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逍遥游(上)

卢克文工作室 2022-05-15 10:15

  攀枝花

他说:

 

1966年春节,我们突然得到命令,要去往一个叫渡口的地方。

 

我小时候在东北长大,10岁时随父母到了武汉,初中毕业后,在武汉的技校电工班读了两年半,突然提前毕业要分配走,那年我才19岁,我妈给我蒸了12个花卷,让我路上吃,还给了我20块钱做生活费。

 

其实我们一路上也花不了什么钱,314日那天,来了些人货混装的解放牌大卡车,把我们送到了汉口火车站,上了火车,三天后到达贵州的安顺,前面就不通路了,我们在安顺住了三天,那是个苗族地区,属短裙苗,裙子很短很短,赶集的时候,都是女的挑担子来,男的在家带孩子。

 

三天后我们坐上了大客车,继续赶路,中间经过黄果树大瀑布,让我们休息了一小时,大家都在瀑布前拍照留念,拍好照片再让私人照相馆的人寄回家,大客车把我们送到一个有载轨火车的地方,我们又从这一路坐到昆明,终于又从昆明,转到了渡口。

 

当时以金沙江为界,江北属四川凉山,江南属云南楚雄,之所以叫渡口,是因为这是个保密单位,过往火车不经市区,外界没有人知道,十分隐蔽。

 

我们当时都很高兴啊,一路唱着歌进来的,很高兴很快乐,因为离开学校了,也离开父母了,自己又有了经济收入,可以减少家庭负担,所以我们都挺高兴,唱着歌跳着舞来到了渡口。”

 

他还说:

 

“我们那时候建设渡口,就是后来的攀枝花,完全与世隔绝,去一趟昆明,开解放牌汽车走烂路,去三天,回三天,来回就要六天,我回一次武汉探亲,在路上来回就得半个月,下雨天路烂,菜车回不来,常常吃不到新鲜蔬菜,我们只能吃干菜、豆腐、海带,偶尔能吃腊肉,用水主要是金沙江里的水,那水平时还算清,一到涨水季节,抽上来的都是浑水,根本没法用。

 

我们那时候常说:一怕麻风二怕狼,三怕坏人打冷枪,四怕横渡金沙江,说的是那一块有麻风病人,容易传染麻风,山上有狼,又担心有国民党特务,过金沙江的时候,水冷、石头多,还要小心地震塌方什么的,这些艰苦现在都没人知道了,只有我们当初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2022423日晚上,我在攀枝花市仁和区的一处公寓楼里,见到七十多岁的谢纯一老爷子,他留着花白的长胡子,拄着拐杖,嗓门洪亮、精神矍烁,说起五十多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每一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攀枝花之所以能从西南荒村变成一座城市,是因为这有矿。
 
19406月,毕业于中央大学地质系的汤克成,受川康铜业委托,到西康省盐边县进行煤田调查,从盐边返回会理,途经攀枝花时,在山谷间看到多量铁粒和铁矿露头,便在当地多停留了十几天,绘制成了矿山地图,并写了一篇《西康省盐边县攀枝花倒马坎一带铁矿区简报》,这份简报被称为攀枝花第一份系统性地质报告,因此攀枝花的发现,被定格在19406月。
 
汤克成的运气相当好,三个月之后,19409月,同样搞地质出身的刘之祥和常隆庆,在攀枝花硫磺沟当地农户家散步时,发现了磁铁矿,也上山发现了铁矿露头,但这俩位哥们刚巧晚了三个月,历史发现权最终让给了汤克成。
 
19408月,民国经济部资源委员会成立了西康钢铁厂筹备处,准备在攀枝花搞两座十吨炼铁炉,但因为交通差得一批,开发成本高,实在搞不起来,1945年把筹备处取消了,攀枝花的开发就一直耽搁在那。
 
民国搞不起来,新中国却是搞得起来的。
 
在通过抗美援朝获得苏联156个工业项目后,中国已经从农业国步入了工业国,急需大量钢材来建设国家,攀枝花铁矿可以解燃眉之急。
 
攀枝花是当时中国少有的优质资源地区,为此中央13个部委集中会战攀枝花,1965年,国务院十部委5万多职工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此,中央军委另调铁道兵5个师,扩编到18万人建设成昆铁路,为攀枝花打开交通线。
 
