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朝阳区有个官二代专打女孩,为了调查真相,我半夜到郊区看了一场上坟 | 街头猎人008

魔宙 2022-05-14 23:26

「街头猎人」是魔宙出品的半虚构故事栏目

由夜行者朴飞讲述多个城市街头的都市传说

大多基于真实新闻而进行虚构的特稿式写作

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大家好,我是朴飞。

 

进入正题之前,我先说一件我亲历的校园霸凌。


我上小学的时候,男同学都爱干一事,按班里女生长相,给女生排名,排出个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来。


那时候大家有一种默契,按照名次对应,第一好看的女孩,就应该跟第一好看的男孩子配在一起。


不管他们本人有没有意愿,别人眼里他俩之间就会有一种暧昧。


现在回头看,这是小孩闹着玩,但在当时可是很认真的事,甚至会引来麻烦。


我上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班的几个女生突然结伴出动,据说是要去堵一个人。


放学回家,我路过四年级教室,发现我们班女生聚在屋里,围着一个女孩——女孩个头比较小,应该就是这个班的。


女孩满身都是土,嘴被打出血,手扯住衣服的下摆,靠墙站着。


我从小爱凑热闹,进教室找一个我们班跟我关系还行的女生,问她这是咋回事儿。


女同学说打小三儿。


我说啥玩意儿,她也说不清,我又问了几个人才把事情搞清楚,稍微有点复杂。


事情的起因,其他班里有个女生,跟这个班一个男生谈恋爱,但是因为前面说的排名,女生认为她男朋友在跟他班一个女孩搞暧昧。


所以找了一群高年级女生,来班里教训这个搞暧昧的女孩,也就是被打的这个女孩。


这件事我其实早忘了,因为冯凯总说,我才有点印象。


冯凯就是那个男生,他说其实那女生跟他啥关系没有,但他当时什么都没干。


那件事之后,他就跟打人的女孩分手了,而对被打的那个女孩,他到今天都很内疚。


“飞哥你是知道我的,最恨的就是他妈的打女人,这事咱必须管。”


冯凯说的事,是我妈安排的,委托人叫马倩,是一位服装店导购 ,我妈总在她那买衣服,甚至差点认了干女儿。


马倩的委托跟一起实名举报家暴有关,具体情况要当面聊,


于是我跟她约了在三里屯太古里一家咖啡店见面。


三里屯太古里

 

三里屯人不多,三月天也挺凉,但来往的姑娘已经开始光腿了。


我跟冯凯说,你把你那眼睛歇歇,先找找咖啡馆在哪。冯凯说他查过了,在地下一层。

 

我俩到了咖啡馆,先点了杯美式,等到了时间也没见马倩人影,我给她发微信不回,电话还关机。

 

我正准备走人,手机响了,马倩回了个短信,说出了点事,让我多等几分钟。


等着也没啥事,我又看了遍马倩的举报视频——冯凯昨晚发给我的,据他说网上已经删干净了,不太好找。

 

一个姑娘带着口罩,手举身份证,说话有意一字一句,夹带着一点重庆口音。

 

“大家好,我马倩,实名举报朝阳八里庄街***物业经理杨威。


借着在食品药监局的父亲杨光,作威作福,欺压商户。


两个月前,他对我刚满十八岁的表妹张婷起了歹念,在各种哄骗和权势威胁下,相识一周便确认下男女朋友关系。


之后不久,杨威就原形毕露,不但多次施暴,将我表妹张婷打得遍体鳞伤,更惨无人道的掰断她的手指,送医后还没痊愈时,又故意找茬宣泄,再次将康复中的手指掰断。


我表妹在长期遭受惨无人道暴行和威胁恐吓下,精神变得恍惚失常,更听了杨威命令,断绝与家人来往。


恶魔杨威正精神洗脑和暴力控制张婷。我希望能解救张婷,让她早日逃离魔抓。”

 

马倩的举报视频截图,拿着身份证,举报统一动作


冯凯说,他昨天查了些资料,前前后后仔细研究了一下马倩举报的事,发现没这么简单。


一个自称马倩小学同学的人说,马倩从小就跟混子玩在一起,留级休学,抽班上女生嘴巴子,这种人替别人伸张正义真可笑,肯定别有用心。

 

有人说,曾是马倩的合租室友,这人私生活混乱,手脚还不干净。

 

