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丑闻一爆,外网都炸了

独立鱼电影 2022-05-14 22:48

最近,美国简直炸开锅了。


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人,纷纷冲上街头。


一路高举标牌,停在法院和政府大楼门口。


纽约。


洛杉矶。


旧金山。


打开电视和广播,全是各种撕心裂肺的骂战。

「这是女性的恐怖时刻!」
「美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历史大倒退!」

示威标语:投票支持历史倒退的大法官们

民众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再过一两个月,美国宪法很可能将不再对女性堕胎权利进行保护

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州,将会立法严格禁止堕胎。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鱼叔今天就来和大家说一说。


事情起因于5月初,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份草案遭到泄露。

这份草案长达98页,引用了许多之前法院判决、书籍和其他权威论文。

目的只有一个,即推翻「罗诉韦德案」,颠覆美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堕胎权


「罗诉韦德案」是发生在1973年的一件里程碑式判决。

在此之前,美国绝大部分州都明令禁止堕胎。

「罗诉韦德案」的胜诉,开辟了美国女性合法堕胎的先河。

同年,美国最高法院指出,女性堕胎权是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并提出了三阶段理论。

女性有权利在第一孕期(怀孕1-13周)、第二孕期(怀孕14-27周)选择终止妊娠,但在第三孕期(怀孕28-40周)州政府有权禁止堕胎,以保护孕妇的生命安全。
 
三阶段理论

而在将近50年后的今天,美国试图开倒车,想要推翻「罗诉韦德案」。

这份提案一旦通过,宪法将不再保护女性的堕胎权利,各州将自行决定堕胎合法与否

如此一来,美国可能有一半州严格控制或完全禁止堕胎。


事实上,这样的提案并非突然来袭。

要追溯,还得怪到一个人头上——特朗普。

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保守派就开始煽风点火,收紧堕胎政策。


自2019年以来,已经有多个州通过了「六周堕胎禁令」

该法案也被成为「心跳法案」,它规定:

只要检测到胎儿心跳,通常在孕期刚达6周左右,就禁止堕胎。

其中,阿拉巴马州的最为严厉,规定连强奸和乱伦导致的怀孕也不例外,否则要吃30年牢饭。

阿拉巴马州女性装扮成《使女的故事》造型抗议

不过,由于违宪,这些州的堕胎禁令几乎都没有生效。

但到了2021年9月,德州的「六周堕胎禁令」居然被最高法院通过了。

这关键性的反转,来自于2020年大法官鲁斯·贝德·金斯伯格去世(享年87岁)。

鱼叔曾经多次介绍过这位深受人们爱戴的「全美第一网红」,她也是坚定支持女性拥有堕胎权的一员。


她在世时,大法官的阵容里对于堕胎权的争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支持堕胎权的只剩 5 人,反对者 4 人,仅一票之差。


然而,她的去世,打破了这种平衡。

特朗普立即提名了一位继任大法官,艾米·巴雷特

巴雷特虽然是女性,但在政治立场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

坚决反对堕胎,反对LGBT,反对移民。


当时,就有人预测,特朗普任期内,将推翻罗诉韦德案。

有人分析,川普任内或许可以达到7席保守大法官,推翻罗诉韦德案,真正实现使女的故事。


虽然特朗普未能成功连任,但这个预言依然要成真

在大法官巴雷特上任不到一年,她就在德州「六周堕胎禁令」中投出了关键性的一票。

9位大法官,5票赞成,4票反对,使得这部违宪的德州堕胎禁令居然生效了。

也就是说,这已经在事实上推翻了「罗诉韦德案

而且德州的这个堕胎禁令,还捆绑了一系列骚操作。

比如,实行「连坐制」

协助堕胎的医生护士,甚至是开车送孕妇去医院的司机,一旦被发现,也将受罚。

又比如,实行「相互举报制」。

还鼓励民众举报堕胎者,成功者可获得至少一万美元奖励。

抗议者画了一幅用滴血衣架组成的德州地图

最近,俄克拉荷马州也批准生效了与德州相似的堕胎禁令。

由此看来,最高法院全面放开堕胎权的保护,已经是早晚的事了

蓝色区域,为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堕胎禁令的州
深灰色区域,为州政府通过法案但被最高法院废除的地区


对于堕胎合法化的争议由来已久。

反对堕胎的被称为生命派(pro-life)

他们认为,胎儿也是生命体,不能随便剥夺胎儿的生存权利。

这个观点完全站不住脚。

为何只保障胎儿的人权,却不保障成人女性的人权呢?