我到四川后,碰头的第一个人,就是一名在成都工作的攀枝花人,据他说,攀枝花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公交公司里的全是天津人、路桥局里的全是山东人、法院干部和学校教师全是上海人,夹杂着云南、四川、东北、湖北各地的生活方式,公交车上南腔北调,各路方言汇集,十分地热闹鲜活。
 
人员来得如此复杂,就是当年国务院十部委调动的结果。
 
196511月,邓小平来到西南三线,确定了“两点一线”的建设格局:将六盘水的煤炭运到攀枝花,再将攀枝花炼好的钢铁运到重庆,重庆的机器又运到攀枝花和六盘水,攀枝花刚好位于两点一线的中心环节。
 
第二年,大批施工队伍到达攀枝花,开始修桥铺路,为建钢铁厂打好基建,10多万人在此安营扎寨,从武汉过来的年仅19岁的谢纯一,就是当时里头的10万分之一。
 
谢纯一说:“我们当时没有房子住,都住在芦席棚里。”
 
我在湖北调研时,也听十堰人讲过二汽建厂时,工人们也住过这种简陋的芦席棚。
 
芦席棚就是用碗口粗的竹竿、树干做框架,用芦苇席做墙,屋顶盖油毛毡,就成了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子。


 
“那种棚子隔音特别差,晚上别人家两口子亲热,互相都听得见。”谢纯一说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直到1970年代,大伙才住上了水泥板房。”
 
在水泥板房住了五六年,才住上了砖瓦房。
 
攀枝花1970-1980年代建的房子

谢纯一他们为了钢铁公司的建设,在这里修桥铺路,对开荒时的环境记忆犹新,其中最难以忘怀的,还是狮子山大爆破。
 
攀枝花朱家包包铁矿在当地简称为“朱矿”,整片矿山共有5个山头,主矿叫狮子山,矿石占总储量的83%,但要建成露天矿,得剥掉120米,用炸药轰掉4000万立方米的岩石。
 
3万多人为了炸平狮子山,花了三个月时间,在山头处凿了586个药室,挖出1.45万米的网状巷道,放进自制的铵油炸药9173吨。
 
19715211059分,轰地一声响,”谢纯一张开双手,形容当时惊天动地的场景,“狮子山被夷成平地,金沙江惊起三尺浪头,爆破升起的烟土跟蘑菇云一样,我们都抱着头躲在安全的地方,砂土像雨一样从天空落下来。”
 
“我们那时候有句话:不想爹,不想妈,不想孩子不想家,不出钢水不回家------从这一声爆炸开始,真正的攀枝花开始了,钢水也有保障了。”
 
197071日,攀钢1000立方米一号高炉正式出铁,之后随着朱矿的开发,五年内围绕着攀钢上下游建设的冶金矿山、煤炭、焦化厂、烧结厂、运输、电力公司纷纷拔地而起,到1974年,年产100万吨的轨梁厂投产,完成一期工程,2000年能年产400万吨钢,完成二期工程。
 
攀枝花的巨额投入还是物有所值,随着采矿炼钢的飞速发展,到1980年代末期,国家对攀枝花的投资已全部收回。
 
攀枝花整座城市,整体就是围绕攀钢在运作的,是随着攀钢的兴盛而不断发展起来的。
 
攀钢最巅峰时,有自己的医院、铁路、学校、安保,要直接养活20-30万人,上下游以及服务业又养活了一大批人,光是19冶就有几万人,攀矿也有几万人,1980年代开始,人均消费水平常年排四川第一,物价、人均收入一直是四川最高,2017年人均GDP就突破9万元,连早餐价格都比成都贵30%,以致于吸引到了大量外地人到攀枝花来搞服务业挣钱,一位当地人说,1998年时,攀枝花户籍100万人,但实际在这生活的达到了200万人。
 
谢纯一回忆说,当年他刚刚到攀枝花的时候,矿区才七户人家,当地穷到什么地步呢?七八岁的女娃娃,没有裤子穿,光着屁股走来走去。
 
远远想不到攀枝花后来会这么繁华。
 
攀枝花和成昆铁路的开发建设,缩短了金沙江流域与内地50年的差距,改变了几百万人的经济生活。
 
20224月我乘飞机去到攀枝花时,见到的是一路开满了蓝花楹和三角梅的现代城市,因为处在云贵高原的河谷地带,阳光明媚、风疾气热,大风吹得我的衣衫呼啦啦的响,阳光灿烂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从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觉,这里跟以阴天为主的四川盆地是完全不一样的气候,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事物。

