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说她是天后,都被无数人反对

虹膜 2022-05-14 20:29


Mr. Infamous


前些天发了篇杨千嬅,评论区则尽在争论她与叶蒨文、王菲、郑秀文、陈慧琳、谢安琪、容祖儿、郑欣宜等等,究竟谁才是香港乐坛最后一位天后。

 

或者,到底「天后」是不是个贬值的称谓,甚至不过是个伪命题。


 

事实上,香港乐坛,或说香港娱乐圈,封王封后是传媒习惯,也是上至明星、下至草根的全民游戏。这激烈的竞争排名,暗合的是娱乐生态的蓬勃,以及江山代有才人出乃至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残酷。

 

「天王」相对「官方」,也相对稳固。在八、九十年代分别制霸乐坛的「三王一后」(谭咏麟、张国荣、陈百强、梅艳芳)、「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黎明),在相应的十年末继续事业,但渐次退出竞争。

 

由他们,尤其是后者引发的追星狂潮,甚至第一批狂热粉丝的形成,推高了香港娱乐商业化的辉煌性与辐射力。


梅艳芳

 

前期或同期许多杰出歌手,至少在呼应与推动商业经济上,少了些兴趣、野心或绝对影响力。世纪交加时试图寻找的「四大天王接班人」「四小天王」或是论争谁是第五大,都随着香港从被仰视转为被平视的进程,而余兴了了,哪怕是新世纪动静最大的陈奕迅,也没等来这种正儿八经的钦定。

 

对比之下,「天后」尽管只有梅艳芳成为黄金时代加冕的独苗,但是民间更乐于给千姿百态的女星添上冠冕。从徐小凤、邓丽君、甄妮、汪明荃、叶文、陈慧娴、林忆莲到王菲,贯穿了初期至鼎盛的乐坛阶段,而在当下,她们大多数依旧举足轻重。


王菲

 

九十年代末,七零后新晋天后郑秀文与后来者陈慧琳在音乐、舞蹈、影视、时尚多维度全面酣战,其时梁咏琪插一只脚,杨千嬅差一把火,而八零后容祖儿赶上末班车,旋即书写一炮而红的传奇。


郑秀文

 

1999年,容祖儿推出首张个人EP《Joey》。《未知》与《逃避你》这两首主打歌,一快一慢地开启了她在乐坛上的两项超强专攻,一项是轻松俏皮的快歌,另一项则是更能与她关联的苦情慢歌。

 

封面很红,专辑也很红。要知道,首张EP就能在香港IFPI唱片销量榜上停留23周,这个耀眼纪录,23年以来,依然没有新人能够打破。


 

在新世纪初,高准度与高强度造星的最后几年,连人气最高或话题最足的Twins、薛凯琪与谢安琪都比不过,更不用说在实体唱片彻底没落的年代了,相信以后,这纪录只会越来越让后辈高山仰止。

 

容祖儿被视为所谓的最后一个天后,从第一仗就见端倪。

 

2000年,第二张EP《不容错失》确实让乐坛与听众都不容错失,继此前拿下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新人奖金奖后,现又收下第一支香港四大电子传媒流行榜共同冠军歌(即「四台联颁」)。这些都是神仙打架的当年,新人征战乐坛最彪炳的战绩。


 

9月推出第一张个人大碟《谁来爱我》后,容祖儿11月就已经在红馆举行了慈善演唱会,而第一部担纲主演的电影《大赢家》则以片名宣称了她的现状。

 

2001年,容祖儿发了第一张精选专辑《喜欢祖儿》,拿下IFPI全年最高销量大碟奖。年末,个人售票红馆演唱会大获好评。

 

要这样细致罗列她短短两年多时间的全面腾飞,才能更直接地表达,这个20岁左右的女孩,狠狠地给曾经看不起她的人,或者说势利的娱乐圈规则,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励志」总让传奇增色。15岁那年父母离婚,容祖儿想减轻母亲压力,就去参加了Big Echo卡拉OK大赛,并幸运地获得金奖,与正东签约,第二年就为电影《四个32A和一个香蕉少年》唱主题曲《第一次我想醉》。

 

可是捧红陈慧琳的金牌经纪人黄柏高以容祖儿相貌不行为由,跟她解约。家庭、事业、感情全部失利的她只能帮工度日,有机会进到日本佳音,对方却很快就把业务撤出香港。直到她去到飞图,而飞图又被「钟表大王」杨受成的英皇娱乐收购,才有转机。

 

被霍汶希坚持要捧的容祖儿,以八字命格打消杨受成顾虑,却又最终以一姐实力,全面回馈公司。英皇让罗文「老带新」,又让她去美国苦练3个月,信心随着歌艺飙升的容祖儿,摆脱了某种「野生」标签,在世纪末火了起来。


罗文与容祖儿

 

曾经的娱乐圈看不到她好,也看不得她好,不久之后却要在惊叹与惭愧中,愈发感激她至少把香港乐坛主流的、大众的一脉,给强劲地延续到当下以及未来。

 

规则是势利的,但势利也有势利的弱点。英皇运作的巧妙,少不了资金与资源,于是铺天盖地的宣传是造势,也是豪赌。然而容祖儿太值得推了,有功底之余,够勤奋,也够专注,这些契合香港精神并且尤为港人倾心的品质,她全占了,由内至外的漂亮,也就不过是时日问题。


 

1998年,她只能跟叶佩雯、何嘉莉并称「英皇三小花」,2003年,港媒已经称她为「天后」,因为一首《我的骄傲》,即内地观众熟悉的《挥着翅膀的女孩》的粤语原版,助她横扫乐坛各大奖项,人气一时无两。

