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1400亿,全球最大风投基金“翻车”。

投资家 2022-05-14 23:09
来源 | 东文财经(ID:zscy006)

 
5月12日,软银集团发布2021财年年报,财报显示:2021财年软银集团净亏损约1.7万亿日元(约900亿元),创出集团史上最大亏损记录。
 
其中,仅软银旗下负责投资业务的愿景基金亏损就高达2.64万亿日元(约1400亿元)。


2017年,孙正义遍访全球富豪,搞出轰轰烈烈的愿景基金: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金主包括中东皇室、苹果、高通、富士康等一众巨头,号称全球最大的风投基金。
 
按其设想,愿景基金将投资全球范围内的科技独角兽,从而重塑全球科技版图,并投出下一个阿里。
 
悲剧的是,这个全球最大风投基金,正将软银拉入深渊。
 
 
软银财报显示,巨额亏损主要来自愿景基金的科技公司投资。
 
截至今年3月底,软银集团投资组合包含475家被投企业。其中,愿景基金一期持有82家、二期持有250家,而这些愿景基金投资的科技公司普遍处于估值暴跌阵痛期。
 
比如滴滴股价下跌超90%、韩国电商企业Coupang上市以来股价大跌80%、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股价下跌80%,连软银最珍贵的资产阿里巴巴股价也下跌73%。
 
整体来看,愿景基金最大亏损来自滴滴、WeWork。

 
2016年至2017年,软银中国投资100亿美元参与滴滴多轮融资。滴滴招股书显示,软银力压阿里、腾讯、苹果、高瓴、红杉等豪华天团,位居最大股东,持股比列最高达到21.5%,相比之下创始人程维持股仅6%,联合创始人柳青持股1.7%。 
 
2021年6月30日,滴滴正式在美上市,当天股价报收14.14美元,市值高达681亿美元。

不到1年,其股价已下跌90%,市值仅剩70.79亿美元,较上市当天蒸发600多亿美元,软银投资的100亿美元已出现巨额亏损。 
 
更雷人的是WeWork,虽被称为共享办公巨头,本质就是互联网二房东,硬包装成科技企业,前些年估值曾飙涨到离谱的700亿美元。
 
2019年,软银豪掷100亿美元收购WeWork 80%股份。令孙正义头疼的是,WeWork为了继续融资,贸然冲刺上市,却因招股书暴雷上市失败,此后估值暴跌。 
 
2021年10月,WeWork终于如愿上市,至今市值仅剩41亿美元,堪称大型泡沫破裂,软银愿景基金也因此损失惨重。
 
此外,韩国电商企业Coupang也是软银亏损重灾区。 
 
2015年,软银投资Coupang10亿美元,此后又追加20亿美元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 
 
Coupang号称韩国最大电商平台,2020年底已坐拥1480万活跃客户,相当于一半韩国人在用Coupang。
 
2012年转型至今,Coupang一直保持高增长状态。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其营收分别为40.54亿美元、62.7亿美元、119.67亿美元、184亿美元。
 
2021年3月,Coupang在美股上市,当天股价上涨40.71%,市值高达844亿美元。
 
但美国投资者并不认可所谓的韩国最大电商,Coupang上市之后股价一路暴跌,1年多来累计下跌81%,市值仅剩201亿美元。


除了这些泡沫破裂案例,软银赖以成名的阿里股价也表现不佳,自2020年11月高点以来,其股价已大跌73%,软银集团的持股市值随之大幅缩水。
 
从阿里到滴滴、Coupang、WeWork,软银投资组合为何集体溃败?
 
 
首先,这和全球经济周期有关。
 
进入2022年,受全球通胀、疫情反复、俄乌冲突、各国加息影响,全球风险资产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高估值的科技股以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均遭惨烈抛售。
 
比如A股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2021年底以来股价一度腰斩,市值蒸发6000多亿元。
 
美股方面,2021年11月以来,代表科技股走势的纳斯达克指数累计已下跌29%,进入熊市。


此轮熊市中,美国傲视全球的各大科技巨头,无一幸免。2022年以来,苹果、微软、谷歌、特斯拉市值普遍蒸发4000多亿美元。
 
最惨烈的亚马逊,市值年内已蒸发6000多亿美元(约4万亿元),相当于跌没4个宁德时代。
 
比特币今年以来也大跌40%,多种垃圾币一夜清零,币圈惶惶不可终日。
 
很明显,随着2022年3月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全球大放水时代正式结束。被热钱推上高位的泡沫走向破裂,主投全球科技公司的软银愿景基金自然最受打击。
 
潮水退去后,泡沫最大、业绩最差的必然跌幅最深,而软银愿景基金投资了大量这类公司....
 
孙正义有两大成就,一是缔造日本互联网仅有的明珠—软银投资帝国,二是押中阿里。 
 
阿里初创时融资四处碰壁,蔡崇信拉着马云去见孙正义,几分钟敲定2000万美元投资,后来又追加几千万美元。  
 
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孙正义身价暴涨,短暂登顶世界首富。凭借这笔投资回报率近2000倍、获利超1000亿美元的史诗级投资,孙正义一战封神。
 
2017年,孙正义遍访全球富豪,搞了千亿愿景基金,试图挖掘下一个阿里。

愿景基金成立后一路狂买,到2019年底成功花掉805亿美元,从芯片、卫星、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到共享经济、电商,把全球科技独角兽投了个遍。
 
其中不乏战略意义深远的芯片设计公司ARM,但更多是激进的投资,比如滴滴、WeWork、Coupang这类不断烧钱、连年巨亏的公司。
 
2019年11月,软银集团发布当年二季度财报时,受愿景基金拖累,净亏损为7001.67 亿日元。孙正义当时在财报会上反思到:“我自己的投资有失误,正在反省。”

 
2020年疫情爆发后,全球放水带来的泡沫牛市,或许让软银放松警惕并未降低投资,否则不会出现这次900亿元历史最大亏损。
 
如今科技股熊市已临,连苹果、微软等巨头都在下跌,软银所投的科技公司自会面临狂风骤雨般去泡沫过程。
 
2000年的科网泡沫破裂过程中,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70%,这次还不到30%,或许科技股的估值回归远未结束。
 
正因如此,孙正义在2021年报发布后表示,因为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世界开始进入“混乱模式”。在这个混乱的世界,我们应该采取的方法是防御。
 
累计新冠感染人数超5亿,石油价格上涨38%,天然气价格上涨117%,小麦价格上涨44%,消费物价指数上涨12%。
 
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美元开始升值,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7%。这些都让软银变得更谨慎,未来也会采取更防御性的策略。
 
他还表示,如今已是软银采取防御性举措之时,而不是曾经的激进。
 
全球加息时代,软银能否从科技股泡沫中全身而退,仍需时间验证。

寻求报道:yangqin6060(微信)

商务合作:yangqin6060(微信)

投递BP:bp@wefinances.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