 
如果按地理气候来划分,攀枝花就应该属于云南,划归四川是有特殊原因的。
 
当时中国处在大三线建设时期,打算把重庆建成亚洲最大的常规武器制造中心,前面说过,六盘水、攀枝花是为重庆做煤铁配套,而当时的重庆属于四川省,还没有成立直辖市,四川是当时三线建设的核心区域,将攀枝花放在同一个省,是为了调动资源、方便管理。
 
攀枝花身处于云贵高原,却又是在高原深处的河谷建城,使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干热河谷气候。
 
攀枝花所处的横断山区,垂直于西南季风或东南季风,气流到达山脉时,沿着坡往上爬会形成降雨,爬完坡之后,空气沿背风坡下沉,于是温度升高、湿度减少,产生干旱现象,形成高温低湿的干热河谷。
 
干热河谷不是攀枝花一家独有,金沙江及支流的德昌、会理、丽江华坪、楚雄永仁、元谋、昭通巧家都是这种气候。
 
攀枝花的地理大范围属于亚热带,跟湖南衡阳是同一纬度,但气候相差十万八千里,干热河谷使攀枝花能种植热带水果,而且水果质量极其出色。
 
独特的地理环境,加上农业专家的不断指导,使攀枝花的芒果、樱桃、石榴、枇杷等水果在国内处于顶尖水平,当中又以芒果最好,在攀枝花生活,总是能吃到最优质的水果。
 
我在攀枝花郊区找农户聊天时,发现他们种芒果的亩产利润,达到了惊人的1万每亩,周边农户通常有十几亩地,最多的有五十亩地,光是种地一年收入就有10几万到50万的收入,根本没有人外出打工讨生活,是我暂时走遍全国,看到最惊人的农业数据,远超我以前说的“中国农村土地产出上限每亩纯利5000元”这个规律。
 
当地一名公务员说,他同事周五下班就关手机,回乡下收拾地里的芒果,谁都找不着他人,一定要周一才会准时出现。
 
当然这么优异的农业数据,仅限于河谷一带,离开这个地形的农民种不出芒果、枇杷、石榴,日子过得一般,另外攀枝花周边的农业人口较少,每户能分到的土地较多,再加上攀枝花水果上市时间,刚好和其他区域错开,这么多意外的条件凑在一起,才形成周边农户如此富裕的景象。
 
但攀枝花这种美好的农业景象,不过十年而已,其实以前农业并不发达,当地人不种这些经济作物。
 
仁和区一位乡亲将我拉到乡下,指着那一片片种满芒果树的山头说:“这些都是最近十年才开发出来的,为了推广水果种植,花了好大一番精力。”
 
当地农户并没有科学的农业知识,和强大的开荒种植魄力,政府主要一个村一个村培养出一个种芒果的带头人,眼见着这个带头人赚到钱了,其他村民才敢放心投产,主动跑去山头开荒,政府再帮忙铺路、架设滴灌设备,十几亿十几亿的投进基建,又请热带作物研究院的农业专家过来指导种植,才慢慢将攀枝花本地的水果产业一点点做大做强。
 
我二十多岁时,深受一些西方书籍的影响,也曾推崇无政府主义,但现在眼见着攀枝花农民这种生活景象,就深深地明白,只有强大政府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只有深入基层的管理,才有可能让更多的普通民众受益,如果不是政府带头,攀枝花的普通农民,要多少年才能明白“干热河谷”、“热带作物”、“科学种植”这些深奥的道理?
 
更不可能有现在每年那么高的农业收入。
 
攀枝花这座城市的核心经济圈,就是这两大系统,一个是由攀钢为主带动的上下游工业,一个是由热带水果带动的农业,当然,攀钢的影响力还是要大得多。
 
但是攀枝花现在的人口正在大量流失,年轻一代纷纷迁往外地,谢纯一的子女还在攀枝花工作,但他的孙子外孙,都已经去成都上班了。
 
一位当地人告诉我,攀枝花户籍人口120万,但真正还在当地生活的,可能只有70-80万人了。
 
主要还是因为攀钢开始衰败了。
 
攀钢的衰败是正常的历史进程,在改开前,我们主要靠自己的铁矿石炼钢,改开后,我们有了便宜的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经海运入长江,养起了沿海沿江的钢铁企业,像江苏张家港的民企沙钢,就是利用成本优势快速起家的代表。
 