「如果胎儿算人的话,为啥人口普查不算它们?」


更何况,现在通过的所谓「心跳法案」也毫无医学根据。

美国妇产科学院院长安德森,就称这些法案没有反映胎儿发育的科学依据。

「这些法案中所称的心跳,实际上是胎儿组织的一部分在电诱导下的闪烁。」

直到怀孕第十周结束时,医学文献才使用胎儿一词。

在此之前,标准医学术语是胚胎。

所以,他们口中的「心跳」与其说是一个医学术语,不如说是一个法律术语。

而现在,美国法律要大张旗鼓地保护这么一块还未成形的胚胎组织的「人权」。


堕胎非法化,对女性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历史的一幕幕悲剧,早就给出了答案。

法国电影《正发生》,血淋淋地展现了一个女孩寻求非法渠道堕胎的过程。

该片改编自法国著名女作家安妮·埃尔诺的自传体小说。


女主安妮,一名出色的文学系大学生,意外怀孕了。

安妮只能偷偷去找医生堕胎,可医生马上拒绝了。

因为在60年代的法国,堕胎的孕妇和医生都要面临牢狱之灾。


没办法,安妮只能自己找解决办法。

她偷了母亲的毛衣针,烧热,然后将它插入子宫。

安妮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的变了形。

但令人失望的是,她仍然没有成功。



偶然之中,安妮知道了非法堕胎的地下诊所。

那里没有专业设备,没有消毒设施,甚至连麻药都没有。

安妮在小诊所里进行了两次手术才终于成功。

可刚回到宿舍就大出血,不得不送去急诊。

胎儿终于拿掉了,但这次经历给安妮身心留下的巨大伤害,却是永不磨灭的。


如同当年滑稽的禁酒令一样,禁止堕胎不会减少堕胎,反而会逼的女性不得不寻求非法渠道。

数据显示,在「罗伊诉韦德案」通过前,美国每年约有 35 万的堕胎女性患有并发症,超过 5000 人死亡

很多贫困女性只能用衣架、刀具自行解决,有人甚至故意摔下楼梯流产。

因此衣架常出现在堕胎合法化抗议中

有人说,反对者并非完全禁止堕胎,在特殊情况下还是可以操作的。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英剧《三个家庭》,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种政策在实操中的局限性。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北爱尔兰都对堕胎有着极为严苛的规定。

想要堕胎,必须满足几个极端条件:

一、胎儿被确诊为畸形儿;二、孕妇的身心状况不适合生育;三、强奸致孕等。

而任何非法堕胎的人,都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


一个40岁的已婚女人,意外怀孕了。

B超显示,胎儿患有爱德华德式综合征,这意味着胎儿很有可能死产。

此外,女人还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如此说来,理论上是满足堕胎规定的。


但在现实中,却没有医生愿意为此承担风险。

每个医院都有生育指标,这会影响他们的薪水和职称。

她无法堕胎,除非胎儿死去。


一天,肚子里的婴儿终于失去了心跳,她赶紧赶到医院。

医院却不能立刻做手术,因为手术室只在规定时间开放。

就这样,女方只能怀着死胎,等医院开门。


这样的悲剧,不仅存在于影视剧中,也广泛存在于现实生活里。

2012年,爱尔兰发生了著名的「萨维塔事件」。

怀孕17周的萨维塔,感觉要自然流产,于是前往医院要求做人工流产。

医院以胎儿仍有心跳拒绝了,直到三天后婴儿胎死腹中,才进行引流手术。

可是,萨维塔不幸感染流产引发的败血症,离开了人世。


在严苛的法令下,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满足合法堕胎条件

但好在,截至2019年,该地区先后通过公投,终于实现了堕胎合法化。
 


既然堕胎禁令对于女性有着如此之多的危害,那为什么还会被支持和通过呢?

