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5位上海朋友聊了聊,疫情后,他们最想逛的小马路、小店

LOHAS乐活杂志 2022-05-15 10:30

立夏后,就是夏天了。除了窗外的鸟鸣,也许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春天是孤单单又看似平静的样子,对于城市漫步爱好者来说,出行也成了一场只发生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象出的city walk。这次,我们和5位在上海居家超过40天的爱好者聊了聊,跟随他们的讲述,将关切的眼神与好奇心,投向同样在这个春天失去活力的街区、小店,希望它们一切安好。

▲ 2022年2月,上海淡水路一隅



@陈画
前媒体从业者、居家备业青年
“最想念永康路。”

居家待业的我,最想念的是永康路


因为有过香港的工作经历,也喜欢香港,这条路会让我有种回到香港的感觉,是一种市井、闲散、轻松、开放的氛围。


▲陈画去年今时拍摄的永康路。


最想念的小店,要属永康路上一对香港夫妇开的pho店,名字叫“越南公主”,还是那个原因,这家店让我有种回到香港的感觉。


解封后,我应该会回趟pho店(如果它还在的话),点上一碗火车头、一杯滴漏咖啡或者姜茅水、一份辣鲜蛤,吃完之后,再去到对面的咖啡店点杯澳白带走(如果它还在的话),边喝边散步。


那周边,无论哪条马路,都能走很久很久。



隔离了45天,无法外出,我就通过自制食物和水培蔬菜来使封控生活变得更有秩序和生机。每一顿自己做的饭,都拍照记录了下来,也会研究搭配一些饮料之类的。


水培蔬菜方面,目前只培植了小葱和青萝卜两种,小葱势头良好,已经剪了四五茬,青萝卜头长得很慢,却也每天都有新变化。漫长的的宅家期,也能因此得到休息、释放和充电。



▲(上)居家餐食;(下)陈画在家水培的小葱。




@南野
散步爱好者
“住过3年多的茅台路,是我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小马路之一。”

居家期间,我最想念上海茅台路-威宁路-仙霞路一带。

我在茅台路居住了3年多,它是我在上海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小马路之一。


在那里,生活是便利的,下楼就能买到油盐酱醋,新鲜的时令蔬果;同时也美食遍地,从街边小吃到咖啡、甜点、小酒馆,尤其是日本料理。不必搭乘地铁公交去拥挤的城市中心,就能渡过无数个自在舒服的周末。



▲ 南野相机里的小夜珈啡店。


去年秋天搬家后,我还是会习惯性地在周末回茅台路附近走一走,和之前的室友去熟悉的小店坐一坐。


茅台路上的“滋补烩面”,美味大碗便宜,白切羊肉拌面+拌羊杂是我的最爱,羊肉鲜香软嫩。威宁路上的小夜珈啡店,距离第一次去小夜已经快五年了,每隔一段时间不去就会想念她,对我来说就像老朋友。豆单来来回回喝过很多遍,但推开小夜的木门就会觉得放松愉悦。



SOLARE的超值一人食午市套餐,“这一桌好像才70多。”


解封后,我可能会抽出一天来,从中午开始,先在茅台路上的SOLARE与室友碰面(一家日本人开的意大利餐厅,我们都很喜欢)。之后散个步,去向野制菓买两块小蛋糕去小夜坐一坐。可能会去天山艺术中心看电影,或是去仙霞路的中版书房逛一逛。晚餐羊肉拌面简单搞定,或者去一升庵吃一份胡麻豆腐。晚上去Apita采购打折的熟食和牛肉。 


截止到今天,居家已经60天了,无法外出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在早晨或午餐后做咖啡给自己喝,用有限食材尽量让自己每天喝得不一样。傍晚了,会下楼散散步,看看树和小猫。


以此代替citywalk,平凡的日子也能充盈起来。

南野自制的咖啡和楼下的猫(左右滑动)

@Raimurato
肝稿人
只要慢慢走,就会很治愈。”

居家期间,我会偶尔想起曹家堰路


大部分时候是在夜里,绕着小区散步,路边暗黄色的灯一闪一闪时,我会想起那条又短又“荒”的小马路。去年某段时间,每周有那么一两天,我会在那条路上一家叫“昨天今天明天”的酒吧,听会儿手风琴。不知道这家店现在可好。



▲ (上)2021年9月,“昨天今天明天”酒吧;(下)几年前的绍兴路,在朋友开的二楼书店。


再者就是绍兴路了。自从在二楼开书店的朋友去了大理后,虽很少再回那条小马路晃荡,但居家久了,不时会念起绍兴路的安静,那是一条你既不用着急去哪,也不在意去哪的马路。只需慢慢走,就会获得能量补给。