1970年代建好的攀钢宿舍,已被闲置
 
攀钢不仅没有成本优势,相反还有劣势,因为是特殊的钛磁铁矿,刚开始炼钢时一直出不了钢水,向上头特批毁了一座炼钢炉,让其凝结后解剖,才发现钒和钛浮在表面,导致不能出钢水,只能从外地购入精铁矿来掺合,最终才炼出钢水,这一进一出,加上交通不便,攀钢从一开始,成本就比普通公司要高出一截。
 
说到底,跟湖北沙市没落的道理一样,是沿海击败了沿江和内陆。
 
2008年钢铁价格大跌,直接重伤了攀钢,大批工人就是此时买断了工龄下岗,攀枝花也由盛转衰,人口开始大量外流。
 
攀枝花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交通太差。

 
攀枝花是一座被四川盆地孤立的城市。
 
从攀枝花乘火车去往成都,需要12个小时左右,自驾需要8个小时,去一次成都可以说精疲力尽,虽然有飞机,但攀枝花机场有峡谷横风,我坐飞机往返时,亲身经历了飞机在天上被吹得横着飘,机身不停地打摆子,教人心惊胆战,连部分当地人都宁肯坐高铁绕一大圈回攀枝花,也不敢坐飞机,因为风大,部分航班飞到攀枝花又只能折返回成都,我去攀枝花前,在成都的攀枝花人反复叮嘱:
 
要坐川航的飞机,只有他们敢落地,别的航空公司遇到横风就会折返。
 
在攀钢衰落后,年轻人更受不了攀枝花被孤立的地理环境,出去读书后基本都回不来了。
 
攀枝花政府也知道交通问题有多严重,应对方法是再建一座新机场避开横风,另攀枝花到成都的高铁预计2022年底开通,到时去成都只需要3小时行程,这条高铁是攀枝花人民望眼欲穿的交通线路,是解决攀枝花困境的最佳方案。
 
当地人说,现在攀钢约只有3万多人,19冶搬去了成都,攀矿只剩1万左右,伴随企业离去的还有教育资源的流失,19冶一中原先是当地很好的中学,但现在有经验的老师都陆续去了别的城市。
 
攀枝花人口流失已经不可避免,我在当地确实也没见到几个年轻人,估计最终本地常住人口数量,会下降到50-60万左右才会触底反弹。
 
但也不用太悲观,攀枝花人口已经流失了十几年,总GDP却还是在增长的,从2008年的424亿增长到2021年的1134亿,是因为攀枝花的矿藏潜力还没有挖完。
 
攀枝花境内有红格、白马、攀枝花三大矿区,其中红格南矿区尚未开发,目前我国的钒钛铁综合利用技术已成熟,能实现红格南矿中铁、钒、钛、铬的低成本高效利用,红格矿区探明储量达35亿吨,光是三大矿区的建设,还能让攀枝花再往前走几十年。
 
毕竟攀枝花钛储量全球第一,占全球钛储量的35%、中国钛储量的93%,又占中国钒储量的63%、全球钒储量的11%
 
2004年时,攀枝花因为过度发展重工业,曾成为我国十大空气污染城市之一,飘起的尘土漫天飞扬,当地人说,“曾经一件白衬衣穿一天能变成黑衬衣”,但经过十几年严格治理,现在攀枝花空气质量优良率达到了全省第四,地表水环境排名全国第28位。
 
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上环境日渐优良,攀枝花未来发展的两条主线,一是继续发展高技术冶矿业,另一个是将攀枝花建设成四川的康养城市,等待四川盆地的老人们,乘高铁过来避寒。
 
总体上来看,攀枝花将走出单一的重工业城市形象,也要接受常住人口越来越少的现实,攀枝花未来将变成一座精品小城:
 
