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怼吴1凡、Lil Pump、PG One、那吾克热,2018年下半年的活死人简直杀红了眼!

押韵诗人 2022-05-14 23:58
押韵诗人
永远不要为了押韵而押韵


上一篇推文中,我们回顾了活死人厂牌从2017年年末Diss大战到2018年《中国新说唱》开播前的发展历程。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点击链接《那一年活死人接连Diss了新街口组合和说唱会馆,但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砍死法老?》查看


相比于2017年《中国有嘻哈》是法老的孤军奋战,2018年的《中国新说唱》他至少有了小安迪作伴。两人都有惊无险地通过了60s淘汰赛,在1v1 Battle阶段,法老主动选择了来自说唱会馆的王以太作为对手,小安迪则是和去年海选就被淘汰的Al Rocco展开对决。


虽然王以太来自和法老积怨已久的说唱会馆,但王以太个人在说唱圈却拥有极好的人缘,几乎没有任何人与之为敌。法老也非常欣赏他的才华,才会选择他作为对手。



当年有传闻说,赢下1v1 Battle的选手都会被爱奇艺的刺猬兄弟厂牌签约,而法老似乎并不是很情愿被签约。


无论是否有“自杀”的打算,法老都做出了让所有人吃惊的决定:他和王以太最终呈现的合作曲目《悬崖华尔兹》完完全全是王以太擅长的风格,法老此前从来没有涉足这种风格。在这种牢牢占据主导权的情况下,王以太几乎是稳操胜券。


事实发展也与人们的预测吻合:三组制作人共同决定留下王以太,法老被淘汰。但是法老赢得了尊重:点评环节中,所有的制作人都对两人的表现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吴制作人甚至想要“两个人都留下”。



在法老离场后,一向严苛的吴制作人反复哼唱着他的唱段,并且给出了“法老这段很牛”的极高评价。



甚至在换位赛时,他还因为不能给到法老一个机会,对法老亲口说了“法老抱歉”。




相比于法老的“虽败犹荣”,小安迪的淘汰就有些不明不白了。他和Al Rocco的表演只在正片中一闪而过,节目组就直接给出了Al Rocco晋级的镜头。


然而在音乐平台上听这首合作曲目《China Wave》,会发现小安迪的Flow多变、技巧娴熟,而Al Rocco的作词水平令人不敢恭维。评论区也有不少人想不通小安迪为何淘汰,但这已经既成事实,无法更改。



在换位赛阶段,热狗也表达了对小安迪的惋惜,不过最后热狗还是把换位的名额给了功夫胖。




法老和小安迪在节目中的征程就此结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活死人的全军覆没。因为,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活死人迎来了一位火线加入的新成员。


此前我们说过,法老在参加《中国新说唱》时已经逐渐变得活泼开朗了。他不仅主动找到在2017年闹过Beef的李尔新,和他握手言和,还在《中国新说唱》的选手群里公开向所有选手甚至制作人都发出了“是否要加入活死人厂牌”的邀约。


在99%的选手看来,法老只是整个活开个玩笑罢了,他们也不会真的考虑去加入在他们印象中还非常Hardcore的活死人,比如在这条微博中提到的于意Yee、JD、孙旭等人。



直到现在,活死人也很喜欢玩这种“强行收人”的把戏,2021年他们就强行收了谢帝、姜云升、阿达娃、周淑怡、中国Boy等人进入厂牌。



但是,杨和苏就是那剩下的1%。他非常认真地把法老开玩笑般的邀约当成了一件足以影响职业生涯的事情来考虑。


或许是因为同样喜欢Eminem,或许是同样想做Hardcore,最终他非常慎重地回复法老:自己决定接受他的邀请,正式加入活死人厂牌。而这显然是让法老始料未及的,不过法老也在这次误打误撞中,实现了厂牌扩招的目标。



在活死人厂牌系列的第二篇中聊到《行凶3.0》时,我们曾经卖了个关子,没有立刻讲法老、杨和苏、Lil G三人的羁绊后续。现在,我们可以把故事说完了。


在官宣杨和苏加入的这个时间当口,法老选择用这么一段话化解尴尬和“恩怨”:“虽然以上的肌肉男与排骨男之间有互相Diss,但我们依旧无法阻断他们命运的安排。”不过,最后杨和苏和爱可小(Lil G)也只做了半年左右的队友,深蓝儿童就离开了活死人。



作为活死人的新晋成员,杨和苏在节目中走到了全国15强的位置,进入了潘玮柏邓紫棋战队。不过,在战队赛首轮,杨和苏与艾热合作的《安静的稻草人》被制作人选为待定,最终潘玮柏和邓紫棋淘汰了杨和苏。至此,活死人众将才完全结束在《中国新说唱》的征程。


