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五章 似是故人来(下)

奴隶社会 2022-05-15 08:03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762 篇文章

题图:Photo by ConvertKit on Unsplash.

作者:马曳,非著名作家,已出版小说《此岸》《三万英尺》。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此岸 ( ID: cianmaye ) 。

谢迅从大望路地铁站出来,忽然想起家里卫生纸用没了,折返方向往最近的便利店走。这便利店开在一条无名商业街的最西头。商业街大概一百来米,北边一排铺子算是蓝堡小区的底商,开着咖啡厅美发店什么的,虽不能跟一街之隔的 SKP 比,也算是 CBD 小区中档标配。这南边的一排,是一溜的平房,开着黄焖鸡米饭,沙县小吃,重庆小面,驴肉火烧等等,接地气得很。谢迅最初搬来时很是不解为什么在这四周房价都十万开去的地方会有这么一条街,要说是为光辉里居民服务吧,光辉里居民数量有限,撑不起这许多店的生意——好多个店家做了假二楼,生生多开辟出一块堂食的店面来,若是天气许可,一家家的桌子便搬到门外,不管是重庆小面还是驴肉火烧,都架起烧烤炉做起夜宵撸串的生意。


谢迅平时吃饭都在中心医院食堂解决,只有难得周末不用加班又不去谢保华那儿的时候才会来光顾小街的生意。但他还是慢慢看出点门道——到了饭点,那小区里的保安,附近万达广场那些地产中介里的小弟小妹,穿着按摩店制服的中年女人,都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这条小街上——还有他这个囊中羞涩的心脏外科医生,也许还有写字楼里想要省钱的白领,谁的生活还真像社交媒体展示出来的那么光鲜呢?


被点名的顾晓音打了个喷嚏。今天刘老板去见客户,为表示重视,刘老板搞起人海战术,连她都带上了。他们在西边跟客户开了一下午的会,结束后刘老板让陈硕帮他起草项目报价书,她这凑数的倒是八点就下班——连所里报销晚饭的点都没到。这会儿她正排在驴肉火烧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火烧的袋子在等她的羊肉串。情急之下顾晓音抬起手臂把喷嚏打到自己的手背上,她面前那一排正在烤的串应该是躲过一劫,手里那袋驴肉火烧不知道沾上多少,顾晓音只能安慰自己,自个的飞沫,不脏。她悄悄看烤肉的师傅和旁边站着的俩人,大家都神态自若,只盯着串,对她毫无意见的意思。顾晓音忽然想到,也许是习以为常?这让她狠狠嗝应了一会儿。


不过顾晓音这人忘性大,不记仇。没过几分钟师傅把烤好的串递到她手上,眼看着那烤得焦黄的羊油,闻着扑鼻而来的混着孜然味的肉香,顾晓音乐呵呵的忘记了刚才的插曲,向师傅道了谢便往家走。


谢迅提着一大包卫生纸从便利店出来,便看到穿着黑色西装套装的顾晓音一手提溜着一个油腻的塑料袋,一手还举着几串羊肉串,面带笑容地往家走。在这深秋萧肃的场景里,显得格外不严肃,直接刷新了谢迅对律师行业的认知底线。


“顾律师。”谢迅踏进电梯,朝顾晓音颔首。


顾晓音早从朱磊那儿得到了情报。朱磊不仅给她反馈了沙姜鸡的回答,还问顾晓音这姓谢的哥们儿是不是某某胡同长大的。顾晓音哪知道这些底细,本想回答可能是新鲜胡同小学毕业的,转念一想朱磊那风格,连忙改口只说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北京人。


“我听着像!”电话那头朱磊更精神了,“晓音妹妹,我可跟你说,谢迅这名字可不常见,要真是我认识的那哥们儿,哥没搬家前和他是一个院子里的。这小子虽然长得人模狗样的,家里条件在那破杂院里都算倒数的,还早早死了妈。看人不能只看脸,沙楚生跟他比,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打住,打住。”顾晓音连忙给自己姐夫踩刹车。她暗暗后悔自己多此一举找朱磊八卦,如今再找借口只能越抹越黑,只三两拨千斤的说这是自己刚搬来的邻居,听说是中心医院的就好奇多问了一句。


朱磊倒没再追问。顾晓音得了沙姜鸡和朱磊两边的情报,再加上当年在婚姻登记处听到的壁角,这会儿再看谢迅便充满上帝视角,拼凑出了个红颜薄命的故事:少年丧母,好不容易考进医学院当上了医生,又因为工作太忙导致婚姻不幸。端的是可叹,可叹呀。


于是顾晓音相当小意温柔地问了句:“谢医生吃了吗?”