人口不多、冶矿与旅游康养发达、水果品牌将向高端发展,预计攀枝花的水果,随着中国的发展,迟早会做成类似于日本和牛的江湖地位,是一座人均GDP较高的幸福小城。
 
另外,建议攀枝花将城市改名为“木棉”,原来的城市名过于重金属范,木棉显得温柔多了,有点类似于“大理”,去掉了重工业的味道,更利于旅游品牌的传播。
 
我离开攀枝花的前一天,陪谢纯一老爷子回到了朱矿,原先高耸的狮子山,已经被挖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面对自己生活了五十年的地方,谢纯一拄着拐杖,走到高处远望,迎着山风和烈日,久久不愿离去。
 


第二天乘飞机离开攀枝花,从舷窗向下看时,那巨大的深坑,仿佛大地上巨大的眼睛,在向我眨眼。
 
我仿佛看到1966年,无数年轻的三线人汇聚到这座荒山,他们在深山里盖起了芦席棚、埋好了铵油炸药。
 
我仿佛看到狮子山被掀掉山头的那一刻,几万人欢呼着站起来,大声欢唱,声浪冲天:
 
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
 
不想爹,不想妈,不想孩子不想家,不出钢水不回家.......
 
 
 宜宾
 
2022420日清晨,我在宜宾市屏山县浑山沟的山冲冲里,看着眼前的白雾从地上升起。
 

“你看这些升起的白雾,”我指着眼前的雾气,对同行的宜宾乡亲说话,“它们代表着四川。”
 
“白气,怎么代表四川呢?”同行的人问。
 
“这是典型的四川气候,”我说,“四川是一个盆地,西部和北部的山又特别高,从太平洋过来的东南季风,带着水汽跑了几千里路到达这里,出不去了,就在这住下定居,使盆地长年处于高湿状态,加上这些平原水汽上升到一定程度,散不开,形成云朵,挡住了太阳,所以四川多阴天。
 
白天水汽接近饱和,夜晚一降温就会凝结成降雨,就使盆地里头多夜雨。
 
湿气、阴天、多雨,这些盆地独有的条件,深深影响到了四川人的生活。”
 
“哪些生活?”
 
“我们常说四川多美女,其实是皮肤白,一白遮百丑,皮肤之所以白,是因为天气湿润,阴天多,晒不到太阳白出来的,同理,重庆的女生皮肤更白,因为重庆多在峡谷间,多雾,女生们仿佛每天24小时都在敷面膜,自然肌肤温透,如粉雕玉琢,我上篇湖北提到的宜昌,跟重庆一样的道理。
 
四川人喜欢吃辣,主因也是天气潮湿,吃辣后血液流得快,能将湿气排出。”
 
“那湖南呢?湖南可不是盆地,怎么也爱吃辣?”
 
“湖南其实是一个朝北向开口的马蹄型盆地,南边的大山就是和广东的分界线,只是盆地的形态没有四川这么明显,省内有湘资沅澧四条江,同样偏潮湿,都要祛湿气,而潮湿的地方又适合种植辣椒,我小时候看奶奶种辣椒,栽种下去后基本不怎么管,辣椒就能生长得很好,辣椒能调味,可以替代盐,也方便下饭,四川湖南两地自古都穷,辣椒是最廉价实用的菜品,所以在川湘两地最流行。
 
四川雨水多,土地肥沃,种子扔到地里就长得飞快,盆地内又有丘陵和平原,生长着各种不同的动植物,使四川的物产十分丰富,所以饮食才能独成一派,像华北平原因为地形单一,动植物相对较少,河南河北的食物,就远远没有四川的食物出名。”
 
“是因为我们四川物产丰富,人生活得好,所以我们安逸吗?”
 
“这只是一半的理由,这个叫下限较高,另一半的理由是四川上限较低,四川盆地只有两条路出去,一条向北经秦岭,一条向东经长江,跟外界接触较少,因为缺少出路,容易被人关门搞大屠杀,逃都逃不掉,宋末和明末两次屠川,几乎将古代四川人杀绝,现代的四川人都是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后代。
 
大家都是移民过来的,所以包容,物产丰富,所以舒适,包容加舒适,使成都是全中国对同性恋最包容的城市,最后造成人群聚集效应,才会有成都遍地飘〇的故事。
 
沿海地区比如深圳上海,能跟全世界做生意,成功率高,激发了普通人的奋斗欲,人才会偏勤奋,四川因为是盆地,出路少,在古代基本就是内循环,创业成功率低,本来物产就丰富,日子过得去,有底线保障,创业失败的次数多了,为了降低损耗,四川人便选择了更合适的安逸路线,本质上是摊平成本。
 
“所以人的行为,都是跟地理环境有关吗?”
 
