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寻找抗战坠机残骸的人:外界曾疑失联,13人现已复联

南方周末 2022-05-15 14:14

▲ 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人民视觉/图)


全文共2932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一位队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5月12日进山后,山里时不时下起雨,有向导开路,山路不算难走。原本预计于16日出山,但进山当天晚上,帐篷进水,部分队员体力不支。13日上午先撤下10人,仅留含孙春龙在内的13人继续前进,寻找在驼峰航线坠毁的60号飞机残骸。


  • 5月14日下午,一度疑为“失联”的领队孙春龙通过卫星电话和后方取得联系,山中的13人都平安,食物、水等物资充足。漾濞官方曾通报称,13人是未经许可进入苍山的。后方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并不清楚前方队员进山前是否报批。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姜博文
南方周末实习生 黄思琪 高源
责任编辑|谭畅

进入莽莽苍山寻找驼峰航线坠机残骸的人,一度与外界失去联系。


据央视新闻,2022年5月12日,大理苍山保护管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多名人员擅自进山。经漾濞县苍管局和平坡镇护林员巡查,于5月13日上午发现其中10人,随即劝返,之后仍有13名失联人员滞留苍山。当地已经成立工作专班,组织了消防救援和森林消防等专业救援力量,于14日早上6时左右,进入苍山全力开展搜救。搜救现场下着雨,由于苍山山高坡陡、林密,进入苍山之后通讯信号中断,给搜救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老兵回家”公益活动发起人孙春龙的友人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此次在苍山“失联”的13人里,除却6名本地向导,余下的7人包括孙春龙本人、当地蓝天救援队队员以及长沙县止戈和平公益发展中心员工。他说,此次孙春龙一行人进山,是为了寻找80年前在驼峰航线中坠毁的“中航60号飞机”。


进山团队中一位提前撤离的队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一行原本预计于16日出山,但由于12日进山后下雨,帐篷进水,此外有部分队员体力不支,最终决定先撤下10人,仅留含孙春龙在内的13人继续前进。


这13人一度与外界“失联”。14日晚间,南方周末记者从孙春龙团队后方工作人员处获悉,领队孙春龙已在当日下午通过卫星电话和后方取得联系,山中的13人都平安。


1

23人进苍山寻坠机残骸


上述已于13日撤出苍山的孙春龙团队队员回忆,12日早上10:30左右,团队一行23人带了包括两部卫星电话在内的各类设备及补给品,从漾濞县平坡镇沟头箐进山,准备前往在驼峰航线坠毁的60号飞机残骸处。


驼峰航线,是中国在抗战后期唯一的空中生命线,由美国陆军空运队和中国航空公司共同承担,三年时间,有509架运输机坠毁,已知牺牲中美机组人员1314人,345人失踪。其中中国航空公司,坠毁飞机42架,有94人牺牲或失踪。60号飞机,是中国航空公司在驼峰航线坠毁的第一架飞机。


“孙春龙和平工作室”公众号于5月12日发布一篇文章,称早在2011年,就有美国探险家到访苍山,邀请自称曾在苍山马龙峰附近亲眼见过60号飞机残骸的本地村民一同上山寻找。然而,寻访因大雨被迫终止。2019年,孙春龙受到原60号飞机副驾驶的亲戚所托,希望能找到该副驾驶的遗骸,他要带遗骸回家。文章称,“老兵回家”自2008年发起以来,帮助了一万多名抗战老兵,找到了1300多具阵亡将士遗骸,而寻回60号飞机副驾驶遗骸也契合“老兵回家”理念。


但孙春龙遭遇了相当的困难。该文章介绍,孙春龙组建的进山团队近20人,分工有遗骸搜寻、视频拍摄、野外生存指导、向导以及后勤保障,团队至少要在野外工作七八天时间,需要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字。最初,没有企业愿意捐助他们。后来,在多方努力下,他们才凑齐了进山所需物资及资金。文章同时称,此行得到云南省相关部门的协助。不过,该信息目前暂未经证实。


(“孙春龙和平工作室”公众号截图/图)


4月29日,孙春龙在微博上宣布,要于5月前往驼峰航线,寻找中航60号飞机。5月9日,他在朋友圈中称,将“步行四天,负重十几公斤,要在灌木丛中砍出一条路来”,前往飞机坠毁地。前述公众号文章也称,“上山的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自然保护,全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灌木和竹林。在密林中,有野兽出没,还有毒蛇和蚂蝗”。5月10日,其与队员抵达大理。