冯凯说飞哥,你咋看,我有点拿不准了 啊。我说还不知道,见了人再说。

 

正说着,一个戴墨镜的女孩进来了,左顾右盼,我朝她招招手。


女孩戴黑墨镜,口罩,裹着到膝盖的棉服,包裹得很严实,说她就是马倩。


马倩拿出手机,手机还关着机,特意解释最近总接到骚扰电话,所以不敢开机,跟我一个劲道歉。

 

我说没事,我也刚来。马倩点了喝的,摘下口罩,没化妆,一脸疲惫。

 

“赵阿姨说有事找你什么都能办。”

 

冯凯抢答了说:“违法乱纪的不办”。

 

马倩没接冯凯的茬,场面有点儿尴尬,我说,能力也有限 ,先说说啥事吧。


“我实名举报的事你们都知道吧。”


我说知道,然后呢。马倩喝了口咖啡,小声说:“就因为这事,有人要害我。”

 

我问她,为啥这么说。


马倩说,每天她一出小区楼栋口,就会发现一个穿白衣的男人,又瘦又高,等在自行车棚里。


不管她去哪,这人都跟在她后面,有几次她想用手机录下那人,但被那人察觉出来,没录到人就走了。

 

“我知道他是谁找来的,就是想打击报复我。”

 

我问是谁,马倩点开微信好友添加申请,有个叫威猛先生的加她好友,头像是一根棒球棍。

 

申请人写的留言就两字——贱人。


马倩手机上的好友申请 


马倩说这人就是表妹张婷的男朋友,杨威。


据马倩说,张婷是她表妹,今年刚十八岁,年前从重庆来到北京,投靠表姐打工讨生活。


马倩说这段时间,微信上骚扰她的人就没断过,还给我展示了她微信上的添加提醒。


除了杨威,都是些问价钱的嫖客

 

显然,马倩的手机号让人印到招嫖的小广告上了。


印着马倩电话的小广告,别问我怎么得到的


马倩说前几天,警察还上门找过她,不是因为卡片,而是因为她发的举报视频,有人举报她诽谤诬陷,恶意制造不实言论。

 

在马倩的要求下,派出所传唤了表妹张婷。


但在派出所问话的时候,表妹张婷却一口咬定,杨威没打过她。


马倩没辙,只能删了视频,还公开发了道歉声明,这事才算了。


冯凯说不对劲啊:“张婷都不承认,你咋知道她被家暴了。”


马倩说我有证据:


“我偷偷拍过一些照片,你俩悄悄看,别往出传,传出去对张婷不好。”


马倩划开手机,打开相册,把手机递给我,照片里有个很瘦小的女孩,啥也没穿。


女孩的脖子、悲伤、胳膊、腿上全有明显的伤痕,能辨认出一些是击打出来的淤青,一些是鞭痕,还有些像是拿烟烫出来的。


马倩展示的张婷受伤的照片

 

马倩说这些照片是她和张婷一起洗澡的时候,她偷偷拍下来的。


马倩年前开始减肥,经常会拍下身材做记录,但就在上周,杨威却在微信上,把她照相时的照片发给他,威胁她不要多管闲事。


马倩认定这些照片是张婷偷偷照下的,想回去质问,发现张婷的屋里空了,跟她连招呼都没打,也不知道去哪了。


马倩想让我们找到张婷,还说她已经找好律师了,准备告杨威,想让我们帮她搜集一些杨威虐待张婷的证据。


“张婷已经完全被杨威控制了,你们千万得救救她,多少钱都行,你说个数。”

 

冯凯一听就急了,说啥钱不钱的,交给我俩了。


我趁马倩没注意,在桌子下给冯凯一脚,这家伙一见女孩就容易忘形,瞎装大款。


我说可以,但是要收个定金,毕竟我妈的朋友,可以打个折,然后让她先回去,等消息。


冯凯问我接下去咋查,我说问题不大,杨威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有名有姓,找人先打听一下底细。


然后找了个做辅警的朋友,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不到俩小时就给我回信了,据他说,杨威打小就是个活闹鬼,经常惹事,而且还有躁郁症。

 

前年在机场高速上,杨威开车跟一辆白色奥迪A4斗气,拐弯的时候,俩车挂了一下,奥迪撞在护栏上,撞个稀烂。


新闻上的现场照片,千万别开斗气车


杨威下车,从车里抽出一根棒球棍,在交警赶到钱,把奥迪司机打成脑震荡。


后来,杨威被以危险驾驶罪立案侦查,吊销了驾照,如果不是他的精神鉴定报告,非得进监狱。

 

