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派实际上就是蒙古大夫

记忆承载3 2022-05-15 00:00

有些读者问我一个词儿,奥派。


全称,奥派经济学。有很多公知很喜欢聊这个经济学派,动辄用不符合奥派来作为对各国金融政策或者其他举措的批评。


那么换句话说,他们心目中的标准就是奥派。凡是符合奥派的,才是对的,不符合奥派的地方,就气急败坏地开始骂了。


我简单介绍下奥派是个什么。


奥派诞生于19世纪70年代,流行于19世纪末。实际上是非常LOW的一个学术派别。


奥派,德国人为什么叫奥派?因为普鲁士当时统一了奥地利之外的德语区,在这种情况下,戏称你奥派,实际上就是鄙视你。


说穿了,把你降低到一个行省的那么一个地位上来看待,奥派诞生的年代里,德国看奥地利就是行省。


这个意思我给你翻译一下,奥派,作为一个经济学派的名称。实际上等于过去我们那种歧视性的说法,叫做蒙古大夫。


内蒙的读者不要有意见,没有地域黑的意思,这是一个历史上留下来的梗。


当时,明末的时候,清军入关之前,因为战争越来越激烈,满人又没有足够的医生,他们那时候已经征服了蒙古,所谓蒙八旗嘛。


就把很多救治牛羊马的蒙古兽医拉进军医的行列,用来救人。


这些人是兽医,也就是说没有资质的,治病全靠蒙,蒙对了就蒙对了,蒙不对,那算你倒霉。


再加上他们都是蒙古人,于是满人就把他们戏称为蒙古大夫。


所以实际上在德国人的心中,所谓的奥派经济学家,就是蒙古大夫的意思。


这个学派到了今天,反而变成了很多公知的圣地,就像古人写意见,言必称尧舜禹,今天的公知,张嘴就是奥派说,如何如何。


那么奥派的主要观点是什么呢?


十个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就是说,不要干涉经济,纯粹让市场自己去解决,市场就像弹簧,你不弄它,它才是最放松的状态。你拉它,或者压它,它都会紧张。


所以在奥派看来,不应该有国企,应该让市场自己去调节资源,也不应该有今天这么复杂的货币制度,不应该。应该什么呢?应该金本位,所谓黄金天然是货币。


在奥派看来,官方一定会有超发货币的本能,但是黄金的开采是有天然限制的。在奥派看来,无论你管理的有多好,都不可能像自然调节的那么好。


所以,你用奥派来解读经济危机,那就很简单,什么也不要做,也不要以工代赈,也不要干预,你就静静的等待,等待市场自发的调节与恢复。


我给你假想一个例子,你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被嘲笑为蒙古大夫。


我们想象一下,地球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纯粹的奥派信徒,另一个则是实用派。


所谓实用派,就是怎么能赢,怎么来,不拘泥于什么规矩。


奥派不是说,他金本位么?货币不能超发,挖出来多少金子,就有多少钱,有多少钱,办多大事儿,俗称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


是这么想的对吧?


很简单,旁边这个国家,发行国债,加杠杆,向未来透支,一次性透支未来四十年,干嘛?


穷兵黩武,把对方灭了,所谓人杀光,钱抢光,就这么干。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么简单。


你觉得你正确,那你慢慢正确去吧,所谓送正确的人上路,就这么玩。


我们历史上就是这样被玩的呀,你以为我们没有经历过金本位么?


我们是没有经历过金本位,但是我们经历过金属本位,银本位。


明朝末年就是银本位,自己还不产银,结果全球白银减少,导致明朝货币不足,引发通缩,最终明明有能力,却调度不出来。


玩过梭哈吧?