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于5月11日上午曾与孙春龙在办公室见面。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他向朋友借来了卫星电话、电话卡等设备,一并交给了孙春龙。5月12日,孙春龙一行23人正式进入苍山。


2

“按计划推进,大家是安全的”


苍山是云岭山脉南端的主峰,由十九座山峰由北而南组成,海拔都在3500米以上,最高海拔的达4122米。


孙春龙团队从漾濞县平坡镇沟头箐进山。多位平坡村村民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平常村民都不上山,偶尔会有野外爱好者上山,但也很少见。山上植被丰富,高且陡,是原生态的大山,从远处看是灰蒙蒙的一片。山上没有农作物种植,曾有村民上山采药材,但一般一天内就下山了。


“山林面积大,没有任何路标,外地人进山很有可能迷路。”一位家在平坡村的烧烤店老板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山早就被封了,即使偶尔有人要上山,也要搜身,以免携带打火工具。“但如果执意要上,也可以避开值守检查点,从旁边绕上去。”


5月,云南开始进入汛期。云南大理漾濞县平坡镇监测点数据显示,近期平坡镇天气为多云有阵雨,从5月10日8时至14日14时,累计降雨量为16.6毫米,雨量最大的一个小时也就只有一点几毫米的降雨量。“就是断断续续的小雨,没有极端天气,也没有发布任何预警。”


前述孙春龙团队队员也说,12日进山前,当地未有下雨;进山后,山里时不时下起雨。不过,该队员称,因为有向导在前面开路,山路不算难走。至当日下午4时,他们抵达露营地,支起帐篷,并吃了饭。那里距离终点还有两天的路程,他们也预计于16日出山。


不过,由于帐篷防水性能不好,当天晚上,帐篷进水,有睡袋湿了。除此之外,也有部分队员体力不支。最终,他们决定,第二天即13日上午,进山团队先撤下10人,仅留含孙春龙在内的13人继续前进。


奚志农称,13日早晨,他与孙春龙通了电话。孙春龙告诉他,其中一张电话卡已经没钱。奚志农答复,其余三张卡都还可以使用,随后通话中断。后来,奚志农让朋友重新再为那一张卡充了钱。


同日上午,前述队员与9人一起下山,离开时未听说两部卫星电话有问题。12时30分许,他们在行进3小时左右后到达山下。该队员随后返回大理,此后也未尝试联系孙春龙。


5月14日,云南漾濞县平坡镇平坡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杨泽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14日凌晨5点上山的救援人员通过卫星电话向后方传来消息,13名滞留人员中已有7人找到,包括3名向导和4名外地人员。其时,省级专业救援团队已抵达现场参与搜救,现场约有两三百位救援人员,当地还下着小雨。

2022年5月14日,云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队队员上山搜救“失联”人员。(人民视觉/图)


虽然“孙春龙和平工作室”公众号文章称此行得到云南省相关部门协助,但平坡村村支书杨泽似乎并不知情。“我们是12号晚上发现有人擅自进山,13号早上7点,第一批救援人员就上山了。”杨泽说,上山后劝返了数人,其中包括1名本地向导。


杨泽表示,该批人员进山的位置环境比较复杂,正在修建道路,施工人员较多。他们称要去苍山踩点当年飞虎队失事飞机的位置,“有老百姓劝阻了”。


漾濞县境内苍山保护区目前仍处于封闭管理阶段,在此期间,任何单位和个人如未经批准不得进入。杨泽说,目前处于禁牧阶段,无论是村民还是本地向导都不能随意进山,外地人进去有危险,容易迷路。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于14日通报称,失联的13人是未经许可进入苍山。


孙春龙团队后方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5月14日下午,领队孙春龙已通过卫星电话和后方取得联系。山中的13人都平安,食物、水等物资充足,其中6人已下山,到了有信号的位置。


该工作人员还称,孙春龙团队13日晚就与后方通过卫星电话取得了联系。团队进山的行动先前一直都在按计划进行,并未出现“失联”情况,后方也没有报警或是请求救援,“我们都觉得是按照计划在推进,大家是安全的”。至于团队进山前是否报相关部门批准,她表示身在后方并不清楚,要等前方队员下山后才知道。


其他人都在看:




推荐阅读