虽然法老、小安迪、杨和苏三人都没有在节目中喊响“Walking Dead”的名号,但他们已经让活死人获得了不错的曝光。而在同时期发生的另一件事,也客观上提高了活死人的知名度,那就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吴制作人事件”。


回看这场Beef,口碑最佳、收获最多关注的,无疑是AR那首《皇帝的新衣》,法老也转发了这首歌表示支持。



不过并不是只有这一首Diss Track引人注目,在Diss方面从不落后的活死人厂牌也积极发声了。法老发布了《清道夫Freestyle》,而深蓝儿童的爱可小和YoungChigga则分别发布了《流量》和《评评理》。


法老发出《清道夫Freestyle》后,遭遇了一些恶评,他也在微博上回怼了这些恶评。



三首Diss的侧重点各有不同,有趣的是,爱可小的《流量》的Hook是“去你的法老”,一些不明就里的粉丝还以为活死人内部出现了纷争。对此,法老在微博表示,活死人各个成员对一件事持不同观点的情况很正常,还进行了一波自嘲。



在节目和Beef事件的双重热度加持下,活死人趁热打铁,发布了他们的第一首Cypher作品《活死人2018Cypher》。这首作品在当时的说唱圈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有人会问,活死人是2016年成立的,那么有没有《活死人2016Cypher》和《活死人2017Cypher》呢?其实,《活死人2016Cypher》大部分人都听过,就是厂牌的第一首歌《行尸走肉》,那首歌正好包括了当时的全部三个成员。


“《活死人2017Cypher》”则冷门很多,而具体的冷门原因是主理人法老没有参与进来。这首歌叫做《Okay Ok》(Remix),有龙崎、RanGo和Buzzy参与。值得一提的是,这首发布于2017年2月的歌完全是一首情歌,所以可以说,活死人从来不是某些人心中“一直硬核”的形象。


言归正传,如果说2016年和2017年的活死人只是个三人小团体,那么2018年的活死人就是人数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大厂牌了。所以,《活死人2018Cypher》使用了Beat Switch的形式,把成员分到三种曲风略有差异的Beat中,尽情展现自己的风格和技术特点。


第一个Beat的可塑性相对较高,所以也交给了厂牌中比较擅长流行的福克斯和YoungChigga。作为开场选手的福克斯表现良好,不少人觉得福克斯的这一段Verse是他作为rapper的巅峰,这也算是福克斯第一次收获到比较多的关注。


第二个Beat其实是最接近恐怖核风格的,爱可小、龙崎和小精灵使用了这个Beat。爱可小和龙崎作为有玩恐怖核经验的rapper,发挥是可圈可点的,小精灵在这个Beat下则多少显得有些违和。


第三个Beat代表了活死人的最强战斗力,Viito、喉结蜥蜴、法老、小安迪和Buzzy都在这个Beat中出场。Viito的全英文说唱难度极高,喉结蜥蜴的极端嗓令人耳目一新,小安迪依然展现着独树一帜的Flow功力,Buzzy甚至玩起了“十七押”。


相比之下,法老的段落多少显得有些黯淡且落寞。他说“我是这支丧尸舰队起航的第一任的船长,但是现在我已在家休养生息可以准备扔掉我的船桨”,其实也就是再次印证了把厂牌主理人交给Buzzy这件事。


然而,法老却还在自己的歌词里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就是那句“我要发誓有生之年,杀死道德败坏的队员”。结合歌曲发布时间,他说的显然是RanGo一事。在当时来看,这句话并无问题,然而几年后福克斯、龙崎甚至法老本人都出现了道德上的争议,法老的这句歌词也就成了被嘲讽和打脸的一个点了。


不过,这些后来发生的事都和此时的活死人无关。在发布了Cypher之后,活死人的热度迅速上升,由于Cypher质量过硬、成员性格又相当有趣,活死人很快吸引了非传统HipHop听众的注意。


传统的HipHop听众更多关注音乐作品,他们关注的音乐人很可能并不擅长、也并不喜欢在网络上更新日常动态,或是与粉丝交流。然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听众对于获取信息更加渴求,十天半个月一言不发的音乐人,除非作品质量极其能打,否则都有被埋没的风险。


同时,经过两年节目的浪潮推动,非传统意义上的HipHop听众开始大量出现。他们并不是专注于打榜、反黑、控评、轮博的纯粹的“饭圈粉丝”,但相比于纯粹的音乐作品粉丝,他们对rapper本人有更多的关注需求和互动需求,也热衷于使用梗文化和网络流行语。


