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国疫情之谜:消失的邮件和特殊的送葬仪式

深圳疾控 2022-05-15 09:00

2013年12月28日,2岁的埃米尔在母亲怀中死去。一周后,他4岁的姐姐也跟着死去。去世前,他们都因腹泻而病倒。粪便逐渐变成黑色的液体。


次年1月,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死了,年仅25岁。


没人清楚发生了什么。一两周前,两个孩子还活蹦乱跳地跟着母亲在池塘边洗衣服。当时,埃米尔似乎还和一群孩子在死树周围玩耍。


△孩童玩耍的大树


在几内亚,孩子们常常在树根的洞穴里生火。受了惊的蝙蝠,纷纷飞出树洞。孩子们有时用削尖的木棍刺蝙蝠,或者多人分食一个蝙蝠烤串。


图源:网络


看起来并无异常的日子却急转直下。

 

埃米尔的外婆死了。照顾他们的助产士开始发烧。医治助产士的医务工作者也病倒了。

 

接二连三的死亡,让几内亚的这个小村庄陷入了恐慌。




01

清洗了一具尸体后,五姐妹纷纷死去


在西非,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围绕着马科纳河形成马科纳三角洲。当地人常常过河,往来于三国之间,做生意、看医生、走亲访友。


△马科纳三角洲示意图


2014年2月底,30来岁的科尼奥诺女士从塞拉利昂去几内亚探望儿子。像往常一样,她先是乘独木舟过河抵达几内亚,之后记不清是打了「拼车」,还是坐了公交,只记得身旁的乘客不大舒服。


回来塞拉利昂后,她就因腹泻和呕吐而病倒。她看了「巫医」麦宁道,但不见好转。随后,她又被送回了几内亚接受正规治疗。在医院里,她开始吐血。


△图源网络


3月3日,科尼奥诺女士死了。


依照当地风俗,科尼奥诺女士的五个姐妹清洗了她的尸体——取出肠道内容物,从内部清洁尸体。否则尸体会因高温而迅速腐烂。

 

奇怪的是,在葬礼结束后的数周内,她的五个姐妹也纷纷死去。

 



02

转折:一封消失的邮件


3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在几内亚传播开的病毒正是埃博拉,「至3月22日,已报告病例共计49起,其中29人死亡。病死率59%。」


流调发现,2岁的埃米尔是第一个确诊病例。


△埃米尔和他的父母


此时,在塞拉利昂凯内马医院,医生胡玛尔担心病毒会藏在人的身体里穿过马科纳河,然后在村里开始扩散。于是,他派出了一支由流行病学家组成的「监控小队」,开着救护车在村里巡视,询问村民,寻找疑似病例。

 

但是,他们空手而归。村民们都说没见过这种疾病。

 

正当风平浪静时,4月1日,几内亚卫生部发出一封邮件,报告了一些埃博拉病例,其中一名患者就是科尼奥诺女士。


邮件称,她来自塞拉利昂,抵达几内亚后发病,在几内亚的医院去世,但尸体被送回塞拉利昂境内的一个村庄


这个村庄就是麦宁道所居住的地方。

 

但由于网络问题,胡玛尔没有收到这封邮件。邮件消失在了网络里。

 

4月8日,德高望重「巫医麦宁道死了。数以百计的村民计划前去悼念。一场大型葬礼即将开始。




03

在暴雨来临前,她生下一名死婴


5月末,埃博拉似乎正在退去。在几内亚首都,新增病例急剧减少。在利比里亚,病毒已经消失。塞拉利昂连一起病例都没有上报过。世界卫生组织准备宣布爆发结束。

 

在20日这天,医院里,护士长「姆巴卢姨妈」接收了一名20岁的孕妇。她的情况有些不妙。高烧,产道出血不止,并在社区卫生中心生下一名死婴。此时,胡玛尔接到来自社区卫生中心的电话。

 

「这里有一名患者表现出埃博拉的症状,还有另两名症状类似的患者已被带往你们医院。」

 

腹泻,呕吐,嘴唇干裂,结膜红肿,表情如面具。


△埃博拉感染者,来源:动画短片《埃博拉的故事》


按照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常见症状,胡玛尔立刻在院内找到这两名患者,连同社区卫生中心的病人一并采样,将3份血样送至实验室。


他心想,假如现在在塞拉利昂发现一名埃博拉患者,那么村里此刻有多少人正被病毒杀死?