辅警说,杨威他爸陪了受害车主不少钱,对方同意改口为互殴,个人也不再追究。


我跟冯凯分头行动,我调查杨威,冯凯去查查张婷。

 

冯凯说杨威有点危险,车上有随身的电弧防身棒,让我带上点。


我说没事,打不过我可以跑,肯定不跟他硬刚。


电弧防身棍

 

据辅警给我的消息,杨威在**物业当经理,管理八里庄附近一片的门脸商铺,有家洗浴中心,几家餐饮,还有几家修脚、水果摊和小卖店。


我在一家烤肉店外见到杨威,大高个,虎背熊腰,留郭德纲的发型,带着金链子,一看就是个混子。


我跟了他两天,发现杨威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早中晚,骑着电动车转悠几圈,其他时间都在路边的汽车上刷视频。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杨威的车突然动了。


我开车跟上,杨威沿着朝阳北路一直开,一直到温榆河边才拐了弯,最后停在一个公园外面,拎着一个塑料袋进去了。


我停了车,进公园跟了五分钟,看见杨威钻进一片灌木丛里。


过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杨威那边发起了光。


我赶紧跟过去,一看发现杨威趴在地上,面前燃起一阵火光,对面是一个小坟头。


杨威大半夜跑这么远,原来是跑来上坟来了。


你留意过周围公园里的坟头吗


杨威也吓了一大跳,问我是干什么的,是人还是鬼。


我说不干啥,晚上天气冷,想烤一下火。


杨威回过神来了,说小逼崽子,你是不是想死,朝我扑过来。我说你敢过来,我就报警,把你干的烂事说出去。


杨威说:“报警咋了,警察还能不让我给先人烧纸。”


我说不是烧纸的事儿,你驾照去年被吊销了,现在还没满两年,拿不到新驾照。


“八里庄到通州,我拍了一路,无证驾驶,抓住就是15天。”


杨威让我说懵了,问我到底是谁,跟踪他干啥。


我说我就问一个事:“张婷在哪?”


杨威愣了一下,说我知道了,是不是马倩那个贱货让你来的?


我没回答,杨威说,来也白来,张婷在哪我不知道,我还想找她呢。


杨威说张婷原来住在马倩家,后来搬到哪了他也不知道。


“你别听那个搅屎子胡说八道,我俩是真爱,比谁都真爱。”


我说真爱你把人打成那样,鬼都不信。


一说到这,杨威头低下来,长叹一口气,问我带烟了没,下车着急忘带了。


我说只有万宝路,杨威说也行,给我一根对付一下。


徐浪前阵子给的万宝路


杨威点上烟,坐在公园旁边的长椅上,说他一点也不想打张婷:


“我宁可自己挨一百个嘴巴子,也不想动张婷一根毫毛。”


我问:“张婷身上的伤,不是你打的?”


杨威说,打是他打的,但他是被张婷逼的:


“我不打,她就用自杀逼我,我也是没办法。”


我说:“你用了那么多打人的花样,也是她教给你的?”


杨威说那倒不是,他手机里有一个群,群里的人会分享怎么打老婆。


杨威手机里的打老婆经验交流群


杨威说的微信群叫“导盲狗训练师”,一共有四百多人,聊的都是怎么打老婆的话题。


入群48小时内,成员需要上传视频,否则踢出。


杨威打张婷的方法都是从这里学到的,也在群里发过打张婷的视频。


杨威说,张婷一直自卑觉得配不上他,有时候半夜还会哭醒,说没有安全感。


尤其是马倩举报后,张婷觉得对不住他,怕不要她了。


为了整马倩,杨威找人给马倩打骚扰电话,黄色卡片都是他找人弄的,警察上门也是他报的警。


“咱是个要脸人,能让这么个娘们在头撒尿?”