 

而这赢家气势,只是开端。2005、2007年,她二度包揽四台最佳女歌手大奖,须知新世纪以来,只有她能做到。所以才过4年,容祖儿与同辈甚至前辈歌手,又拉开一大截。


 

作为自她出道就开始关注的头批歌迷,我在欣然惊叹她迅速成就传奇的同时,突然发现,乐坛渐渐「空」了。

 

人气长盛的几个,王菲「无限期休息」;郑秀文遭遇触发抑郁的《长恨歌》;陈慧琳把重心倾斜到家庭;「亚洲女子天团」Twins迎来难以复原的挫败……


陈慧琳

 

而梁咏琪、卢巧音、薛凯琪、关心妍、卫兰、吴雨霏等等与天后尚差一线的新老歌手,各有各的花期,没有任何一个能有容祖儿如此连贯而密集的发力机会。

 

杨千嬅是容祖儿的长期对手,但跟郑秀文一样影歌双栖,音乐上的奖运要分掉一些,反正容祖儿的兴趣和专长显然不在电影,更潜心在音乐圈叱咤风云。而到谢安琪从「草根天后」发力介入时,容祖儿持续称后的时代早已开启。


 

几乎是一家独大的她,各大颁奖典礼的女歌手最高奖,就各拿了十几个。

 

她绝对值得。从专辑以及红馆表现来看,这位继郑秀文后唯一唱跳俱佳的天后,早已大量、精准、高质量输出适合市场并深入人心的流行歌,而在同质化的创作环境里,高超的唱商赋予她把段段故事演绎出独特苦痛与倔强的能耐。


PRETTY CRAZY 演唱会

 

随便听,《空港》《破相》《搜神记》《歌姬》《最后的茱丽叶》《旧日回忆的山丘》《烟霞》《贪嗔痴》《如果睡袍太少布》……主打歌,非主打歌,热门与遗珠数不胜数。


在此之间,《我的骄傲》除了获奖运,没有太多骄傲可言,国语版就更不应该成为大众对她的记忆点。反正,她的《越唱越强》才更贴合歌坛生涯,「我会竭力的去唱,全凭自信去高唱」。


PRETTY CRAZY 演唱会,《歌姬》

 

容祖儿强大,而且进取,她个人的辉煌无错可言,但是必然放大了乐坛的某种清冷。而面对坍缩速度快于想象的广东歌市场,忠实歌迷往往既恋旧,又喜新。

 

恋旧,是贪恋歌手拼命发碟打歌的百花时代,哪怕歌迷一如文章开头所说,谁胜谁负不乏尖酸争吵,但是浮躁与热闹的兼容,被远去的光阴一镀金,就是生趣,当下吵也吵不到点子上的那种初代生趣。特别是,所谓宿敌在后黄金时代总有相互捧场、合作,那都是些格外的美好,更显得拉踩恶言的毫无必要。


容祖儿与Twins交情甚笃

 

那喜新,也是希望新歌手、新作品不断,而老歌手毫不懈怠。这十几年来,回归的歌手不只是郑秀文、卫兰、方皓玟等等,自2015年首度参加内地音乐综艺之后就越来越活跃的容祖儿,也算其中一员。

 

她距离再上一张粤语大碟5年之久的《薛丁格的猫》,就是去年回敬往昔的一杯好酒。12年之后的《烟花纪》,续接上当年《搜神记》里的「只要敢远飞,亦能自创我的烟花纪」,足见歌手和歌曲,都在成长。

 

而快歌《Pretty Crazy》在「成群奴婢,何来伟人」的局面,高唱「我们疯得多么正常」,慢歌《东京人寿》契合当下,在「明年保了寿命,谁说一定有伴侣与东京」的哀伤中,说着「趁一切都正好」的不负韶华。它们,何尝不是一路延续《未知》与《逃避你》的容式新篇呢?


「薛丁格的猫」新专辑首唱会  

 

她实在是少有的仍在稳定上升期,并且平衡得了北上市场与香港乐坛的歌手。我们急于推断、论证她是香港最后一位天后,像是在扒着商业帝国的最后一片砖瓦。毕竟失去华语枢纽地位的香港,现在的整体文化氛围、娱乐工业环境注定它不太可能再诞生所谓天后了。天王也不会。或者跳出音乐范畴,影视领域也不会。

 

但其实,以后不是不可以有相对微缩的「天后」。又或者,哪怕缺乏巨星,「去天后」的乐坛,也有非天后们的集体狂欢。


 

粤语和广东歌边缘化,很多歌手离开,但是,香港乐坛自给自足的多元生态悄然有了新生。

 

必须说,广东歌当然不会死。它在无法全面、超前代表华语流行文化之后,卸下了同质化商业竞争的过多考虑,回到了另一种萌芽阶段,虽小,但是多元、无畏,因此也新鲜、动人。比起对更多耳朵的需求,它更珍视唇齿的跃动与喉咙的共振。

 

那里有一个别样丰富的世界,但是你得选择去听,而不能再像黄金时代那样等着它飘过来。公司商业决策的主动,转化成了歌手与歌迷的主动。

 

在这样的新纪元,我们完全可以热烈地、欢快地,去拥抱更小众、更独立的本土娱乐新生态。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说郑秀文是香港最后一个天后,你把她放哪里?

唯一值得看的院线片,并不值得看

完全命中所有的人生困境,9分并不虚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