 

他抽完一支烟,又点了一支。病房外,豪雨如波涛般到来,闪电开始击中地面,一场场雷暴雨逐渐合围,变成持续不断的大雨。雨季终于来了。


△图源:giphy.com,图文无关


「各位,」26日,胡玛尔向医护人员宣布,「埃博拉来我们这了。其中一位患者就是那名产妇。」


 


04

秘密:一场大型葬礼


3份血样均为阳性。两位患者在医院,另一位患者——玛米躺在社区卫生中心的病床上,奄奄一息。


她是麦宁道的弟媳,参加了葬礼。


葬礼,是加剧病毒传播的秘密。


  • 在葬礼上,有人趴在逝者身上哭,有人抚摸逝者的脸,有人拥抱逝者


  • 根据当地风俗,亲属还有可能用清洗尸体的水来洗澡甚至喝下,以此保持与逝者的联结。

 

可是,埃博拉患者会大量出汗。一平方英寸的尸体皮肤上就有1000万个病毒颗粒,并能保持7天。只需一个病毒颗粒,就能感染另一个人。


△来源:动画短片《埃博拉的故事》


这意味着,从麦宁道的葬礼至今,埃博拉已在当地传播了一个月。

 

26日下午,「监控小队」走进社区卫生中心。他们发现,还有另外8名患者也显露出埃博拉病毒所致疾病的症状。为切断传播链条,他们向亲属解释什么是埃博拉,劝说送患者去医院,但遭到严厉的拒绝。

 

当地人根本不相信埃博拉的存在。


△图源:纪录片《病毒猎人:阻止下一次爆发》


争论越拖越久,人越聚越多,谣言在飞速地传播。一群当地人正小声密谋如何杀死他们。他们感觉不妙,迅速摘掉防护面罩、扯掉防护服,穿着袜子奔向几百米开外的警察局。在身后,足以砸碎头骨的石头不断飞来。

 

「监控小队」躲进了警察局,逃过一劫。但当他们再次回到社区卫生中心时,9个患者全部消失了。

 

洪水即将到来。葬礼所引发的传染链条将扑向凯内马医院。

 



05

凯内马医院的抵抗


病毒进一步扩散。截至7月2日,


  • 几内亚共报告413病例,其中303人死亡。


  • 塞拉利昂共报告239病例,其中99人死亡。


  • 利比里亚共报告107病例,其中65人死亡。

 

在凯内马医院,病区里一片狼藉,9个隔间塞满了床。爆炸性腹泻和喷射性呕吐,散发着难以描述的气味。地板肮脏不堪。看似稳定的患者会突然崩溃并在几分钟内死去。一眼望去,全是赤红的眼睛、垂死的患者、变僵的尸体。

 

7月3日,「姆巴卢姨妈」为一位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护士做引产手术。胎儿已经死去。她尝试拯救大人。她将死胎拽了出来,羊水和血液随之奔涌。病毒沾满全身。在场的医护人员一定知道:这个手术可能使他们感染病毒


△来源:纪录片《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但他们仍旧孤注一掷地尝试拯救生命。

 

医院被埃博拉猛烈冲击。隔离区不足。裹尸袋不够。消毒水断供。治疗物资和防护装备奇缺。护士冒着生命危险工作,每天却只挣5美元。


7月20日,「姆巴卢姨妈」死了。她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人称「姆巴卢姨妈」的护士长(左)


在此之前,一名救护车司机死了,一名护工死了。司机因接触了一位与葬礼有关的人而感染了病毒。怀孕的护士照顾了司机,也因此感染。


埃博拉病毒像是杀红了眼的「杀手」,横扫千军,势要冲破凯内马医院的防守向各地奔去。

 