你明明牌很好,但是对不起,你跟不起。人家透支未来,叫了一个很大的数,你金本位嘛,你跟不起,判你输。


刘慈欣讲得很清楚 ,宇宙的第一逻辑是生存,不是什么狗屁学派。


你非要坚守师父的教导,师父说了,起手式之后是白鹤亮翅,你规规矩矩的按照招数,白鹤亮翅。


人家砰的一枪,把你打死了。


我们清末也是一样的,还是以白银为货币。说穿了,日本是个现代国家,大清根本是个古代国家,你怎么打?你的资源调度的能力都不如人家。


人家可以向天再借四十年,先把你灭了,用你的钱来还债。你哭去吧。


第二个问题,没有国企。


纯粹的市场,不加任何调节的市场,你去建个数学模型,最后的结果就是富者恒富,出现终产者,某个大富豪最后垄断某个行业。


还是刚才那个模型,一个国家奥派,另一个国家实用派。


实用派的那个国家肯定会派遣几个间谍,在他们的资助下,默默的成为你们奥派国家的某些重要行业的终产者。


比如军事,能源,粮食。


然后怎么办?跟前次一样,你game over。出局了。


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孔子周游列国,没有人行他的王道,明白了吧?


因为没有用。


《论语》这东西非常好,非常有价值,但是,这东西不是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


假如,我是指假如,某个国君是奥特曼,是超人,是钢铁侠,那么他是可以重用孔子的。


因为他掌握了绝对的武力,谁不听我,我杀谁。然后你可以用孔子的办法了。


但问题是,他是吗?他不是。


他面临的问题是,我怎么才能成为超人,奥特曼?怎么才能?


这件事,孔子没教你,也教不了你。


所以历代君主都是打着儒教的幌子,干着法家的事儿,夹杂着各种激烈奸诈的手段。


所以我经常说,不是你学了MBA,你就能当老板,是反过来的,如果你是老板,你要让你的员工去学习MBA,他们学了之后,才方便被你管理。


听得懂这意思么?MBA是让你成为被管理者,不是成为管理者的。


儒教的那些东西,就像MBA,让人学了之后,这个人就容易被管理了,管理他的成本就降低了。


所以我说儒教是伟大的学术成就,但是作为君主,不可以学那个。


做老板的学MBA干什么,做老板的要让下属去学习MBA。


做老板的要学什么?实用派。


实用派就是迭代式前进,遇到问题,我们要分析问题,分析问题,我们要提出解决方法,方法通过实践,好的要总结,错的要改进,反复迭代式前进。


所以老板要像人工智能一样,老板脑子里不可能有个什么师父,他说的是圭臬,不可能。


你要这样就没法前进,你要这样早就被人干掉了。


放眼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干的是奥派这种事儿。


天底下哪儿有什么自然秩序,美国有吗?从来没有。


美国有的是国企,美国成天干预市场。否则一群人为什么要成天盯着美联储说话。


凯恩斯曾经对奥派有个非常准确的评价:闭门造车,不求实证。


你丫从来不上马路,连路啥样都没见过,造个车子,轮胎是正方形的,你觉得能跑么?


而且奥派最神奇,也是让我这种理工男最难以理解的是,他们拒绝数学分析,拒绝数理统计,拒绝量化实证。


那这不是蒙古大夫是什么?


我给你讲临床数据,你给我讲萨满教,长生天。


我之所以烦公知,并不是因为彼此立场不同,而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帮人里面,一个聊数据的都没有。


我分析问题,全是建模,实践,跑进程跑出来的。


他们分析问题,全是我师父说,我师祖说,我师叔祖说,回头一查,那些师父,师叔祖,全是跳大神的。


奥派只是众多想法之一,到底有没有用,试了才知道。


人可以学习任何东西,包括蒙古大夫,但不可以被自己学习过的东西限制了手脚。理解?


就像你学习MBA的唯一目的就是学了之后教自己的下属,让他们变得易于被管理,从而降低企业的管理成本。


而不是让你学了之后变得呆板教条。


人类历史上留下的文献资料太多了,在学习之前你一定要弄清楚学习方法。


学习的方法很简单,四个字:知行合一。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你学任何东西都不是为了和人家辩个输赢,你是为了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