越南才知道,男人爱戴绿帽...

环球旅行 2022-05-14 20:19


环球旅行
旅行/摄影/人物/故事
关注


6年前,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喊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如今,6年过去,这句话却变成“小区没多大,但我想下楼看看”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假期,很多人肯定都没有办法远行。

但这并不影响,你“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在身体不能远行的日子里,就由旅行菌带你“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去了青海贵德才知道,黄河也有清澈的一面,甚至说是明镜也不为过。

黄河的源头在还未卷入黄土高坡的泥沙前其实是清澈的,它的三个源头水系在青海贵德县境内并流,从西向东一路而下,所以才有了那句话:“天下黄河贵德清。”


去了澳大利亚才知道,大马路上除了车和人,袋鼠、考拉、松鼠也特别常见。

澳大利亚的袋鼠多到开车上路都有可能会撞倒它们,所以为了保护它们,袋鼠图标经常出现在公路上,表示附近常有袋鼠出现。


去了延安才知道,这里不仅是革命圣地,还私藏了一座绝美的甘泉雨岔大峡谷,比美国羚羊谷还要惊艳。

几亿万年前,一场地震将这座黄土大山分开一条裂缝,多年的雨水冲刷,使岩石表面像精心打磨过一样,纹层顺着岩壁流淌,外柔内刚。


去了布拉格才知道,布拉格广场根本没有许愿池,但这里依旧是不折不扣的浪漫之都。

随处可见的哥特式建筑,哪里都听得到悠扬的音乐,充满着文艺浪漫和小资情调。


去了阿尔山才知道,阿尔山不是山,却美过任何一座山。

温泉雪山,星空森林,熔浆天池......来一趟阿尔山,全都看齐了。


去了土耳其才知道,这里的人太耐热了,汗流浃背也不开空调。


无论精致的餐馆,还是简陋的大排档,又或是高档的西餐厅,都很少能看到空调的影子,有个风扇就算不错了。



去了岜沙才知道,这里不仅是国内唯一合法持枪的部落,还是一个以树为神的部落,要生孩子,必须先种树。

在孩子出生前,父母就会为他种下一棵属于他的树,伴随成长,直到生命终结的时候,才能砍下这棵树做成棺木,再在下葬的地方重新种一棵树来缅怀。


冰岛才知道,固态的水流,有多神奇。


好像世间所有在某一瞬间定格,特别惊艳漂亮,并且这里的水质非常干净,自来水管里凉水可以像矿泉水一样直接喝。



去了赛里木湖才知道,即便再多人前来目睹她的芳容,也没有打破这里的宁静。

之前总担心幽静的地方,去的人多也就变了味道,直到看到赛里木湖才明白,什么叫独自美丽,不被左右。


去了科尔马才知道,梦境中的小镇,在现实中真的存在。

这些小房子好像用尽了时间所有色彩,红、黄、蓝、绿、紫在这里肆意碰撞,但却一点不觉得违和。


去了山西宁武才知道,在这个夏天高温能达到35度上下的地方,竟然藏着一个三伏天也不会融化的万年冰洞。

这个不为人知的冰洞距今已有300万年历史,夏天时,洞外鲜花烂漫、绿树成荫,洞内却是坚冰不化,到了冬天,这里可以达到零下30多度。


去了羊角村才知道,这里不修公路,也没有汽车,却美得连上帝都嫉妒!

节奏飞快的现在,羊角村却温柔地对远道而来的客人讲:慢一点也没关系。暖阳的树下、飘荡的船中,还有那杯浓度刚好的咖啡,处处都藏着偷时间的“贼”。


去了可可西里才知道,“生命禁区”只是针对人类,高原生灵满地跑。

可可西里常年大风,年均气温低于-4℃度,是人类不敢涉足的生命禁区。正因如此,这块自然净土的原始状态才得以保留,随处可见藏羚羊、黑颈鹤、秃鹫、金雕、猞猁、野牦牛、野驴、白唇鹿、棕熊……


去了汤加才知道,不管男女都不穿裤子,胖子才算美女帅哥。


吃饱了就睡这种不健康的生活作息是他们推崇的“长胖法宝”,遇到重要场合,所有人都必须穿草裙,而且草裙越破越能证明自己的地位显赫。



去了三亚才知道,这里比椰子鸡更多的是东北烧烤。


生活在三亚的东北人特别多,并且那些东北美食都很地道,可能应证了那句话:宇宙的尽头是东北。


去了摩洛哥才知道,这里不只有深浅不一的蓝色。


马拉喀什的红、卡萨布兰卡的白、舍夫沙万的蓝、撒哈拉的金……共同组成了这个多彩的国家。



去了六盘水才知道,空调在这里真的卖不出去。

这里的民居或者酒店,夏天是不用开空调的,甚至晚上睡觉还要盖床厚被子,薄薄的空调被是撑不住的。


去了索马罗伊才知道,这里是地球上唯一没有时间的地方,太阳来了一待就是两个月。


这里一年大部分时间都被极地的白昼和黑夜所笼罩,每年5月15日左右,太阳都会悬挂在天空中将近70天。



去了浮云牧场才知道,只有这里能称得上,推门就穿越到了“瑞士”。

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之巅,发呆,吹风,牧云,荡高的秋千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白云。