杨威刚把马倩的事料理利索,张婷却不见了,他也在找。


杨威再问不出啥来,我说行了,我也不举报了,你叫个代驾自己回吧。


回到车里,给冯凯打电话,问他有没有什么收获。


冯凯说他找到张婷工作的美甲店,店长说她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探亲了。


张婷上班的美发店


据店长说,张婷来京后,就在这里当学徒,没几天就出师了,不少回头客点名找她。

 

张婷后来还学会了接睫毛,纹眉,打耳洞,听说美容项目挣钱经常研究。


温和随性,踏实肯学是店长对张婷的印象。

 

话没说完,冯凯突然说有紧急情况,先挂了,没一会给我发了个微信。

 

冯凯跟我的聊天记录

 

我开了车上了京通高速,半个小时赶到悠唐中心,给冯凯打了电话。


冯凯让我直接来星巴克,他跟张婷正聊天呢。


我在星巴克找到两个人,聊得挺开心。


张婷穿牛仔裤搭配纯白长袖上衣,比我想象的还娇小很多,说话声音很轻,身边放着一个33寸行李箱。


冯凯已经跟她说马倩托我们找人的事。


张婷说这半个月,她去怀柔参加培训课程,最近太多事,也想要散散心,就关机了。


正说着话,砰一声,张婷手边的玻璃杯掉在地上,摔出一地玻璃碴子。


张婷轻轻叫了一声,捂住自己的手,流出鲜红的血。冯凯赶紧叫服务员过来处理,要了创可贴给张婷贴上,


这一下打断了聊天节奏,我再提到杨威的时候,张婷打断我,说这是自己的问题。

 

“没错,是我让杨威打的,跟他没关系,上次在派出所我已经说过了。”

 

从我进门开始,张婷始终和我保持一定距离。


这是缺乏安全感的特征,会本能自我保护,不自觉拉开距离。

 

我问,为什么要让他打你呢?


张婷盯着我,说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我跟你见面,只是想告诉你,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了,再转告一下马倩,我挺好的,不用操心了。”


说完话,张婷站起身,拉着箱子就走了,冯凯站起来,还想留她一下,但没留住。


张婷走后,冯凯有点不高兴,说我刚才有点太不客气了,吓着人家女孩了。


我说没啥不好弄的,事情已经查完了,打张婷确实是杨威,但是张婷要求的。


冯凯说为啥啊,我说因为张婷是个受虐癖。


受虐癖,是指那些通过身体上的痛苦来获得快乐的人,他们会自己或者通过别人伤害自己的身体,来获得满足。


受虐癖有几个表现:


1、哪怕有更好的选择,还会选择虐待自己的人,或者导致失败的事


2、拒绝或故意阻扰他人对自己的帮助


3、即使有好事发生,还是会用压抑、内疚回应。


4、故意引起别人的愤怒,或者否定性的反应。


5、对善待自己的人不感兴趣或是干脆拒绝


我说你看到张婷脖子上的勒痕了没,那就是受虐癖最典型的特征,通过勒脖子来获得快感。


冯凯思量再三,说这不会是巧合吧,我觉得她就挺正常。我说这只能又一次证明你一见漂亮女孩,智商就不正常。


冯凯说行吧,接下来咋办。


我说老步骤,给马倩打电话,把事情告诉她,然后让她把尾款结一下。


出我意料的是,马倩听到杨威为什么打张婷原因的时候,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只是一个劲问我张婷现在在哪。


我说不清楚,马倩立即挂了电话,我想打电话说尾款的事,马倩又关机了。


我问冯凯,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


冯凯说对,马倩有点太冷静了,好像杨威打人的真相她早就知道,她真正关心的只是张婷在哪。


我说对,上回跟张婷聊天的时候,我就发现张婷提到马倩的时候,从来不叫她表姐,总是直呼其名。


冯凯补充说,张婷是北方口音,跟一个重庆人是表姐妹,确实有点蹊跷。


我说,有没有有一种可能,她俩不是表姐妹关系。


冯凯说很有可能,翻起张婷那几张手上的照片,突然喊了我一声:


“飞哥,你看我发现啥了。”


我说啥东西,冯凯把一张照片放大,张婷背后有一面镜子,镜子照出床上有一样黑色的东西——女同之间会用的穿戴裤。


这里就不放图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搜

 

冯凯说这俩人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难怪她这么关心张婷的下落。


我说这是人家的私事了,咱不要掺和,让她把尾款结了,就跟咱没关系了。


而且这段时间,有另一个让我感兴趣的事,就是杨威手机里的那个家暴交流群,这个事查清楚肯定是个大新闻,田静肯定感兴趣。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调查家暴群的事,同时给马倩发过微信,打过电话,但一直没回信,电话也打不通。


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问她最近见没见马倩,我妈说马倩最近一直没上班,微信也不回她。