“是的,人都会自然选择最合适的经济形态,并不是哪里的人天生勤奋,也不是哪里的人天生安逸,每个人都只是在适应地理环境和经济环境。”
 
“那具体到宜宾呢?宜宾为什么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呢?”对方忍不住问。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宜宾是长江的源头,岷江和金沙江在宜宾市区交汇后,才称为长江,按我们一贯“通江达海”的理论,宜宾有这么大的优势,按道理,应该是一座极富裕繁华的城市。

图片来源:地图帝
 
实际上一路穷得要死,这么好的条件,常年排在四川GDP第四名,追不上绵阳和德阳。
 
宜宾旁边的泸州,GDP比宜宾略低,但整体城建显得干净清爽,很像是一座海滨新城,很长一段时间,泸州的城建和商贸是压制宜宾的,我在泸州能看到西南批发点,但在宜宾居然没见到,明明泸州只是长江节点城市,宜宾却是长江源头城市,怎么泸州的商业看起来还要更发达一些?
 
拥有地理优势的宜宾,为什么过去发展得这么差?
 
因为地震啊亲。
 
川南一共有两个地震带,一个叫南北地震带,历史上最高发生过8级地震,十分凶狠,一个叫华山地震带,属中强度带,宜宾就在这一带上,因为是一条断裂带,历史上常发生4-6级地震,地震频发严重阻碍了宜宾的建设。
 
与所有中西部城市的发展路径一样,宜宾最早的那波工业,来自三线建设。
 
我去走访的中西部城市工业,发展都是这条路径,我自己都有点说腻了。
 
宜宾从1964年到1968年,共接收了49项重点建设项目,包括国防军工17项,覆盖机械、有机化工、造纸、轻化工、氯碱化工、电子各门类。
 
然后,就停滞了好多年。
 
当地主要还是靠一黑一白两大产业,这两项产业曾占据全宜宾60%GDP
 
黑指的是煤,宜宾有储煤41亿吨,占全省的53%,以前芙蓉集团有四大矿:白皎煤矿、杉木树煤矿、红卫煤矿、珙泉煤矿,现在都已经关停了。
 
“我们宜宾的煤没有榆林的好,”一位当地人说,“不过我们开发得早,早先年赚了一点,榆林的煤太变态了。”
 
白指的是白酒,其实就是指五粮液,有宜宾乡亲带着我去酒厂逛了一圈,那空气里头全是酒香味,人闻着味就得醉。
 
五粮液2021年营业收入662亿元,净利润233.5亿元,排名全国第二名,第一名的茅台营收1090亿,净利润524.6亿元,已经遥遥领先其它品牌,全国第三名刚巧就是旁边的泸州老窖,营收206亿元,净利润79.56亿元。
 
2021年四川省规模最大的企业,是营收2180亿的新希望、和营收1430亿的长虹,但纳税的前两名却是五粮液和泸州老窖,五粮液2021年纳税232.28亿元,泸州老窖纳税52.41亿元,堪称两座城市的财政支柱。
 
五粮液各方面都比泸州老窖略强,2021年五粮液宣传费是12.18亿,泸州老窖是17.69亿,赚得多花得少,五粮液品牌优势明显。
 
宜宾和泸州两座城市十分接近,都号称酒城,都是长江和支流的交汇处,出生环境十分相似,就好像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关系,宜宾就是一座加强版的泸州。
 
泸州过去依靠的是主产业是“天长地酒”,天指的是泸天化,长指的是泸州长江起重机厂、泸州长江挖掘机厂、泸州长江液压件厂三大厂,地指的是113地质队,酒指的就是泸州老窖,现在各业衰败,主要依赖白酒,其他机械装备、医药、绿色建材等零零散散,暂时还不成体系。
 
那泸州为什么前些年城建搞得这么好?现在产业上又出了什么问题?
 