这也是此类事件最讽刺一点:

堕胎权的争议,关注点从来都不在女性身上


电影《推翻罗诉韦德案》中,曾经提到美国堕胎法案背后的政治博弈

1972年美国总统大选,尼克松为了保守派的选票,强烈反对堕胎,大获成功。

此后,两党在该议题分歧上越来越远,各路政治家们也为了选票反复倒戈。

堕胎政策,变成了选举和文化斗争的工具


堕胎不仅关乎政治,更加关乎经济

1971年的法国,波伏瓦联合律师、学者等343个女性,签署了《343宣言》。

并成立协会,为废除堕胎禁令而斗争。

时任政府高管的法国前总理米歇尔·德勃雷,公开发表文章讥讽她们:

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多的消费者、工人、以及打仗的军人,意味着国家繁荣昌盛,因此女性要爱国,就要尽可能的多生孩子。
 

这种论调与二战时期的德国纳粹几乎如出一辙。

希特勒在1935年的演讲中也曾这样说:

成为母亲不是女性身份的降低,反而是最大的功绩。对女性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儿育女更伟大的事了。
 


政治纷争也好,经济发展也罢,为之买单的却永远是女人的身体。

现实中更讽刺的是,阿拉巴马州决议通过最严苛反堕胎法案的,是25个没有子宫的男议员。

 Rihanna都忍不住在推特挂人。

「看这些美国女性做决定的蠢货。以你为耻!」


也有人说,即使法案通过,纽约、芝加哥等地还是开放堕胎的,去这些地方不就好了。

这就涉及到了另一个话题,堕胎中的阶级差异

电影《从不,很少,有时,总是》,讲的正是一个高中生跨州堕胎的故事。


宾州一个17岁的平凡少女,发现自己意外怀孕10周了。

但当地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必须有一位家长的同意才能堕胎。


没办法,她只能拉上表妹,一起去纽约堕胎。

吃饭,交通,加上手术费,她们的钱刚够一天往返。


然而,纽约的医生告诉她,她已经怀孕18周了。

之前家乡的医生是骗她的,好让她错过堕胎时机。

无奈之下,她们只能第二天去另一家医院。

为了借钱,表妹还不得不被一个巴士上认识的男生占便宜。


而影片的点睛之笔,是社工的一份医疗调查问卷。

片名里的「从不,很少,有时,总是」,正是那些问题的回答。

在长镜头中,少女从迟疑到痛苦,再到啜泣。

成长过程中可能受到的PUA和性压迫,不言自明。

年幼无知和他人伤害造成了怀孕,可带来的苦果却还要她二次承受

残酷,却无比真实。


数据显示,教育和收入偏低的女性,性活跃程度和平均水平大体相同。

但由于她们缺乏性安全教育,更少避孕,因此意外怀孕和堕胎率都较高。

在禁止堕胎后,富有的女性依然可以跨州甚至跨国堕胎。

穷困的年轻人只能辍学,付出一辈子的代价。

而底层妇女,则只能继续在贫困中抚养孩子。
 

当然,保护堕胎权,并不代表鼓励任意堕胎。

无论哪种堕胎方式,其实都会对女性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减少堕胎的治本之法,是加强对公众、尤其是青少年的性安全教育。

如果严厉禁止堕胎,那么年轻、贫穷的女性们,将永远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使女的故事》作家阿特伍德,在最新针对美国堕胎法案的文章中说:

「孩子是个礼物,必须自由地给予和自由地接受。
不能拒绝的礼物不是礼物,是专制,是对女人的奴役。」


支持堕胎合法,不是鼓吹堕胎,而是希望能让女性从「生殖职能」中解放出来。

没有堕胎权,女性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学业、职业。

就无法进入公共生活,实现自身价值。

就没有真正的人身平等和自由。

因此,堕胎权从来不仅仅是女权,而是人权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就随手点个「赞」和「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