谢迅瞧了瞧顾晓音手里的两样东西。秋意深浓,顾晓音的羊肉串外罩着的塑料袋上结起一层大大小小的红色油点,若是他爸在,铁定要劝上一句:闺女,这大油的东西不能冷了吃,要积食的。谢迅不信中医,但他忽然觉得顾晓音虽然穿上了严肃的西装当了律师,然而今日这左一袋驴肉右一把羊肉的,倒还有点当年往自己头上倒胶水的不吝样。


他不知为何放下心来:“吃了。你也刚下班?”


顾晓音点头:“今儿算早的。”


谢迅想到两人前几次在楼梯间的相遇,这时再回想起沙姜鸡说律师工作太苦不适合当老婆,不禁觉得自己这哥们儿虽然现实了点,多少也算话糙理不糙。光辉里的电梯老旧,一层层慢慢向上爬,这处在相识与不相识之间的两人,最是难以寻找话题。只听叮一声响,电梯停在六楼,一位大妈走了进来,看见顾晓音便眉开眼笑:“晓音下班啦?”


谢迅眼见着顾晓音刚才因尴尬而变得紧绷的神情如春雪般融化开来,整个人又像他在街上远远瞧着的那样活泛了:“是呀大妈,楼下串门哪?”


这位大妈刚笑着点头,随即便皱起了眉:“晓音哪,羊肉串大油的,你回去可别就这么冷着吃,要积食的。好歹在锅里热一下。”


谢迅没憋住,转过头去咬紧嘴唇才没笑出声来——果然全天下的大爷大妈都拿了同样的台词本。他平复完心情再转回身,余光里却见顾晓音盯着他瞧,显然是不满意谢迅笑话自己。


顾晓音和大妈你一句我一句的,没两个来回就到了十楼,倒是快得很。大妈显然从前没在十楼见过谢迅,见他尾随她俩走出电梯,立刻拿出朝阳群众的警惕性,上下打量他。


顾晓音是个促狭的好人,她立刻为谢迅“解围”道:“大妈,这是1003刚搬来的谢医生,在中心医院当心脏科大夫。”


果然大妈立刻对谢迅产生了兴趣,站在楼道里便攀谈起来。顾晓音给谢迅一个活该的眼神,关上了自家的门。


长辈们的关心总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顾晓音周末去看姥爷,不过晚到了一些,朱磊俨然已经令邓家两姐妹相信顾晓音在中心医院心脏科有了两个追求者。邓佩瑜向来心里不藏事,顾晓音刚进门她便先发制人:“晓音啊,最近跟小沙有联系吗?”


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顾晓音索性实话实说:“没有。沙医生应该没看上我,那天都没跟我要联系方式。”


邓佩瑜显然没从朱磊那里得到过这项反馈,倒是吃了一惊。她不由得看了一眼邓佩瑶,见自己妹妹没有特别的反应,邓佩瑜接着说:“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他没要你的,你可以要他的嘛。大姨跟你说,这找男朋友啊,家庭环境特别重要,那单亲的,家里特别穷的,可千万不能考虑,尤其是当医生的,他要万一是个心术不正的,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你害了......”