城建好是因为过去泸州老城区太小,急着开新城,比宜宾提前十年完成了翻新,所以曾领先宜宾,产业上也不是泸州人不努力,是实在资源不够。
 
“宁德时代是先找我们泸州来谈建厂,后面才找的宜宾。”一位泸州公务员告诉我,“但是他们开出来的条件,我们泸州实在吃不下来,反复权衡后,才放弃了宁德时代。”
 
与其说是泸州没有竞争过宜宾,不如说是中央已决心将宜宾建设起来,投重资来搞好宜宾。
 
分界线是在2016年,那年的市委书记是刘中伯,市长是杜紫平。
 
2016年,宜宾决定开搞“产业发展双轮驱动”,这个双轮,一轮指白酒,另一轮指智能终端和汽车。
 
大幕从此拉开。
 
几个重点关键词,是:宁德时代、大学城、三江新区。
 
走在宜宾街头,最显眼的除了智轨,还能看到一个极小众的汽车品牌“凯翼”,作为一个中老年资深车迷,我对于这款车没什么印象,仔细观察了下车内外,发现这是款严重脱离时代的国产车,大概比长城、吉利、比亚迪造车工艺,落后十年的样子。
 
据说为了引进凯翼,宜宾国资委和普什集团投资了上百亿,对于这样一款小众汽车,花的成本和风险是不是太高?
 
“其实并没有外界传闻花得那么多,”当地一名了解内情的资深人士告诉我,“实际只花了小几十亿。”
 
那为什么要引进一款看起来已经落伍的汽车品牌呢?
 
“为了汽车的生产证和销售证,这两样东西值钱,有了这两样东西,后面在不断磨合过程中,又跟宁德时代搭上了线,最后成功引进了宁德时代。”
 
泸州市就站在远处,听闻此刻,忽然深深地叹了口气。
 
2014年,宜宾引进凯翼汽车,2019年,宁德时代宣布在宜宾投资320亿元,占地面积3000亩。
 
2019年,宜宾全年的GDP也不过2633亿,宁德时代一家的投资能占全市GDP12%
 
2021年,宁德时代又发布公告,将在三江新区建造七至十期项目,再追加投资240亿元。
 
“宁德时代过来后,吸引一大批上下游企业过来投资设厂。”宜宾一位公务员告诉我,“他们根本不找政府要什么优惠,直接拿地开干,效率快得很。”
 
2025年,全球新能源车将达20%,全球动力及储能电池出货量将达1516GWh,而宁德时代一家就要吃下30%的市场份额,一年要生产520GWh电池,现在其产能只到106.4GWh,就算宜宾等城市的投产全部搞定,也不过达到了220GWh-240GWh的产能。
 
将来宁德时代肯定还会再追加产能,据说总投资将达千亿元。
 
那宁德时代为什么选择宜宾呢?
 
因为宜宾在成都和重庆的中间位置,电池生产后只要三小时,就能出现在成都或重庆的整车厂生产线上,而且宜宾天量的水资源,可以实现生产过程中的减排要求,实现动力电池生产碳中和。
 
四川拥有锂辉石矿76万吨,但勘探比例才4%,宁德时代和各地政府都在疯狂勘查锂矿,为电动车产业的发展打好地基。
 
泸州在一旁举手了:其实这些优势我也有......为什么最终没有选择我?
 
最终选择宜宾,应该是综合考虑的结果,宜宾现在“铁公空水”四条交通线齐全,市区可开发土地资源也更多,还处在长江源头处,这些是泸州所欠缺的,至于地震,宜宾历史上一般4-6级,新修的建筑现在大概率扛得住。
 
我相信宜宾大发展不是某个领导个人能决定的,而是省政府、中央政府决定的,因为宜宾的城建和产业布局,需要调动的资源,不是一个市领导搞得定的。
 
宜宾一个四线城市,光是城投公司资产在全国都排第七,这不是一座落后小城自身办得到的。
 
除了宁德时代,宜宾现在还有朵唯手机、极米科技、天珑移动、苏格通讯、吉利汽车、科达利、城裕新能源等落户,引进智能终端项目233个,投产144个,3家汽车企业和15个零部件配套,形成新能源汽车、锂电、白酒、智能终端几大项目齐头并进的格局。
 
既然有大企业,那就得有人来上班吧,这就不得不说宜宾另一个魔幻的事情了。
 
那就是宜宾的大学城。
 

宜宾原先只有两所高等学校,一所是宜宾学院,另一所是宜宾职业技术学院,为了将宜宾建设成西南开放门户,大力扶持宜宾教育事业,建成了6平方公里的临港大学城,作为一个全国到处跑,还算见过一点世面的人,当我在一个四线城市见到如此现代化、如此精美的大学城时,还硬是把我看得oneone愣的。
 