我感觉不太对劲,让我妈在服装店打听到马倩的住处,去了她家,门口扔着外卖垃圾袋,门锁着,敲门没人回应。


马倩家用的A类锁,我担心马倩在屋里出了意外,从兜里找出一张卡片,轻轻一别门就开了。


A类锁芯,安全级别比较低,最好开


马倩不在里面,我分别在卫生间和梳妆台,检查了洗漱用品和化妆品,都没收拾过,说明马倩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离开这个屋子的。


门口的外卖盒上的时间是三天前,也就是说马倩如果出事,也就是这三天的事。


我放心不下,到物业那里,给管事的大哥塞了一条玉溪,说我妹妹失踪了,先看看监控。


大哥收了烟,打开监控,我看了一个多小时,眼都花了,终于在两天前的监控里,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有高又瘦,在马倩家门口徘徊,还研究马倩家的门锁。


监控中看到的白衣男子


趁马倩开门扔垃圾的时候,白衣男子用一块布捂住马倩的嘴,马倩反抗了两下就不动了。


白衣男子把马倩背在背上,随手拉上门就走了。


我在院子的监控里,看见白衣男子把马倩塞进一辆金杯里,开车走了。


就是这样的金杯


我看清金杯的车牌京A***W6,我托一个朋友,帮我定位了汽车的位置,在昌平南口附近。


按照车辆位置信息,我找到一个老门窗厂,锁着门,看起来早就荒废了。


我找了个矮墙,翻墙进厂子,在地上发现一条新车胎压痕,顺着车胎往里找,车停在一个废弃的车间门口。


工厂里的老废弃车间


车上没人,车间巨大,但一进去,我就知道我来晚了,马倩躺在车间中间,身上是大片的殷红血迹,我上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不短时间了。


这事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握之外了,我赶紧掏出手机报了警。


我配合警察做了口供,警察在金杯车上找到嫌疑人的毛发,很快就确认了嫌疑人叫朱建,是个烧烤店厨师。


两天后,朱建在通州一个城中村里被警察抓捕。


朱建跟马倩生活毫无交集,找不到任何杀人的动机,而且朱建嘴巴极严,不管警察咋问,朱建只承认自己杀人,但对监视和杀人的原因一个字都不吐。


负责审问的老刑警说,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嘴巴这么严的人。


无论如何,杀害马倩的凶手总是找到了,但我的心情非常低落。


我抓住过杨威,他说马倩的事跟他一点关系没有,朱建也不是他找的人。


对于马倩身上的诸多谜题,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我甚至不能判断,她的死跟我有没有关系。

我把马倩小区,跟马倩和朱建的监控全部拷走,把自己锁在家里,一遍又一遍的看,希望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有天晚上,我吃过泡面,不知道第多少次打开监控,在朱建的监控里看到一个细节。


朱建站在小区门口,隔着路在对一个人比手势。


朱建走进小区之后,我看到马路对面走过去一个人,牛仔裤白上衣的女孩。


这是张婷。


我叫上冯凯,再去找张婷,发现张婷又消失了,到指甲店要出张婷的证件复印件,竟然发现张婷是一个假身份。


真正的张婷在山东老家银行工作,从来没来过北京。


那这个张婷到底是谁?


冯凯说飞哥,你觉没觉得,这个“张婷”手段了不得,杨威、朱建、死去的马倩都千方百计在保护她,她把这些人都玩在股掌之间:


“回头想想真悬,我都差点着了她的道。”


我情绪消沉,不想理他,把查到的所有信息交给警察。


警察说这只能证明有人在冒用张婷的身份,不能指向她就是朱建杀人背后的主使。


我在家里消沉了十几天,有一天接到田静的电话,问我歇够了吗?


我说咋了,烦着呢。


田静说马倩虽然死了,张婷也没遭受家暴,但杨威那个群里的家暴情况却是真实的,必须要非常重视起来。


我说现在没有线索,没法入手。


田静说,先来过来一趟,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还有个事得跟大家交待一下,从下周开始,我以及「街头猎人」这个系列,会换个时间跟大家见面,新的时间是每周四晚上22:00。


调整时间有俩原因,一来是急着跟大家见面,等不到周六就抓心挠肝,急得不行。


还有个原因就是下周要宣布个事,具体啥事,我先卖个关子,到时候再揭晓。


总而言之,别忘了下周四22:00,咱们不见不散。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