眼看邓佩瑜只差把不能找谢迅当男朋友挂嘴边了,顾晓音无奈道:“大姨,我真没情况,沙医生跟我也真不合适。”


“老没情况也不行啊!”邓佩瑜急道:“你姐这都有孩子了,你也得抓紧,别让姥爷且等。”


顾晓音虽怕大姨,对姥爷总是有办法的,她走过去抱住邓兆真的胳膊:“表姐都已经提前完成任务了,我稍微拖点后腿也不要紧,反正后面还有蒋近恩呢,姥爷怎么也得且等等。”她把头靠在邓兆真肩膀上,轻轻地说:“姥爷你可得长命百岁呀,怎么也得看着蒋近恩生三个孩子。”


蒋近恩一大小伙子哪受得了这种编派,跳过来便要和表姐算账。顾晓音往邓兆真身上拱,邓兆真笑着把蒋近恩挡开:“好,好,我一定长命百岁,争取看到你们所有人的下一代。”


这一章算是揭过,一家人午饭后邓佩瑶在厨房里洗碗,邓佩瑜帮她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进厨房,想想还是关上厨房门:“晓音对她的终身大事到底是什么想法,你这当妈的也不着急?!”


邓佩瑶叹口气:“着急呀,只怕老顾比我还着急。只是晓音不愿意讲,我们怕越催她越抵触。前段时间她偶尔提过一句想要出国深造,也许是想等深造回来再考虑终身大事。”


邓佩瑜差点脱口而出:等回来都老姑娘了,到底看着妹妹的脸色没能说出口。顾晓音小时候没在邓佩瑶的身边长大,等她两口子回北京,顾晓音转眼就高中毕业念大学,一家人统共没在一起住过几年,也难免不够亲近。现在的孩子,邓佩瑜不由得自己也叹了口气,蒋近男这个自己身边长大的女儿,还不是什么都不跟自己讲,连怀孕这种事都要等过了三个月才肯告诉自己亲妈!


“你什么时候告诉大姨和姐夫的?”顾晓音问蒋近男。


蒋近男边开车边回答:“上周。”


“想通了?”


蒋近男看着前方笑了一声,倒像是自嘲:“我又去协和国际看了一次,医生说的跟北医三院一样,这次不要以后就会困难。既然没有选择,就想得通了。”


顾晓音有点难过,她总觉得蒋近男并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也许这个孩子确实来的有些着急。可如果它没有来,蒋近男会不嫁给朱磊吗?蒋近男今年 32,她和朱磊从大学开始,恋爱谈了十年。顾晓音常听说超过八年的恋爱是无法结婚的,她每次总对此嗤之以鼻——朱磊和蒋近男就结婚了呀。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去,就跟杰克的豌豆似的。顾晓音不由得问:“这大周末下午的朱磊不陪你这个孕妇自己去了哪?”


蒋近男倒并无抱怨:“他不刚买辆新车嘛,去做保养。”


顾晓音这才想起来刚刚下楼时蒋近男和朱磊确实一人开了一辆车。她起先还以为朱磊那辆锃亮的 Q7 是朋友的车,没想到是新买的。她不由把疑虑说出了口:“朱磊在机关里开这么一大豪车合适吗?”


蒋近男显然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他要买,不合适他自己担着呗。”


顾晓音想,但这进口车的钱肯定不能只靠姐夫那点机关工资出呀,然而为了不给孕妇添堵,她自个儿把那疑虑给消化了。


蒋近男把顾晓音送到楼下,顾晓音上得十楼,只见 1003 门口堆着两个纸箱,纸箱上坐着一个人。


她仔细看,这人她也见过,谢迅的前妻。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日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细细密密的光》第五章似是故人来(下),以下为已更新章节: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一章  甜美生活(上)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一章  甜美生活(中)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一章  甜美生活(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二章  北溟有鱼(上)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二章  北溟有鱼(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三章  一人有一个梦想(上)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三章  一人有一个梦想(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四章 树下走来的人(上)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四章 树下走来的人(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五章 似是故人来(上)


读之前的小说《此岸》《三万英尺》和《遇见》《狂流》《硅谷是个什么谷》《暗涌》《不落雪的第二乡》《玫瑰不是唯一的花》,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各位读者们,一起在文末留言你的想法/故事吧!也欢迎点分享,给需要的朋友们呀。


因为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还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记得点一下在看星标哦,期待每个清晨和“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你相遇 :)


点“阅读原文”,加入“奴隶社会”朋友圈,诺言社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