而活死人厂牌正满足了这样一批听众的需求,身为互联网厂牌的他们非常明白当下流行的梗是什么,法老和Buzzy更是出了名的“冲浪选手”。因此,活死人厂牌以他们的幽默和亲民深受粉丝的喜爱,但随着粉丝基数的扩大,活死人厂牌的粉丝质量也出现了不可避免的下降,甚至出现了不分场合玩梗的情况。


粉丝们的支持让活死人厂牌在沙雕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尤其是实际主理人法老,更是开始放飞自我。他创建了小号“前辈朱大头”(后改名“爷爷朱大头”),硬生生构造了一个不存在的“说唱前辈”,还使用活死人官博给“朱大头”背书。



“朱大头”的梗,延续到了2018年的活死人两周年巡演。当时活死人的微博文案是这么写的:朱大头将举办自己的个人巡演,巡演固定嘉宾为活死人厂牌,但是朱大头会毫无悬念地耍大牌,鸽掉自己的每一场演出。”这么胡逼的点子,也只有法老能想出来了。对比这两场时隔一年的海报风格变化,也不难看出活死人的转变。



《中国新说唱》结束后,中文说唱圈也并不太平,首先是围绕着节目冠军的归属,闹出了“那吾克热事件”,西米的《中国阿姆》掀起了巨大的讨论。法老用活死人的官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显然,他是更加支持艾热的。同时,杨和苏也发出了《Don't Diss》,呼吁大家保持理性,在一定程度上为那吾克热说话。



然而,一心想要Diss那吾克热的姜云升的这首歌没唱直接听却扫射到了杨和苏,法老当即在姜云升的微博下表示“你误会杨和苏了”。后来杨、姜二人也见面澄清了误会,姜云升在现场也不再演唱针对杨和苏的第三段Verse。


期间,法老和Buzzy还被卷入了和AKA全能王的Beef中,Buzzy发了一首《别惹我Freestyle》表明态度。法老则是发布了《飞行随笔pt.2》,扫射了包括全能王在内的多人。同时,福克斯和Ice Paper发布了《飞行随笔》,在歌里怼了吴制作人和那吾克热。



除了那吾克热事件以外,还发生了外国rapper Lil Pump辱华的事件。Lil Pump的恶劣行为让中国的rapper们都愤怒不已,说唱会馆、SUP、红花会等大型厂牌都相继发出了Diss,活死人当然也不会缺席,杨和苏发布了《成人礼》,法老和Viito则发布了《飞行随笔pt.3》。



然而,本该同仇敌忾的中文说唱圈,最终却变成了同室操戈,这样的局面跟活死人的Viito有不小的关系。


Viito先是用一篇长文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但在PG One的Diss《复读机REPEATER》发布两小时后,Viito发微博暗示PG One是在炒作,并称Diss没关于对方的梗。“只有梁静茹的勇气才能写出来吧”对应的是PG One那句“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还敢学眯眯眼”。这些发言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这段话显然被PG One看到了,他用自己的小号发长文回应了Viito的指责,并且还隔空喊话了法老(FL)。




对于网友的不理解,Viito也进行了自己的回应。



他表示,和PG One并不是完全没Beef,“只是大众不知情”。



这说的其实是Buzzy和PG One此前的恩怨,Buzzy因为在网上喷过PG One,在线下演出的时候被贝贝堵了,遭到了一些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胁。迫于压力,Buzzy只能认怂。此外,Viito还回应了其它的质疑。



无论如何,Viito和PG One这一波隔空互怼都给活死人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法老因为遭到了许多无端的攻击谩骂,选择了退出微博,转战IG。



与他同属AFSC厂牌的陆政廷,则帮忙澄清了法老“买热搜”的争议,也顺道挂出了一个对法老极尽辱骂之能事的PG One粉丝。




在2018年年底,本以为“那吾克热事件”已经过去,然而杨和苏的一番发言又让此事再起波澜。杨和苏在微博上表示“千万别再说我是什么中国阿姆了,我比中国阿姆牛逼多了”。



而他的微博发出去之后不久,那吾克热也发了微博,表示有人“脑子被踢坏”。显然,那吾克热代入进了“中国阿姆”的角色里,觉得杨和苏是在贬损自己。



对此,活死人成员们也都表达了各自的立场。比较一针见血的是福克斯的评论:“把招黑头衔往自己身上扣”,这就是那吾克热在做的事。



Buzzy和Viito则没有给那吾克热好脸色看,直接嘲讽了他。Buzzy还提到那吾克热的新歌评论数都不到999+,作为节目亚军却没有多少“音乐作品粉”,让人发笑。



在Buzzy说了这么一番话以后,活死人的粉丝们纷纷来到那吾克热的新歌下留言评论,很快这首《征途》的评论数就达到了999+。这首歌的评论区虽然有对《征途》的客观评价,但也不乏一些玩梗、嘲讽甚至谩骂的评论。因此法老使用活死人官博发声,主动化解误会,并且呼吁粉丝停止留言的行为。