想念的小店,那就太多了。先是富民路上的LuckyMart大吉便利店,和朋友从2月就约定的梅子high ball,预感要到6月后才能畅饮到了(希望大吉还健在);其次是家附近的“移动”花店,卖花大叔驾驶一辆花车“移动办公”。买过几次,也加了大叔微信,但凡在买花前约好时间,大叔就会按时出现在小区/地铁门口与我“接头”。此刻只有担心,不知道大叔的移动花店能不能安度过这个春天。


▲ 富民上的LuckyMart,两杯high ball,就能唠一晚的嗑。

解封后一定会去的,反而是永嘉路的口袋公园。疫情前,只要有时间就待那儿和老爷爷老太太坐一块,晒足一下午太阳。对我来说,只是在那坐着,看狗子们叼飞盘、小孩们疯跑、少年们骑着自行车飞驰,就会觉得无比满足。


在小区练习散步,是这无法外出的52天里常做的事。意外地,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部分:开出小花的石榴树、结了果的枇杷树和柚子树;垃圾站的清洁小哥日常工服是件五条人乐队体恤;新晋的猫妈妈,有一窝爱杵在木桩上晒太阳的猫崽子。

同样地,也会在家变着花样提升意义感。比如,冲咖啡时记录参数,每天比对;或是面对有限食材,也不遗余力地开发新菜式;又或者,在忙得灵魂出窍的午后,挪出给冥想的15分钟……


无法citywalk,但如果能过好当下每一天,对我来说,就是最能疗愈与充电的方式了吧。


▲ 2021年6月,永嘉路上的口袋公园。



@卢丹
山川主编/果篓主理人
回到小店是citywalk的最大诱惑。”

居家期间,我最想念五原路,因为在五原路度过最漫长的5年多citywalk时光。五原路是闹中取静的可爱小马路,我想念124号边上的所有邻居,想去看看他们。


想念的小店太多了。茂名南路上的旺达、月球,绍兴路上的madam sato古董店,南昌路上的失物招领,五原路上的Area31,乌鲁木齐中路上的Hidden Track,难以尽述。


对我来说,回到小店是citywalk的最大诱惑。


▲ 2021年8月,乌鲁木齐中路上的Hidden Track


解封后,时间不能太赶,因为想回去见见这些店主,寒暄或是多聊一会儿,我应该会尽量选择避开人多的时候去吧,比如打烊前最后一两个小时,也有可能约他们吃个饭、喝一杯。


在我看来,citywalk就是citywalk,物理空间的意义是独一无二的,很难有什么可以取代它的。宅家期间,既然无法citywalk,那就moviewalk、bookwalk,做点其它的。


偶尔,也会线上约朋友们聊一聊,大家最近都有很多困扰,哪怕不能面对面,线上扯两句,互相打个气,也是很好的释放和充电方式。同频率的沟通还是很重要。



▲ 前年今时,在南昌路上的Lost&Found失物招领办的酿酒活动。



@桐栋
因为疫情开始看马尔克斯的宅家人士
“纸上卧游

居家期间,新华路是我最想念的,夏天的时候有茂盛的梧桐树,人相对没那么多,大多是周边居民,最想念从定西路到番禺路这段。


想念的小店,要说吃的话,小团圆甜水铺的蜜糊甜汤、Drunk Baker的香蕉蛋糕和各式泡芙;喝的部分,首先会想到言一、Aroma


逛的话,想念School Tie,为数不多在选品和质量上平衡得很好的买手店。




▲ (上)番禺路222弄是一条连接番禺路与定西路的小弄堂;(中)School Tie;(下)瑞金二路的Coffee Aroma。


解封后,应该会午后出发,先晃荡至定西路新华路口的秋霞阁,买鲜肉月饼,然后沿着新华路往番禺路方向溜达过去,观察街上的行人,走去M2M补一杯咖啡,途经影城的话,就去看看有没有想看的电影,或拐去幸福里看看书。晚饭了,就去兜率宫吃铜锅涮肉。


住的小区,一直在封控与管控之间来回横跳,时而也会有“不知道哪天是个头”的苦涩。还好,偶尔能翻翻相册里之前的照片,每天趁丢垃圾的间隙顺便在小区走走,平时在家看一些书,纸上卧游,也能由此慢慢找回些精气神。


因为疫情,今年终于(鼓起勇气)开始看马尔克斯了。


▲ 虽不在想念清单里但,兴安路上今年初刚装修好的Demo,可还好?

欢迎留言,说说疫情后,
你最想逛的小马路、小店:)

◐ 内容整理自采访,图片源自各位受访者



扫码加入乐活官方粉丝群
好礼等你来拿~




环保|自然|简单|健康
更多乐活关注,点击下方图片阅读

上海人倔强的精致,在衣架上晾着的一次性滤纸上

你好,邻居!一些温和的故事,正在上海发生


直接点击图片订阅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