去了印度才知道,两只手虽然是自己的,但是并不能随便乱用。

印度人右手用来抓饭吃,而上厕所冲洗必须用左手,千万不能乱来。



去了沙县才知道,原来备受青睐的“沙县小吃”都是假的。

真正的沙县小吃,根本没有蒸饺和炖罐。当初沙县小吃征战全国的最初路线就是广东,这两样美食比较迎合广东人的口味,所以在沙县以外的地方才有的。


去了越南才知道,90%以上男人都喜欢戴绿帽。


经历过多次战争的越南人,当兵男子戴顶绿色帽子,所以他们把绿看作是一种荣光。



去了武功山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一股清新的力量,也能如此震撼。

在连绵不断的上坡下坡中,在迷雾和阳光间切换。美是真的美,累也是真的累。去一次武功山,狂风、大雨、放晴、云海、夕阳,所有都经历了,但这样的景色,多虐都值得。


去了秘鲁才知道,胸大是要被歧视的。

越是平坦的“飞机场”,越是受异性追捧,就连女性自己也以平胸为傲。


去了罗布泊才知道,苍凉到极致是一种怎样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漫无边际的荒漠,没有一棵草、一条溪,天空看不见一只鸟,夏季气温甚至会达到70度,这才是真正的“无人区。”


去了英国才知道,胜利的“V”手势,不能乱举。


当“V”手势掌心向内时,在英国表示对他们的鄙视,还有挑衅的意思。



去了重庆才知道,导航在这里根本没用,1层是马路,20层还是马路。

尤其是坐出租的时候,一句话千万不要跟司机说:“赶时间”,不然平地起飞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去了埃及才知道,吃饭加盐是对厨师的不尊重。

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举动是你对他做的菜品的不认可,有种白辛苦了的感觉。


去了乌兰布统才知道,原来天堂是绿色的。

嫩绿的草原,不留一点私心的在你眼前展开。在这广阔的草原上,所有的所有,都显得渺小。


去了肯尼亚才知道,动物大迁徙的阵仗,堪称疯狂。

每年7月至9月为了追逐水源和青草,数以百万计的动物从坦桑尼亚向肯尼亚马赛马拉迁徙。


去了烟台才知道,什么在这里都很安全,唯独“八块腹肌”在这里保不住。

说起烟台美食,很多人只知道焖子,殊不知碳水和肉的快乐,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比如海肠捞饭、福山大面、莱州羊汤、鱼锅片片、葱烧海参......


去了俄罗斯才知道,没有什么事是喝一瓶伏特加过不去的。

如果有,就喝两瓶好啦。


去了河南许昌、新乡才知道,有一种幸福专属这两个小城,它的名字叫胖东来。

在零售界有这样一句话:中国超市只分两种,胖东来和其他超市。周二闭店,员工年假40天,购物车分6种,卫生间赛机场般豪华,东西买太多直接送到家,家电不管是不是在胖东来买的都管上门维修......


去了朗伊尔城才知道,这里北极熊比人还多,并且是世界上唯一禁止死亡和出生的城市。

即将生产的孕妇,和身患重病的人,都会被带离,去挪威其他城市生产治疗或安葬。


去了乐山才知道,四川的美食,近乎多半都是出自这里。

在乐山最大的苦恼就是吃,不是因为没什么吃的,而是因为选择太多,压根不知道吃个才好。


去了哈尔斯塔特才知道,这里是最接近天堂的模样。


经常在想,到底是哪1000个幸运儿,才能生活在这么美的地方,随手一拍就是一张来自天国的明信片。



去了秦皇岛才知道,这里虽然不在东三省,但是人人一张嘴都是一股东北味。

这个最不像河北的小城,300多万人口中至少有100万人都来自东北,占比非常大。


去了天津才知道,比你大的人也可以叫你“大哥”、“姐姐”。

在天津“大哥”、“姐姐”这个词涵盖了下到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上到五六十的大爷大妈,这个称呼一叫出口,立马拉近距离。


去了希腊才知道,这里有个“男人国”,禁止女性上岛,就连雌性动物都不允许存在。


这个“男人国”就是位于希腊海岸的哈尔基季基州的阿陀斯山,1060年法律规定禁止女性进入阿陀斯圣地,若是女性入内要被判1年监禁,只有母鸡和母猫是“特例”。



去了佛山才知道,这里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三个车牌的城市,遍地富豪。

走在佛山街头,你会发现常见的车牌有三种,粤E、粤X、粤Y,不用怀疑,这都是佛山的车牌,而且这里的不同于其他城市,物价低但收入高,所以生活在佛山有多幸福不用多讲。


去了日本才知道,十步一个便利店,真不是夸张的谣言。


日本的便利店是真的多,而且里面的商品种类特别丰富,只要进去,就不可能空手出来。



去了海南才知道,这里中午的街头就像是静街了一样寂静。

大小摊贩前压根找不到人,不因为别的,午睡就是海南人的底线。


去了迪拜才知道,不是谁来这里都能一夜暴富,富的都是本地人。

在多数人印象中迪拜是黄金满柜、豪车满街、私人飞机是标配,狮子猎豹当宠物养也不足为奇,但这些只是迪拜本地人生活的缩影,与外来人无关。


有人说,世界再大,也无非就是山山水水,大差不差。


可,显然不是。


山可以有很多形式,水也能够变换成任何模样。


至于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其实有无限种答案。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等疫情过去,就亲自去找寻你的答案吧。


-End-
「如果觉得好看,欢迎点一个‘在看’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