但是Peace的选择似乎并没有换来预想中的结果,开始有人认为是“活死人先挑事”。法老看到这种评论之后,也是恢复了嘴臭怼人的模式,连发两条微博抨击这些莫名其妙的观点并且强调个人行为与厂牌无关。总之,这件事就在法老的出面后平息了。



2019年开年没多久,刚刚办完两周年巡演的活死人就发生了一件大事:深蓝儿童突然宣布退出活死人厂牌。这意味着活死人厂牌失去了小安迪、爱可小和YoungChigga三名大将,而此时的活死人厂牌无疑处于一个上升期,所以深蓝儿童的决定让很多人不解。



但你如果一直在关注深蓝儿童的音乐,你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和活死人厂牌其他人的调性略有一些不同。厂牌里法老、Buzzy、小精灵都是非常幽默有梗的冲浪选手,而深蓝儿童的成员相对更加内敛。此外,在音乐风格上,深蓝儿童的尝试也和其它成员有一些不同之处,比如对金属和New Wave的研究等。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深蓝儿童并没有参与到2018年年末活死人的Mixtape中,而是以团体名义发布了《2nd.》Mixtape。这也再一次说明了,深蓝儿童的三人无论在性格上还是音乐风格上,都和厂牌的其它成员有所不同,他们想要选择更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也无可厚非。


虽然在宣布退出的微博评论下收到了厂牌兄弟们的祝福,但由于微博正文中没有提及Buzzy,导致一些不明就里的网友开始猜测深蓝儿童的退出是因为Buzzy。听到这个假消息的Buzzy非常气愤,写了一篇长文来回怼这种观点。法老也出面回应,表示深蓝儿童的离开完全是和平的。



然而,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深蓝儿童就和活死人的某位成员起了冲突。这位成员就是在法老的代表作《亲密爱人2017》中担纲Hook的酷癌,她也是活死人早期演出的DJ。


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名叫KenRobb的说唱歌手发微博挑衅深蓝儿童和法老——如果你觉得他的名字有点眼熟,没错,他就是前段时间的“肘击老人”事件主角。



面对KenRobb的攻击,深蓝儿童成员当然开始了反击。就在此时,酷癌跳了出来评论深蓝儿童成员,表示自己“就是针对深蓝儿童”。已经退出活死人的深蓝儿童当然也毫无顾忌,直接对着酷癌开火了。



酷癌见状直接发微博公开喊话,而深蓝儿童的爱可小直接爆出了酷癌的最大黑料:在担任活死人DJ参与演出期间,“跑去男厕所呼”。这个呼到底是呼了什么,大家懂的都懂,我们就不多作解读了。



恼羞成怒的酷癌表示要召集“New Wave”大军围剿深蓝儿童,由于深蓝儿童此时已经不再是活死人成员,因此这场Beef的过程我们就不再多提了。最终的结果是,所谓的“New Wave”大军被打得溃不成军,酷癌也不再担任活死人的DJ。


在《中国新说唱》结束后不久,活死人官博曾经谈到过收人的问题,当时他们是成员多达10人的大厂牌,可以看出他们实际上没有想要继续收人的念头,因此是以开玩笑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在深蓝儿童退出后,这个收人的念头又动了起来。




在这年3月底,官博正式宣布了新成员成都小李PISSY和JarStick的加入。



PISSY和JarStick都和法老渊源颇深,前者和法老合作过《This is Our Generation》、《当代法西斯》,后者则是在2015年的《中国说唱偶像》比赛中就和法老正面交锋过,2017年和Higher Brothers有Beef时,JarStick也是站在了活死人一边。更重要的是,PISSY和JarStick都是当年活死人巡演成都站的嘉宾。大家本来就玩得好,那么玩在一起也就不那么突兀了。


同时,活死人内部还组成了新的限定团体“紧急出口EXIT”,有福克斯、小精灵和隆历奇三人。不过这个团体和深蓝儿童相比,完全只是挂了团体的名字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以团体的形式活动,也没有发过多少作品。



无论内部有多少个团体,他们都需要一个机会来展现自己的实力。面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新说唱2019》,法老不再选择参加,但杨和苏、福克斯、小精灵、JarStick,甚至已经退出的深蓝儿童都积极报名了。活死人官博也发出了“不拿冠军回来就直接砍死”的威胁。



而我们都知道,那一年,活死人最后真的捧得了桂冠,也真的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夏天……下一篇推文,我们将细数活死人爆红后的纷扰是非,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精彩回顾】






投稿(付稿费)、商务合作

请添加小编微信:yayunshiren001

想加入押韵诗人粉丝,请添加小编微信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