更糟的是,9天后,胡玛尔——带领所有人战斗的医生——也因埃博拉死去。


△胡玛尔医生(左一)和他的团队在医院外合影



06

奇迹:价值10万美元的3针药剂


7月31日,正当胡玛尔的葬礼开始在凯内马医院举行时,在利比里亚首都,一针剂药物准备分别注入两位埃博拉患者——肯特和南希——的体内。

 

这种药物叫ZMapp,一个疗程共3针剂,是针对埃博拉病毒的实验性药物。每个疗程仅生产成本就高达10万美元。全世界只有7组药品级ZMapp,编号1至6和一组秘密备品。31日晚上8点,肯特成为接受ZMapp注射的第一名人类。


△图文无关,来源网络


当药物进入血流一两分钟后,肯特开始剧烈颤抖,如同埃博拉患者去世时一般抖动。在注射之前,肯特的脸变成了一副灰色面具。体温升到105华氏度(≈40.6度),血氧低到了危险线上,濒临死亡。


肯特的颤抖还在继续。


但15分钟后,他的体温降到了100华氏度(≈37.8度),从致命高烧回到中等发热。颤抖持续了半个小时,逐渐缓和,直到最终停止。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张着嘴,眼窝深陷,双眼半睁半闭,但相当有活力。


肯特活了下来。


之后,肯特和南希分别注射第2、3剂药物。


  • 8月19日,南希出院,和丈夫一起回家。


  • 8月20日,医院宣布肯特体内已无病毒。

△南希与肯特,图源:bjnews.com


肯特走出了隔离病房,几个月来第一次和妻子紧紧相拥。剩下4个疗程的ZMapp成功地挽救了一位护士和两位医生的生命。




07

阻止下一场爆发


2014年年末,浪潮逐渐平息。埃博拉席卷了8个国家,包括西班牙和美国。3万人感染,超过11000人死亡


  • 塞拉利昂有7%的医生遇难,凯内马医院至少有37位护士身亡,同时失去两位医生。


  •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医疗体系受到重创、经济运行濒临崩溃。


△图源水印,2014年西非疫情示意图:

深红色圆代表死亡患者数,浅色代表染病患者数


而这场灾难性传染链条的开端,仅仅是:


  • 几个埃博拉病毒颗粒跳进一个男孩的体内……


  • 一个女人和一个身体不舒服的乘客靠在一起……


  • 一封消失在网络里的邮件……


  • 一场未被阻止的葬礼……


在许久之后,通过溯源,流行病学家们才发现了麦宁道的葬礼。流调显,至少有365个埃博拉病例可追溯至这场葬礼。


但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不止。2022年4月23日,刚果(金)发生第14轮埃博拉疫情。截至26日,已有2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将派出3个疫苗接种小组前往风险最高的地区,以遏制最新的疫情。


△埃博拉疫情冲上微博热搜,点击查看大图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胡玛尔在2014年6月12日发表的演讲:


「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现在你们每天工作8小时,那就准备好工作更长时间……假如连你们都撂挑子不干了,那谁来干呢?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哪怕为国牺牲。」


实质上,病毒是利用了人类的情感与责任编织起传染链条。长者对幼儿的照顾,活着的人对逝者的不舍,医护对患者的守护……顺势传播。


但也因这份情感与责任,同胞用生命挡在病毒和你我之间。


△图源:纪录片《病毒猎人:阻止下一次爆发》




附: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传播链参考图


图源:自己做的




埃博拉上篇:

《一块人类橡皮擦:55个村落的生死浩劫》



参考资料

[1](美)理查德·普雷斯顿著. 血殇:埃博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M]. 姚向辉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20.

[2] 央视网.刚果(金)埃博拉疫情再起 肯尼亚严防病毒跨境传播[EB/OL].(2022-5-2)[2022-5-11]. http://news.cctv.com/2022/05/02/ARTImLhOPROooOOHHoZFjK82220502.shtml




-End-

「喜欢就点在看」




策划:马起山

编辑:蒋津津,杨丹,马起山

审核:武南


喜欢就奖励疾Sir一个“👍”和“在看”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