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过一种存在主义的生活

牛头耿 2022-05-14 21:34


7:45,醒了,无路可逃无话可说,躺着思考五分钟,周日闪电战,周一阻击战,周二反击战,周三歼灭战,周四总体战,周五阵地战,周六想从容拉屎,主要觉得战役类型用差不多了。
 
坐在马桶上,想不起上次勃起是什么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阳痿了,一拍大腿,差点忘了已经隔离56天,应该是蛋白质摄入不足,突然对中午吃什么有了把握,一根西葫芦,俩枚鸡蛋,340g鹰金钱午餐肉(分4顿吃),街道发的,不要钱,请忽略牌子。非常美好的清晨,别人还在睡觉,我过基里巴斯时间。
 
梆梆梆!周六是遭遇战,屎还没拉完,没有智能坐便器,只能以掷铁饼者形态进入紧急状态。梆!梆梆!梆梆梆!敲门声层次推进,必须提起裤子参战了,扯了张擦脸的得宝湿纸巾,不确定有没有擦干净。
 
开门,俩个大白,一模一样,我已多次比较过,如果不说话,绝对分不清谁是谁。“下楼做核酸”。听声音才知道是23楼的志愿者王阿姨。
 
赶紧走到电梯前排队。两梯八户,只有一部电梯,另一部电梯坏了两个月没人修,因为修电梯的进不了小区。我32岁,精力充沛,多次一声不吭爬到24层,大腿紧得冒烟,感觉自己是田鸡,小时候在老家经常吃红烧田鸡,以形补形。
 
我:“刚才在拉屎,这种事不能提前通知吗?”
 
王阿姨:“我也是7:50接到电话通知,孙子的早饭还没做。”
 
原来如此,程序正义,启动大型机器需要时间,请你配合。卡夫卡正给孙子烙饼,上面来了一道命令,通知你今天组织居民做核酸,指使你做好组织工作,但你不知道这道命令来自哪里,只是上面,城堡。
 
正面纵深,突破发展,火力运动,全域静默,全是军事术语,置身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进修,早上6点半做抗原就是晨练。学生时代,爹说不好好念书就送去河北当兵,现在后悔走了那么多年弯路。
 
下楼后,医生还没来,你又不能回去接着拉屎,面无表情像个呆逼站在那里,再次卡夫卡,审判。以前读卡夫卡,冗长,无聊,重复,等待,看得心里难受,现在捋顺了,生活就是这样的。上海人核酸检测时装秀,跟《敲门》里妹妹穿条好看的裙子去坐牢一个意思。
 
排在前面的老头,格子衬衫后背印着Durability,暗号,从前想吹风想自由想要一起手牵手,现在睡觉被抗原叫醒拉屎被核酸中断就要崩溃,我完了,想把Tolerability印在三角裤上。
 
背负式电动喷雾器,大功率,蓝色,台州路桥制造,沿着队列喷在你身上,喷了,是真的喷了。很恍惚,活了三十多年,突然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苍蝇。身份的还原不是通过自我感觉,而是通过别人对你的感觉;不是通过你的感觉,而是通过你感觉不到的东西决定的,很奇妙很存在,解封后我要报考现象学国防生。
 
苹果手机口罩人脸识别,一下就解锁了,特别润滑,不得不说科技向善,即刻掏码投入战斗。一个大白,女的,让你屏幕放放好,一会说你不往上,一会说你不往下,一会说你不翻过来,说你是不是故意针对她,怒了,开始骂你,状态很好,逆时针,再骂一遍。后面爷叔趁你找码,一个箭步插到前面,快稳准狠一气呵成,波澜壮阔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人群盯着你,晴天,22度,你觉得大家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
 
一个男的,坐在折叠凳上,秃顶,微胖,山系,迪卡侬白色风衣,拿起单反一顿拍,时代之王的感觉,可能是电视台的正式工,也可能是特务,从小腿松到腹部,强烈感觉他在嘲笑你。不远处几个大爷讲朝鲜疫情,让你想起大学男生宿舍,男人至死是少年,哈哈,想到深圳去,到更南的地方去。
 
这里有很多故事。有一次,站了四十分钟医生都没来,大白改口说今天核酸自愿为主,愿检尽检,坚决不承认是工作错误,因为根本不会出错,就算出现了一个错误,你又怎么证明这是一个错误?三来四去,你就被搞服了。
 
二十多岁的时候,你还没被搞服,能变形烈性犬。半夜被挖掘机震醒,打12319,找施工队、开发商、城管、建设局、环保局,很用力。科长说人家有夜间施工许可证,你拿着复印件花200元请公司法务去铁锅一居吃排骨焖面,半斤面下肚,发现许可证是假的。跟单位请假跑到信访局,纪委,最后在城建大厅硬盘,分管的副局长极其阴险,总在下班后现身,你连城堡的门都找不到。
 
去乌素图滑雪,结账时多交20块钱平安人身险。回去的路上,想起出门都他妈没带身份证她咋保的?那地方每天上千人流量,没人觉得异常,全是傻逼。又想了下,可能这就是在这里保持幸福的秘诀,沉默了。
 
现在定居上海,56天22次核酸24次抗原游刃有余,桌上还有3盒没做。晚上趴窗台看各种寂静与变形,中环有话要说,而你已在远方。
 
一开始,小区被铁皮围起来,说是为了捍卫生命,你一下懂了,捍卫生命,很大。大白,大功率、大事件、大市场、大菠萝、大保健,必须大配合。
 
昨晚没睡好,口服2粒褪黑素,脑子清醒了,小区被铁皮围起来不是为了捍卫生命,而是小区被铁皮围起来。早起做核酸不是为了解封,而是早起做核酸。生命的体验一下就还原了,完整了,内心的平静也恢复了,不再讨论解封,不再抢菜,不再沉迷团购山姆的巴斯克,你在你沪,又不在你沪,你麻了,也存在了。
 
读史早知今日事,然后坐在马桶上,过一种存在主义的生活。平静主要靠麻木,如果心脏连着上海发布的标题,可能得抢救五百次。
 
小区有人跳楼,邻居说为啥这么想不通。我说,跳个楼而已,又不是买新款MacBook Pro纠结配置参数,眼一闭么就下去了,有啥想得通想不通的。
 
天天关心人自杀,国家自杀有人管吗?啥叫想得通?就是自我欺骗;啥叫想不通?就是自我怀疑。何况你想得通想不通重要吗?国家想得通想不通比较重要。年轻人没必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老年人也是,我的意思是所有人,知道吧。
 
“原来是我存在得不够。”邻居听完恍然大悟。我说,克尔凯郭尔三卷本《非此即彼》,北欧存在大师,加厚你的存在,能换一袋桃李全麦土司吗?

早上做完核酸,还获赠两袋新冠预防包,中药,纪念品,拿回家观赏良久,内含金银花15g,荆芥9g,黄芪10g,防风9g,广藿香9g,苏叶15g,桔梗6g,芦根30g,炒白术9g,生甘草6g,从前觉得没什么特别,如今感受了三秒,获得一些大方向的推背感。

晚上,洗澡,盯着力士奢宠香氛沐浴乳,没有任何理由地盯,接近失焦,令人窒息,马上人乳合一。瞳孔一度重新聚焦,发现该乳配方中,有一个叫依兰花油,安陵容迷惑皇上用的,居然被我发现了,充实,圆满,永恒,久久不能平静。

卡夫卡的城堡加贝克特的样子,原来这就是答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