因为有后发优势,虽然大多都是分校,但其硬件水平,完全达到了国内一流,秒杀国内许多名校的硬件环境。
 
大学城里共分高教园、研究生园、高职园三大块。
 
高教园有成都理工大学宜宾校区、西华大学宜宾校园、四川轻化工大学宜宾校区、川外成都学院宜宾校区、成都工业学院宜宾校园、宜宾学院临港校区、同济大学中德工程学院;
 
研究生园有四川大学宜宾园区、电子科技大学宜宾园区、西南交大宜宾园区、西南大学宜宾园区;
 
高职园有宜宾职业技术学院、成都银杏酒店学院南溪校区、哈工大高等职业院校。
 
除了大学,成都七中、四川省直机关幼儿园、临港实验小学、沙坪中学等也紧跟着入驻。
 
宜宾的大学生人数,从原来的2.5万人,增长到了8万人,预计未来总共有十几万师生生活在大学城,为宜宾各大公司提供新血液。
 
还是大学城搭配职业学院,要白领有白领,要蓝领有蓝领。
 
上面说的大部分企业和学校,都建在三江新区,这个区成立还不过两年。
 
2021年,三江新区的GDP达到了300亿元,增速达23%,预计到2025年,三江新区GDP将达600-800亿元,2035年达1200-1600亿元,常住人口达到80万。
 
根据亲眼所见,三江新区完全达到了国内一流水平,它好比南宁的五象新区、西安的曲江新区,仅3000多亿GDP的宜宾旗下一个区,城建远超1万亿的东莞和佛山。
 
当然啦,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宜宾还有许多不足之处。
 
在宜宾屏山县,我见到许许多多的纺织公司,十分好奇,一问才知道,是浙江海盐县对口扶贫迁过来的,现有22家企业形成超60亿的产值,解决了当地5000人的就业问题。
 
这些纺织厂每天要工作10-12个小时,一个月休息三四天,月收入四千元左右,主要是当地20-50岁的女性在上班,工作辛苦,但这些女性可以在宜宾照顾家人,不用千里迢迢去广东工作。
 
宜宾和泸州村里头18-50岁的男性青壮年,几乎都在外地打工,分散在广东、浙江、江苏、成都,每个月能挣几千块钱,50岁上下的,一般在城里的工地干活,小工一般150元一天,有技术含量的电焊工,大概400块一天。
 
总的来说,城市建设得非常优秀了,但农村地区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样子。
 
2025年,宜宾的GDP将达到5800亿元。”421日晚上,我跟宜宾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站在三江口的水幕电影前缓缓踱步而行,他告诉我说,“其实我们报上去的是6000多亿,省上说报得太多了,我们只好减到5800亿,实在减不下去嘛。”
 
他说到高兴处,忍不住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做为对比,2025年,预计泸州GDP还只到4000亿,绵阳只到5000亿。
 
听到这个消息,情知已经追不上的泸州站起来身来,默默地不说话,而川内常年第二的绵阳,涨紫着一张脸,握紧了拳头。
 
按现在的发展情形,宜宾已经确定是副省级中心,也是除重庆成都外,周边第三富有的城市,过万亿GDP也只是时间问题。
 
宜宾超越绵阳,已经只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了。
 
按说讲到这里,就要讲一讲宜宾的老对手绵阳了,但我还想在川南停留一下。
 
宜宾的北边,有一座不太起眼的小城市,也属于川南的一部分,它现在并不富有,但必须要多讲两句,因为它的历史是如此重要,是讲到四川是,绕不过去的一座城市。
 
是的,它就是自贡。





-------------------------------------------
第二本书已出版
内有从未在公众号发布的《深海 · 杨琳篇》、《日本国运史 · 下》等

↓点击下方图片购买卢克文2021作品集锦↓
----------------------------------------------

在我的知识星球,能看到





每日时政深度点评,了解国家大事,看透国际风云变幻

    

财经股评,从宏观视角读懂股市变化本质,掌握市场规律


分享我的观点和见解


2019年,从《文在寅的复仇》,有几百万读者关注我们,我在文章里带大家解析了当今国际局势和中国的崛起之路。

如今,有28000+读者加入我的星球,重新开始认识世界的逻辑和本质规律。

扫码加入
28000+人都在卢克文工作室
看国际风云诡谲,时事变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